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她的合体术是禅灵子教的。mhtxs. [乐乐小说]

    禅灵子的合体术是一位名叫怀幽的鬼修所授。

    禅灵子千叮咛万嘱咐这套功法不可传给旁人,更不要在鬼修面前使用,以免传入怀幽的耳朵里。连禅灵子都忌惮三分的鬼,一定不是什么善茬。

    无名氏如此清楚这门合体术,莫非他同怀幽有什么关联?

    简小楼满腹狐疑,甚至怀疑是不是怀幽本尊附身在了无名氏体内。但她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鬼修属阴,最惧怕阳火,再厉害的鬼修也不可能修习器道,还修成一个天才吧?

    “究竟是谁教你的?”无名氏抵抗着宋青蔓同江安的联手进攻,仍在愤怒的质问简小楼,“是不是一个丑八怪臭秃驴?!”

    神魂状态下可以说谎,简小楼张口就来:“恩?什么子午合体术,晚辈从未听过呀。晚辈如今一缕残魂,可以附身在剑体,自然也可以附身在人体啊。”

    “你他妈骗鬼呢?!”听罢简小楼的辩解,无名氏好似被点燃了的炮竹,跺着脚嗷嗷直叫唤,“我不管,你给我出来!”

    “前辈,做人不要那么小气嘛。”

    “你究竟出来不出来?!”

    简小楼当然不肯轻易出去,虽然此举有些卑鄙无耻,但这个节骨眼上出去等同送死,她好不容易才活下来,总不能轻易又领盒饭啊。

    “好……好……”无名氏哆嗦着连说了几个好字,“你有种,你给我等着。”

    简小楼隐隐觉着自己似乎闯祸了。

    然而眼下并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只能继续龟缩在无名氏肉身内,还不忘提醒小黑一句:“傻鸟,记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自己先躲起来!”

    一直在无名氏头顶盘旋的小黑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兽潮已经攻破火炼宗大阵,天上地下到处都是激荡四射的灵剑妖刀。趁着混乱,正与魏赢斗法的玄真长老竟然再度使出阴招。

    眼看魏赢落败将要殒命,无名氏暂且没有功夫同简小楼计较,摆脱两人纠缠之后一飞冲天。

    “简小楼!”宋青蔓被无名氏重创一掌,咳着血,指天誓日的道:“我宋青蔓在此立下心魔誓,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为我越师弟报仇!”

    场面实在太过混乱,简小楼并没有听清宋青蔓说了些什么。听见她也不在乎,杀了一个她认为该死的人,心中坦荡磊落没有丝毫愧疚。

    “走!”

    无名氏跃上巨鹰,一手扣住魏赢的肩膀,驱使巨鹰调头离开。

    “哪里逃!”

    玄真长老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他已重创了魏赢,岂能错过诛杀他的良机。收回变化万千的尺子,他转动储物戒,扔出一座石头小山,这小山看似只有拳头大小,却是由一座真山提炼而成的,威力可想而知。

    本想震死那老匹夫,但小山甫一出手,他又改了主意。

    他的宝贝徒儿已经死了,这老匹夫也休想有徒弟送终!

    于是这一记重击直奔无名氏的后心撞去!

    然而小山未至,连人带鹰竟一起在虚空中消失无踪,小山在外转了一圈,又飞回玄真长老手中。

    玄真长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无论火炼宗乱成什么模样,无名氏还是轻轻松松带着魏赢离开。

    落在浮光城外一座荒芜的山头。

    魏赢人未站稳便躬身下跪,伏地重重叩首:“前辈,您的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可惜晚辈大限将至,此生无法再报答您了,来世必当结草衔环……”

    前辈?

    魏赢一把年纪堂堂金丹,竟称呼无名氏为前辈?

    简小楼的心口狠狠揪了揪。[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

    无名氏拢着手道:“行了,省口气力吧。我不过闲着无聊才陪你走这一遭。”

    魏赢垂着头老泪纵横。

    无名氏难得发出一声喟叹:“此番未能取了玄真狗命,你心中总是留有遗憾的吧。可惜我得顾着沧海之滨,无法随意出手……”

    沧海之滨?

