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飞舟抵达星罗界。(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s. 提供Txt免费下载)

    太白门不入世,位于星罗界大陆边境的苍莽山中。

    苍莽山绵延起伏数百万里,共有高低山峰数百,简小楼放眼一望满目苍翠,草木蓊郁,生机勃勃。数之不尽的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的掩映在山水之间。

    烟云缭绕,仙鹤成群嬉戏,好一个人间仙境,洞天福地。

    看的出来主人很有生活品味,可一个人住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太白门为十九阶的闲鹤道君一手创立,整个门派就只有他一个人。

    除他之外全都不是人。

    尽是些机关兽,泥人,植物人……

    这里的植物人不是地球医学所指的植物人,而是以植物制造出来的木偶人,修者以特殊法术赐予它们一些生命力,等同于傀儡。

    机关兽和傀儡人在星域世界并不多,费时费力又没有大用处,但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

    听闻闲鹤道君醉心此道,成就颇高,简小楼私心里就觉得有海牙子珠玉在前,闲鹤道君的水平未免有点……

    然而抵达太白门以后,简小楼的脸被打肿了。

    从山门接引他们的小弟子,到途径广场正在舞剑的数千精英弟子,有男有女,有美有丑,高矮胖瘦,形态各异,却有着一个共同特点,完全看不出来是傀儡人。

    “头顶的仙鹤,草丛里的兔子,包括蟋蟀、麻雀、白蚁……太白门三百里界域,所有活物皆是闲鹤道君捏出来的……”

    “厉害。”见惯了大场面的素和都不得不夸一句,不过还是嘀咕,“怪不得名号闲鹤,果然是很闲。”

    素和是个大宝师,机关傀儡术的制作其实是从法宝一脉分出去的,他也有修习过,曾经试着做了个简小楼和弯弯,当然比起闲鹤道君做的傀儡差很多,没几日发现睹物思人更难受,便给销毁了,自此再也不曾涉足过机关傀儡术。

    简小楼一手搀扶着夜游,一手在鼻尖扇着风:“真酸。”

    素和拢着手:“至少我还有点酸的资本。”

    “其实也没什么。”

    在夜游心目中,无人可以撼动海牙子的智者地位,专攻某个领域做到极致不难,似海牙子敢于探寻未知领域,那才是真本事,“你忘记法宝世界了么,太白门不过区区一个门派,那却是一整个世界。”

    简小楼自己的脸肿了,开始打夜游的脸:“这样比较未免有失公平,涅槃寺创造法宝世界,动用了三千宝师。何况那时处于古老时代末期,灵气浓郁,天地灵宝众多……”

    夜游陪笑着点头:“你说的对,你说什么都对。”

    素和嫌弃的瞥了一眼。

    “几位请稍等一下。”甲字辈大弟子甲一在一座殿前停了下来,向几人拱手,彬彬有礼,笑着道,“在下入内向师傅通传一声。”

    “有劳。”简小楼抱拳。

    不一会儿,殿内传出一个声音:“请进。”

    殿门从侧边开启一小扇,几人鱼贯而入,立刻就堵在门口迈不动腿了。

    殿不宽,属于纵深形,殿顶垂下来数万条金色丝线,线上绑着头发、眼珠、鼻子、心肝脾胃肾、还有女性或浑圆或扁平的乳|房、男性粗粗细细的子孙根……

    一眼望不到头,好一场肢体盛宴。

    简小楼胃里一阵翻腾。

    “啧啧,手感真不错。”素和捏了捏在脸前晃荡的一截手臂,凑上去嗅了嗅,眼睛一亮,“居然用了灵胶虫分泌出的胶质,怪不得。”

    他举着那截胳膊往简小楼脸上戳,“你闻一闻,这个味道你应该还记得。”

    简小楼快要吐了,往夜游身侧躲:“拿开拿开!”

    夜游伸手挡了回去,也有点儿恶心的蹙眉:“你自己吃吧。”

    素和没趣儿道:“这有什么,小楼现在用的珊瑚肉身其实也是这么做出来的,不过是锻造技艺更复杂,使用的材料更宝贵罢了,你们怎么不觉得恶心?”

