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素和将女变态的事情讲给简小楼听,原本是个很丢人、打死都不会说出去的童年阴影,随着被他机智化解,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得到一些赞美。[.mhtxs. ]

    太机智了。

    瞧他洋洋得意、等待被夸的神情,简小楼泼冷水:“我披着斗篷,站的又远,她窥探不到我,但绝对窥探到你了。你带着敛息纱,她瞧不清楚你的相貌,但一定分辨得出是个女人虐待了她儿子。”

    “怕什么,我娘又不认识你,没事的。”素和满不在乎,“往后再见着你,应是四千年后了,四千年前的一抹影子,她记不住的……”

    “你不懂我的意思。”简小楼打断他,“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根本没有什么女变态,那个欺负你的女变态就是你自己。”

    “嫉妒,纯粹是嫉妒。”素和挑眉道,“女变态可不只欺负了我,千叶山许多孩子都遭了殃,我还算轻的。”

    “这样么?”

    “就是这样。你当我没考虑过会弄巧成拙?”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简小楼摸下巴,现在宛如惊弓之鸟,不怕改变历史,只怕一不留神给未来的自己挖个深坑。

    释放出剑气,预备带素和折返之前落地的山峰,他们和第五清寒约好还在那里会合。

    素和“哎呀”一声:“瓶子忘记拿走了!”

    盛放灵胶虫的玻璃瓶子,被他顺手扔在了溪边,只顾着揍小素和,没来得及收回。

    简小楼问:“怎么,还是个宝物?”

    那瓶子是素和专门让第五清寒从他储物戒中扒出来的,简小楼拿在手中时好奇窥探过,稍有几分灵气,并无特别之处,性质和作用应与玉盒差不多。

    素和讪讪道:“并非什么宝物,是我稍后修习炼宝一道时,熔炼出来的第一件成品,颇有纪念意义。”

    简小楼好笑道:“为何想起来炼个瓶子?”

    “老子想炼什么就炼什么,犯得着同你解释?”

    白她一眼,素和扭头走人,准备回去把瓶子拿回来。

    他不好意思说,他小时候有个宏伟的愿望,拥有一个无底洞一样的瓶子,里头装满灵胶虫,吃一条长一条,怎么吃都吃不完。

    现在回忆起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幸好他母亲将他当做“造化”来经营,严格控制他的饮食起居,栽培他的仪表形态、气度修养,不然的话,搞不好他会成为历史上第一只胖到飞不起来的凤凰。

    ……

    两人返回小溪边时,找不着瓶子。估摸着被他母亲给当成凶器带走了。

    素和领路,两人顺着山道向林间深处走去。

    “你往前飞两千丈左右,有一株万年古榕,上面的树屋正是我家。”如今法力不济,素和怕被察觉,指着日出方向道,“你比我娘修为高得多,隐身过去瞧瞧能不能偷回来,若是已经被她扔进储物戒里了,就算了。”

    “你一人留在这里?”

    “整个山界数我娘九阶最高,我有神识火种,怕什么?”

    简小楼想想也是,足下一点跃入半空,拔出腰间宝剑,开阖周身气**,将真气灌入剑身之中,手腕一转,以素和为中心划了个弧。

    嗡嗡……

    素和周围升腾起一阵白雾,渐渐凝结成灵气罩。

    这是第五清寒的罡气剑罩,一门功法,一旦有外力触碰,罩子将会释放出飞剑,主动对施法者发起攻击。

    简小楼之前使用罡气剑罩时,完全凭借第五清寒身体的自主反应,凝结出来的只是一层气波罩子。

    历经上一次被飞星门围杀,第五清寒教授了她罡气剑罩的法门,简小楼融会贯通之后,现如今凝结的罩子外部时不时会有气剑环绕。

    “也难怪你总护着第五人渣,他一身本事,差不多都要被你学光了,怕是比禅灵子教会你的还多。”素和目露不悦,“不过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放心。”

    简小楼故作深沉地道,“不是有个女变态吗,万一那女变态还有个男同伙,组成个变态同盟,一个喜欢欺凌小男孩,一个喜欢欺凌大肚婆,那怎么办?”

    她掠空而去,嘱咐道,“素和,无论变态如何哄骗,你千万不要从罩子里出来啊,才刚挨了一顿打,长点记性!”

    素和愣了下,旋即一弯腰抓起一块石头,朝她飞远的方向猛砸:“简小楼你活腻歪了,胆敢嘲笑老子?以为我没法力就收拾不了你?信不信我打你女儿!”