    简小楼听着这地名有些耳熟,回想好一阵才想起来大长腿曾经科普过,沧海之滨乃是西海之外一处岛屿,传说中的神秘禁地。

    据说那岛上住着几位隐世不出的高阶修士,人、魔、妖、鬼皆有。

    无论周围各洲各岛为了争夺资源厮杀成什么模样,谁也不敢入侵沧海之滨半分地界。

    一些在各界都混不下去的亡命之徒,走投无路时便会前往此岛寻求庇护。

    看来魏赢这百年来正是躲藏在沧海之滨。

    魏赢的金丹早已碎裂,气息溃散不稳,轻轻摇头:“晚辈已经心满意足,可以安心去了。这些年晚辈恨透了火炼宗,然而今日见到宗门遭逢劫难,竟又于心不忍……”

    自嘲一笑过罢,他抬头望向无名氏,“晚辈最后有句话,希望说与前辈听。”

    “你说。”

    “晚辈只希望前辈今后莫在如此任性,只为完成晚辈一个夙愿,您强固晚辈金丹,强留晚辈神魂,耗损将近百年修为……您乃鬼修纯阴之体,操纵火种炼器对您魂体损伤极大,怕是又去了百年修为……”

    鬼修……

    简小楼浑身一哆嗦。

    “怕什么,横竖我修为高深。”无名氏浑不在意,“挥霍了几千年,无非是从化神挥霍到元婴中境,足够我继续挥霍。”

    “前辈啊……”

    “行了!”无名氏的耐性似乎耗光了,摆摆手道,“你不是希望死在那什么山上,同你小师妹葬在一起吗,趁着还能动弹赶紧滚,啰嗦什么,老秃驴念经一样,烦死了。”

    魏赢被他轰走了。

    于是周遭安静了下来。

    无名氏反而陷入沉默,他闭上双眼站在树下,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消时,此鬼翻脸比翻书还快,尖细着嗓子,怒不可遏地道:“臭丫头!如今已经远离火炼宗,速速从我体内滚出来!”

    简小楼躲在他肉身一声也敢不吭。

    完蛋了完蛋了,这只鬼修必定就是大和尚口中的故友怀幽。

    天呐,要不要这么倒霉?除却大长腿以外,自己头一次施展合体术就被怀幽逮个正着,这是什么气运啊?

    “少同我装哑巴!”怀幽的声音冻过一样,“哼哼,我最后问你一句,出来不出来?”

    简小楼纠结出去还是不出去。

    禅灵子虽然违背了誓言传授她功法,但他二人不是故友吗?总不能因为一部子午合体术,便下狠手将故友的徒弟给一刀切了吧?

    正犹豫着,倏地就被一股力量扼住脖子,提小鸡子一样提了出来。

    怀幽扼住她的魂魄,阴恻恻的呲了呲牙:“小丫头片子,在你鬼爷爷面前装神弄鬼,你还嫩了点!”

    “前、前辈……”简小楼扯出一抹笑容。

    “你同那老秃驴是何关系?”

    “哪个老秃驴?”

    “还装蒜!”

    “您指的是迦叶寺禅灵子么?”见糊弄不过去了,简小楼无奈摊手,“他老人家一心想收晚辈为徒,晚辈没有答应,却又学了他两套功法。您说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吧。”

    “禅灵子真的回来了?”怀幽微微一怔,“他想收你为徒,让你去做姑子?”

    简小楼点头:“是的。”

    指腹轻轻摩挲着嘴唇纹路,怀幽凝眉思索,神识在简小楼身上接连打量。

    他在打量简小楼的同时,简小楼也在打量他,越打量越疑惑:“前辈,您真是禅灵子前辈口中……那位创出子午合体术的故友怀幽么?”

    怀幽微微抬起下巴,高傲道:“不然还有谁能创出如此惊世骇俗、精妙绝伦的功法?”

    “不太对。”

    “哪里不对?”

    “禅灵子前辈说,他那位故友附身箜篌,美貌天下第一。”

    “美貌天下第一?”怀幽突然兴奋起来,“他真是如此说的?”

    “是吧。”

    简小楼早忘记禅灵子原话如何说的了。

    “噢哈哈哈哈咦哈哈哈哈……”

    一连串魔性洗脑的笑声再次从他口中蹦了出来,这回毫无遮掩,笑的极为放肆,“不是要同越泽一个小辈斗器么,于是我就挑了一具资质一般般、刚刚死去的肉身,从头学起,对他才公平。”

    果然是附身术。

    “何况如我这般天人之姿,又岂会随意给人看了去?”怀幽摇头晃脑,得意洋洋,“啧啧,你既然诚心诚意的请求了,今日便让你开开眼。”

    简小楼心口憋气,她何时请求了?