    简小楼正是想到了自己的珊瑚肉身,才有点难以接受。

    感觉自己就像个仿真充气|娃娃。

    偏偏唐心水在一旁道:“怪不得有不少修者前来拜求,不仅拥有简单的思维,手感还这么好……”

    他朝着段长空挤了挤眼睛,“怎样,要不要依着沈姑娘的样子求一个回去?”

    段长空脸红了下:“先办正事。”

    简小楼心塞,“先办正事”,意思就是等办完了正事再求一个娃娃回去?

    她想起了路上唐心水讲的关于闲鹤道君的生平。

    此人原本是太真八道盟之一的太一阁掌门座下三弟子,太一阁精于锻造法宝、培养灵兽和炼药制丹。

    而闲鹤道君起初是个宝师,随后对机关术起了兴趣,醉心于研究机关人。

    因为以他师娘的模样做了个机关人,被他师父打断了腿,逐出师门。

    简小楼当时还在鸣不平,太真修者实在心狠手辣,做个机关傀儡罢了,至于这么狠吗?

    瞧见这些傀儡之后她明白了,只打断腿,真是他师父手下留情了。

    “素和,现在想起来你之前那一句戏言没准是真的。”简小楼在密密麻麻的人造内脏里穿梭,传音给他。

    “什么?”

    “闲鹤道君会走上机关术的路,最初的由头可能是因为暗恋他师母。”

    “可能?绝对是。”素和一回头,瞧见她脸上带着一些嫌恶,微微一愣,拧眉道,“你脑子里的男人是有多肮脏,做个女傀儡出来一定是拿来睡的?”

    突然有一股委屈涌上心头,“你可明白什么叫做思念入骨,情不自禁?擅画之人,亲手画出心上人的模样,是为高雅。<strong>.mhtxs.</strong>身为机关师,亲手做出心上人的傀儡,聊解相思,就是低俗?”

    简小楼听出他声线有些不稳,似乎在生气。

    她主要是将闲鹤道君所造的“傀儡”,和地球的充气|娃娃联系起来,觉着有点黄暴恶心罢了。

    倒是忘了,男人和男人之间差着境界。

    说着话走到了内殿,内殿里没有那些丝线,摆放着两张桌子和一把藤椅,藤椅上躺坐这一个人,看模样,是个傀儡人。

    藤椅边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身穿白色道袍,袍子上以金线绣着一只仙鹤,乃是闲鹤道君无疑。

    只见他并拢两指,凌空操控着一枚金针,那金针无线,在傀儡表面有规律的游走。

    嗖,闲鹤道君两指一收,金针飞回他的发髻里,化为一根金簪。

    他转过身,目光平静的在几人身上扫过。

    从面相上来看,浓眉大眼,挺鼻薄唇,有点娃娃脸,不是那种特别凌厉严肃的人。等唐心水二人行过礼,简小楼跟着躬身:“赤霄迦叶寺弟子简小楼见过道君。”

    夜游与素和就有点尴尬了,他俩年纪比闲鹤道君大了一倍。

    “前辈。”闲鹤道君先对着他们揖了一礼。

    进山门时就是报过名字的,否则进不来,闲鹤道君与七绝交情匪浅,自然知道他们。

    客套完,闲鹤道君问:“盟主人呢?”

    “盟主在此。”唐心水道。

    七绝正在他背上背着,被黑斗篷包裹的很严实。

    段长空将斗篷扯开。

    闲鹤道君一打量,浓眉蹙起:“谁伤的,姬无霜?”

    他手一抬,藤椅上的破损傀儡飞了起来,飞到殿侧站着。

    内殿两侧站着好几排傀儡人,睁着眼睛,嘴角上翘,惟妙惟肖。但缺胳膊少眼睛,应是回收回来待修理的废品。

    唐心水会意,走上前将七绝放在藤椅上:“盟主是被自己的剑气反噬的……”

    素和道:“他的并非重点,记忆和智力才是。”

    夜游点头:“记忆一旦回来,智商自然而然便会回来了。”

    闲鹤道君检视过罢:“除了被反噬,他的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先前中的毒已经解了,一切正常。”。

    简小楼蹙眉:“是不是因为药过期了?