    简小楼“哈哈哈”的笑声飘了回来。

    她才不怕。

    说起来,她很感动素和这一处,再怎样矫情,再怎样没分寸,始终将宝宝放在第一位。有时她甚至觉得,宝宝由她这个亲娘来孕育,也未必有他仔细谨慎。

    素和火冒三丈,巴掌高高举起,作势要拍在肚皮上:“老子真打你女儿!”

    话音刚落,肚皮突然鼓了下。

    他疼的一皱眉,宝宝踹了他一脚?

    胎动么这是?

    素和半响说不出话,惊讶,欣喜,激动,好奇,新鲜,一时间各种情绪涌上心头,他和宝宝共处于同一个身体将近九个月,半妖成长缓慢,只感受到她给他带来的各种非人折磨。

    如今被踹了一脚,好似浇灌多年的铁树终于开出了花。

    感动。

    “乖女儿,干爹开玩笑呢,哪里舍得揍你。”

    素和双手抚着肚子好言安慰,眼底含着微笑,清晰的感觉她又轻轻踢了一脚。小脚丫隔着肚皮,与他的手心短暂接触,他体会到一种难以言喻、奇妙的触感,眼底的笑意愈深。

    若说之前疼爱这个宝宝,是因为她父母的缘故,随着时间推移,感受她在腹中一日日长大,素和从心底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疼爱,不因任何人的关系。

    素和想,往后他有了自己的孩子,恐怕都不及疼爱她。

    毕竟亲身孕育一个脆弱的小生命,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估计不会再有第二次。

    ……

    简小楼按照素和的指示,寻到那株枝繁叶茂的万年古榕树。

    无数榕树须扎根入地底,连须都有两人合抱那么粗壮,更别提主树干了。她取出一张隐身符箓,捏碎,飞上树杈,施法穿透禁制进入树屋中。

    阿焉正将小素和抱在腿上搽药。

    小素和被打的惨不忍睹,肿的似个面人,瘪起小嘴儿,挂着两溜子鼻涕,使劲儿憋住哭泣。

    看得出来他很怕他娘。

    简小楼之前听素和抱怨过他娘,是个很有“上进心”的女人,人往高处走,一切都可以理解,从一只云雀攀上苍岭凤王的枝头,换了谁都得拼命抓住。

    不过她嘴巴训斥着小素和,手下搽药的动作又轻又柔,一对儿美眸雾气蒙蒙,泫然欲泣。

    知道疼儿子,简小楼对她的评价就不坏。

    看到木桌上的瓶子,简小楼缓步上前,准备趁阿焉不注意时拿走。

    阿焉给小素和上完药,将他搁在床榻,抹了把眼泪,一摊手祭出一枚骨戒:“不行,我儿子不能让人这么白白欺负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隔了一会儿,骨戒里发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没看清楚人?”

    “没有,那女人一晃而过,还带了敛息纱。

    ——“那我就没办法了。”

    “是没办法,还是不愿想办法?你主子想借我儿子,日后将势力渗透进苍岭上层,今日我儿子被那女变态给弄死了,你主子多年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你需清楚,我们与你之间是交易的关系,你能接近苍岭王,能有一子,皆是我们的功劳,好生栽培他,是你应尽的责任。”

    “你少同我扯这些,现在可由不得你们,想让我替你们做事,你们就得求着我,得让我心里痛快。”

    ——“你……”对面消音半响,“行了,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借那女变态的名头将事情闹大,既是个变态,兴许会来瞧瞧怎么一回事,自有天罗地网等着她。可她若是不上当,或者早已远离千叶山,那就真没有办法了。[.mhtxs. ]”

    “可以。”

    阿焉收了骨戒,默默坐了一会,转身温柔的抱起小素和,“还疼不疼?娘给你吹吹。”

    简小楼深深蹙眉,她听到了什么?

    素和他娘确实挺有“上进心”的,借着某个势力攀上了苍岭王,得到地位与资源,同时卖消息给那个势力,又能得一份。

    对此,素和似乎并不知情。

    简小楼悄悄偷了瓶子离开树屋,心里寻思要不要告诉素和。

    此事对素和有何影响?