    怀幽自说自话,掐诀在眉心一点,一道光芒自灵台抽出,无名氏的躯体缓缓倒下。

    那光芒如烟花升入半空,在落日的余晖下,一名男子缓缓从天飘落。

    简小楼仰起头怔怔望着他……

    心道还好自己如今只是一缕魂魄,否则必定要一口鲜血喷出来啊!

    大和尚又坑人,说好的美貌天下第一呢?

    眼前这鬼畜杀马特是个什么玩意儿?

    瞧那一头五颜六色的长发,被一把筷子绾成各种诡异的造型,还倒插三根花里胡哨的长翎毛,衣袍也是不伦不类、布条与羽毛乱飞,乍看过去,简直就是一只在夕阳下奔跑的火鸡!

    至于脸……

    简小楼觉得自己快要瞎了。

    依稀可辨五官极为精致,可这脂粉涂的连他亲娘都认不出来是谁了吧?

    怀幽悠然自得的落了地,纤细的食指卷起一缕长发,疏懒的睨她一眼:“怎样,有没有被我的美貌所折服?”

    “哎呀,前辈倾城之姿风华绝代美艳无双!”

    “噢哈哈哈哈……小丫头识趣识趣……咦哈哈哈……”

    简小楼在一旁陪着笑,笑的有些抽筋。

    “行了,你这魂魄无法离体太久,且回肉身去吧。”怀幽眯着双眼,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小可怜儿,碎魂之苦都能受得住,也难怪那秃驴想要收你为徒。”

    简小楼的笑容渐渐淡在脸上。

    “对了,软绵绵原本就是你的东西,还给你。”怀幽将软绵绵祭出,屈指一弹封印进她魂体之内,“虽然已遭损坏,但此器拥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你且以神识好生蕴养着。”

    “多谢前辈。”

    “我得去一趟南灵佛国,那个老秃驴……”

    脸色再度阴沉,怀幽祭出一架一人多高的箜篌,撩开衣摆侧身坐了上去。

    心念一动,箜篌腾空而起,载着他向南飞走。

    来的潇洒,去的恣意。

    空留一地鸡毛。

    ***

    “呼……”

    依照夜游先前所授之法诀,简小楼魂魄归位,自沉眠中豁然睁开双眼。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在土里,不曾想竟身处一方山洞。

    不过瞧见身下垫着的白狐狸毛毯子,她心中已然透亮,看来自己的肉身落在了战家人手中,还被大长腿给藏起来了,真是干的漂亮。

    简小楼打算坐起身,忽然发现手脚僵硬的宛如石块。

    不对,是真的变成了石块!

    禅灵子之前曾说再破杀戒,身体便会陷入石化七日,她这是要石化了么?

    而石化的意思,竟是整个人变成一堆硬邦邦的石头?

    简小楼生出一丝恐慌,赶紧以神魂念力同夜游沟通,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看来魂魄一旦回归肉身内,就只能凭借六星骨片同他联系了。

    “嘎……”

    小黑一早寻到了她藏身的山洞,在洞外飞来飞去,却始终无法穿透金丹修士设下的禁制。

    简小楼尝试着动了动唇,一个音节也无法发出。

    无奈……

    好在大长腿办事仔细,知道设下禁制,不过七日而已,睡一觉就过去了。

    *

    “呀,红色的八哥鸟!”

    半空中,飞过一架由数十只彩羽仙鸟前行引路的仙车。

    一名紫冠少年自仙车内探出头来,指着下方的小黑说道,“二叔,我还是头一次见着红色的八哥。”

    被他称呼为二叔的白衣男子款款摇着羽毛扇,微微笑道:“少见多怪。”

    “不行,我得抓回来瞧瞧。”

    言罢,紫冠少年风风火火的跳下仙车,脚踏一只彩羽仙鸟俯身就向小黑飞扑。

    “鸟儿鸟儿,快来我这里!”紫冠少年手掌不断开阖,一股吸力锁定在小黑身上,奈何吸了半响,连根鸟毛也没吸到手。咦了一声之后,他有些不甘心的轻拍储物袋,祭出一张细丝网抛了过去。

    小黑正想办法进入山洞,冷不丁被网子给套住了。

    挣扎了许久也挣扎不开,它心情有些不愉快,顶着丝网直冲那紫冠少年飞了过去,忽闪翅膀给他个大耳刮子——让你狂!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一夜木有睡,下午睡着了~

    咳咳,再写一下也能到五千,不过我好困,继续去睡觉咯,明天补回来~~

    火炼宗的剧情已经差不多接近尾声了,火炼宗只是一个引子而已,连第一卷都算不上~

    下面主攻天意盟~~~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