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简小楼隐下真气,素和说的对,谢紫姗身份不简单,莫说那谢家少主人在何处,谢家小姐死在银海玉楼,玉楼肯定不会放他们走,否则无法向谢家交代。(.mhtxs. )

    拍开第五清寒手里的心脏,压低他的帽檐,将他拦腰扛上肩头。

    简小楼拔出青锋:“你跟紧我。”

    素和按住她的手:“先用红莲业火炸了大殿。”

    “炸了大殿?”

    “我大哥应该也在,丢个黑锅给他背,咱们趁乱逃走。”

    “你怎么知道他在?”

    “往事我只知个大概,听我大哥提及,谢紫姗被人剜心,他恰好在场被怀疑成凶手,与谢家好几百年年闹腾,不知被刺杀多少回。如今看来,估摸着正是在此地。”

    简小楼敛眉:“你确定要这么做?”

    素和不假思索:“强攻我怕伤会伤着孩子。”

    简小楼问:“你大哥如今什么修为?”

    素和道:“刚刚步入十五阶,在场几乎没有对手,吃不了亏的。”

    “好。”带两个孕病残冲出去,危险系数确实过大。既然素和没意见,她更不会有意见,收回青锋,从灵台抽出业火莲灯。

    “给我,我来。”

    “你能操控我的莲灯?”

    “之前不行,我从你肉身引了意识火种,姑且一试吧。”

    简小楼将莲灯递给他。

    素和双手捧着莲灯,尝试以意识火种与莲灯内芯火焰共鸣。

    隔断灵气的珠帘几度起起落落,短暂的几个瞬间,殿中修为高强的修士已然窥见发生了什么,自是震惊不已。

    谢紫姗十二阶修为,一刹击碎她的护体灵气,挖出她的心脏,且将内力灌入肉身震碎她的元神,手段凶残毒辣的令人发指啊!

    众人陷入犹豫,衡量该不该出手。

    作为参与拍卖的买家,他们是局外人,帮忙抓凶手,可以卖谢家一个人情。然而此凶手隐藏身份,出手阔绰,胆敢如此嚣张的在银海玉楼虐杀谢家小姐,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

    还是静观其变吧。

    买家们顾虑着凶手的势力,银海玉楼却没得选择。

    商会发展全凭一个“信”字,谢家小姐死在竞拍会场,这不仅仅是怎么向谢家交代的问题。随着女掌柜的手势,数十护卫已从外场整齐划一的赶来。

    他们持着兵刃和法宝,撑起防护罩,在简小楼所在的房间外摆出围杀阵势。

    女掌柜面色铁青,恨不得亲自提着长枪冲进帘子里宰了那人。

    但她和死去的谢紫姗一样只有十二阶,不是对手。

    何况他们不冲出来,最好不动手,得等正在阁中玩乐的谢家少主下来。万一先动手,打不过,让他们跑了就显得太无能,谢家少主下来以后,再让人跑了就是谢家没本事。

    究竟会是哪一路势力?

    女掌柜暗暗的想。他们持的是苍岭令牌,但她不敢说真是苍岭的人,毕竟偷个令牌以他们这种财力和能力绝非难事。再说苍岭凤族的人不会那么愚蠢,在这种场合虐杀谢家小姐。

    女掌柜之所以轻易让他们进来,也是麻痹大意了。

    因为今日这场竞拍,本就是给苍岭大殿下追女人用的,苍岭来人再正常不过。

    联想到素因在场,女掌柜暗揣莫非是有势力想要嫁祸素因,故意挑拨苍岭与谢家的关系?毕竟谁都知道素因痴恋青苒,完全有杀死谢紫姗的动机。

    然而敢在她银海玉楼动手,是对他们第一商会、他们季家的放肆挑衅!

    绝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一道神识传音入密:“小姐,通知六公子吧?”

    “嫌我丢人丢的不够吗!”

    这位女掌柜,正是才接触家族生意不久的季家九妹季婉姝。<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季家女子不轻易露面,求了她大哥云竹子许久,云竹子才肯向管理家族生意的季墨昕开口。

    季墨昕给她梵音界这处云海玉楼作为考验,不放心,特意留下看着她。

    她主持的第一场竞拍会,就闹出这种事情!

    季婉姝磨了磨后牙槽,抱拳喝道:“今日竞拍会到此结束!诸位还请速速离去!”

    ……

    珠帘后,素峦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胆颤心惊:“大哥,我们得赶紧走了,咱们苍岭和谢家原本就不合,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在场,要不然硬扯也会把我们扯进来!云海玉楼有对买家身份保密的义务,他们不会透露我们的身份!”

