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楚封尘,赶快停手!”

    简小楼没去拉架,她在自己房门外扎马步,以内力铸起结界,生怕他们的拳风掌力将禅房给炸了,冲撞到夜游。[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

    百里溪低头看一眼手里的解药瓶,疑心自己是不是轻信了这个“故事”,遭人利用做下错事,害了楚封尘。

    她又看向神色紧张的简小楼,目光深而静。

    还是愿意相信她,再说以这些人的法力,若真想对楚封尘不利,赤霄的土地上谁也拦不住。

    “盟主,冷静啊!”

    “盟主,可不敢使出全力,会被赤霄灵气反噬的啊!”

    唐心水急的如热锅蚂蚁团团转。

    段长空话少,满头大汗,拔剑收剑十来次,始终不敢上前。

    素和只躲不攻,也怕毁坏房舍,想要飞到天上去。但在楚封尘密集似雨的拳风下,根本做不到:“七绝,你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一点也记不得我是谁啦?”

    “打死你这只苍岭王八!”

    楚封尘双眼布满了红血丝,脑子浑浑噩噩,身体难以承受的剧痛,令他坚持认为素和不安好心,只管揍他。

    但是楚封尘的杀气没能持续太久,接近二十阶的修为,被赤霄灵气反噬的五脏移位,喷出一口鲜血,仰面倒地。

    “盟主!”

    简小楼看着楚封尘被素和以缚仙绳五花大绑,再被唐心水两人托着肩头和双腿抬回房间里去,阴风吹的她瑟缩了下。

    她住的院子肯定风水不咋样,老弱病残全齐全了。

    如果脑残也算残疾的话。

    ……

    “黎昀,到底出了什么岔子?”

    房间里,黎昀检视着楚封尘的身体,素和站在床边问。

    黎昀摇摇头:“不清楚啊,或许真是两种药水掺合着,副作用太强了。”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夜游也忍不住过来瞧一瞧,他坐的距床比较远:“海牙子敢拿出来给我们用,必定是实验过的。”

    简小楼与素和并肩站在床边,回头看向夜游:“那是什么原因?”

    夜游沉吟:“体质差异,或者,灵药放了太久……”

    简小楼嘴角抽搐:“灵药也有保存期限,会过期的?”

    夜游微微颔首:“说不准呢。”

    素和轻轻揉着太阳穴:“海牙子过世多年,想解他的药难如登天,七绝的记忆和智力还有希望找回来吗?”

    他看黎昀,黎昀一副苦瓜脸。

    转看夜游,夜游蹙眉沉思:“很悬。”

    “几位前辈千万得想一想办法啊。”唐心水在一旁哀嚎,“太真统治数百万年,根基深厚,而我们灭道盟区区十万年历史,羽翼未丰,如今若是少了盟主坐镇,怕是要出大乱子!”

    段长空难得开口,垂首抱拳行礼:“再说现如今赤霄面临着危机,八道盟迟迟不行动,必定是在赶制裂天弓,若要我们灭道盟出手阻止,需要召开会议,盟主必须出场。”

    黎昀岂会不知:“海牙子大人所研制的药品,我当真是无能为力。”

    素和背着手:“找丹药师、医师、智者想想办法吧。”

    唐心水唉声叹气:“盟主变成这般模样,绝不可走漏风声,看来只能去太白门找闲鹤道君了,可除了盟主,我们谁也请不动。”

    “呵呵,这下好了,原本还指望七绝醒了以后,将那位闲鹤道君请来赤霄给你治病……”素和歪着头睨了夜游一眼,“现在七绝自己得先去医病了。”

    夜游笑了笑,心头突然生出一些时也命也的感慨。

    “接下来该怎么办?”素和走到他身边坐下,两撇剑眉深深锁着,夜游如今像个瓷娃娃一样,受不得一丁点伤害,目前留在赤霄是最安全的。

    前提是他得在他身边守着。

    简小楼与唐心水商量:“你们将楚封尘带过去太白门?”

