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说完了弯弯,夜游又开始说傲视、金羽、海牙子,接着详细说起了苍岭内乱。<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你怎么总说别人,不说你自己?”

    简小楼瞥他一眼,“我听黎前辈说,你在西宿海混的风生水起。”

    夜游打趣:“你从前不是总希望我可以多些上进心的么?”

    “我那时不懂事。”简小楼缩起双腿,两手抱住他的手臂,“不过,我好像每次都是这样的理由,再过个百十来年,回忆今日的我,依然是个不懂事的蠢货。”

    夜游夸赞:“这证明你总在进步,潜力无限。”

    简小楼噗嗤一声笑了:“反正我的任何缺点,都能被你看出优点。”

    夜游回归正题:“拜师海王,一是为了顺应历史,一是为了素和。素和的母族你是知道的,成为不了他的靠山便罢了,还屡屡给他找麻烦。而他那几个哥哥背后都有母族的势力,尤其是素因,他母亲是外域凤族的公主……”

    “嗯。”简小楼见过素和的母亲,听素和讲过苍岭的形势。

    “小楼……”夜游不确定黎昀还和说过什么,又开始惴惴不安,决定先坦白,“那些年碍于局势,我做了不少你一定不喜欢我做的事情。比如,我与戚弃串通谋害琴雾心,你知道的吧?”

    简小楼点头:“你的做法是有些绝,毕竟那时琴雾心并没有到非杀不可的地步,但……”

    若是能掐会算,真不如做一回坏人杀死她。

    夜游犹豫道:“还有一件事……知道诅咒或许只有禅剑可解之后,迷途寺不愿顺应历史,我曾想杀了第五清寒强行送他去轮回,幸亏被素和给阻止了。”

    此事简小楼并不清楚,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

    她想起了念溟,禅灵子说从念溟的所作所为来看,夜游骨子里本性恶毒。

    “夜游,你可有什么信仰?”

    “信仰?你说的信仰是因果,还是天道?”夜游璀璨的金瞳里掠过一抹极淡薄的笑意,透着讽刺,不是针对简小楼。

    “都不是,是一种价值观。”简小楼粗粗解释了下价值观的定义。

    “那我自然是有信仰的。”夜游笑意转暖,“你不就是我的信仰?你是魔,我是魔。你是佛,我是佛。”

    简小楼目光一滞:“你这是将所有的锅都丢给我背吗?”

    夜游认真道:“那你愿意背么?

    简小楼笑着掐了下他的手臂:“对了,我离开之前嘱咐过你,让你去向金羽讨教凝练记忆碎片的功法,你学会了吧!”

    “恩,只可惜我自步入十六阶,才有能力凝练记忆空间碎片,没能将有关弯弯的记忆保存下来,着实遗憾。”

    “给我瞧瞧。”凝练记忆会耗损修为,简小楼离开时仍然让他每隔一段时间凝练一枚,记忆碎片好似录影带一样,用光影记录下岁月,“哦,我忘了,你现在身体……”

    “可以,记忆碎片在我意识海里,你我是夫妻,气息不会冲撞到我,我教你口诀,你一片片抽出来,不会对我造成损伤。”

    她不提,夜游险些忘记此事,强烈要求她看一看。

    凝练出的记忆碎片原本就是留给她看的,万一自己死了,记忆碎片也会随之崩溃。

    他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简小楼拗不过他,修习口诀,小心翼翼自他灵台抽出一个记忆泡泡。

    泡泡慢慢变大,被她定在两人面前,泡泡内里的景象渐渐清晰――夜游身穿一套玄色法袍,背上背着那副蛋壳棺材,站在一片无边无际的茵茵绿草间。

    “你在干什么?”

    “你看天上。”

    整片天空是果绿色的,像极了北极光,光芒勾勒出龙的身躯,画面蔚为壮观。

    简小楼皱着眉,将这枚泡泡塞了回去,抽出一枚新的――雄伟壮阔的高山,百花吐艳的谷地,美轮美奂的洞天福地……

    一连抽出二十几枚,全是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美景。

    她看了二十几集“国家地理”。[.mhtxs.]