    闲鹤道君摇摇头:“不会的,那药我检查过,□□解药都不存在任何问题。”

    十万年前素和将药给了七绝,七绝妥帖保管着,顺便找人帮忙看一看药的效力才敢喝。

    人之常情,夜游没有什么反应。

    毕竟论交情,他们与七绝尚未到推心置腹,生死之交。

    素和同样理解,比起夜游的淡然平静,他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换了他,他是不会疑心的。

    “估计不是什么大毛病,先留在我这里吧。”

    “多谢道君。”唐心水两人道谢。

    简小楼忙不迭道:“道君,我们还有一事相求。”

    闲鹤道君看向夜游:“夜前辈的身体?”

    气息崩坏的如此厉害,瞎子也能感觉出来。

    简小楼道:“他的神魂里融入了其他人的碎魂……”

    听她讲完,闲鹤道君微微惊讶

    走下台阶,直视夜游良久:“难怪盟主提起两位前辈总是赞不绝口,神魂崩溃的如沙子一般,前辈竟还活着,并且保持神志清醒。”

    天知道自己撑的多辛苦,夜游不敢表露出来,微微颔首:“龙族拥有众物种中最强的神魂力量。”

    素和见闲鹤道君又要感慨,问道:“道君有办法吗?”

    “我是没什么办法……”闲鹤道君思索着道,“不过前辈气运不错,我正好有位朋友在此作客,她对神魂颇有研究。”

    简小楼目光骤亮。

    夜游与素和对视一眼,素和问:“是否信得过?”

    闲鹤道君笑道:“信得过,信不过,一条生路在此,去是不去?”

    很显然,他们没得选。

    闲鹤道君带他们离开大殿,楚封尘就在殿里的藤椅上躺着,唐心水两人守在殿外。

    闲鹤道君不担心楚封尘的安全。

    他的太白门,任何生物的气息只要踏入地界,都会被他所感知。

    *

    事实证明,闲鹤道君的脸也被打肿了。

    后山,一头狼人从天而降。

    虽是生物,却来自异世界,闲鹤道君根本感知不到。

    晴朗从狼人背上跳下来,目光深邃的朝着宫殿望过去。

    他在太真待了五十年,对太真界还是十分了解的,比如闲鹤道君的木偶门派。

    “现在该怎样靠近那个女人?”

    晴朗背着手自言自语,“这个女人有十二阶的修为,碍于禁制令,我虽不能使用太强的法术,抽她的神魂足够了。”

    但她周围有一个十六阶,两个十七阶,如今还有闲鹤道君这个十九阶,毫无胜算。

    在太白门外等她出来?

    不,归心似箭,等不下去!

    晴朗绞尽脑汁,想出一个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计。

    他决定让这头蠢狼强行攻进去,它皮糙肉厚,耐抗耐揍,以那些人的法力,哪怕是一起上,制服它至少需要一个时辰。

    那女人身边有条重伤的龙族,两人瞧着是情人关系,她应只会护着他躲起来,他正好下手!

    只不过,这头蠢狼可能会死。

    啧,自己都要回家去了,不再需要它的保护,死不死有什么所谓?

    晴朗想通之后,转头指着狼人:“刀刀,等下你冲进去,见人就砍,除了一个这样这样的女人之外……”

    狼人亮起双刀:“没问题的大人!”

    知道它蠢,且经常抓错重点,晴朗必须千叮咛万嘱咐:“是这样这样,不是那样那样……然后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明白了吗?”

    狼人咔咔磨刀:“明白了大人!”

    “刀刀,你说我平时待你好不好,如今考验你忠诚的时刻到了,愿不愿为我两肋插刀?”

    “愿意啊大人!”

    “好,你是一个顶天立地勇猛无畏的伽罗,即使受伤哪怕死亡也不会退缩,我让你停你才能停,知道吗!”

    “知道了大人!

    好歹相处了五十年,它就要死了,晴朗心中生出点点不舍,拍拍它的肌肉爆炸的胸膛:“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一转身晴朗又眉开眼笑起来。

    胜利近在眼前,终于要完成任务了,回去之后他便能晋升了,哈哈哈哈……

    晋升之后一定要去弹劾伽罗府主,斗倒他,羞辱他,让他整自己,派个这么一头蠢狼,哈哈哈哈……

    等等,他方才对狼人说了什么?

    他是不是说了两肋插刀??

    他怎么能对它说出这么博大精深的字眼???