    素和不赞成:“楚封尘不认识他们,走半道醒了,说不定会杀了他们。<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让百里溪跟着。”

    “百里溪修为不足,体内没有星力,入不了星域。”

    “那我们等楚封尘醒来先解释清楚。”简小楼心道,喂药之前该解释一下的,主要想着没什么必要。

    “问题他何时醒来,醒来之后是否会听,听了之后愿不愿配合……”

    夜游列出一长串的可能性。

    黎昀道:“可惜了,七绝是至阳体,我又身受重伤,不然我倒是可以跟着一起去……指不定还可以附身于他,去参加灭道盟大会,解了燃眉之急……”

    既然办不到,又为何分析的头头是道?

    唐心水和段长空不懂,素和与夜游却明白他的意思。

    他做不到,小楼做得到。

    “不行。”夜游坚决摇头。

    “绝对不行,七绝不比第五清寒,他是太真头号通缉犯,想杀他的人能从赤霄排到四宿。”素和同样否决,七绝的人生就是打打杀杀,简单粗暴。

    “是啊,我不行的。修为差距不说,我与七绝前辈剑道不同,两种剑气将会彼此排斥。”简小楼自己也不同意,“不过我倒是可以跟着他们走一趟,半道上楚封尘若是醒了,有我在总好一些……恩,倘若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他醒不过来,我勉强附身一下问题估计也不大。”

    顺便向闲鹤道君问询一下夜游的状况。

    夜游的脸色立刻就沉了:“小楼,你的拜师大典只剩下两个月不到。”

    简小楼寻思着道,“该安排的我都安排好了,待将楚封尘送到地方,我手里有透,最多几日就能回来。”

    “小楼……”

    “没关系的。”

    太真凶险,夜游绝不允许她独行:“那我们一起去,也正好让他给我瞧瞧。”

    简小楼犹豫着摇头:“你还是待在赤霄吧,我想法子请他来。”

    “等你请来,天知道我还有没有命。”夜游看向素和,“你这顶梁柱怎么想?”

    “渣龙……”素和左右为难。

    夜游道:“与其留在这里担心,还不如一起渡劫。”

    听见他这么说,像是打通了素和的任督二脉:“说的没错,有我在呢,怕什么。”

    最终简小楼被说服了。

    “何时走?”

    “现在。”

    ……

    各自准备,简小楼先跑去宝相殿和禅灵子说明情况,并将一小点和大白狗托付给他。

    回来之后去敲厉剑昭的房门,厉剑昭躲在房间里死活不肯出来。

    简小楼莫名其妙,便隔着门告诉他自己要出远门,招呼不了他了。

    “赶紧走!”厉剑昭在里面哆嗦着喝了一句。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简小楼拢眉,“我看你状态很不对,若是身体不适,寺中现在有不少丹药师……”

    “我好的很!”蛋疼能到处说吗,疼死厉剑昭他也不会去找丹药师。

    “那好吧,你先休息,若是嫌闷的话,不妨回西禅院里与你师兄弟同住。”

    简小楼交代完事情,足下一掠,飞至半空中的法舟上。

    “穿”和“透”速度虽快,却拥有几个致命缺点,操控飞行需要耗费大量法力,且为了追求速度,小巧轻便,不设任何防护。

    飞舟速度相对慢一些,好在只消耗星晶,拥有重重防护结界,除了像傲视那样的傻逼拿着万年得一支的星海神箭来炸,轻易损坏不了,更适合长途旅行。

    “出发吧。”

    “好。”

    素和双手按在船舷上,一闭目,驱使飞舟缓慢升空。

    这艘飞舟已是十万年前的旧款式了,素和自己造的,但根据唐心水的描述,搁在现如今的太真界,也属于顶尖级的飞行法宝。

    飞舟穿云入霄,空气逐渐稀薄。

    站在船头,简小楼仰着脑袋,已经可以窥探到乳白色的界域罩外,有一层耀目红光。

    简小楼从储物戒里摸出一个橘子:“界外有没有太真修者守着?”

    素和看着她剥橘子皮,剥完了之后,伸手拿了过来,唇角微扬:“根据他们的惯例,估计是百丈一哨,将赤霄围了起来。”

    “那咱们……”

    “冲出去,他们措手不及,追不上咱们的。”

    “我其实一直想不通,赤霄位置偏僻,进出困难,内部贫瘠的连个星晶矿都没有,太真界为何还要来占着,莫非有什么战略意义?”

