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夜游等了一会,竟没听到海牙子的嘲讽,这不正常。mhtxs. [乐乐小说]

    他从书简中抬头:“我的天运怎么了?”

    “没怎么。”海牙子心中生了疑惑是否同自己有关,管住嘴不去奚落他。做了上千年邻居,从前不是很喜欢夜游,但也谈不上讨厌。如今夜游勤奋好学,他当老师也当的挺过瘾。

    “大人。”有侍女躬身入了殿中,“阿猊在外求见。”

    “阿猊来了?”夜游拢了拢眉,阿猊最怕海牙子,想必是有什么急事。

    “让他进来吧。”海牙子吩咐了一声。

    阿猊垂着头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不敢去看海牙子,跑去夜游身边,从怀中摸出一掌烫金的帖子,神色慌张:“洞主洞主,敖青大人送了帖子来!”

    “这也值得大惊小怪。”

    夜游还以为出了何事,将帖子扔去一边。

    苍龙敖青是玄心界的界主,他这个天海洞以及海牙子的秋水潭都在敖青的辖下。这条龙是出了名的骄横,而且有事没事喜欢摆个宴席,邀部下前去对他歌功颂德。

    尤爱邀请夜游。

    大抵是觉得辖下有个六爪天龙任洞主,他脸上特别有光彩。

    只是夜游从来也没去过。

    “洞主啊,这次不是邀请函,是战帖呀!”

    “战帖?”

    夜游眨了眨眼睛,眸中流出一抹惊奇,重新拿起那张烫金到浮夸的帖子,翻开一瞧,还真是战帖:“咦,我又不认识他,为何下战帖给我?”

    敖青一个十四阶的界主,约战他一个九阶的洞主,是脑子抽了么?

    “不知道啊,来人凶狠恶煞的将帖子扔下就走了!”阿猊心有余悸。

    主仆俩在那里讨论的功夫,书柜上一个铁匣子咔咔一声响,海牙子拉开小抽屉,从内取出一枚玉简,看完之后挑挑眉梢:“小夜游,我真不知该恭喜你,还是说你倒霉。”

    夜游微微侧目看向他:“怎么了?”

    海牙子扬了扬手中玉简:“我刚得到消息,海王给白龙王下了令,说是将金龙一族的黎箬许配给你了。”

    夜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谁?”

    “黎箬,与你一样的六爪天龙,而且还是诸龙族中第一等的金龙。如今五千三百岁,修为十四阶,一界之主。你说你是不是撞了大运,往后再也不必穷困潦倒的过日子了。”

    海牙子呵呵一笑,“只是黎箬出了名的心气儿高,紫龙王思美人多年而不得,日前趁着醉酒冒犯了黎箬,这姑娘便将紫龙王的宫殿给拆了。紫龙王一状告去海主那里,海主大抵觉得黎箬该成家收一收脾气,让黎箬自己选择一个夫婿,黎箬非但不肯,还言语不敬触怒了海王。海王强行给她择了一个夫婿,正是你夜游。”

    “为何是我?”

    “为了羞辱黎箬呗,整个海族谁不知你夜游是个游手好闲的废物?而你又是六爪天龙,传出去他是为了龙族的未来着想。[.mhtxs. ]”

    海牙子忽然觉得海王的消息可真闭塞,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的夜游,与黎箬倒真是极般配的一对儿,回头他一定得骂自己瞎了眼。

    “那这战帖又是怎么回事?”

    “敖青爱慕黎箬多年,你说呢。你们龙族禁止自相残杀,但约战并不在此列。”

    “无聊。”

    夜游徐徐将战帖向前一扔,继续看自己的书简。

    完全没有赴约的打算。

    **

    简小楼回到赤霄还在掌上行宫内,周围气息平和,并无异动。

    可见跟在师父身边果然靠谱。

    翻找储物袋,她掏出一枚空白玉简,抽出神识开始默写已经烂熟于心的功法。

    写好后她跑去行宫外喊了声“离”。

    行宫内吹出一道罡风将她击飞出去,身形在半空变回原样安稳的落在地上。然后一道神识冷不丁落在她身上,强劲的威压之下她险些跪在地上。

    禅灵子屈指一弹,一道气波笼在简小楼周身,挡住那道威压。

    简小楼囧:“师父……”

    “听闻尊者收下一名女弟子,乃红莲佛宝选中继承者,可是她?”说话之人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穿着朴素的道袍,脚踩一双草鞋,背上背着一个两尺长的葫芦。

    应该就是大葫的本体。

    果然好大一个葫芦。

    禅灵子点头,介绍:“天道宗长老一枯道君。”

    简小楼赶紧行礼:“晚辈见过一枯道君。”

    再孤陋寡闻她也知道一枯的名号,中央天域内已知的化神修士一共三名,除却天意盟主白是非之外,就是北仙天道宗一枯和一闻两位道君。

    一枯道君很给面子的微微颔首:“不错。”

    也不知是哪里不错。

    接着就一言不发。

    简小楼怔了下,看到周围有结界波动,才明白两尊大神是在说悄悄话。

    她忙不迭走去禅灵子背后站着,离开他们的隔音结界。

    一枯道君这才继续道:“不知贫道说的法子,尊者以为如何?”

    禅灵子面朝乱魔海,海风吹皱了他的长袍:“按照你的法子,需要五名化神修士,一闻道君闭关六百年不出,天意盟主一贯明哲保身必定不管,咱们凑的出来么?”

    “贫道一个,尊者一个。”一枯道君抚着白花花的长须道,“战英雄算一个。”

    “东仙战家之人?”