    回忆起这五十年的遭遇,晴朗惊出一身冷汗,他想起一个段子,但是刀刀绝对是个会让任何段子成真的神奇狼人……

    晴朗赶紧回头,为时已晚。

    噗!噗!

    狼人霍霍吼了两声,两爪中双刀已经捅了过来,在晴朗两边肋骨缝隙,一边戳一刀!

    “插好了大人!”

    好……疼……

    晴朗木然着脸,低头看一眼两边对称的刀,才将张口,血顺着嘴角涌出,接着喷涌如柱……

    狼人伸出大爪子,在他背后哐哐拍着:“怎么吐血了大人!”

    晴朗被拍的跪倒在地,一口接着一口喷血:“你……你给我滚……滚……”

    “这就滚大人!”

    *

    闲鹤道君带着简小楼几人来到一个依山傍水的竹林小院里。

    “叶心姑娘。”

    “嘎吱。”

    木门开启,门后站着一个黑袍人,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

    简小楼眨了下眼睛,心头恍惚生出一抹熟悉感,总觉得自己曾在哪里见过她。

    不只简小楼有这种感觉,夜游与素和也是一样。

    于是三人多看了她几眼,心道或许是因为那副手套。

    此人右手带着一个金属手套,在阿贤的记忆世界里,他们曾经见过这种手套。那个有着轮回手的蛇精就曾经戴着这样一副手套。

    进屋后,闲鹤道君向她说明了夜游的情况。

    叶心道:“夜前辈,我可以检视一下你的身体么?”。

    夜游应允。

    “请坐。”

    夜游坐下。

    叶心伸出手,手心里有道白光。

    简小楼立刻阻止:“他不能被力量冲撞到。”

    叶心笑道:“没事的,放心。”

    简小楼仍是不让,夜游握住她的手,示意她无妨。

    叶心检视的很快:“不难医治,夜前辈神魂内碎魂的主人转世了是么,只需找到他的转世……”

    听她说不难,简小楼心中一喜,随后眉头深深拧起:“找傲视的转世?”

    夜游只是将傲视送入了轮回,是否转世了还不知道,即使转世了,星域茫茫,又去哪里找?

    素和问:“找到以后呢?”

    叶心淡淡道:“与他双修,将碎魂取出来啊。”

    简小楼差点吐血:“那可是个男人。”

    “轮回之后未必是个男人。”

    “我师父转世好几次,一直是男人。”

    “也许下一世就是女人,几率问题。”

    素和无语,这是男人女人的事儿么,争执这个干什么?

    夜游笑了笑,当个笑话来听。

    “我开个玩笑罢了。”叶心声音愉悦,“只需找到了他,接下来就好办了。”

    “怎么找?”素和看向夜游,对于神魂他算是半个行家。

    “云竹子是拿着第五清寒的魂灯找的。”简小楼想着要不要去问问云竹子。

    “我没有他的魂灯。”夜游摇头,“送他入轮回时,从未想过与他还有什么交集,没有推算他的转世。”

    等三人愁眉不展讨论了一圈后,叶心才笑着道:“巧的很,夜前辈身上有他的魂,我可以感知。”

    夜游的目光淡淡扫在她的手套上:“你如何感知?”

    叶心带着手套的手攥了攥:“我的手,可以捕捉轮回轨迹。”

    果然是轮回手!三人面面相觑。

    叶心道:“不过捕捉一次消耗极大。”

    素和立刻道:“你想要什么,但凡我有……”

    隔着黑纱,叶心静静看着素和,沉默了片刻:“我们有缘,并不需要什么报酬,我只是说需要几日时间。”

    素和好笑道:“渣龙,咱们是不是转运了?”

    夜游敛着金瞳,沉默不语。

    简小楼问道:“找到傲视的转世之后,前辈到底有什么办法分离他的碎魂?”

    “我没办法,得等一个人。”

    “谁?”

    “我的夫君,他对神魂信手拈来,分离个碎魂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何时到呢?”

    “我就是在太白门等他呢,算算时间,应该就快来了吧。或许,已经来了……”

    *

    叶心抽取一丝气息,留下了闲鹤道君,三人离开她的房间,

    三人的住处,被安排在闲鹤道君寝殿偏殿。

    进了房,简小楼将夜游扶到榻上去:“你们有没有觉着那个叶心有点奇怪?”

