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徒儿。(.mhtxs. )”

    简小楼正跑神的功夫,禅灵子拂袖扫开隔音结界。

    她应道:“师父。”

    一枯道君询问:“稍后单独随贫道去一趟疯魔岛,你害怕么?”

    “去疯魔岛?”简小楼微愣,一句“当然怕啊”险些脱口而出。然而一枯道君面前,不能这么怂蛋给师父丢脸。绷了绷脊背,她道,“晚辈不怕。”

    嘶,舌头疼。

    “怕的话可以直说,不妨事。”

    禅灵子蹙了蹙眉,他同一枯道君僵持不下,人家仗义相助,他不好太强硬。于是决定询问她的意愿。毕竟他这徒弟向来没脸没皮,直说害怕不愿意去一枯道君总不好再坚持。

    至于丢人什么的,在禅灵子的世界里没有这个概念。

    奈何简小楼和他的脑回路完全不搭边。

    她脑筋转的飞快,心想这该不会是试探和考验吧?

    心领神会,简小楼此刻犹如半边莲附体,双手合十念了声佛,目光朗朗:“为救苍生于水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弟子何惧之有?”

    “……”禅灵子懵了。

    “不错不错,不愧是红莲佛宝选中的继承者。”一枯道君捋着长须又夸赞一句,看向简小楼的目光明显温和了许多,“那就随贫道走一趟吧。”

    言罢不给禅灵子反应的时间,手中浮尘一甩,裹着简小楼掠空而起。

    还真去啊?!

    简小楼悚了一悚,一眨眼的功夫,已被带出千里远。

    从南灵洲海岸线,沿着乱魔海一路飞到疯魔岛。

    不知是一枯道君速度快,还是两地直线距离短,竟不到十天便已抵达。

    简小楼坐在葫芦上,远远看到一座座的浮空岛。

    这些浮空岛呈圆环状分布,距离海平线约有五十丈高,正中一座巨岛,外围十二座稍小一些的大岛环绕,再外一圈则是数不清浮空小岛。粗略估算一下,恐怕得有五六千个。

    最为奇特的是,经过简小楼仔细观察,除却正中那座宛如太阳一般的巨岛,所有浮空岛并非固定不动的,它们全都围着中心巨岛在做缓慢移动。

    十二大岛移动的速度极慢,小岛群则相对要稍稍快上一些。

    “咱们即将登陆疯魔岛,你可受得住这些魔气?”一枯道君回头问。

    “晚辈还好。”

    有红莲在,她其实感觉不到魔气存在,但也不能将话说的太满了。

    一枯道君点点头,浮尘一甩,葫芦加速前行,冲破疯魔岛的壁垒禁制,落在中央巨岛上,对睁大眼睛惶惶然看着他的魔人守卫道:“北仙天道宗一枯,携南灵迦叶寺禅灵子座下大弟子简小楼,前来拜见魔圣天尊。”

    简小楼囧了个囧,站在他背后双腿直哆嗦。

    守卫立刻去报。

    “圣尊人在何处?”

    “海底死牢。”

    ——御天娇正盘膝坐在死牢内,在她面前摆放着一副棋盘。

    执黑子的是她,执白子的也是她。

    “楚封尘,本尊已经一桩桩一件件的讲给你听,你仍是不肯相信本尊是你师姐?”她侧了侧目,看向水笼里的男人。

    “世人皆知,我楚封尘才是第一剑宗大师兄。即便师父曾经收你为徒,你也不过是个野徒弟!”被四条锁链捆住手脚,楚封尘沉在充斥着魔气的水笼内,原本古铜色的皮肤被泡的有些发白。

    他的心情极度不美妙。

    原本好端端待在迦叶寺养伤,却被人引走抓来此地。一天到晚面对这个疯女人,说一些莫名其妙的疯话。

    御天娇冷笑道:“你还真以为规元是个什么好东西?”

    “你再骂一句试试?!”

    “他收弟子只为寻找认同感,只为传承他的道统证明他是对的,从不在乎自己徒弟心中究竟是怎样想的!”

    “收徒弟不为传承道统,收来陪吃□□不成?”楚封尘同样冷着脸,周围都是水,一张嘴咕嘟咕嘟冒泡泡,只能通过传音,“作为弟子不传承师父的道统,心中另有其他想法,那还拜师作甚?”

    啪一声砸了棋子,御天娇怒道:“你傻子不成,难道没有一丁点自己的想法?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就从不曾怀疑过?难怪他要收你们这群傻子为徒,是想证明本尊还不如一群傻子吗?!”