    “你走。”

    素因站起身来,抬手放下斗篷帽檐,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沉静道,“我不能走,我走了青苒会有麻烦。”

    素峦岂不知他说的麻烦是什么。

    是青苒邀那三人一同坐下的,她必定知道三人的身份,这三人被抓了还好,倘若让他们逃了,青苒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那神秘人为她报仇,以她的性子肯定不会出卖。

    素峦烦躁的踢开凳子:“走,咱们去抓了那个王八蛋,证明此事与我们苍岭无关!”

    “二弟,你之前说过什么?”素因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什么?”

    “你说你嗅到那人与我们血脉同源?”

    “是!绝对是咱们同族,不知是哪一脉的兄弟!”

    素因沉沉道:“那你还敢去抓?”

    素峦微微怔了下,一拍脑门:“是啊!”

    素因解下斗篷,信手丢去一边:“非但不能抓,你我必须想办法护着他们走,否则咱们和谢家的仇就彻底坐实了。而无论是哪一脉干的,最终全会落在我头上……”

    素因心里怄的慌。

    三年前,青苒哥哥死讯传回时,他就想杀了谢紫姗。

    他父亲特意为此告诫过他,以他的身份绝对不能冲动,否则将会给苍岭带来麻烦。

    他想着等日子久一些,不在风口浪尖上时,再设局弄死那个贱人。

    早知今日,还不如早杀了!

    素峦直跺脚:“别让我查出来是谁!有胆子和大哥你抢女人!”

    “想抢的恐怕不只女人,看他的修为,得是十三阶以上了,出手这么阔绰……”素因摩挲着指腹,勾了勾唇角,“你说老三是真闭关,还是假闭关了?”

    素峦愣了下,他与素因是同一个娘生出来的,自然与他最亲:“你怀疑……”

    素因沉默不语,红瞳隔着帘子看向青苒。

    ……

    此时殿外通道内,厉喝声远远传来:“是谁杀了我妹妹!”

    十三阶的谢家少主谢斐赶来了。

    季婉姝目色一厉,一声令下:“上!”

    护从们向内冲杀!

    素和手掌一推将莲灯送了出去。

    但见一盏莲花状的红色灯笼突然飞出,将他们惊退回去。

    随着素和心念起,莲灯漂浮在半空中,灯身不断旋转,越转越快,只听“嗖嗖嗖”一阵响动,自莲灯内飞射出数十弯火焰弯刀,弯刀不走直线,犄角旮旯四处乱飞,撞击之处焰光激射。

    地下大殿内火树银花,业火熊熊燃烧,轰隆隆似有倒塌的迹象。

    “业火?!是八寒地狱的业火!”

    “这莲灯是个什么法宝?

    “凤族的真元焰刀,怎么会有这么多?!”

    “还管什么,跑!”

    有些高阶修士未必挡不住焰刀,只是根本没有必要挡,凤族的宝物一出,谁还敢插手。

    他们撑着灵气罩奔逃,将正要入内的谢家少主谢斐都给冲了出去。

    简小楼也没闲着,她正在凝结剑气,透过帘子看到外面众人飞奔逃命的景象,心中颤颤。有些修为低的,譬如剑奴侍从,来不及躲闪,纷纷被火焰刀的气息所伤。

    倘若死了人,天罚算不算她头上?

    她的考虑尽是多余,素和操控的极稳,不杀一人。

    在众人逃命之时,青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凝视着他们的帘子。

    直视她秋水剪瞳、脉脉含情的眼眸,简小楼又生出一个不妙的念头——青苒会不会以为,第五清寒虐杀谢紫姗,是在为她出气报仇?

    “小楼你做好准备,咱们该跑了。”

    素和一咬牙,驱使一道焰刀打着旋朝向青苒的面门飞去,被一个黑影拦下。

    看到素因出手,简小楼召回莲灯撑起剑气罡罩带人趁乱逃窜。

    “苒苒,你没事吧?”素因窥探到简小楼三人,他没有去追,暗暗击出几股力道在另一侧,吸引住谢家人的注意力。确定他们逃走以后,转头检视青苒是否被业火冲撞到。

    青苒回过魂:“大殿下,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只是习惯一问,活到现在,她说过最多的话就是“你怎么也在这里”。

    自六百年前被他一见钟情,“素因”两个字就代表着“阴魂不散”。

    素因传音叮嘱:“你听我说,稍后不管是谁质问你,先前与你同坐的三人是谁,你坚持说我们约好同来,你以为是我,记着了么?”

    “不行,明明与你无关。”青苒摇头,“你快走吧。”

    “没关系,谢紫姗体内被灌注了内力,稍后他们一查探就知,那并不是我的灵气,我就说有人故意陷害我。”

    “你走。”

    “那么你想怎么样呢,说出那人是谁么?”

