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小楼,你仔细想想,即便你收服了神兵成为剑主又如何?三魂离体,你的肉身早已毁去,今后只能寄居于剑体,同剑灵有差别么?”

    “此剑为我所铸,我将不断加以完善,绝不会亏待于你。[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

    “师兄向你保证,一旦有合适人选,必助你夺舍……”

    被简小楼困在剑阵中,隔绝同外界一切联系,越泽心下一片慌乱,目中透出浓浓惊恐。

    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先不提越泽自幼痴迷铸器,并不谙斗法。方才为了使出“剑影重光”一举毁掉软绵绵,他违规将自身绝大部分的灵气注入剑中。如今他丹田亏损,还不断被剑阵抽取灵气,即使简小楼什么都不做,耗也能耗死他。

    “死到临头,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简小楼心随意动,双手结出法印,法印之光如涟漪般散了出去,化为强势无匹的剑影一道道斩向越泽!

    裂山碎石,硝烟滚滚,爆的越泽比烟花更灿烂。

    虽然这剑中灵力全是越泽的,简小楼还是觉着好爽!原来强者睥睨天下翻手云覆手雨的感觉这么爽!越泽不过一个筑基圆满,那些金丹大能、元婴老怪又该强到何种程度?

    怪不得修真界人人渴求造化,渴求力量啊!

    剑阵虽将越泽同外界隔绝,但外界人人都能看清剑阵内正发生着什么。

    发髻凌乱,道袍褴褛,越泽被自己亲手铸造出的名剑,围追堵截痛殴的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先前的绝代风华?

    无名氏**着一团泥巴在一旁看笑话。

    火炼广场上那些千里迢迢跑来观战的修士,此时此刻都觉得不虚此行。先是一坨惊世骇俗的泥巴团子,再是名剑出世,眼瞅着胜负已定,岂料半路却杀出一个剑主来。

    其实说白了,以生魂祭剑并不有损越泽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毕竟此事在赤霄界多如牛毛,若是可以铸出名器,他们谁都不介意牺牲几个无关紧要的人。

    但未能将生魂炼化为剑灵,反而使之成为剑主,自遭其害,这就是能力问题了。

    越泽同无名氏之间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而越泽在无能之下的不折手段,将会被世人无限放大。连带玄真长老也被评头论足。徒弟无能且狠毒,做师父的又能好去哪里?百年前以卑劣手段陷害同门一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于是众人纷纷将同情的目光投向魏赢。

    形势急转直下,火炼五老在高台上逐渐坐不住了。

    越泽性命堪忧,玄真长老哪里还管他规矩不规矩,他一手带大的宝贝徒弟,岂由得旁人欺负?

    振臂一挥,金丹气势暴涨,玄真长老飞身直下,欲要劈碎剑阵诛杀剑主!

    无名氏勾了勾唇角:“哟,这是狗急跳墙了嘛?”

    他微微偏头,递给巨鹰背上的魏赢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还愣着作甚,此时不出手报你当年之仇,更待何时?”

    “哈哈,堂堂金丹插手小辈儿斗法,你这老狗好不知羞耻!”魏赢得了无名氏的令,精神愈发矍铄,原本佝偻的背部也好似挺直了一些,拐杖在鹰头重重一敲,“上!”

    巨鹰嘶鸣一声,双翅扇阖间,一道疾风光刃朝向玄真怒劈过去!

    玄真长老被拦截在半路,脱身不得,气的哇哇大叫:“老夫就先解决你这叛徒!”

    魏赢驱着巨鹰升上万丈高空,同玄真长老正面对决。<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我们是否出手?”

    玄净三位长老头疼欲裂,纷纷询问玄微掌门。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横竖火炼宗的脸已经丢光了,他们还顾忌些什么鬼?

    霍迎以扇掩口,压低声音对战天鸣笑道:“不愧是厉家养活的……”

    “我厉家养活的怎么了?!”趁着玄真长老心烦意乱威压减轻,厉剑昭起身指着霍迎骂道,“我厉家再不堪,也比你霍家干净,养出你这么个喜欢睡妖兽的变态玩意儿!”

    神色陡然一变,啪一声合拢折扇,霍迎拍案而起:“厉剑昭,你找死!”

    “对啊,我是找死,你倒是来杀我啊。”厉剑昭冷笑着将脖子伸过去,嘲讽道,“你不喜欢睡女人,只喜欢睡妖兽,你以为这在天意盟是个什么秘密不成?”

    霍迎的相貌原本就有几分阴柔,如今更是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磨着后牙槽道:“好好好!我且看你这东洲小霸王,究竟嚣张到几时!”

    玄微掌门的头快要炸了:“霍……”

    一声“小友”未曾出口,玄微掌门的眼皮儿重重一跳,掐指一算,不由心神震颤。

    他拂袖疾速掠入半空,放出神识窥探囚龙山方向,半响过后大惊失色:“不好!囚龙山内的妖兽倾巢而动,竟向着我宗来了!”