    “师父时常说,人傻不自知,看谁都是傻子,果然如此。”楚封尘有些同情的觑她一眼,这女人既疯又傻,怪不得师父将她逐出师门。

    御天娇额角青筋跳的乱七八糟:“还真是人傻不自知!”

    楚封尘点点头:“你现在知道也还不晚。”

    “你……!”

    御天娇快要气出内伤!

    自从抓了楚封尘,她先后派来十几名能言会道的魔典教导者,希望在楚封尘心中种下魔种。结果一个个全都被他气的直吐血,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宁肯被自己打死也不愿再来同这东仙第一疯说教。

    没办法才亲自上阵。

    她真不信,她连区区一个金丹都对付不了。

    这颗魔种一定要种进他心里去,她要看着他成魔,彻底摧毁规元的信念!

    说规元死了?

    她连一个字都不信。

    魔风匆匆走来禀告:“圣尊,天道宗一枯道君来了,还有迦叶寺红莲继承人。”

    “他们来做什么?”御天娇黛眉微蹙,交代一声,“看好他。”

    转身出了海底死牢。

    简小楼跟在一枯道君身后进了圣魔殿。

    站在殿中等待传说中的魔圣天尊。

    约莫等了小半个时辰,御天娇才从殿外走了进来,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径自走去宝座坐下:“一枯前辈,您果然是艺高人胆大,是仗着您已化神,还是您背后的葫芦,丝毫不将我疯魔岛放在眼里?”

    简小楼暗自打量她。(.mhtxs. )

    她的脑补终于靠谱了一回。

    果然是经典御姐款,苗条细腰大高个,一身黑色兽皮衣袍将曲线勾勒的恰到好处。

    一枯道君捋须笑道:“圣尊如今真是越来越有乃祖父之风范了。”

    御天娇呵呵一笑:“还得多谢当年前辈手下留情,留我这孤女一条小命。”

    “贫道当年并未手下留情。”一枯道君错过此事,直切主题,“贫道此番前来,是同圣尊商量忘羽森林浊气外泄一事,魔小葫现世,圣尊想必已经做好抢夺的准备了吧。”

    御天娇不说话。

    她的目光锁在了简小楼身上,透着一股子森然冷意。

    有一枯道君在前面顶着,简小楼挺直了腰板,淡然处之,一副宠辱不惊。

    心中却在忧虑:这样下去她会不会变成女版半边莲

    “圣尊想要抢夺,前提条件是得先散去浊气,因此贫道同禅剑佛尊商讨过,决定以七星逆轮阵,在封山阵内劈开一处虚空界域,送五名金丹以下的弟子入内。”

    “七星逆轮阵?”喃喃自语,御天娇道,“此阵非同小可,需要五名化神修士,所以前辈是来邀本尊加入?”

    “正是。”

    “本尊为何要为你们出力?等送人进去,你们将魔小葫和法宝一并收了,我们还抢什么?”

    “这五名弟子中,你魔族可以出两人。不得超过金丹,否则我们的法阵无法负荷。而且神魂力必须够强,虽然大半的浊气将会反噬在我们身上,可藏宝地内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简小楼听的直皱眉。

    这等于是把大战争浓缩为小战争,只让这五人去抢。

    还是条件非常恶劣的情况下。

    对于浊气,魔人的耐受是最强的,因此魔人出两个比较公平。

    而且简小楼觉得,剩下三个人选中肯定得算上自己一个,并不是红莲压制浊气,而是红莲压制魔人。

    她能想到的,御天娇自然也想到了。

    她看向简小楼:“小禅师,听闻红莲佛宝在你手中?”

    简小楼点头:“是。”

    “本尊欲要一观,可敢?”

    “自然。”

    有什么不敢的?

    莲灯与自己神魂一体,又抢不走。

    简小楼自灵台一抽,莲灯入手。

    殿中侍女们纷纷倒吸冷气,抱着臂瑟瑟发抖。

    御天娇却有些想笑,她与莲灯打了几千年交道,何时见过这般微弱的内焰。

    什么红莲选中的继承者,怎么感觉这莲灯到了她手中算是废了?

    于是御天娇接受一枯道君的建议。

    约定好日子,一枯道君带着简小楼离开疯魔岛。

    前脚刚走,后脚魔风冲进魔圣殿:“圣尊!楚封尘被人救走了!”

    “海底死牢遍布法阵,机关重重,怎么可能?!”

    “法阵全破,机关失灵,无声无息。真难想象来人是个什么境界……”

    御天娇微微一怔,旋即冷笑:“是昊天眼。”

    “昊天眼?”

