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二公子万事小心,老夫留在此地候命。[mhtxs.]”

    白头翁拱了拱手,停伫在囚龙山外接应,上行的瘴毒饶是金丹境界也承受不住,只能目送战天翔一人越过重重紫雾,隐入环山顶峰,渐渐消失不见。

    战天翔混在火炼宗的日子,趁着采矿的机会早已将囚龙山内部摸了个底朝天。他站在阵眼位置深吸一口气,祭出箭矢来,反手一划,左手腕被锋利的箭矢割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汩汩向外涌出。

    空闲的右手掐了个诀,将体内灵窍打开,在灵气的催发之下,透过伤口流出的鲜红液体逐渐变成灰黑色,一时间血气肆溢,仿若拥有了实体,以他为中心缭缭绕绕的向八面飘散。

    堪堪一息,原本寂静的山内不知从何处传出一声不安的兽吼。

    逐渐的,兽吼声此起彼伏。

    “血气又黑了不少。”

    战天翔习以为常,毫不在意那些妖兽的嚎叫,注意力一直都集中自己的手腕上,眉毛越拧越重。五岁那年,他发现自己的血气可以催动妖兽狂躁时,血气还只是些许暗红。如今十五年过去,竟已灰黑至此。族老断定他九十岁过后,不是被自己的地魂彻底吞噬,就是陷入六亲不认的妖化状态。

    如今看来,怕是撑不过七十年了。

    除非寻到自己丢失的天魂,天地命三魂融合,才有可能逼出当年那四阶元婴凶兽留在他体内的妖煞之气。

    但在赤霄界寻找一缕魂魄的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

    哪怕势力渗透整个大陆的战家,也是束手无策。

    “倘若小楼还活着,待此事了结之后,我还是去寻找一下我的天魂吧。尽管希望渺茫,总是得努力一下……”战天翔默默在心里说。

    从前觉着可以活到九十岁,已是挺幸运的一件事儿。如今不知因何缘故,竟有一些不甘心了。人呐,果然在有了某些念想之后,就开始变得贪心了啊……

    **

    火炼宗广场。

    无名氏正诧异的望着越泽手中剑匣:“听闻越道友最擅长灵巧类的杀器,为何铸造了一柄剑?”

    越泽飘然而立,抚着剑匣但笑不语。

    “行,你小子爱用剑就用剑,待会儿莫要哭鼻子。”无名氏也懒得管他,耸耸肩,伸手进储物袋内摸索,“这是在下铸造的软绵绵……”

    然后他摸出一片遍布尖刺的仙人掌,被扎的一哆嗦。

    “嘿嘿,不好意思,拿错了。”呲着牙将仙人掌塞回储物袋,无名氏仰脸皱眉又开始继续摸索。

    一众人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储物袋内的东西,心念一动不就出来了,怎么还需亲自下手摸的?

    然而无名氏仍在一件件的向外掏,什么猪毛刺、大榴莲、鹅卵石、狗尾巴草、鸡冠花,最后终于掏出一块拳头大小黄乎乎的泥巴团子:“啧,就是它了。”

    还真是软绵绵。

    越泽睨一眼那团湿漉漉的泥巴块儿,有些想翻白眼的冲动。

    广场上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看台上的战天鸣微微蹙眉,他不懂铸器,但品器还是有些本领的,这团泥巴有何奇异之处,他为何一点也瞧不出来?

