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两人被围在弩阵中,眼看随着季墨昕一声令下,立马就会成为箭靶子,却兀自传音讨论的激烈,谁也不理会季墨昕。<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令这位商会首领大动肝火:“我在问你们话!”

    简小楼正好不想同素和继续讨论是否丢下第五清寒的事情,吃力的抱了抱拳:“季公子,这是一个误会,我弟弟被魔气侵体,经常犯病,一犯病就会失去意识胡乱杀人,刚才在贵阁突然犯病,才对谢三小姐下了手。”

    明知解释没有用,总要先礼后兵。

    她和季家并无仇怨,这祸惹的也是始料不及。

    “当我三岁孩子??”

    季墨昕听罢此言目露凶狠,“卸去你们的伪装,让我看看是哪一路势力!”

    他不会轻易动手,他得先知道他们的身份,再确定杀是不杀。此事摆明了是有人嫁祸素因,意图挑起苍岭与谢家的矛盾,从而渔翁得利。

    他收到消息,素因没有趁乱逃走,已经和谢家杠上了。

    这把火注定烧不到他们银海玉楼,他抓到人之后,不会带回去澄清什么误会,平白得罪了凶手背后的势力。

    苍岭和谢家也不会感激他。

    抓人,只是为了抓把柄,或许可以谋到一份惊人的利益。

    然而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此事从头至尾真就是一场意外。

    简小楼将第五清寒放在地上,拔剑出鞘:“想看我的脸,唯有先杀了我。”

    季墨昕被激怒了:“可以,杀死之后再看也是一样!”

    他一扬手臂,“咔咔咔”一阵声响。

    简小楼正准备施展罡气剑罩抵抗,听见素和在身后道:“喂,你怎么样啊!”

    简小楼递过去一抹神识,窥见地上的第五清寒似乎有转醒的征兆,双手抱着头,在地上来回滚了两下。他此时若能清醒过来最好,突围的几率就更大了。

    素和也是这样想的,扬起手朝他脸上猛扇了几巴掌,“清醒了没?!”

    简小楼的心弦越崩越紧,她看到第五清寒抱着头的两只手,十指渐渐生出尖长的墨黑色指甲,像是带了金属甲套,微微弯曲,成钩子状。

    哪里是清醒了,分明是魔化了!

    不敢想象诅咒有多强,那可是素和的火凤肉身,业火压制魔气,都能魔化至此,倘若还在他自己肉身里,估计在银海玉楼时就已经发作了,不会撑到现在。

    “快躲开!”简小楼喝了一声,提醒素和留意。

    在她发声的同时,第五清寒突然坐起身……不是坐,伴随起身动作,他手臂机械化的前伸,五指勾起朝素和心口抓了过去!

    素和大吃一惊,原本是蹲在地上的,起身慌里慌张向后一仰一屁股坐在地上。

    第五清寒厉鬼一样朝他猛扑,一副不剜他心誓不罢休的架势。

    简小楼惊的冷汗直流,哪里还去管什么弩阵,一转身挥剑朝向第五清寒与素和中间劈去,剑气如虹,在两人中间炸开,夯实的黑土地被劈开一条几丈长的裂缝。

    裂缝尽头,列阵的弩手受到波及,被剑气击飞出去,以叠罗汉的姿态摔下。

    两人也各自向两侧炸飞,简小楼脚下疾闪,奔过去抓住素和,以防护罩护住他。

    第五清寒站稳后又扑过来,简小楼以劈砍的姿势迎上去,“锵”,他以双手抓住剑刃,两股力量交接,强大的撞击力震得在场众人浑身发颤。

    看他锐利的指甲同剑身摩擦,在这静谧的夜间发出刺耳恐怖的声音。

    “公子,出手吗?”

    “等等。”

    季墨昕瞳孔骤缩,既惊这剑修的力量,同时发现此人似乎没有说谎,凶手周身黑气缭绕,好像真的魔气侵体,然而看他释放出的气息,怎么有些苍岭凤族的感觉?

    但这不可能,谁都可能入魔,唯有业火凤凰是个例外。

    季墨昕想看看,他们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佯装内斗,然后突围而出?

    当他是个傻子不成?

    两人比拼时,周遭发出“嗡嗡嗡”的声响,这是法力余威,化作一层层弧形波如有实质的扩散出去。前排的弩手站立不稳,这两人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主子为何还不下令?

    莫说他们,连季墨昕都感觉到了压力。

    虽刚步入十四阶没多久,好歹也是天人大境界的第一重啊,为何会生出恐惧心理?