    “师父,您现身的是不是太早了些,看来,您当真很疼爱他啊……”

    ****

    东南海域,无名小岛上。

    黑衣修士半躺在藤椅上晒太阳,斗篷帽檐遮住大半张脸。

    只露出嘴巴,也不知在晒什么。

    满脸哀怨的妙妙蹲在他脚边,将剥好的葡萄一颗颗送去他口中,丝毫不敢怠慢,否则他手里那柄一尺长的戒尺就会变长两三丈将厉剑昭拍飞出去。

    如今除了裤裆里那块肉,厉剑昭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是肿的。

    这黑衣修士终日闲着无聊,花样百出的虐待他。

    挨打都是小事,扒光了挂在鱼钩上用他去钓鲨鱼才是最惨无人道。

    “开始。”

    黑衣修士指了指厉剑昭对面的一个青衫儒修。

    是他抓来给厉剑昭当陪练的。

    “前、前辈……”那金丹初境的青衫儒修战战兢兢,“晚辈可以出几分力?”

    “全力。”黑衣修士吐出几颗葡萄籽。

    青衫儒修定了定神,祭出自己的朱笔:“这位师弟,请多指教。”

    说着朱笔在胸前一划,抑扬顿挫的念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狂风倏忽而起,如风龙向厉剑昭席卷而去。厉剑昭驱动体内的浩然正气去挡,奈何早就被那黑衣修士给锁上了,一瞬被风龙击飞出去。

    “不!这不公平!”

    他就指望浩然正气,如今正气被锁,拿什么同一名金丹儒修斗法!

    青衫儒修道:“这位师弟,我们儒修以文气入道,文以载道,你体内的浩然正气极为厉害,但你若无文气作为基石,便是无根浮萍,无法在儒道上行走太远。”

    “谁他妈要修儒道了!”厉剑昭从地上爬起来,呸呸吐出几口血水,“小爷愿意走多远就走多远,关你这穷酸书生鸟事!”

    青衫儒修面色讪讪。

    “浑小子,我看你就是欠收拾。”就听黑衣修士冷笑一声,黑影一闪已经瞬移去他身边,没有使用丝毫法力,劈里啪啦将厉剑昭暴揍一顿。

    这招“手撕厉剑昭”他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

    “恩公!”妙妙嘤嘤嘤哭着就要扑上去,却无法动弹。

    “前辈,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青衫修士牙槽骨霍霍的疼。

    这特么也太凶残了,打人如打狗,有这么教徒弟的么?

    厉剑昭被打趴在地,黑衣修士一脚踩在他的左脸上,极尽羞辱:“走不远的下场,便是如此遭人欺凌,谁都能踩你两脚,明白不明白!”

    “明白了明白了!”这段日子以来,厉剑昭恶人自有恶人磨,早就怕了这个比他还狠还毒的人,一直都处于认怂的状态。

    只在心中暗暗发了狠誓,不是要栽培他么,那就来吧!

    日后待他有能力时,一定连本带利全讨回来!

    收了脚,黑衣修士一瞬又回到藤椅上躺着:“继续。”

    厉剑昭再次从地上爬起来,一路挨打被虐待,他这一身骨头早就成了钢条:“文气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儒修忙道:“天地间存在诸多灵气,文气因才而凝结……”

    “你说的太复杂。”黑衣修士截断他的话,“简单而言就是诗词歌赋,肚子里的墨水越多文气越足,你师父任卿是位饱学之士,浩然正气亦是在文气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你无须凝结文气,只需掌握即可。”

    “你说的简单,怎样掌握?”

    “初期时,儒修斗法时需要吟诗,类似于道家法诀,佛家经文。形式花哨的令人作呕,但却是儒道基本功。待你修至元婴以上时,便可直接驭气,不必再被招式所累。”

    黑衣修士指着儒修道,“你示范一下。”

    儒修忙不迭催动文气,舒展长袖,笔尖轻轻在头顶一划,低吟道:“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随他话音落下,只见上空云卷雾起,风猎雪急。

    “懂了没。”

    “似乎懂了。”

    “那好,继续。”

    儒修会意,指尖一动,那些风霜雨雪立刻向厉剑昭砸了过去。

    厉剑昭也祭出一杆朱笔,脑海中拼命想诗句。

    什么诗句?

    怎么一片空白?

    他之前明明有被逼着背过一篇啊!

    攻击近在眼前,厉剑昭脑袋一热大笔一挥:“x你大爷!”

    咻咻……!

    笔尖竟真凝结出一个一丈宽的“x”飞了出去!

    “哇哈哈哈!”厉剑昭大笑,“小爷可真是个天才,无师自通啊!”

