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规元道君正和一枯道君说着话,背后一阵发凉。<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师父,您竟然没死!”剑影闪过,楚封尘已经飞身而起,持剑向他们三人砍去。禅灵子和一枯道君丝毫不做抵抗。一枯道君还很好心的解开结界。

    规元道君拔腿就跑:“听为师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师父不是常说男子汉大丈夫俯仰无愧天地,当一言九鼎!当言而有信!明明都已经死了岂能不死?您自己说!是您自裁,还是由我来砍死您!”

    “为师是有苦衷的!”

    规元道君两条短腿在海滩上跑的飞快,楚封尘毫无技巧只是举着剑追:“您说我是您的大弟子,疯魔岛那个疯女人又是怎么回事?您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养了这么大一个徒弟,可曾想过我的感受!好啊,还为了她诈死,完全不顾我会不会伤心,可见在您心里,她比我重要的多,我就是个后娘养的是不是!”

    简小楼在一旁嘴角直抽抽,这都什么和什么?

    “怎么可能!”规元道君连忙澄清,“在为师心里,最爱的就是你!”

    “骗子!”

    楚封尘突就停了下来,收剑归鞘。

    原本因为泡太久魔水而发白的脸色,如今乌黑发沉。

    在楚封尘的世界里,师父是犹如神祗一样的存在。他对于师父的话从未有过半点怀疑,岂料他师父以实际行动给了他一耳光。

    令他不由想起御天娇的话。

    或许,他真的从未了解过自己的师父。

    师父没死,他很开心。

    开心过后却是被欺骗的愤怒、信念动摇的恐惧。

    楚封尘冷冷道:“连生死都能拿来欺骗,我真不知,您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骗我的。从今往后,我又该相信些什么。”

    言罢纵身一跃,掠空而去。

    规元道君在原地动了动唇,开不了口。他没办法告诉楚封尘,他的本体已经兵解。而他原本确实存了死遁的心,也早做好了被揭穿的准备。

    预想中,楚封尘顶多发一发脾气,闹一闹情绪便揭过去了。看来魔种或多或少还是对他造成了一定影响。这也是规元宁可暴露自己,也要把楚封尘给救走的原因。他不会忘记,当年半人半魔的御天娇就是这样被魔人捋走,种下魔种,回到他身边以后,一步步变的面目全非。

    现如今,似乎让他一个人静一静更好。

    对于这个徒弟,他还是有信心的。

    规元道君没有动作,简小楼却追了上去,她有事情找他。

    楚封尘漫无目的,因此速度不快,简小楼加速前行,像条尾巴一样追在他身后,足足飞了半个时辰,还是追不上。

    她解开兽囊将小黑放了出来:“去拦住楚封尘。”

    小黑在兽囊里睡了太久有些昏头,展翅飞出去,方向却歪了。简小楼在后面吼了两声,才清醒过来矫正方位,似一团流火逼近楚封尘。

    此刻在他们头顶上方的云层内,有一艘停摆的飞舟。

    船舷站立着一只灰褐色的苍鹰。

    灰鹰原本正在懒洋洋的打盹,嗅到小黑的气息之后,赫然睁开一对儿幽深犀利的眼眸。扇动双翅俯冲向下,速度似电,目标正是小黑。

    小黑正介于简小楼和楚封尘中间的位置。

    上空压下来的气旋逼停了它,怔忪着在气旋中稳住身形,旋即冲上去啄它的眼睛。

    鸟类对战鸟类,对彼此的路数极为了解,灰鹰一侧身轻易躲了过去,再回身双爪一抓,硬生生在小黑后背抓出几道血痕。

    鲜艳的红毛扑簌簌落了下来。

    “嘎……”小黑忍不住叫出声,本能使它明白自己不是对手,掉脸朝简小楼的方向飞。灰鹰自知在速度上不如它,扇动双翅,仿若有一股吸力,小黑举步维艰,嘎嘎乱叫着。

    简小楼远远瞧见小黑被鹰给抓伤了,看着飘荡的红翎毛吃了一惊。同时又惊讶那灰鹰不过二阶修为,竟有这般灵智和手段。放出神识觑见云端上的法舟,她心里一沉。

    快要临近时,她祭出斩业剑准备断那鹰一翅。

    剑还未出,一道气墙挡在她面前。

    一名黄袍男修提着柄法剑自法舟落了下来:“两飞禽斗法,你插什么手?”