    “什么?”

    玄净三长老收回看向越泽的目光,纷纷飞去玄微身畔。

    窥探过罢三长老皆是脸色陡变。

    “起阵!”

    “天机阁执事何在,速速起动护宗大阵!

    几乎同一时刻有两名筑基修士狂飞而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向厉剑昭禀告:“公子,大事不妙!天晷不知因何缘故倏然静止下来,囚龙山封山禁制陷入崩溃!”

    “与我何干?”厉剑昭瞥他二人一眼。

    “公子,您忘记咱们被盟主贬来做什么了?天晷可是由您负责看守的啊!”南邻惊的娇颜惨白,上前一步,询问那筑基修士,“是否通知过族老?”

    “族老早已赶去,却在半途被三只三阶妖兽缠住,脱身不得!”那筑基修士急慌慌道,“族老交代,公子须得留在火炼五老身边寸步不离……”

    “嗷……!”

    广场众人正不明所以,突听一声妖兽狂吼。

    不过微微怔忪片刻,吼叫声便此起彼伏、高亢嘹亮的几欲震穿耳膜。

    前行的矿砂兽、青光犀牛、六耳焱虎尽是三阶妖兽,各个丧失理智、赤红着双目直奔火炼宗冲来。被它们远远甩在身后的,还有数之不尽的二阶、一阶妖兽。

    “老天!”

    原本看闹热不嫌事大的修士们哗然大惊,纷纷防护罩加身,贴上神行符欲要逃离此地。奈何火炼宗护宗大阵已经开启,数千修士皆被困在阵内,推推攘攘的乱成一锅粥。

    火炼宗众弟子在长老严令下,手持灵器,硬着头皮严阵以待。

    三阶妖兽不断逼近,足足十几只,疯了似的撞击火炼宗护山大阵。

    再往后是二阶、一阶……

    “霍迎。”战天鸣传音给霍迎,“护山大阵撑不住的,通知你的人破城前来吧。”

    “我为何要救他们?”被厉剑昭气疯了的霍迎连声冷笑,他自保绝对没问题,谁要管他们死活!

    “救他们?”战天鸣沉了沉眼眸,唇角渐渐漾出一抹诡谲的笑容,“嗬,谁说要救他们了?我说过,此番邀你前来是为了看好戏,占便宜。”

    霍迎微微一怔。

    好戏他看了,还摊上囚龙山兽潮爆发,不够倒霉的,有什么便宜可占?

    出身东仙第二世家嫡系,霍迎虽不是家主之位的继承人,也是小辈中的佼佼者,在天意盟的规则下自小接触权谋,心思一动即明白战天鸣的意思……

    趁火打劫!

    火炼宗是厉家一项极为重要的资源,几乎操控着东仙三洲整个灵器道。

    火炼宗在厉家的授意下,对于其他三家永远都是狮子大开口。而厉家的客卿、供奉、门客们,甚至可以使用对厉家的贡献点来兑换灵器、修理灵器。

    灵器和丹药,是修士们最日常最稀缺的物品。

    拥有火炼宗这么个大宝库,厉家客卿、供奉、门客的数量,是他们三家加起来都比不上的。

    试问三家谁不眼红?

    虽说趁火打劫也劫不了多少东西,可抢一些,毁一些,再杀一些,火炼宗此番必定元气大伤!

    “此局甚妙!”霍迎眼眸骤亮,“战天鸣,你是用什么办法引动这些妖兽的?”

    “你无需知晓。”战天鸣起身,“知道该怎么做就好。”

    “岳念兮在此,不怕她向盟主禀告?”

    “此间形势大乱,咱们说咱们是来救场的,谁敢说一个不字?有她在,更显得咱们磊落。”战天鸣眯了眯眼眸,“何况……给厉家一点儿教训什么的,你当咱们盟主没有这个心思么?”

    霍迎同他一拍即合,哈哈大笑。

    *

    危局之下,越泽完全被人忽视掉了。

    简小楼同样不知阵外发生了何事,一门心思操控剑阵诛杀越泽。

    毕竟是筑基圆满境界的炼器天骄,即便丹田灵气亏损,储物袋内的灵器足够他撑上许久。

    “简小楼!今日你对我所做之事,我越泽穷尽此生都不会原谅你!”越泽从最初的不知所措,到惊恐,再到如今的极度愤怒,竟激发出了他的斗志。

    不,他不能死!他一定要将简小楼的神魂彻底摧毁!

    她怎么敢……

    她算个什么东西,怎敢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可是堂堂东仙器道第一天骄!

    她死了无人问津,可他若是死了,乃是天下人之大不幸!

    “越师兄!”

    在众弟子忙着抵抗妖兽进攻时,江安同宋青蔓终于得空跑来解救越泽,却被无名氏晃身拦下。两人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联手都占不了无名氏的便宜。

    简小楼心下有些不安,这越泽怎么越打越强了?