    “厉害厉害!”妙妙巴掌拍的啪啪作响,“恩公太厉害啦!”

    头顶巨“x”,那儒修脸上一个大写的懵逼。

    “噗……咳咳咳咳。”

    黑衣修士一颗葡萄滚下喉咙,咳了好一会才吐了出来。

    捂了捂头,起身进了山洞。

    再待下去一定会忍不住撕碎了厉剑昭,不行,他得平息一下。

    他从东面洞口入内,西面洞口出去:“小雪。”

    一头威风凛凛、通身雪白的豹子从土坑里跃了上来,走到他脚边,伸出前爪捞了他一下,脑袋伏低撅起屁股:“喵呜……”

    “前辈,您究竟想做什么?”

    土坑里传出战天翔压抑且愤怒的声音,这土坑埋着一个精铁笼子,他已经被关在笼子里许久,不知为何,每日午时三刻都有数道雷电劈下来,尽数被这铁笼子吸收。

    虽然劈不到他,但这笼子每一寸都嘶嘶泛着电弧。

    雷电之息折磨的他十分痛苦。

    “废物,一丁点儿苦楚都忍受不得。”神识在战天翔身上探过,黑衣修士道,“战家怎么出了你这个没种的东西。”

    “前辈莫要太过分!”

    “怎么,你这孙子窝囊,还不许爷爷我说了?”

    战天翔是真恼了,气红了脸:“前辈为何总是随意辱骂于我?!”

    “我辱骂你?”

    黑衣修士微微笑了笑,缓缓放下他的帽檐,露出庐山真面目。这张脸同战天翔六分相似,只是棱角更加分明,显得凌厉且成熟。再加上发色灰白,随意披散着,平添几分沧桑。

    战天翔整个人傻在那里:“祖、祖父?!”

    战英雄单膝一屈半蹲在坑边,眼神带着一丝促狭:“小子,我骂你‘孙子’还骂不得了?”

    “祖父骂得。”气恼的情绪烟消云散,战天翔惊讶过后,老老实实在坑里行大礼,“孙儿拜见祖父。”

    “出来吧。”战英雄站起身,手指一捻,笼门打开,“这聚雷地的雷力对你已经没有影响了,经脉只能打通四成,日后勤快些多多打坐运气,可恢复个八成左右。”

    战天翔飞了上去,尝试运气,灵脉果然通畅不少,汗颜道:“原来祖父是为孙儿通顺经脉,孙儿误会了。”

    小雪乖巧的蹲在地上,不时拿脑袋去噌战英雄的小腿。

    战英雄只背着手,直直望着战天翔的眼睛:“你为何没有天魂,还满身妖气?”

    “天魂是出生时就没有的,而妖气则是因为母亲曾被魔蛟夺舍……”

    战天翔解释一遍。

    犹豫了下,连地魂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当然,瞒过他母亲那一茬。

    “我久不回族中,竟出了这等事。”

    听上去似乎有些蹊跷,而且这是蛟的血味么,怎么像是比蛟更高等级的存在。可这孩子并无被人夺舍的迹象,身体与魂魄是完整一体的。

    战英雄沉眸深思,月光透过树隙落在他的脸上,越发显的深重,“战承平果然是个废物,无论何事落在他手中永远一团糟。”

    “父亲他……”

    “行了,我生的儿子我比你清楚。”

    嗖……!

    正说着话,一道光箭面朝战英雄刺了来。

    手掌一开一合,将光箭抓在手中,光箭顷刻化为一枚玉简。

    战英雄抽出一抹神识入内,乃是一枯道君邀他帮忙的信函。

    唇角不由流出一丝玩味儿。

    他将玉简收进袖笼:“缺失天魂无甚妨碍,不知人定胜天么。”又摸出一把匕首,递给战天翔,看一眼脚边的小雪,“将它杀了。”

    小雪喵呜一声,跑去战天翔脚边蹭了蹭他的腿。

    话锋转的太快,战天翔反应不过来:“祖父,它不是您的战宠么?”

    “是我的战宠,又不是你的,你下不去手?”战英雄拂了拂袖,小雪翻了个身,露出粉嫩的肚皮,“杀了它。”

    “无缘无故为何要杀?”

    “这世上哪来这么多为何?旁人杀你还得先给你一个理由不成?”战英雄收回匕首,“果然如此,你之所以地魂分裂,并非缺失天魂的缘故,而是你性子太过软弱,你强他则弱,你弱他则强的道理你不懂?”