    素和在苍岭从来不受重视,根本接触不到什么核心,整一个闲散人士,他娘卖出去的消息也不是重要消息,那个神秘势力想利用他都利用不到。

    而且听他娘说话的气魄,不是个肯吃亏的善茬,为自己筹谋也是再为素和筹谋。

    并无坏处。

    不过简小楼回去之后,还是一五一十告诉了素和。

    素和震惊,眼珠子瞪的快要跳出眼眶去:“可知对面是哪一方的人?”

    简小楼摇头:“不曾指名道姓。”

    “我得去查清楚,敢打我和苍岭的主意,找死!”

    “你现在怎么查,等回去吧。”简小楼劝道,“你娘也牵扯其中,搞不好还会连累到你。我觉着你心中有个谱就行了,能反利用就反利用,动手也是私下里来,不可能摆在明面上,所以稍安勿躁。”

    素和肃杀着脸:“轮到你教我做事?”

    简小楼耸了耸肩:“我也是提议而已,爱听不听。”

    两人一路说着话回到与第五清寒约定之处,第五清寒还没回来。素和不停揣测与他娘交易的是哪一方势力,简小楼仔细听着,苍岭的仇人真不少,大都是利益纠葛引起的。

    “你听我说这些不觉得烦?”

    “烦什么,多有意思。”

    “真是纳了闷了,渣龙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世俗的女人?”

    简小楼脸一黑:“闭上你的鸟嘴吧,你还能比我好去哪里?”

    最讨厌别人说她世俗,但她就是特别世俗。

    这一世生来在个小家族中,东仙又是个等级森严的世界,她当初为了查她大哥的死因,为了给家族长脸,一心向上爬,做梦都想考进天意盟。

    甚至还一度想要嫁给战天翔,去抱战家的大腿。

    世道如此,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见过夜游以后,简小楼终于发现自己身上人间烟火味忒浓了点。

    莫看夜游曾经四处抢劫,不求上进,又渣又贱,他心底才是真正的阳春白雪,恣意、随性,逍遥,一点儿烟火都不沾。哪怕现在渐渐适应这个世界,心有城府,无论是杀敖青取资格,还是火球内钻规则漏洞,他看待一切规矩统统都是蔑视的态度。

    说白了,夜游骨子里极其清高。

    简小楼虽然常常教训他,心底却最喜欢他的清高,因为这是她没有的东西。

    只是有时她又很纠结,总觉得往后宝宝的奶粉钱都没着落。

    “第五人渣怎么回事?”

    坐在山峰上等了两个时辰见不着人,素和不耐烦了,同时又很担心,“咱们进城找找他,莫要出了什么事情。”

    在星空飞了太久,好不容易脚踏实地,简小楼正沐浴着落日余晖打坐,不想动弹:“以第五前辈的阅历能出什么事,杞人忧天。我要采购的杂物太多,他也是让人伺候惯了的,买齐需要一番功夫。”

    素和哪里担心他的安全:“我是怕他不小心碰上谁家姑娘,起了色心啊!”

    简小楼蹙了蹙眉:“尹霏霏的事情刚过,我瞧他的样子,尚未从打击中缓过来,不至于吧?”

    素和反诘:“你最了解问情剑,你问我?”

    简小楼敛目,还真说不准,除非他散功,问情剑气在身一天,他都难以自持,于是收回真气起身,“那去找找他吧。”

    *****

    夜幕无星,皓月高悬。

    简小楼走进城中时,微微有些惊讶。

    四级界内的一座小城,大多是些凡人和低阶修士,在简小楼的预想中,应该就是普普通通一座城而已。

    但一进城门,她就被颠覆了认知。

    这座城四四方方,琼楼玉宇,飞鸾走凤,有一条河流如玉带,蜿蜒着穿城而过,无数拱桥临清流之上,百步一景,都不带重样的。

    飞檐角下,随处可见的红色宫灯随风轻摇,整座城都被一层朦胧的红光所笼罩。仔细嗅一嗅,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诱人的香甜气息。

    简小楼啧啧叹了叹:“仙境一样。”

    “诸如这样的城在南宿和东宿多如牛毛。”素和鄙视她没见识,“就是个专供男人女人玩乐的地方,还仙境。”

    她一怔:“妓院很多?”

    九个月来作息养成,夜深就困,素和打了个哈欠:“很多,都在四级界。连四宿第一商会的‘银海玉楼’也在这里有产业。”

    简小楼呵呵:“星域世界有妓院不稀奇,如此大量还形成产业我也是长见识了。当然,男人要应酬,还得解决生理需求,理解。”

    见她快要露出一副“你们男人真龌龊”的嘴脸,素和冷兮兮指着一排楼:“喏,那里全是男|妓,人族妖族各占一半,威猛阳刚的,油头粉面的,满腹经纶的,连妩媚妖娆的九尾狐狸精都有,你要不要再多长长见识?”