    素和在桌前坐下,给自己斟了杯茶:“高人不都如此做派?”

    简小楼解了腰间紫韵剑,挂在墙上,在素和对面坐下:“太简单了,太巧合了,这真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么?”

    夜游颔首:“嗯,我们来到太白门,正好有个高人,正好她有轮回手,正好她丈夫还精通神魂术。”

    简小楼应和道:“对啊,而且轮回手这样的秘密,直接就告诉我们了,简直不把我们当外人啊。”

    素和支着头,撇了下嘴:“你瞧瞧你们,人家热心帮忙,坦诚相待,还被你们质疑,这年头好人真是不好做。”

    简小楼噎了一噎:“你难道不觉着奇怪?”

    素和微微挑了下眉:“奇怪也好,不奇怪也罢,只要她可以救渣龙,什么图谋都无所谓……何必想太多?”

    简小楼想想也是,如今只有这一条生路。

    若是叶心的夫君真能治好夜游,她或许可以请教一下意识寄生。

    她站起身,有点口渴,顺手端起素和喝了一半的茶,一饮而尽:“你们俩聊,我去殿里看着楚封尘。

    “不看我,看他做什么?”夜游喊住她,目光清冽动人。

    “闲鹤道君不在殿里,万一他醒了,唐心水两个有危险。”

    简小楼又取下剑,出门去了。

    *

    晴朗在后山躺了一会儿,稳住气息之后,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他失血过多头晕目眩,两肋处还插着两柄短刀。

    那头蠢狼滚了,他失去力气联系不上,不敢拔刀,否则血会流的更快。

    使用法力吧晴朗,再不使用就要死了。

    不甘心啊,距胜利只有一步之遥……

    “师兄,那里有弟子受伤。”

    “抬回去医治。”

    两个傀儡弟子小跑上前,将晴朗抬了起来。

    这两个辛字辈的巡山小弟子,目前只拥有一些最简单的思维,分不清晴朗是人还是傀儡,在门派里发现的,一定是弟子。

    而且他们被闲鹤道君灌输了一种意识,遇到受伤的弟子,要抬去殿里给师父,让师父进行医治。

    晴朗黯淡的眼瞳亮了亮,他认为自己还有机会,便假装成傀儡一动不动。

    两个傀儡将晴朗从殿后抬了进去,前殿外守门的唐心水两人并不知道。

    晴朗被抬上一个木桌,放平了以后,傀儡便退出了殿中。

    一睁眼看到那么多傀儡人,晴朗也不由深深吸了口气,一吸气肋骨疼痛上脑,又险些晕过去。

    他挣扎着坐起来,先看到藤椅上的楚封尘。

    晴朗不认识他,昏着也看不出修为。

    外殿倏地传来脚步声,晴朗的珠子有了反应,知道是简小楼来了。

    不知来了几个,晴朗重新躺下装傀儡,睁着眼,弯着唇角,和所有傀儡一个模样。

    稍后若是闲鹤道君回来他就把眼睛闭上,毕竟是他的弟子抬回来的,他心里应该清楚。

    没准儿还会给他疗伤,他若能在太白门住下来,更有机会抽那女人的魂。

    ……

    简小楼走进内殿,一眼就看见桌面上多出一个人,胸口还插着两把刀。

    满屋子都是回收回来的傀儡,各种缺胳膊短腿的,再加上他也是同样的表情,简小楼心中连一丁点疑心都没有,盯着那两柄刀多看了两眼——有点眼熟,哪里见过?

    她反正闲着没事,朝那傀儡走过去。

    晴朗耳听八方,确定就她一个人,精神抖索了许多。

    动手吧!

    虽然重伤在身,法力足够念出抽魂咒的吧?

    噗……!

    他正准备念咒,右肋下那柄刀被简小楼给拔了出来,血喷三尺高!

    简小楼持着刀向后退了好几步,吓了一跳。

    “卧槽,是够逼真的!”

    晴朗整个肺都在颤,忍不了了!

    念咒抽魂!

    噗……!

    简小楼又将刀给插了回去,堵住了那个血洞。

    晴朗正咬牙默念抽魂咒,骤然瞳孔缩紧,死死盯住殿顶。

    “太厉害了,居然还会流泪!”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 1977川西坝子耕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