    “这与软弱坚强无关,滥杀无辜乃是恶……”

    “小雪,我得出岛一趟,这俩混小子交给你来照看。”战英雄懒同他争辩太多,低头嘱咐小雪几句,重新戴上斗篷连帽,遮住自己大半张脸。

    离开时,又回头指着战天翔沉沉道:“记住了,世间万物之所以存在不是因为善,而是因为强。这个道理,赶在旁人让你明白之前,我会先让你明白。”

    ***

    如离弦之箭,一枯道君操纵葫芦飞快的离开疯魔岛。

    快要进去乱魔海海域时,才渐渐放缓了速度,最后索性停了下来:“规元,你也太慢了。”

    简小楼瞪大眼,转过头,就瞧见一道剑光嗖的飞来。

    巨剑之上规元道君站在剑尖处,而剑身上躺着已经昏过去的楚封尘。

    “前辈您化神,我只不过元后修为而已。”规元道君的娃娃音还是那般清脆,苦着脸向一枯道君抱怨两声,又笑眯眯的看向简小楼,“小道友,许久不见啦。”

    “规元前辈……”简小楼见到他很开心,却并不意外,之前他和大葫在一起,如今小葫现世,大葫一定会来,他八成也会跟来。

    一枯道君冷哼一声:“贫道为你引开御天娇,还以灵气封住整个圣殿,你才能顺利救出徒弟,你可是欠了贫道一个人情。”

    规元道君不甘示弱:“晚辈答应教您七星逆轮阵,还偿还不了这举手之劳了?”

    “哼。”一枯道君不再搭理他。

    简小楼这才知道楚封尘竟被魔人给抓走了。

    葫芦和剑继续南飞。

    抵达出发时的南灵洲海岸时,禅灵子还在原地站着。

    “师父!”简小楼飞下葫芦,落在他身前。

    “此行可还顺利?”禅灵子上上下下将她检视一遍,好像他徒弟才从刀山火海回来似得。看的一枯道君心中不满。

    他可是化神修士!

    步入化神五千年了好吗?

    连一个小姑娘都照顾不好,他还混什么啊!

    “谈妥了?”禅灵子问。

    “妥了。”一枯道君回,“尊者那边呢。”

    禅灵子默了默:“也妥了。”

    一枯道君松了口气:“下面选三个小辈出来,集中教导一番。”

    规元道君将昏迷的楚封尘丢去一边。

    然后来向禅灵子请安:“晚辈见过佛尊。”

    禅灵子从未见过规元,却是知道他的,不仅仅因为他破了天意盟定山阵:“你就是御天娇的师父。”

    简小楼眉毛一抖,原来令规元道君死遁的徒弟竟是御天娇。

    她竖起耳朵继续听。

    讨厌的一枯道君一挥手设下隔音结界,又把简小楼给隔外面了。

    她撇撇嘴,走去楚封尘身边坐下。

    “那可不是么,除了有教无类的规元道君,谁能教出如御天娇这般优秀的徒弟。”一枯道君左右甩着浮尘,赶蚊子一样,当年他们斩草除根,偏偏被规元救走一个,此事儿在他心里一直是个疙瘩。

    “是,我教出个御天娇。”小手拢进袖筒里,规元道君笑道,“前辈不也教出一个秦明莎么?”

    一枯道君的脸立马乌黑:“贫道那徒弟可比不上你徒弟。”

    “总之都一样坑师父就是了。”规元道君叹气。

    “女弟子不容易教啊。”一枯道君眨眼像是找到了知音人,“永远也无法从她们脸上猜出她们心里在想些什么。一旦教导不好,害人害己。”

    “哎。”规元道君又叹气。

    一老一少对视一眼,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呵呵。”禅灵子听着觉得有些意思,轻轻笑了一声。

    “尊者笑什么?”一枯道君看向他,“你也有个女徒弟。”

    规元道君补充:“而且您那女徒弟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禅灵子云淡风轻:“男女无非色相,无甚不同。”

    一枯道君和规元道君谁也不和他辨,一副咱们走着瞧的脸,尔后又相视苦笑一声,这可真是经历过才会懂的痛啊……

    “师父!”

    楚封尘从地上猛然坐起,瞧见简小楼他眨了眨眼睛,“小楼,我似乎看到我师父的鬼魂了?!”

    “什么鬼魂,你师父好端端活着呢。”简小楼指给楚封尘看,“他之前只是诈死,为了躲避疯魔岛你那位大师姐。”

    瞳孔剧烈收缩,楚封尘祭出无我剑,死死攥住剑柄:“诈死?”

    简小楼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怎样,是不是很惊喜?”

    作者有话要说:  呦呵~第二个副本即将上线~

    ……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