    简小楼瞬间转了脸色,跃跃欲试:“贵吗?”

    “赶紧找人吧!”素和咬了咬牙,“哪那么多废话!”

    “找人找人。”简小楼讪讪一笑,“不过你既然知道这里的情况,还敢让第五前辈来。”

    “第五人渣眼界高的很,这里的女人他瞧不上。”

    “也对。”

    ……

    两人绕着城走了半圈,最终寻到第五清寒石雕一样站在一处廊下,身姿笔挺,目光直视对面一座门楼牌坊。

    简小楼瞧一眼,“银海玉楼”,才刚听素和提过。

    她吸口气:“素和,看来你估计错误。”

    素和绷着脸快步上前,扬臂在他背上一拍:“你是不是饥不择食了?!这里的女……”

    第五清寒一句话堵住:“我瞧见青苒姑娘进去了。”

    素和发了下呆:“我大嫂?”

    “是的。”

    第五清寒的目光始终没有移开门楼,“不只你大嫂,还有几个我眼熟之人。素和,我听闻银海玉楼一直都有地下买卖,是不是真的?”

    素和拧起眉头思索:“什么宝物,连我一贯与世无争的大嫂都引来了?”随后目光一冷,“不是让你离我大嫂远一些,你盯着她做甚?!”

    第五清寒摇头:“我不是盯着你大嫂,我遇到了一个令我心动的女人,尾随来此地,顺便看见了你大嫂。”

    “前辈……”简小楼欲言又止,好了伤疤忘记疼,速度也太快了吧。

    “我很想知道,我身上的咒印究竟是什么。”第五清寒瞳孔幽深,“这段日子试验了许多猜想,始终没有结果,寻思着应该还是在女人身上,然而此番动心,亦无不妥……我想再靠近一些,感受我的神魂会出现何种变化。”

    可他心中生出畏惧,迟迟不敢动作。

    素和幸灾乐祸:“我估摸着你八成是硬不起来了。”

    第五清寒垂了下眼:“这是你的肉身。”

    素和噎了噎,摆摆手笑道:“没事,神魂诅咒不会渗透肉身,待老子回去,又能硬起来了。”

    第五清寒饱含深意的看他一眼:“活了四千多岁,连元阳都还在,你硬起来莫非就是为了观察它怎样软下去?”

    素和又呆了下,不住的颤唇,直想转个身抽出简小楼腰间宝剑捅死他!

    简小楼强忍住笑,第五清寒的嘴巴有时也真够毒。

    忍了好一会,素和寒着脸道:“光杵在外面有个鸟用?既然存了探究的心思,咱们不妨进去一趟,也顺便寻个机会,令我大嫂断了对你的念想!”

    说完径直入了楼。

    第五清寒犹豫着抬了抬步子,又放下,尔后目光一沉,压了压连帽斗篷的帽檐:“早晚是得知道的,简姑娘,陪我走一趟吧,若我举止有何异常,请你帮我一把。”

    简小楼应了声是,也压低自己的帽檐。

    ——进门是个露天的池塘,池塘正中有朵粉色巨莲,十几名漂亮的舞姬在莲上舒广袖,抛媚眼,勾魂摄魄。

    瞧见两男一女都裹得严严实实,女掌柜见怪不怪的上前迎客,笑吟吟地道:“三位想玩儿什么?”

    素和压低声音:“买东西。”

    女掌柜伸出手来:“邀请函。”

    素和使了个眼色给第五清寒。

    第五清寒懵怔了下,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令牌。

    女掌柜一见令牌,立时一副了悟的表情。

    她召来一位女童:“带三位贵客‘下去’。”

    “下去”的路上,素和解释给简小楼听:“银海玉楼的地下买卖,专卖一些无法在世面流通的宝物,,卖什么由买主决定。买主想买什么,来此登记,交付定金,至少凑够两个人出价购买同一件宝物,他们才会动用力量找寻此宝。找到之后,给交付过定金的买主发送邀请函,择个日子竞拍。”

    “若是两人约好一起压价怎么办?”

    “不怕,他们还会邀请一些,他们认为会对此宝感兴趣的金主。”

    “什么宝物都能找来?”