    “你仔细看。”夜游提醒她,“天宵界大雪山内这朵银珠雪莲,三百年才占绽放一次,还差十年时生怕被人摘走了,我一直守着。”

    “夜游。”简小楼胸闷气短,“我让你凝练记忆是为了什么啊,你就这样浪费自己的法力?”

    “法力拿来凝练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才是真正的浪费。”

    “你……”

    “我闲来无事,时常带着弯弯去四宿外一些界域转转,听闻哪里有美景,先去瞧一瞧,若真不负盛名,便凝练成记忆碎片保存下来。”

    夜游深深看了她一眼,“我心里想着,往后见着你,拿给你看一看,筛选一下,你和弯弯喜欢哪里,咱们一家人一起去。”

    简小楼的眼圈慢慢发酸,看向泡泡里那朵正缓缓绽放的银珠雪莲。

    “恩,我选一选。”

    *

    六十日过去。

    疗伤的疗伤,养病的养病,简小楼院子里安安静静,唯有她早出晚归忙碌着。

    清算死亡弟子人数,赔偿死者家人的抚恤金,重新建立起一套新的寺院防护体系――被人突袭一场,才知道寺院的突发状况的应对能力有多差。

    同时包下寺外婆娑城内大半客栈,等待前来观礼的宾客上门。

    迦叶寺内禅房不少,却是留给各家势力的老大,随从、弟子什么的,只能住在婆娑城内。

    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渐渐的,受邀与不受邀的各方势力开始抵达婆娑城。

    南灵洲的其他佛寺与门派最先来,接着是西仙洲几个儒修门派……

    终于,简小楼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来了百里溪。

    得到消息后,简小楼亲自出城迎接,等了约有半个时辰,远远瞧见百里世家的商船落在城外十丈。

    还是熟悉的排场,一众水灵的侍女先行出了舱,一身潇洒白衣的百里溪才款款摇着羽毛扇走出来。

    简小楼抑制不住喜悦:“家主!”

    百里溪寻着声音望来,看到夕阳下的城门楼上站着一个绿衫小姑娘,杏眼琼鼻,笑容灿烂。

    百里溪美眸一亮,随后瞳孔微缩。

    消息早已在赤霄界传开,传言简小楼以百岁之龄步入了化神境界,吹的天花乱坠,她始终是半信半疑的。

    简小楼展袖从城墙上飞去甲板上,拱手笑道:“家主,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百里溪眨了几下眼睛,拱手回道:“你这声家主我受不起,现如今,我怕是得称呼你一声前辈才是。”

    简小楼收手后,习惯性一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家主何必取笑我。”

    百里溪啧啧称奇:“我果然是慧眼识英雄,不满百岁便修炼至化神境界,绝对是赤霄第一人。”

    简小楼无奈,她哪里是百岁,加上眼珠子里那九百年,她都一千岁啦。

    “家主,你闺女呢?”

    “行至半途,柔儿有进阶筑基中境界的倾向,留在商会闭关去了。”

    “楚大哥呢?”简小楼没看到楚封尘,“一同留下来了?”

    “那到没有,抵达南灵洲之后,发现有两个人跟踪我们,你楚大哥的个性你很清楚,跳出船就去追人了,根本拦不住。”

    简小楼一听是两个人,想到七绝那两位得力干将,唐心水和段长空。

    “无常前辈呢”

    “无常在暗处,不便露面。”

    简小楼点了下头:“随我进城吧,边走边聊。”

    一行人进入婆娑城,简小楼带路,通顺无阻。

    尚未走到迦叶寺内,抬眼即可看到半截伏魔塔和那柄天外来剑粗壮的剑柄。

    百里溪有兴趣去瞧一瞧,简小楼引路。

    从前伏魔塔乃是迦叶寺的禁地,现在成了观光旅游的首选,总有人偷偷摸摸的跑来观赏这柄巨剑,简小楼索性开放景点,由着他们观赏。

    让他们看看剑身上的字,知道太真界是有多嚣张。

    侍女们留在寺外,简小楼引着百里溪抵达伏魔塔时,正有十几位修者联手试图撼动这柄巨剑。连素和十六阶的修为都无能为力,结果可想而知。

    “小楼,外面那些关于星域世界、太真八道盟、灭道盟的传言,都是真的么?”