    这两人的修为究竟有多高?

    难道是异人佛尊的人?

    苍岭的势力越来越大,异人佛尊想平衡人、羽两族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一想,愈发不敢轻易动手。

    简小楼剑下莹白的灵气,与第五清寒手中溢出的黑色魔气缠绕抗衡,无形拼杀。外人看着他们势均力敌,简小楼心下却在大骇,只有她清楚,她的剑气正在逐渐被逼退回体内!

    第五清寒如今只有十三阶,力量远远逊于自己,自己竟然抗衡不住?

    就在简小楼探究原因时,一抹光华从第五清寒储物戒中钻了出来。

    是残了的问情剑。

    迎头朝着简小楼怒劈下来!

    根本打不过,简小楼强行收回真气,弃剑而逃,呛出大口大口的血来,历经短暂的昏天黑地之后迅速退回素和身边,抱起他就跑。

    “嘭”!

    第五清寒掰断了她的剑,一扬手臂握住问情剑柄,一股股黑气灌入剑身。

    季墨昕瞧见简小楼准备从缺口突围,立刻下令:“拦住他!”

    “拦你妈!”简小楼急的爆粗口,“季墨昕,赶紧让你的人撤离!他已经疯了,再不撤离一个也别想活!”

    “杀!”季墨昕彻底没了耐性,管他们唱哪出,管他们是谁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将他放在眼里,他们东宿季家也不是吃素的!

    然而三人分成了两边,弩手们也得分两边射击。<strong>mhtxs.</strong>

    主要目标是杀害谢紫姗的凶徒,也就是第五清寒,简小楼这边的压力并不大。

    嗖嗖嗖,一排排的弩|箭飞射出去,这弩|箭距离越近威力越小,简小楼早就已经跑到先前砍开的缺口处,虽以补上,力量已是大不如前,被她撑着防护罩一脚踹开一大片!

    背后一阵鬼哭狼嚎,震得面前的弩手都忘记攻击简小楼了,任由她一阵风一样的离去。

    简小楼狼狈不堪逃跑之际,抽空回头看了一眼,深深吸一口气。一直以来她都知道第五清寒很强,但今日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

    自己在他肉身内发挥的,恐怕还不足三成。

    加上魔化,激发出更深层的力量,什么法诀箭矢,在他强劲的剑气之下统统都是浮云。他持着那柄问情残剑,杀入弩手中去,矫健如龙,狠辣凛然,一剑一个,头颅飞起,砍瓜切菜不过如此……

    一口气飞出数千丈。

    将素和放下地,简小楼从储物戒中祭出一根芦苇,吹了口气。

    这是第五清寒珍藏的飞行法宝。

    看着芦苇渐长,她嘱咐素和:“你先回飞舟上去,请朝歌前辈下来帮我。”

    素和拉住她:“你还要回去?”

    “不回去怎么行啊!”顾念着素和,她才选择逃跑,“你也看到第五前辈的状态了,他会将人全部杀死!”

    “杀就杀了,谁让他们来围杀我们!”素和拽着她不松手。

    简小楼顺手将他扔芦苇上去:“季家的人惊恐之下肯定逃进城,第五前辈一旦追杀进城,后果难以估计。素和,这区区四级世界内有人拦得住他吗?就算你大哥十五阶的修为,你保证他能拦得住?等南宿一众大能从其他世界匆匆赶来此地,还来得及吗?”

    素和仍是不同意:“你想多了,历史上的梵音界并没有屠杀发生。”

    简小楼道:“说不定就是我们拦下了呢?”

    素和睫毛一颤:“但是……”

    简小楼打断:“没有但是,尽力一试。”

    她现在不是逞英雄,非得充当救世主。

    是的,她的确不忍看无辜之人白白送命,私心还有许多理由。

    于女人,第五清寒是个旷世罕见的渣男,可他在道义方面持正自身,从不滥杀无辜,待到清醒时发现自己杀了那么多人,剑心必定毁于一旦。

    而他如此残杀下去,灵气耗尽之后会被抓住。

    就算不被抓,继续魔化,素和的肉身也跟着完了。

    以上任何一条理由存在,她都必须回去。

    再从储物戒中抽出一柄青锋,简小楼神情专注,以斩龙剑决注入禅意之力,撑起防护罩折返。

    素和目送她飞速远离的背影几番张口,忍了忍又闭上了,经过近一年的相处,他深知这个女人和渣龙一样,都是固执的要命的类型,根本劝不动。

    还不如尽快回到飞舟上搬救兵。

    素和一面感慨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容易妥协了,一面催动芦苇升空,芦苇法宝是个好东西,轻盈似羽毛一般,不会耗损他太多意识力。