    “他这里是不是有些问题?”满头雾水的霍迎以折扇叩了叩战天鸣的手臂,尔后指指自己的脑袋。

    “嗬,天才总是有他的别具一格。”岳念兮美眸流转,波光潋滟,对无名氏的兴趣颇为浓厚。自她在高台现身,除却火炼五老这些年纪大些的,金丹以下男修,无人不为她的美貌留伫目光,唯有这无名氏……

    并不是,无名氏也是看了她的。<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但他眼眸中毫无惊艳垂涎,反而还赤果果的透出鄙夷之色,似乎在说:什么东仙双姝,长的窝瓜一样,一般般嘛。

    岳念兮并不因此生气,与之相反,她心头隐隐透着兴奋。

    厉剑昭坐在玄微掌门身边,瞥见岳念兮的目光一直锁在无名氏身上,有种想要跳下场将其剁成肉酱的冲动。奈何玄微掌门以威压将他牢牢制住,丝毫动弹不得。

    玄微掌门同其他几位长老交换过眼神,无不担忧。

    他们都是器道一脉的佼佼者,旁人看不出来,他们又岂会不知,那团瞧着毫不起眼的泥巴之内,阵图复杂到令他们眼花缭乱的程度。以他们金丹修为摸清阵图脉络尚且困难,筑基境界的越泽妄图破解谈何容易?

    双手在袖笼下攥的青筋爆出,玄真长老愈发想要一掌拍死越泽。

    越泽并没有耗费心神去窥探软绵绵的阵图,只是淡淡说道:“软绵绵这名字,在下似乎听过……”

    “是你洞府护炉……叫什么简……哦,简小楼的创意,你听过并不奇怪。”无名氏毫不避讳,将那团泥巴举了起来,“我便以此器,同你较量一番……”

    言罢,他将泥巴向上一抛。

    只见拳头大的泥巴蓦地在半空分裂膨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随着声响越来越大,膨胀速度也越来越快,几乎遮蔽住头顶苍穹。无名氏掐了个诀,软绵绵又缩小为三尺左右,如一团黄色云朵,漂浮在他头顶上。

    先前还在笑话他的修士纷纷转为惊呼。

    无名氏介绍道:“此器属防御类,地级初品质,可随主人修为逐渐成长。”

    “巧了,在下所铸的这柄神兵,亦是地级初品质,且拥有自我进化的能力。”越泽终于撕开剑匣上的封印符箓,剑匣甫一露出条细缝,丝丝荧光便迫不及待的逸散出来。

    托着剑匣底部的手掌微微用力,越泽沉声道:“出!”

    嘭!

    金竹木匣陡然升空,一声爆响过后炸成碎屑。只见一柄靛青色长剑绽放华光,破空旋转一圈,尔后落在越泽面前。剑长三尺五,剑身窄而细,却是两间平钝,并无锋刃,唯有诡异的青色光雾环绕在剑身。

    “这是……”玄微掌门大感讶异,询问的目光投向玄真长老,“此剑是以何种矿材所铸,为何窥探不透?”

    玄真长老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眉飞色舞道:“想不到泽儿竟藏了此等天地灵材,怪不得……”

    “烈焰之心?”

    诸多惊叹声中,唯有无名氏怔怔望着那柄宝剑,喃喃自语道,“烈焰之心再度现世,那恐怖的家伙是要出关了么……已有五千年了吧,岂料再见时竟被铸造成了一柄神兵,那死秃驴若是见着,不知该作何感想……”

    “不对……”无名氏豁然举目望向越泽,目光阴寒诡谲,“你小子怎有本事熔了烈焰之心?!”

    “原来此神石名叫烈焰之心。”越泽还真不清楚,即便知道了名字,也不知是何物,“至于怎样熔了它,那是在下的本事!”

    说着指尖一捻,操控长剑攻向无名氏!