    素和转身以背部倚着船舷,掰了一瓣橘子放进嘴巴里,含糊着道:“狗就喜欢抢地盘。”

    简小楼无言以对。

    “准备出界了,准备好。”素和吃光了橘子,低头嘱咐她,声音带着穿透力,说给她,也是说给舱里众人听。

    “嘭……!”

    飞舟撞在火罩子上,几十重保护结界都被撞了出来。

    站在甲板上目睹一切,有种火星撞地球的既视感,爆炸力虽强,简小楼在保护罩内却感受到一些轻微颠簸。

    她心里清楚不仅是飞舟的功劳,素和用法力顶住了。

    就像当年朝歌的飞舟爆炸,朝歌便用自身力量凝成了一个超强的罩子。

    那时的素和还是一个被保护者,容易冲动,极易暴躁,行事说话偶尔与自己一样,容易不过脑子。

    现如今的他眉眼中仍带着英气,闲闲一站,从头到脚都透着让人安心的气息。

    和夜游的沧桑不同,简小楼觉得素和从岁月和苦难中收获的是成熟。

    “有飞舟冲出来了!”

    “拦住!”

    “你说的容易,怎么拦啊!”

    “裂天弓准备!听我号令,放箭!“

    嗖嗖嗖嗖……

    飞舟似困兽出笼,冲出火罩子后,立刻有一些嘈杂的声音涌入耳道。

    简小楼回头探去,尾随着的一众人边飞边挽着裂天弓朝他们的飞船射箭,裂天弓射穿人的防护罩容易,想射穿飞船防护罩可不是一支两支就能办到的。

    追过千丈左右,他们已然后继乏力,成为无数颗小黑点,消失不见。

    赤霄外围,是一大片虚空乱流,星礁石随着乱流无序涌动,飞舟一不小心就会触礁。

    素和费了好一番功夫才驶出这片区域。

    十万年未曾踏足星域,他将飞舟交由段长空操控。

    段长空躲避着八道盟的势力,朝着太白门所在的星罗界驶去。

    “现在太真打仗一般用什么?”

    素和一边问着,一边向简小楼伸出手。

    简小楼愣了一下,从储物戒里掏出一个玉盒,盒子内盛着各式各样的水果。

    唐心水解释道:“小争斗自然是比拼修为,大规模战争则是拼人数、拼裂天弓、拼妖兽……这两三万年来,很少会发动大规模战争,因为一场争斗下来,彼此付出的代价都过大,多半是界域对界域、门派对门派开战。有六个星岛被磨平了表面,开辟成为战场,若是遇到什么纷争,两方可以前去星岛自行解决。”

    简小楼默默听着,唐心水口中的星岛不是“三元星岛”这样无人占领的小世界,而是缓慢漂浮在星空中的巨大的星礁石。

    你怕是会想,一块儿石头能有多大,竟可以磨平了作为战场。

    简小楼见过最大的星礁石,是从法宝世界折返四宿的路上,整块石头比赤霄还要大。

    “前辈您瞧,那便是其中一处星岛,六个中最小的一个。”