    “是你养的鹰?”简小楼面色不善,这男修士身形颀长,眉清目秀相貌不俗,至少她还没见过谁能把一身屎黄穿的这么好看。

    “是我的鹰,这只红毛八哥是你的?”黄袍修士见到这小姑子装扮的姑娘模样俊俏,别是一番风味,语气也不由软了几分。

    简小楼:“让你的鹰停住!”

    黄袍修士轻轻一笑,唇角勾成他认为最英俊的弧度:“阿烈难得有兴致玩耍,这八哥区区一阶,小师父出个价,我买了,玩儿死算我的,不让你吃亏。”

    一副老子穷的只剩下钱了,妹子你随意开价的嘴脸。

    简小楼喝道:“你也随意出个价,老娘买你家祖坟,刨了算我的!”

    “猖狂!”黄袍修士黑了脸,“我好端端同你商量,怎如此无礼!”

    “你这也叫商量?!”眼见小黑又被灰鹰抓出好几道血口子,翅膀尖都露出骨头,简小楼的情绪彻底陷入暴躁,“哪里来的脑残,给我滚远点!”

    气**开阖,激荡的灵气凝聚在斩业剑上,嗡一声劈开眼前的气墙。<strong>.mhtxs.</strong>

    “敬酒不吃吃罚酒!”黄袍男修动了怒,法剑脱手而出,化为十几条灵蛇,嘶嘶吐着芯子。

    简小楼横剑去挡,锵锵锵,灵蛇与斩业激荡出无数火花,修为差距之下始终挡不住全部,被灵蛇在手腕上重重咬了一口。

    整条手臂立刻麻木掉,这剑化成的蛇竟还淬了毒。

    一瞬间气海闭合,完全无法催动灵气。

    简小楼从半空摔了下去,摔的直吐血,庆幸还好飞的不高。

    “不自量力。”黄袍男修轻蔑的睨她一眼。

    “瞧着衣冠楚楚,却是个歹毒小人!”简小楼暗骂自己笨,还是斗法经验太少,一临阵就有些手忙脚乱,想起什么用什么,毫无章法。

    “嘎……”

    小黑一直处于被虐的状态,瞧见简小楼受伤绿豆眼紧紧一缩,翎毛根根炸起,身形暴涨一倍,燃着火一头向灰鹰撞去。

    饶是如此,灰鹰比它的体型仍旧大了五倍不只,却被它撞退了数丈,还不曾反应过来,左眼便是一痛,血水喷涌而出。它愣了好一会,才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黄袍男修听见惨叫声转头,惊悚的瞪大双眼。

    那只八哥鸟竟在战斗中突破了二阶,还啄爆了阿烈一只眼睛?!

    “畜生,我活剥了你!”灵蛇法剑回到手中,黄袍男修震怒之下转而攻击小黑。

    “找死!”

    楚封尘一剑斩下,黄袍男修被他的剑气震飞回去。

    楚封尘方才心里乱,飞了许久想起他还为人奴仆的事情,就回来了,岂料正好瞧见简小楼被他打趴下,撒气似的提起剑又准备斩。

    传来一枯道君的声音:“剑下留情!”

    几根浮尘银丝飞来,缠住楚封尘的无我剑。

    一枯道君看见地上趴着的简小楼,眼皮儿一跳,检视她并无大碍松了口气,一沉掌通顺了简小楼的气海,旋即脸色一沉:“应之真,这是怎么一回事。”

    简小楼的手脚终于恢复知觉,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同时心里一咯噔,此人姓应?

    天道宗掌门也姓应。

    应之真立刻换了一副委屈面孔,状似受伤不浅的模样上前告状:“太师伯,这女修士养的八哥将阿烈的眼睛给啄瞎了!”