    然而他的意识力先前已被掏空,飞不过千丈,俨然操控不住,一个震荡芦苇翻了过来。

    他从半空掉落。

    只见一道光华从天际掠过,素和跌进一个不怎么温暖、却小心翼翼的怀抱中。

    救他之人是个男人,修为不得而知,包裹的很严实,斗篷下还蒙着黑色敛息纱,连下巴都给裹住了。素和忍不住抽嘴角,他以为简小楼已经包的够严实了,头发丝都不露出一条来,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但他还是可以感觉到,隔着一层黑布,那双眼睛“色眯眯”的盯着他的脸瞧。

    “色眯眯”瞧了脸,还“色眯眯”瞧他凸起的肚子。

    素和瞪过去:“哎!你谁啊你?抱够了没,还不放我下来!”

    他这一开口,抱着他的两条手臂僵硬了下,松懈之后淡定的松了手,不着痕迹的逸出一道灵气护住他的肚子。

    素和飞速下落,惊怔:“我擦!你见死不救……”

    黑纱人好整以暇的随他一起下落,速度保持的分毫不差,声音经过虚化,有些生硬,分辨不出原本的声线和语气:“你让我放你下来的。”

    “谁让你色眯眯看着我?”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色眯眯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看来你两只眼睛都不好使,不如我帮你挖了。”

    素和本想破口大骂他有病,但自己即将摔落在地,尝试使用法力也不行,连忙道:“你不是要救我吗,快救啊!”

    黑纱人负着手继续随他下落:“求人救命不该是这种态度,先喊声恩公来听听。”

    素和怒火冲头,在半空挥舞双臂,螃蟹挥螯似的去抓他,扯着嗓子骂道:“哪里来的贱渣!存心调戏老子是不是!看着老子一尸两命你很爽是不是!”

    黑纱人见他气的直扑腾,似乎轻笑了一声,身影一闪重新将他拦腰抱起,在天空划出一道弧线,落于地面。

    黑纱人没有任何犹豫的放下他,身姿笔挺的站在他左侧。

    窥探不出修为,但此人的速度令素和一阵惊,和他十八阶的父亲有一拼。

    且气度不凡,一看便是久居高位养出来的。

    素和生了几分忌惮:“你、你什么修为?”

    黑纱人道:“刚突破十八阶不久。”

    素和一阵腿软,果然是十八阶,四宿界内十八阶的修者连他父亲在内不过十六人,不是门派老祖,就是一族之王……

    连忙拱手:“前辈,晚辈冒犯了。”

    黑纱人状似漫不经心:“恩,再叫声前辈来听听。”

    素和心里骂了一句变态,表面还是毕恭毕敬地:“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再叫一声。”

    “前辈。”

    “再叫一声。”

    “前辈。”

    “再叫……”

    素和攥着拳头想打人了:“前辈是不是岁数大了,空虚寂寞冷?”

    黑纱人竟微微颔首:“是啊,历经了浮世沧桑,孤独了两万多年,许久不曾与你……与人斗嘴了,从前觉着烦、觉着不屑一顾的东西,都变得难能可贵起来。”

    惹的素和一怔。

    黑纱人笑了笑,虚音之后笑声颇为奇怪:“姑娘有孕在身,怎么独自一人,同伴呢?”

    素和本是要上飞舟寻找朝歌的,现在有此人在,忙不迭道:“前辈,我们有个朋友发了疯,我另一个朋友去阻止了……”

    他话说半茬,被黑纱人冷硬截住:“哪个方向?”

    素和一指:“那里!”

    一个罩子盖在他头上,黑纱人的身影已经消失:“留在此地,静待我归来。”

    ****

    此时,梵音界域外飞舟上。

    朝歌从打坐中睁开双眼,目光一沉,立刻起身出舱,进入时光的舱内。

    时光被关在笼子里,身上绑着缚仙绳,趴在地上睡的口水横飞。

    朝歌嫌恶的踢了一脚笼子:“醒醒。”

    踢了两三下,时光才从梦中醒来,惊坐起:“哎呀,我竟然学会睡觉了!”

    朝歌开启鸟笼禁制,拎着缚仙绳另一端:“符荼来了,我们得下界躲一躲。”

    “符荼?”时光想了下,“这具肉身的大哥?”

    “你知道?”