    青苒颤了颤唇,清秀的面容透出几分愁绪,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知道也不会说。原本对他只是略有一些好感,经过今晚的事情……

    虽也恼他莽撞,惊他残忍,她还是止不住动心了。

    “你也不想连累你的族人。”素因的口吻带着轻柔讨好,“苒苒,你是清楚我的,你任性的后果,就是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最后还是得我来收拾,那时我的麻烦更大。”

    “谢谢你,素因。”青苒点点头,应下了。

    素因第一次从她口中听见“大殿下”以外的称呼,他本该喜悦,心里却溢满苦涩。

    他不会质问她那个男人是谁,是谁都没关系。

    日子还长,他总会让她忘记的。

    ***

    开闸的水一样,一众人火烧屁股从地道涌出。

    简小楼扛着第五清寒,抓住素和的肩膀向城外跳跃移动。城市都是有禁制的,低空飞行可以,高空就会被结界阻挡,无法直接飞入星空回到飞舟上。

    出了城立刻向上飞,“嘭”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

    一张泛着金光的大网迎头笼下,简小楼本想尝试劈开,一时之间却没有手去拔剑,只能选择落地,尔后一个加速跑出网子的笼罩范围。

    再想飞走已是不容易了。

    嗡嗡,头顶上方三丈处结出结界,一阵甲胄摩擦的声响过后,四面八方至少涌出来三百修士。他们按照一定的顺序站立,手中持着弩,箭在弩上,指向简小楼他们。

    箭尖星光点点,时不时有青紫电弧扩散,不知淬炼了什么法门。

    简小楼一阵心惊,虽然这些修士都只有十二阶,可这弩箭一看就很厉害,还站成了法阵。

    他们并没有立刻动作,少顷,一名锦衣华服的公子哥负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身形颀长,五官清秀,神态悠然,十四阶修为。

    简小楼觉得他的相貌和云竹子有几分相似。

    疑惑着传音给素和:“这么大派头,难道是第一商会的头,季墨昕?”

    素和摇头表示不知:“季墨昕专注打理商会,极少露面,我没见过。不过我听说他好像是个瘸子,所以才不怎么露面的。”

    男子扬眉道:“究竟是哪一方势力,敢在我银海玉楼挑事儿?尤其是挑我在的时候,也太不将我季墨昕放在眼里了吧!”

    还真是他。

    瘸子?

    简小楼观他步伐稳健,好胳膊好腿,并没有残疾。

    素和默默道了一句:“我想我知道他是怎么瘸的了。”

    简小楼没他那么乐观:“他或许会断条腿,我们则可能送命。”

    情况是真的不妙,素和心里也清楚,此城分作南北两个城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伏,季墨昕不会知道他们从哪个城门逃走,一定将人手分为两半设下埋伏。

    季墨昕恰好站对了地方。

    另个城门的人手应该正往这边赶来。

    素和来回抚着肚子思索,面纱下的脸孔毫无血色,极度惨白。刚才操控莲灯,他的意识力已经掏空了,现在什么忙都帮不上,保证自己清醒,做到不添乱已是极限。

    不是他要逞能操控莲灯。

    操控莲灯需要的是意识力,简小楼顶着第五清寒十四阶的壳子使剑还行,意识力却是无法提升的。

    他见过简小楼操控莲灯什么模样,拨一下才出一刀,且还控制不住方向。

    引起的混乱不够强,他们逃跑成功的几率就不大。

    最重要的,说不定还会误杀一些法力低微者。

    她记不住杀了多少人,稍后的杀戒天罚可全都记得。

    形势紧迫,没有时间考虑太多,素和传音:“小楼,你先试一试咱们能不能突围而出,若真的不行,就将第五清寒给他们,你只带我逃走容易的多。”

    简小楼眸一沉:“丢下第五前辈?”

    “要么死一个,要么全都完了。而且你一旦暴露,他们一定通知第五世家,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有两个第五清寒,这就不单单是改变历史了吧,用贱驴子的话说,整个节点都要被割裂出去了……”

    简小楼脊背微僵。

    他继续道:“而我现在年纪还小,没人认识。”

    简小楼沉沉道:“可是素和,这是你的肉身,毁了你怎么办?”

    素和探了第五清寒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不舍:“毁了就毁了吧,我先用他的。我还有意识火种,等我凝结出意识假内丹,我还可以重新涅槃,我还可以重塑肉身……”

    她厉声打断他:“行了,你也别想点子了,你的肉身和第五前辈,我一个也不会抛下!”

    他语气里夹带火气:“你以为我们气运无敌,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吗?简小楼,不逞英雄行不行?”

    “我偏就要逞一次英雄!”(.92txt. 就爱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