    “那不可能。但银海玉楼是四宿第一商会的产业,第一商会你知道是谁家的么?

    “恩?”

    “季氏一族,他们这一代的嫡系长孙你认识,离火宫云竹子。云竹子自幼拜入离火宫,他的目标是离火宫宫主之位,至于商会的生意,一直由他弟弟季墨昕打理。”

    肤白腿长腰好的小竹子,原来还是个土豪啊。

    简小楼想起之前在火球内调戏他的事情,低低笑了一声。

    ……

    下到底层大殿。

    三人一进殿门,立时引来数十道神识打探。

    内殿是圆环形状的,中间空出一处场地,是为了展示物品。环形圈内被分隔出五十个**的房间,只有一张圆桌和几把椅子,统一没有房门,被一挂**白色的珠帘取代。

    珠帘有隔绝灵气的作用,且是单向的。

    帘外人无法向内窥探,屋内人却毫无限制。

    买家自由选择是挑开帘子显露本尊,还是放下帘子隐藏身份。

    在一挂珠帘背后,素峦指着刚入殿的第五清寒:“大哥,我说的人就是他,裹这么严实我都能嗅出他的味道,绝对是咱们同族……”

    说了半天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素峦一扭头,素因披着连帽黑斗篷,端正坐着圆桌后面,双手捧着一杯热茶,一对微微上挑的凤眸透过帘子,痴呆呆看向正对面的房间。

    那间房的帘子是挑开的,里面坐着青苒。

    素峦翻了个白眼,继续嗑他的瓜子。

    女童将简小楼三人往素因这边带,素和一看情况不太对立马止步:“帘子后面有人吧?”

    女童嘻嘻笑道:“是与贵客您一路的呀。”

    素和心里打了个突,他出示的是苍岭令牌,里面搞不好是他的族人:“我不愿与他们一道,有没有别的空房?”

    女童一滞:“没了,今日卖的东西多,五十房都满了。”

    素和正不知所措,听见青苒的声音:“过来与我一起吧?”

    都特么裹成这样了还能认出来,素和恶狠狠的瞪了第五清寒一眼,心思稍转:“走,去她那里。”

    三人在青苒房里落了座。

    被素和死死盯住,第五清寒不敢和她说话。

    简小楼打招呼:“姑娘从混元星岛回来了,我们有些急事走得早,不知易宝大会召开的如何?”

    青苒微微笑道:“说是剑已拔出,让众人散了,惹了一通众怒。”

    估计是丢不起这人,瞒了下来。简小楼心里想着,传音给第五清寒:“前辈,您可寻见那位让您心动的女子了?”

    “寻见了。”

    “哪里?”

    “她走过来了。”

    简小楼正诧异,一声娇笑入耳:“青苒姐姐,你还真的来了。”

    涂着蔻丹的指甲撩开一小缕帘子,露出一张娇艳的美人脸,人族,十二阶修为,一看就是第五清寒喜欢的类型,“那颗内丹,你还真打算与我抢啊。”

    青苒见着此女,淡然的脸色隐隐压着怒色:“原本就是我哥哥的遗物,自然要取回。”

    那美人笑道:“你哥哥可是说过,他愿意将他的一切都给我啊。”

    青苒咬唇:“谢三小姐,请你走开。”

    听见“谢三小姐”四个字,素和蹙眉:“人渣,你看上谢紫姗了?”

    第五清寒不语,专注的盯着她看。

    他的心“噗通噗通”,比往常动心时,似乎跳的更剧烈。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感觉。

    可能凤凰的心脏原本就跳的更快一些?

    简小楼传音询问素和:“这谢姑娘是谁?”

    素和冷笑道:“谢家是南宿三大家族之一,一直排挤我们羽族,私下里争斗不少。我大嫂的哥哥曾被这个女人勾引,迷得颠三倒四,唆使他去天残星夺取什么东西,兵不血刃将他害死了……怪不得我大嫂要来,原来是找着了他的内丹,这女人真毒,竟打算抢回去炫耀!”

    简小楼同仇敌忾,也开始看谢紫姗不顺眼:“原来第五前辈看人只看脸。”

    素和撑开十指捂住肚子,好像捂住之后宝宝就听不见他说什么了:“哼!贱人自有天收,她后来也死的够惨,心都被人给剖出来喂狗了!”