    “我为学做人,做女人,仔仔细细搜索过符娇的意识海,人类的文明道德,我都已经学会啦!”

    时光嘻嘻笑着,一副“我很努力上进,我不是说说而已”的模样。

    朝歌冷哼一声:“画皮难画骨,人类的道德文明,我学了一万年都只是领略个皮毛。”

    时光被他用绳子牵着走出舱门:“那是你的意识容量不够,你是低等生物,我是高级意识体,拥有高级文明,学你们低等文明当然比较容易啊。”

    朝歌懒得和她说话。

    突然顿住脚步:“糟糕,已经到了。”

    朝歌黑亮的瞳孔紧紧一缩,准备将时光兽再给锁进笼子里去,和符荼硬拼一场,他未必毫无胜算。

    时光可不愿再回笼子,泼皮一样躺在地上:“不用打,我来撵走就行了啊!”

    朝歌拖死狗一样拖着她走:“你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正好利用符荼将我压制住,你好为所欲为。”

    “我说你这条黑龙的思想可真龌蹉。”时光讽刺了一句。

    “你说我龌蹉?”朝歌真是服了。

    “我若是想要为所欲为,何须谁来帮忙?”时光嘁了一声,忽而化为无数条斑斓线条,从缚仙绳中解脱出来,扑簌簌重新凝结身体,曲指在他鼻梁一抹,“谁能绑得住时光呢,傻龙。”

    朝歌本能后躲,却完全动弹不得。

    他心中一骇,她竟可以操纵符娇肉身到这种地步:“那你为何不从鸟笼子里出来?”

    时光笑出满嘴牙来:“我的力量用一点少一点,你们对我也没有恶意,我干嘛白白浪费力量呀!”

    她抓起朝歌的胳膊,将他一扛,扔进舱内的榻上:“你装晕,不要说话。”

    此时飞舟外有人叫嚣:“朝歌,将我妹妹交出来!”

    时光挥手解开飞舟结界:“大哥,进来吧。”

    符荼和符萦有几分傻眼的进入舱中,看到时光坐在桌前喝茶,而朝歌面朝墙壁侧躺在榻。

    时光缀了口茶:“放心说话,他听不到。”

    符荼蹙起眉:“娇娇,这是怎么一回事?”

    时光好奇的看向他:“什么怎么一回事,不是让我施展美人计借种么,他先前被傲儿的星海神箭所伤,丢了半条命,我精心照顾着,任务就快完成了。”

    符萦低低道:“二姐,咱们不是要抓那个与海心血脉同源的女人么,借种这条路……”

    “对!”符荼冷厉道,“那个女人如今何处,娇娇,有别的路走,大哥也不想咱们高贵的血统被黑龙玷污。”

    “大哥,那女人肚子里是个半妖!”时光重重放下茶盏,竖着眉喝道,“我检视过,是个人胎,你告诉我怎么复制海心?!”

    符荼呆了一呆。

    符萦的神识围着符娇绕了一圈,总觉得她二姐怪怪的:“二姐,龙蛋有龙蛋复制海心的办法,人胎也有人胎的……”

    “万一失败了怎么办!”时光厉声打断她,“你付得起责任吗!”

    “我……”符萦向后一退,这一骂打消了她的疑惑。

    时光道:“大哥,为了确保海心无恙,咱们要有两手准备,如今我已经和他们混熟了,等我确定借到了种,连那个女人一并带回,你不必操心。”

    符荼欣慰:“娇娇这次还算懂事。”

    时光被夸的得意洋洋,却又听他道:“不过他都已经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了,还使什么美人计,下点药,直接睡了不就行了?”

    朝歌敛了敛眸,试图冲破身体禁制。

    时光嘻嘻笑:“他修过医道,耐药强,万一睡到一半醒来怎么办?”

    符荼一拍胸脯:“怕什么,大哥帮你按住他!”

    时光扬眉:“好主意!”

    朝歌险些吐血,

    符萦缩着头不想说话。

    符荼还真准备按住他,时光慢悠悠地道:“大哥,咱们使美人计借种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想让人知道咱们的海心出了问题。如今强上了他,岂不是露馅了?”

    “杀了就是。”

    “一次怀不上呢?”

    “绑回蓝星海囚禁起来。”

    “不怕他自杀?”