    “多半是真的。”

    一开始是从天道宗流传出去,因为宇文青极力诋毁灭道盟,简小楼索性将星域世界的概况写成了小册子,命弟子们广泛传发。

    现如今,赤霄各方都对域外形势有了一定了解。

    “迦叶寺会投灭道盟一票吧。”百里溪试探着问。

    “那是当然。”简小楼敛目,“家主必须清楚,八道盟是想要奴役赤霄,而不是扶持赤霄。”

    “那灭道盟又比八道盟好去哪里?”百里溪轻笑一声,“形式不同,其性质还不是一样。”

    巨剑前围了太多人,两人并没有靠近。

    简小楼几番欲言又止,传音道:“家主,你知道七绝剑圣是谁么?”

    “岂会不知,灭道盟盟主,听闻修为有十九阶……”百里溪不清楚十九阶是个什么概念,以目前赤霄土著对星域世界的了解,那是接近神的存在。

    “楚大哥正是七绝剑圣。”

    “恩?”百里溪聪慧过人,一时却搞不明白简小楼的意思,“你……是在与我玩笑么?”

    “我不是开玩笑。楚大哥此番不来,我们也要过去找他,那两个跟踪你们的人,应该是七绝前辈的亲信,奉命来找寻他的。”

    简小楼认为自己应该提前告诉百里溪真相,“家主你知道么,这个故事得从你将二葫给我,让我研究开始……二葫里不仅有一个静止空间,葫芦口还有一个传送法阵,通过这个法阵,我被传送到了十二万八千年前的四宿……”

    故事很长,简小楼简略地说一下前因后果,主要是为了串联起七绝,“五千年前,我在东仙洲边陲小城内,又一次见到七绝……为了顺应历史,他服下了前尘尽消和返老还童药,解药在你的祖先百里嘉、也就是黎昀手中,待楚大哥服下解药,他会像曾经的海牙子大人,重新变回自己……”

    匪夷所思,荒诞不羁。

    百里溪愣在那里,眼珠子好半天没动。

    简小楼担忧道:“你听明白了么?”

    百里溪愣愣回身,敛眸沉思许久:“哦,虽然不是特别理解,但我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如此经历,千载难逢,你的确有着大造化。”

    简小楼苦笑:“你真觉着我的经历是一场造化么?那家主岂不是也得了一场大造化,您睡的可是堂堂七绝剑圣。”

    百里溪稍稍沉默:“是,我的造化也不小。”

    “家主当真是这样想的?”简小楼仔细打量她的表情。

    “自然。”百里溪蹙起了眉,“小楼,七绝剑圣恢复记忆之后,我当年如此待他,他会不会对付我们百里世家?”

    “不会的,你多心了。关于楚封尘要经历的一切,七绝前辈皆是知道的。他说过,他会当成是一场红尘历练。再说了,他还是你孩子的爹呢,怎么可能会去伤害百里世家。”

    “简小楼!”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惊讶万分的声音,听见去有点像厉剑昭。

    简小楼转头一看,果然是厉剑昭!

    这小贱人跟在几个儒修身边,穿着儒生繁复的长袍,眼睛上蒙着布条。隔着十丈远都可以感知到自己,看来眼识毁坏带给他的影响越来越小。

    “你真的步入化神了啊!”