    一枯道君的眼皮儿又是一跳,这才注意到远处倒地不起苍鹰,连忙飞过去为它止血疗伤。

    简小楼寻思着这鹰果非凡品,连一枯都如此重视,急忙招呼小黑回来。

    重伤之下,小黑却不肯回来,扇动流血不止的双翅,趔趔趄趄的悬在半空,怒瞪那只灰鹰。

    “这可是太息神鹰啊……”

    一枯道君看着那噗噗飙血的眼珠子,心头直淌血。

    天道宗为寻这枚鸟蛋耗费了整整一千年,孵化出来又耗费了整整一千年,饲之以琼浆玉露、金珠玉丹,头一趟出门就被啄瞎了一只眼睛……

    “前辈,是你们这只神鹰不分青红皂白先来攻击我们。”简小楼见状不妙,蹒跚着向前几步,率先占领制高点,“天道宗养此神鹰,便是来胡乱伤人性命的吗!”

    一枯道君皱起白眉,神鹰素来高傲,从不曾出现主动挑衅的情况。

    “胡说八道什么,阿烈只是同它玩玩而已!”应之真怒道,“否则这小畜生焉有命在!”

    “那我家小黑也只是同它玩玩而已,否则岂止瞎它一只眼睛!”简小楼听见“玩”这个字就想爆粗口,他妈的,有这么“玩”的吗?敢情他们的命是命,旁人都是玩物不成!

    应之真嘲讽:“区区一只八哥,还能干些什么!”

    简小楼冷笑:“区区一只八哥都能啄瞎它的眼,你们这神鹰是个假货吧!”

    应之真冷冷绷着脸,拳头捏的死紧。

    想他走到哪里不是被人讨好逢迎,还从未见过如她这般嘴贱刻薄的女人,真想“嘎嘣”一声捏碎她的喉骨!

    然而此时此刻,他从一枯的态度上猜出此女身份不凡,唯有暂且忍耐下来。

    只以眼神传达他的怒意。

    简小楼眼睛里同样电光石火。

    她不爱惹事,但绝对不怕事。

    伤了她能忍则忍,将小黑伤成这样绝对无法原谅!

    *

    一枯道君为人最是公道,既然他们这一方无端挑衅在先,也就不予追究,赐了简小楼一颗疗伤圣药,带着应之真和那只瞎了眼的太息灰鹰飞上法舟。

    灰鹰余下的那只眼睛透出怨毒,死死盯住小黑。

    “你说你跑什么跑,都是因为追你才有这飞来横祸!”简小楼将小黑抱在怀里,迁怒于楚封尘,从储物袋里取出默写好的功法玉简,“我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你将此物带回给迦叶寺交给家……水凝霜,照顾好她!”

    “这是什么?”楚封尘蹙着眉接过手中。

    “你不许偷看。”

    “谁会偷看!”

    “那就快走吧。”简小楼望一眼云层上的法舟,“看来天道宗来了不少人,明面上不敢动我,私底下搞不好会报复。”

    “这些天道宗修士就没一个好东西!”楚封尘统共没见过几个天道宗修士,之前在剑影山那四个抓大葫的已经给他留下坏印象,今天应之真加深了他的坏印象。

    “良莠不齐,好人坏人哪里都有,没必要一竿子打翻。”

    简小楼不许自己产生偏见,但她在心里已经把天道宗骂成了孙子,抱着小黑心疼的直流泪,除了上次被越泽扔进炉子里,小黑从来也没遭过这种罪。

    小黑不时发出细微的哑鸣,太息神鹰一爪一层皮肉,至少有六七处见了骨头,眼下翎毛粘附在血肉里,肌肉一抽动疼的它浑身抽搐。

    简小楼自己不吃,揉碎了丹药喂小黑服下,施了一道法术包裹起来,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楚封尘护送她一段路,靠近忘羽森林才返回迦叶寺。