    简小楼打了个颤。

    竞拍即将开始,谢紫姗挑衅完施施然转身。

    眼尾扫过第五清寒时,故意停顿了下,从她一出现,这个男人的目光就一直凝在她身上,视线像是带了火,看哪都要烧起来,好奇怪的感觉。

    谢紫姗走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仆从们慌忙伺候。

    竞拍开始了。

    中央空地浮起一座小高台,高台上平放一个托盘,里面盛着一颗青绿色的珠子。

    青苒一见那颗珠子,深深吸了几口气,勉强不让自己掉下眼泪。

    负责竞拍的女掌柜笑道:“此物只收八棱星晶,底价五百,每次一百起拍。”

    殿中顿时一阵抽气声。

    星晶为星域世界货币单位,以棱角分品质,三至六棱常见,七至十棱极品。

    并且七棱以上禁止流通,只有掌握矿脉才可拿到原石。

    张口五百块八棱星晶,买颗十一阶的凤凰内丹都绰绰有余。

    根本无人出价。

    谢紫姗和青苒也都是一副懵怔脸。

    谢紫姗一拍桌子,气的粉面涨红:“这内丹只我和青苒那贱人会争,出这么高的价你们是不是有病!”

    女掌柜眯着眼笑而不语。

    ……

    帘子后,素因瞪一眼素峦:“你装什么神秘,不早告诉我,我一块儿八棱星晶也没带。”

    不是有储物戒就把所有家当全带身上的。

    储物戒可以缩小物品,但物品仍有几分重量,大量星晶缩小后重量仍旧可观,且棱角越多星晶越重。

    素峦拔下储物戒,往桌上一推:“说了要给你个惊喜,提前告诉算哪门子惊喜,我早和掌柜说好了,她才出这个价钱,即是给他们的赏钱,也凸显此物来之不易,你只管拍来送给青苒,保证让你抱得美人归。”

    素因取过手中,有点小感动:“万一真有人拦呢?”

    素峦得意道:“我五百年前抢了个大矿,至如今足足赚了五千八棱星晶,谁是我的对手?”

    “大哥记你一份情。”

    素因以灵气击了一下上方的罩子,有只带驼铃的小鹿哒哒哒的跑了过来,背上背着一个空竹篮子。

    素因取出五百八棱星晶,扔进篮子里去。

    ……

    看着小鹿哒哒哒欢快的跑回场中,又听一阵抽气声。

    大家的反应是一样的,肯定是为了追女人,不然不会有这种傻逼。

    不知是追青苒,还是谢紫姗。

    简小楼疑惑不已,她以为的竞拍只是喊个价钱。原来不是,只要出价,就得真金白银的交上去,而且拍不到一毛也不会退回。

    真黑啊!

    素和嘱咐第五清寒:“你拿我的钱去竞拍。”

    第五清寒微愣片刻,明白他的意思:“你有多少八棱?

    素和反问:“我的储物戒不是在你手上,你没看过?”

    第五清寒摇摇头,神识入内看了看,两万多八棱星晶。

    “我先用我自己的,不够再拿你的。”第五清寒说完看向青苒,帽檐将脸挡完了,唯有声音醇似酒,“青苒姑娘一定很想要这颗内丹吧,毕竟是亲人的……”

    青苒微微怔,沉默不语。

    第五清寒伸手击了一下上方的罩子,偏头对简小楼道:“拿钱。”

    简小楼取出六百八棱星晶,颤巍巍的扔进篮子里去,

    对面又加了两百,她也加两百。

    对面加五百,她也加五百。

    对面加一千,她同样加一千。

    ……

    青苒忍不住道:“公子,莫要再破费了,不值得。”

    第五清寒看一眼对面,帽檐下的唇角微微勾起:“只要我的女人喜欢,即使倾我所有买根针回来,我也觉得值得。”

    尔后吩咐小厮一样,气派十足使唤简小楼道:“出一万。”

    满堂震惊。

    谢紫姗尖长的指甲已快要将桌面给抓烂了。

    这个贱人哪里来的好运气,傍上素因还不够,又来一个!

    殿中人纷纷揣测他的身份。

    随随便便一万多八棱星晶出手,绝对不是一般人。

    小鹿在面前不断摇着短短的尾巴,脖子上的银色铃铛叮叮咚咚。

    简小楼浑身抽搐,快要心肌梗死了。

    虽不是她的钱,但从她手中出去,肉疼啊!

    “给啊。”第五清寒传音,“此次出门没带多少钱,但一直也没怎样花销,八棱星晶理应还有三万多吧?”