    唐心水伸直了手臂,遥遥指着一个方向。

    简小楼顺着他手指之处,将神识送过去,黑漆漆层次感十足的星礁石,从直径最大处拦腰削去一半,星岛表面一马平川,足够容纳十万人。

    正有两帮剑修斗法,各有四五千人,两方装束不同,应是两个门派。

    一方明显支撑不住,被打的连连后退,空出来的战场,遍地尸体残骸,有断掉的手脚、牵出的肠子、被剑气震出眼眶的眼珠子。

    简小楼腰间的紫韵剑轻微震荡,她目光一沉,按住剑柄,遏制住它的兴奋。

    再看唐心水和段长空,面色如此,像是司空见惯了的。

    “那是什么?”素和倏地出声。

    星空光线灰蒙蒙的,简小楼看过去时,那些尸体间多出来一头高约两米的狼,说是狼不恰当,应是狼人。

    它毛色为灰黑,站立行走,粗壮的双腿弯曲着,腰身精瘦,两条手臂上的肌肉线条简直要爆炸,实在是威风凛凛。

    双爪各握着一柄一尺长造型奇特的短刀,手起刀落,削掉尸体戴着储物戒的手指。

    再用刀尖一挑,手臂飞起,被一只手握住,利索的拔了储物戒指收入囊中。

    简小楼这才注意到,狼人背上背着一个披着黑斗篷不辨男女的修者。

    其实不是背着的,狼人腿弯处套了两个金属环,脖子上也套着一个璎珞般的金属线圈。那人双脚踩着圆环站立,一手拽着璎珞圈……像拽着马的缰绳,调整狼人的行走方向与速度。

    真是一种另类的乘骑方式。

    “哦,是拾荒人。”唐心水道,“专门趁着别人斗法,在尸体上捡便宜的……”

    “可知此人是谁?”素和对此人饶有兴趣。

    唐心水无奈摇头:“前辈,拾荒人的数量太多了,还形成了好几股势力,划分地盘……”

    段长空接过去道:“这一人一狼我是有印象的,最近五十年才出现,估计是从其他界域来的,因为不肯加入拾荒者的势力,没有地盘,到处流窜。”

    简小楼问:“此人是何修为?”

    段长空摇头表示不清楚:“没人见过他出手,他养的那头狼却非常厉害,据说连裂天弓都射不穿它的皮肉,且身手敏捷,速度极快。”

    简小楼给此人盖上了一个戳――“高人”。

    飞舟从星岛上空飞过,“高人”抬起了头。

    “高人”并未放出神识,但简小楼陡然生出一种他在看她的感觉,心头突突跳了两下,生出一股强烈的不安感。

    “小楼?”素和一转头看她脸色苍白,“怎么了?”

    “没事……”简小楼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

    头顶上的飞舟行使远之后,狼背上的晴朗仍在抬头注视。

    “刀刀,停。”

    “停下了大人!”

    狼嘴里发出沙哑的声音,中止了寻找储物戒的动作。

    晴朗从腰带上解下一颗珠子,那颗珠子内部有道光芒若隐若现的闪动着。

    “终于……找到你了……”

    晴朗放下斗篷帽檐,如瀑黑发倾泻纷飞,伴着血腥的气味,他的嘴角抑制不住的勾了起来,星眸顾盼生辉。

    晴朗已在太真寻找简小楼五十年。

    他来自星域隔壁的异世界,任职于阴司轮回道,几十年不到一百年前,突有一日,他发现自己辖下有一个灵魂竟来自外域,已在自己的管制区内轮回了整整十世!

    这属于渎职,晴朗正预备升迁,没有声张,私下割裂空间,将那个灵魂给送了回来。

    没过多久,他便被人一道折子告了上去。

    上头命他暗中找到那道灵魂,重新带回阴司去。

    理由是轮回超过十世之后,不可能再入其他世界的轮回,万一被星域世界的轮回道发现,容易挑起两界纠纷。

    能带回去,这一页便能揭过去,晴朗升迁无碍。

    带不回去,莫说升迁了,恐怕还得降级。

    “刀刀,追!”

    晴朗重新将帽檐带上,他作为异世界偷渡客,本世界有着严令:不得伤害此界生命,不得介入历史,只可使用一些简单的法术……

    这一切禁制令,导致他的生命安全成为问题。

    于是晴朗向上头申请了一头“伽罗”,伽罗在阴司,相当于凡人界的捕快。

    “走啊!”

    “马上就走大人!”

    刀刀迈着腿左边走三步,右边走三步。

    晴朗:“我让你追啊!”

    刀刀:“追谁啊大人!”

    “追飞舟啊!”

    “飞舟在哪里啊大人!”

    晴朗简直想吐血:“方才那么大的飞舟飞过去,你看不见?”

    晕,忘记它是个近视眼,目视只有三丈。

    想起这茬,晴朗又气的牙痒痒,只因与伽罗府府主的小舅子有些私仇,府主就将这头最傻最蠢从未出过任务的狼妖派给了他,整日将他气的七窍生烟。

    晴朗一指:“那边!”

    刀刀高高跳起,借力飞出:“您抓紧了大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