    “恩,上一任的战家主,也是贫道的徒婿……”想起他那曾经视若珍宝的徒弟秦明莎,一枯道君满脸汗颜,“前阵子才去东仙看过贫道,是个难得有情有义之人,我那徒儿没福气……”

    对外皆是谎称秦明莎死了,也不知禅灵子知不知道真相,一枯道君点到即止。

    希望他不知道,因为实在丢人。

    是他教导无方,才教出这么个离经叛道的徒弟。

    以至于每每看到战英雄,他都觉得没脸!

    想他一枯问道茫茫数千年,俯仰无愧于天地,独独面对战英雄矮了半头。

    五千年了,他当真很想忘却此事。

    偏偏战英雄总爱时不时前去天道宗探望他,嘘寒问暖的,仿佛替秦明纱尽孝道一般。

    有时候他恍恍惚惚,都怀疑战英雄是不是诚心跑来恶心他的。

    怀疑过后更觉得自己没脸,竟如此揣测一个后生晚辈的真心。以至于这个心结在他心中如雪球般越滚越大,渐成心魔,停留在化神初期五千年,始终无法更进一步。

    定了定神,一枯道君道:“贫道已经传了讯息给他,他收到之后定会赶来。”

    “如此,还少两位。”禅灵子根本不知一枯道君说的徒弟是谁,除却一些大事,他对赤霄的了解还不如简小楼多。

    “这就得看尊者的了,赤霄余下的化神修士,除了一些隐世之人,全都在魔族和鬼族了,相信尊者应有熟识且信得过的人选……”

    禅灵子能想到的只有怀幽和缺。

    怀幽的修为已经跌落至元婴,但鬼族天生强悍,他肯定是没问题的。

    只是靠不住。

    缺可以,不过去哪里找他?

    添香抱月谷么?

    禅灵子心中添了几丝愁绪,并不想将缺给牵扯进来。自己一面说着与他们缘分已尽,一面又去求人帮忙是几个意思?

    然而南灵洲万千生灵,总不能任由浊气外泄。

    他望天,如今一身戾气洗净,应该不会再影响到缺的天运。

    根据他对魂印戒咒的了解,正常情况下诅咒不会向亲朋友人过渡,因为这是“色戒”的惩罚,需得是两个互有好感的人才可以,否则气场无法凝结,诅咒感应不到。

    而过渡的程度,完全取决于彼此间感情的深浅。

    他当年是破“杀戒”破的太狠,杀到自己的天运崩溃,才开始影响身边友人,而且远远没有“色戒”的程度重。

    提起来禅灵子也很庆幸自己生来对女人无感。

    “我暂时有一个可以试一试的人选。”

    “那就成了。”一枯道君松了口气,“还有一个御天娇,说是化神失败,不过卡在了假化神状态,修为足够。”

    “道君想让魔族人参与进来?”禅灵子微微怔忪,“就不怕他们趁机抢走魔小葫?”

    一枯道君笑道:“就算不让他们参与,魔人也是要抢的,如今他们按兵不动以逸待劳,还不如让他们直接参与进来……”

    禅灵子对这些弯弯绕绕没有兴趣:“她怕是不肯。”

    “浊气外泄之后疯魔岛同样遭殃,御天娇没有不出手的道理,贫道亲自前去游说她。”一枯道君道,“只是贫道亲往还不行,毕竟是三方合作,尊者需得派个有分量的弟子与贫道同行。”

    “我只一个弟子。疯魔岛太危险,我不答应。”

    “有贫道随行,尊者还不放心?”

    “不放心。”

    “贫道已经步入化神期五千年了,尊者哪里不放心?”

    “哪里都不放心。”

    “……”

    没办法好好聊天了!

    落日下,一僧一道站在海岸上,比肩面朝大海。

    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简小楼站在禅灵子的影子里,海风轻轻拂过她的脸,空气中有股咸湿咸湿的气味。

    她抬手将乱发别在耳后,目光眺望海域,思绪逐渐有些恍惚,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夜在孤峰上的情景。

    越想越觉着怪。

    她一贯不喜欢夜游抢东西,怎么会撺掇着他去抢妖花呢?

    自己这么双标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不对,夜游平素抢的都是有主物,搁在她那个时代活脱脱就是一个抢劫犯,当然无法接受。抢夺妖花的性质完全不同,如同比赛设置的彩头一样,原本就是拿来抢的,那些龙都可以抢,夜游一样可以。

    因此让他去抢妖花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自己的动机。

    脑袋一热不由自主就这么要求了。

    中邪了一样。

    对妖花好奇肯定是有的,但更多还是因为虚荣心吧?看到那些龙女都在等待自己的情郎抢来妖花,她第一反应是那些龙哪有夜游厉害,倘若夜游出手一定会赢,那朵妖花应该是属于她的。

    这种感觉就像交了一个很棒的男朋友,必须得趁机显摆一下。

    而当夜游将妖花捧到她面前时,那一刻,她忽然生出一种如果不是自己厚脸皮请求,而是夜游主动,那该有多圆满的想法。

    简小楼默默思考着,颇有些羞愧的闭了闭眼睛。

    哎,真是一把年纪苏心依旧不死啊!

    也不知夜游心里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因此瞧不起她。

    对于自己的苏心和虚荣心,她也是没辙了。看来回头得多念几本佛经,祛一下这些欲念才行,否则随着修为逐渐提升,恐怕都得自我膨胀的上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该过年了真是忙的昏头,而且今年母上婆婆小姑都来我们家,苦逼的可想而知,矛盾也是想想都醉了……

    只能是尽量保证更新,忙了字数少闲了字数多酱紫。

    最近祝大家小年快乐(母上说今天,我婆婆说明天,头好晕……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