    反观自身剑气流失速度正在加快。

    不管了!

    简小楼决定破釜沉舟,将剑气集于一身给他致命一击!

    正以魂化剑的过程中,突听“嘎”的一声。

    简小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直到看见小黑扑闪着翅膀、毫无阻碍的冲进剑阵,一翅膀拍在越泽后脑勺上,她才惊喜交加的喊道:“小黑!”

    夜游推测小黑烧不死时,简小楼还以为夜游是在安慰他。

    ――“看吧看吧,我家洞主既然说了那只八哥烧不死,肯定烧不死。”尽管已被自家洞主下了封口令,不许打扰简小楼,泥鳅还是忍不住嚷嚷起来,“十八瓣红莲的主人呀,哪怕转世后成了一个傻缺,也不可能会被区区凡火烧死哒!”

    “非但没被烧死,似乎还脱离凡胎成功进阶了。”

    简小楼目不转睛的盯着小黑,见它扇动翅膀左右俯冲,上蹿下跳,灵活的避开越泽进攻,还能趁机给他两耳刮子,纠缠的越泽烦躁不堪无暇顾忌其它。

    作为一只寿命不过十年左右的八哥鸟,小黑之所以活了这么久,是因为每日都在服用灵果。

    可惜小黑始终无法聚集灵气,难以脱离凡胎。

    如今在器炉内烧了一烧,竟凝结出了灵府。

    简小楼有些心痛这些年付出的灵果钱,略略一算,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你的推测不错。”夜游突然说道。

    “我的推测?”

    ――“你先前不是怀疑,被你抢去肉身的原主人,有可能是小黑么。”

    “恩。”

    关于穿越投胎抢人肉身一事,简小楼没有瞒着夜游。

    或许因为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夜游又只能与她一人取得联系,令她内心感到十分踏实。

    ――“你的推断不错,小黑正是你体内红莲之主。”

    简小楼密切注视着小黑同越泽斗法,一面继续积蓄灵力,一面以神魂同夜游沟通:“因为凡火烧不死它么?”

    ――“唔,其实你体内那朵红莲,我曾是听谁提过的……”惯常停顿了下,夜游微微叹气,“不过你也知道,我从前不太在意这些无聊琐事,久而久之,记性就有些不太好……”

    何止是不太好?

    简小楼讪讪笑了笑:“无妨,前辈无需勉强自己,横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您何时想起来了,何时告知我也是一样的。”

    ――“恩。”

    夜游简单恩了一声就继续神游去了。

    “小黑,让开!”

    简小楼神魂化剑,将越泽残留在剑中的所有力量集中,再汇聚自己的神魂之力,泰山压顶一般劈向越泽,哐一声击碎了他的护体灵气。

    重压之下,他周身**道逐一崩溃。

    愤恨、不甘、屈辱,各种神色在越泽脸上滚了一遍。

    轰!肉身如沙盘一般整个溃散炸开。

    与此同时剑阵也一起崩溃,只见一团白色的雾状物迅速飘了出去,简小楼怔了怔,连声吩咐小黑:“快快快,快去吞了他的元神!”

    小黑愣了下,立刻扑闪翅膀去追。

    倏然凭空倒扣下来一枚蓝色瓷瓶,将那团白色的雾状物给吸了进去。

    简小楼吃了一惊,只见那蓝色瓷瓶忽闪一下,瞬移至上空,轻松穿透火炼宗护山大阵,被一朵黑云席卷入内,飘走不见了。

    小黑迷茫的飞了回来,拍拍翅膀,似乎在说自己追不上。

    那团黑云是什么?

    简小楼心中讶异,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她已经诛杀了越泽,可没有诛灭他的元神,总觉得有些斩草不除根。

    “越师弟!”“越师兄!”

    宋青蔓和江安谁也不曾瞧见越泽的元神被收走,只看到他崩溃的肉身,顿时惊呼大叫!尤其是宋青蔓,红着双眼歇斯底里的朝简小楼扑了过去!

    再被无名氏拦下。

    剑阵一破简小楼出来也是被火炼宗眼下的情形吓了一跳,心道囚龙山内的妖兽为何全跑出来了?

    没有剑气护体,她只是一抹脆弱的残魂,哪里经得起冲撞。

    心念一转,她冲着无名氏的背影大喊一声:“无名氏前辈,晚辈知您是个大好人,借您的身体让晚辈躲一躲啊,晚辈是绝对不会损伤到您的……”

    “借我的身体躲一躲?”无名氏怔愣住,“怎么借?”

    随即感觉有一股外力自他背后入侵躯体。

    无名氏又是一怔,稍后,他平静的表情开始皲裂,咬牙切齿的咆哮道:“臭丫头,谁教你的子午合体术!”

    躲藏进无名氏躯体内的简小楼心下一悚。

    他竟知道子午合体术?

    作者有话要说:  先一更,第二更我得改改~~~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