    符荼真没想到这一处,连连点头:“娇娇说的对,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吧,你有需要记得联系我,我先去找一找傲儿掉哪里去了。”

    时光点点头。

    符荼带着符萦离开飞舟。

    飞远之后,符萦回头看了飞舟一眼。

    她已经确定符娇是假的。

    不论怎样装模作样,听到傲视下落不明,目光中半点儿忧色也没有。

    要知道,她待傲视眼珠子一样疼爱。

    符萦之所以不动声色,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龙族魂魄与龙珠一体,是不可能被夺舍的,就像她灵脉堵塞之后,她母亲也曾动了许多心思,给她找了几具肉身,压根儿无法相容。

    她想知道,这个夺舍者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

    城外血流成河。

    简小楼赶到之时,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仍是怵了好一阵,地上到处是残肢断臂,血淋淋的脑袋,黑土地都给染成了黑红色。

    先前被她一剑砍出的沟壑,里面已经溢满了鲜红的血液。

    地上的尸体不只三百具,说明设伏在另个城门的季家人马也来了。这个季墨昕究竟怎么想的,明知打不过还不跑,非得证明自己有本事?

    她收回心神,感应着问情剑气追进了城。

    幸好第五清寒刚杀进城不久,简小楼远远窥见他接连斩杀几人,一个十三阶修士扛着衣衫褴褛的季墨昕拼命跑。

    看样子季墨昕受了重伤,也不知有没有瞧见第五清寒的容貌。

    “这里!”

    简小楼击出一道剑气,攻向第五清寒后背,吸引他的注意力。

    第五清寒转身一挡,斗篷帽檐仍然压着。

    简小楼松了口气,挥一剑后退数十步,重新将第五清寒引出城。

    刚出城门,禁制一松,第五清寒一跃而起追上简小楼,手中问情残剑爆出黑光,伴有炸响声,震的她耳膜剧痛。

    此战不宜久,因为城中高手就快出来了,气沉丹田举起自己的禅意剑,她深深吸气:来,再拼一次,小楼你一定可以的,以禅意压制他的魔性!

    只听“轰”的一声,简小楼旋即讶然。

    两道剑气并没有相撞,只看着第五清寒被一道青黑光晕打飞了出去,问情剑都被打脱了手。

    一招!!

    简小楼担忧第五清寒的同时,双腿止不住打颤。

    光芒从她头顶闪过,黑纱人抱起第五清寒,心念一动,问情剑飞到简小楼的面前:“收起来。”

    简小楼摸不着头脑,这前辈不像来杀他们的,连忙收好问情剑:“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黑纱人僵直着脊背,许久才缓缓转过身,隔着一道血鸿沟注视对面的简小楼。

    她裹的严实,他更严实。

    看上去就像两个行走的黑粽子。

    简小楼知道他在看她,看的她浑身不自在,抱拳:“前辈,他是……”

    “得赶紧走了,来了许多人。”

    “是。”

    先回去找素和,黑纱人带着两人冲霄而起,突破梵音界的禁制层,进入广袤星空,落在飞舟上空。

    简小楼默念口诀,开启飞舟结界:“朝歌前辈,我们回来了。

    黑纱人将昏过去的第五清寒扔在甲板上,听到“朝歌”两个字,指尖轻轻颤了颤。

    抬起眼,看到一个眉间满是温柔风情的男人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朝歌先探一眼地上的第五清寒,又戒备的打量黑纱人,“等等,他又是哪一位?”

    黑纱人与他对视一眼,直接飞出飞舟,浮在上空。

    并设下一个隔离罩,将自己隔离。

    朝歌这才道:“你说吧。”

    简小楼呼了口气:“前辈,他的诅咒发作了,简直不敢想……”

    听她将银海玉楼的事情讲诉一遍,朝歌上前蹲下,撩开第五清寒的帽檐,两指在他灵台一抹,心下一震:“魔化……”

    “我得将你们的魂魄换回来。”时光没有出舱,声音从里面飘出来,“不然素和的肉身也会被魔气侵蚀。”

    “素和……”朝歌将询问的目光投向素和,“因为你有业火,他魔化的速度才会缓慢,一旦回到他自己的肉身,魔化将立刻完成。”

    素和想说他成不成魔关自己屁事,不过一同相处久了,平时总让他去死,真看着他万劫不复,也是有些不忍心:“我怕我这肉身也拖不了多久。”

    朝歌点头:“所以得赶紧带他去找我师父,到了那里再换。”

    简小楼知道他有许多师父:“不知是哪位师父?”

    “迷途寺了愿禅师。”

    了愿禅师?

    简小楼摸了摸头,听着这法号有几分熟悉。

    哦,她师父禅灵子的师父,她太师父,好像也是这个法号。(.92txt. 就爱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不拍戏我就得回家继承亿万资产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