    厉剑昭心里非常不爽,想他百岁出头,金丹圆满,被冠以天才之名,这一路都在想着到了迦叶寺之后,见到厉家人一定得显摆显摆。

    从前因为资质逆天,被家族当成宝物,因为被战家陷害废了灵根,家族将他抛弃,天意盟主还抓他去定山脉。

    好在他气运冲天,承袭了“浩然正气”,如今成了西仙第一儒门灭魔书院的未来掌门,他当然得显摆。

    然而今日看到简小楼,厉剑昭受到了致命一击。

    他这一声吆喝,引来无数目光。

    这种带着敬仰的目光,简小楼早已见怪不怪。

    对,现在她头顶上有个光环,写着“赤霄开天辟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第一天才”。

    见着熟人心情总是愉悦的,简小楼和他聊了好一会儿。

    聊着聊着,楚封尘来了。

    他目不斜视,当简小楼三人是空气,直接就奔着巨剑飞去,满目的震惊。

    看着他像个猴子,在剑柄、剑身来来回回跳来跳去,简小楼狠狠抽了抽嘴角。

    若是没有简小楼先前那一番话,百里溪不会有什么感觉,因为这太“楚封尘”了。

    得知真相后,现在再看向楚封尘的目光,变得奇怪又复杂起来。

    这个脑残居然是……七绝剑圣?

    而她竟然给这位剑圣下了猛药,把他给睡了,还差点害的他精尽人亡?

    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个耻辱吧?

    百里溪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些年楚封尘留在百里世家,是为了照顾女儿,对她始终都是冷嘲热讽……

    楚封尘折腾完那柄巨剑之后,跳来简小楼面前:“我到处寻你,你去哪了。”

    “虚冢。”简小楼笑了笑。

    “果然化神了。”楚封尘也不能免俗的惊讶了下,随后板起脸教训道,“必定是和厉剑昭承袭了浩然正气类似,走了什么捷径。我师父常说,在修行路上没有捷径,唯有勤学苦练,方可保证根基扎实。”

    厉剑昭窥探出楚封尘只有金丹中期,正在洋洋得意。

    想当年楚封尘金丹时,他才练气啊练气!

    听见楚封尘这话,顶回去:“你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楚封尘不理会他:“战天翔人呢,他和你一起失踪的,战家找他快要找疯了。”

    简小楼顿了下:“在我房间里呢。天色不早了,走吧,去我那住。”

    *

    简小楼的院子,因为入住了一些奇怪生物,成为了迦叶寺新的禁地。

    一行人沿着回廊走过拱门进入院子时,素和正在院中坐着,阿贤卧在他脚边呼呼大睡。

    “咦,素和你出关了?”三人脚步停滞了下,唯有简小楼大步向前。

    “又没受什么伤,养一养就行了。”素和是特意出来见楚封尘的,站起身,向他望过去。

    百里溪瞧见素和明显不同于人族的眸发颜色,愣住,想起简小楼提过的凤凰,不由呼吸一紧。

    楚封尘窥探不出他的修为,嫌恶一瞥:“妖。”

    简小楼介绍:“他是小黑。

    楚封尘瞪大眼睛,几乎咬了舌头:“小黑?”

    素和又感慨上了心头,走上前给他一个拥抱:“别来无恙!”

    这是一个男人间的拥抱,楚封尘并不排斥:“连小黑你也化形了!”

    “那是,连我都化神了,小黑化形不正常么?”简小楼笑嘻嘻地道,“不过别再叫他小黑了,他自己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素和。”

    素和没有在意百里溪,倒是看了一眼站在楚封尘身后的厉剑昭。

    他发现厉剑昭的神色有点不对劲儿。

    厉剑昭自己也觉着非常奇怪,因为眼睛看不见,他用浩然正气感知了下素和,整个人突然抖了个激灵,如芒在背。

    而现在,素和的神识在他身上略略一扫,他倏地下意识想要捂住自己的裤裆,保护住自己的命根子。

    娘的,蛋疼原来是这种感觉?

    厉剑昭惶惶不安,小黑难道是只断袖八哥?

    那他也该捂住后|庭才对吧!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