    途径一片丛林上空时,自林内突然伸出几条藤蔓,如海怪的触手缠住他的双腿。

    刷刷两剑砍开,更多的藤蔓伸了上来。

    楚封尘应接不暇,御气想要崩断身上的藤蔓,却越崩越紧。手腕被勒的灵息断绝,破开他的手掌,无我剑脱手,掉进密林之中。

    藤蔓收缩,将他朝地面拖。

    地面一株巨大的花妖张开花瓣,瞬间吞噬了他。

    两抹黑影渐渐现身,一个是从疯魔岛追出来的御天娇,一个则是魔师独孤野。

    所谓魔师,乃是一个类似于国师一样的存在。斗法能力一般,却是魔族不可或缺的人物。道有道统,魔有魔种。魔族天性暴戾,自我意识极强,很难凝结成一股绳,这就需要魔典教义,由魔典导师自幼年在他们意识海内种下魔种,再加以引导。

    魔种的强弱,同个人资质相关,也同魔典导师的能力有关。

    而魔典导师中最高等级的存在,正是魔师。

    “麻烦师尊了。”御天娇身为魔圣,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言语颇为恭敬。

    “圣尊为何执意要他入魔?”独孤野并非人形魔,他归属于魔精族,身形对比冬瓜大不了多少,佝偻着背,皮肤干瘪皱巴,鼻子和耳朵尖长,双眼突出且没有眼皮。

    口中念咒,无我剑飞到他面前。

    独孤野指尖绕了绕,一团青绿光芒渐渐凝结,轻轻点在无我剑上。

    嗡嗡嗡……

    无我惊恐的颤动。

    最后归于无息。

    御天娇不作解释,看着独孤野完成一连串的动作,有些莫名其妙:“师尊不种魔种,取他的剑做什么?”

    “听闻他爱剑成痴,本座便赠个剑灵给他。”

    *

    简小楼回去忘羽森林,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禅灵子告状。

    此刻海岸上不只禅灵子一个,智慧、金刚寺和千音寺主持等佛宗砥柱都在。

    云梵和半边莲也在,只是两人距离砥柱们有些远。

    云梵寒着脸:“我南灵洲的事情,为何要让天道宗出手?我已结丹便罢,怎么三个人选中不算你一个?南灵洲无人可用了不成?”

    “云梵师兄稍安勿躁。”半边莲表面颇为遗憾,心里乐开了花,当谁想去啊,“长辈们如此决定,自有他们一番考量。”

    “是不是有我?”简小楼走上前问。

    “有你。”半边莲点头,“还有两名天道宗弟子。一闻道君座下徒孙商陆,天道宗掌门幼子应之真。”

    “应之真?!”闻名一顿,简小楼怒火中烧,“如此重要的任务,派一个傻逼参与,究竟是谁做的决定,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吗!”

    肯定不是她师父,她那看似清心寡欲实则干啥事都漫不经心的师父,估计连天道宗掌门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这一声骂的远处正商讨事情的几个僧人全都愣住了。

    智慧禅师嘴角抽了抽。

    半边莲和云梵也有些懵,半边莲问:“师妹认识应之真?”

    没有回答,简小楼黑着脸向禅灵子的方向走去:“师父,能不能换个人,徒儿不想与应之真同行。”

    “出了何事?”禅灵子远远就瞧见她受了伤,嘴角血渍还在,周身气息不稳,再看她怀里遍体鳞伤直哆嗦的小黑,眉心拢出一道沟壑,“谁打你了?”

    “正是那个应之真……”简小楼添油加醋的告状。

    “看来此子心性不佳。”关于人选问题禅灵子没有参与任何意见,全是一枯道君的主意,似乎规元道君也有出谋划策。自从布局初始,他徒弟就是必定要参与的,因此其余人选他漠不关心。

    眼下听简小楼这么一说,他深觉不妥。

    千音寺主持若善禅师连忙道:“尊者,这其中兴许有什么误会,应之真乃是天道宗掌门之子,北仙数一数二的天骄……”

    “天骄”名号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简小楼听见“天骄”就会想起越泽那个伪君子。

    禅灵子不听他说:“告知一枯道君,让他换人。”