    “前辈,咱一点点出钱不行吗,对面不一定跟得上,这一大把钱可都打水漂了啊。”

    “一次砸的多,水花才溅的大。”

    套路啊,都是套路!

    什么走心走肾,走的全是钱!

    简小楼砸吧砸吧嘴,半开玩笑地道:“我发现我被夜游骗上手骗的太容易了,那条穷龙什么东西都没给过我。”

    第五清寒认真道:“怎么会,他给了你一个宝宝。”

    简小楼差点吐血。她认命的从储物戒里取出一个大星晶袋,恰好一万整,扔进小鹿篮子里,哪怕经过灵袋缩小,重量激增下小鹿仍然摔趴在地。

    ……

    帘子后,素因的表情恨不得将素峦给吃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早告诉他此事,他自有办法将内丹弄到手,完全不必多此一举。

    非得拍,他带钱来就是了。

    一万两万的八棱星晶他又不是花不起。

    素峦被他大哥瞪的心虚,偷鸡不成蚀把米,愤恨地看着第五清寒三人:“他们究竟哪里冒出来的!”

    素因冷冷睨去对面:“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如此打我的脸!”

    ……

    女掌柜虽和素峦谈妥了的,但有人横插一杠子,拿钱砸的她晕晕乎乎,也怨不得她不守信用:“这位公子,内丹是你的了。”

    第五清寒起身走去场中央,女掌柜将内丹放进一枚玉盒中,递给他。

    第五清寒接了玉盒之后,却没有往回走,信步走向谢紫姗。

    一众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包括青苒。

    谢紫姗冷笑:“怎么,替那个贱人过来炫耀?”

    第五清寒平举手臂,掌心一翻:“送你。”

    除了简小楼和素和之外,又引发满场惊讶,这是在唱哪一出?

    素和侧了侧目,余光瞥见青苒脸上的血色逐渐被抽空,他松了口气。即使第五清寒已经在她心中生了根,历史改变不了,打击一下,总让她余生不那么惦念了吧。

    谢紫姗失神片刻,挑挑眉伸手接了过来:“为何要送我?”

    第五清寒向前走了一步,心跳声开始剧烈:“你想要,不是么?”

    无法否认,谢紫姗的内心在此刻得到极大的满足感,抿起嘴儿道:“我想要的东西多了。”

    说着,她以一种极为勾人的眼神看向第五清寒。

    即使他的大半张脸都被斗篷遮住,谢紫姗仍旧可以感受到他目光的温度,很独特,说不上哪里独特,总之就是与众不同。

    谢紫姗伸手绕过他耳边,将他背后的珠帘给挑了下来。

    原本她很享受青苒那贱人投过来的目光,现在却又不想让她看。

    “噗通噗通噗通……”

    嗅到她手臂带来的香味,第五清寒指尖颤抖,这心跳声不是从心脏发出来的,是从意识海里发出来的?

    怎么回事,他的意识开始出现混乱,控制不住嘴巴一样:“你不要这样看我,我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

    “忍不住想要你的心……”

    谢紫姗觉得有趣极了,朱唇微弯:“没人拦着你,来要啊……”

    下一刻,她的笑容急剧收了回来,露出震惊的神色!

    房间内两名垂首侍奉的仆人嗅到血腥味,一抬头,吓的失声尖叫起来,从侧角冲出帘子,就往殿外跑去:“少主!少主!出事了!!”

    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时,简小楼只稍一愣,心中骇然大惊。

    拔步冲到谢紫姗的房间内,只见谢紫姗倒在地上,胸口破了个大洞,第五清寒愣愣站在尸体前,手中抓着一颗尚在跳动的心脏。

    简小楼眼皮儿重重一跳:“前辈?!”

    见他没有反应,她拉开他的帽檐,一团团黑气冲顶,双颊布满黑斑,连素和原本的红眼珠都变成了一整颗不见眼白的诡异黑球。

    “发生什么事情了?”

    素和后脚进来,瞧见他手里的心脏,刺激的差点儿晕过去,赶紧捂住肚皮背过身,“乖宝宝你什么都没看到,幻觉,都是幻觉……”

    “是魔气。”

    简小楼忍下惶乱,准备以业火压制,却被素和厉声打断,“别再随意浪费力量,现在不是控制他的时候,做好准备,咱们得杀出去逃命了!”(.92txt. 就爱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