    换人只能换半边莲了,若善苦口婆心继续劝:“咱们的弟子善于与魔作战,但对于浊气的耐受力远远不如北仙……”

    禅灵子不为所动:“换人。”

    智慧也在一旁道:“师叔祖,商陆懂得操纵仙大葫之法,因此他会带着大葫入内以抵抗浊气。至于应之真,他乃是木灵体,对浊气的抵抗力极强,一枯道君挑中的人选,实在无法取代……”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全落在为了简小楼的生命安全着想。

    就好像禅灵子再坚持换人就是逼他徒弟去死一样。

    禅灵子渐渐动摇。

    简小楼也听明白换人是不可能的。

    还有两个魔人要提防对付,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三个是最佳人选。如今,只希望那个姓应的懂得什么叫做顾全大局。

    “师父,我们何时入内?”她问。

    “重阳那日正午。”禅灵子道。

    简小楼仍有疑问:“听一枯道君说破虚空法阵需要五位化神修士,除了您和一枯道君,御天娇,余下两位前辈是谁?”

    必定不是白是非,东仙的政策永远都是置身事外。

    何况白是非被规元道君兵解重创,应还在闭关才是。

    中央大陆哪里还有两位化神修士?

    智慧几人不动声色的听着,心中同样好奇。

    禅灵子答应了缺为他隐瞒身份,战英雄作为东仙战家人也不好宣扬出去,在场人甚多,他又不会说谎话,选择避而不答。

    祭出掌上行宫,禅灵子道:“尚有五个月的时间,你且先闭关一段时日。”

    “是,师父。”

    简小楼知趣的打住话题,缩身进去又出来。

    围着这些砥柱打劫了几颗火魂晶,才又回去掌上行宫。

    小心翼翼的将小黑放在地上,它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了:“嘎嘎嘎……”

    那神鹰果真不是吃素的,抓过的伤痕恢复极难。简小楼将唯一的蒲团让给它,自己席地而坐,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些去腐生肌粉,一点点撒在它的伤口上。

    “嘎嘎嘎……”小黑迭声叫唤,眼泪都涌了出来。

    “乖,忍一忍。这去腐生肌粉品质虽然低了些,应该还是有些用处的,你也不想以后变成一只秃毛八哥是不是?”简小楼轻轻吹着它的伤口,希望减轻它的痛感,又在储物袋摸索了半天,再没有别的什么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穷的和夜游有一拼。

    符箓、丹药这些全都用完了,佛宗苦修,不发放任何资源,她手中如今连一块灵石都没有。因为有二葫提供灵气,又一直抱着家主大腿,她许久没有为资源发过愁了。

    给小黑上完药,看着它缩在铺团上进入入定状态。

    简小楼挥手设下隔音禁制,摸出器炉烧了骨片。

    她准备闭关四个月,先同夜游说一声。

    ——“哎呦小简简!”阿猊激动的声音,“你什么时候从葫芦里出来啊,你为什么要住在葫芦里呀,快出来陪我玩,我自己真的好无聊好无聊!”

    “夜游和素和呢?”

    ——“素和出去野了,我家洞主受了伤正在调息呢。”

    简小楼一怔:“夜游受伤了?”

    ——“是啊,敖青大人约战我家洞主,洞主没有赴约,他就杀上门!我家洞主同他打了一架,受了些伤,不过敖青大人伤的更重。小简简你在葫芦里没有看见,我家洞主实在是太猛了,我都不知道我家洞主这么能打,六爪天龙的血脉果真强悍!”

    简小楼宽了宽心,反正一颗火魂晶已经废了,索性听阿猊絮絮叨叨。

    听着听着,骨片对面突然压下一个低沉声音。

    应是以传音的方式,人还有些距离。

    ——“小白龙!速将二葫还给本座,否则本座拆了你的天海洞,将你扒皮抽筋!”

    作者有话要说:  好忙好忙好忙,保姆回家过年了,带娃简直崩溃,都准备请假了一周了。

    然而上了手机榜,要日更两周……

    日更两周……

    更两周……

    两周……

    年都过去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不拍戏我就得回家继承亿万资产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