    无名氏向后一个疾闪,双手在胸前快速掐诀。软绵绵立刻化为一团棉花盾牌,挡在他身前。

    长剑破空伴着鸣哨声响,刺进软绵绵以后,竟好似泥牛入海,完全被软绵绵给包裹住。

    众人只见软绵绵上凸下凹,下凸上凹,如个弹力十足的皮球一般被剑气冲撞着滚来滚去,滚去滚来,上滚下滚,左滚右滚。刷刷刷,嗖嗖嗖,长剑终于寻到一个契机将软绵绵刺了个洞,剑尖穿出不过三寸,软绵绵倏地膨胀,又将它整个包裹。

    继续上滚下滚左滚右滚滚滚滚……

    玄微掌门抚掌大叹:“无名氏真乃器道之旷世奇才也!区区一团泥巴,在他手中,竟能锻造成如此包容万象的防御灵器!反观阿泽所铸之宝剑,倒是占了铸材之巧,终究是落了下乘啊……”

    玄真长老冷笑道:“掌门师兄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

    玄微掌门哑了哑,轻咳两声,讪讪抚了抚须。

    越泽心中亦是万分惊讶,小楼在他洞府内制造软绵绵之时,他是参研过的,不可否认确有几分意思,但无论如何他也想象不到,软绵绵经过无名氏改造之后,竟会有这般骇人的包容力。”

    不过……

    “你以为神兵之威就只是如此?”

    唇角勾出一抹极轻蔑的冷笑,越泽再度掐诀,厉喝一声,“剑影重光,起!”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音浪滚滚,震慑心神。不知软绵绵内部正在发生着什么,众人敛声屏息拭目以待,只见软绵绵如同被吹了气,涨成一个大圆球,轰的一声巨响,竟被数百道剑光戳的千疮百孔!

    原本三尺五寸长的宝剑,如今足足暴增了数十倍。在剑身四周,环绕着数百柄三尺左右的小剑,这些小剑隐隐结成一个法阵,将破损的软绵绵束在其中。

    此天赋神通一出,场中但凡剑修目光无不狂热。

    纷纷拿来同第一剑宗楚封尘的“无我剑”相比较,得出的结论竟是不相上下。

    心道谁若是得了此剑,怕是这辈子都要被那楚疯子给缠上了!

    宋青蔓和江安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彼此相视一笑。

    “好!”

    玄真长老起身狂笑,指着巨鹰背上的魏赢骂道,“叛徒,你徒儿比不过我徒儿,你还有何话好说!当年做出那等恶事,如今竟还来诋毁老夫名声,老夫势必杀你!”

    魏赢一时间也有些回不过来神,他……他怎可能会输?

    战天鸣亦是始料不及,他侧了侧目,看向囚龙山的方向,心道依照时间来说,阿翔应该已经开始了……

    “输?”无名氏突然微微眯眼,哈哈大笑起来,“输的不知是谁,瞧这铺天盖地的神魂怨怒,越泽,我如今十分好奇,你究竟是怎样铸出这柄剑的?”

    越泽大败无名氏,心情正好,毫不理会他的讥讽。

    正欲合掌收回宝剑,岂料变相陡生!

    那悬于百剑正中的巨剑倏地剧烈震动起来,嘶嘶,汹涌的灵气自剑内释放,砰一声,巨剑竟崩碎成数以万计的残片!

    在越泽以及众人的震惊之中,剑之碎片赫然凝结成了一道虚影。

    仔细分辨,应是名妙龄女子的模样。

    “越泽,你这道貌岸然黑心烂肠子的伪君子!”虚影浮空立在半空,双臂一展,周身数百道剑光潋滟,纷纷顺着她的手势攻向越泽!

    越泽惊怔之下掐诀念咒,妄图夺回宝剑的控制权。

    然而完全无用!

    “剑灵?!”有剑修道。

    “不,不是剑灵,是剑主!”

    战天鸣心知这抹虚影的身份,唇角浮出一丝颇为满意的笑容,看来阿翔的眼光的确不错,此女心性之坚毅果然非同寻常。

    宋青蔓起身大喊:“越师弟小心!”

    剑主的力量并不强,可此剑方才受了越泽操纵,有他的精神力在,威力不容小觑。玄真长老正准备出手营救,却听魏赢骂道:“如今斗器尚未结束,你徒儿竟连自己所铸的灵器都收拾不了,这也算赢?!如何当得起东仙器道第一天骄之名?!”

    众人纷纷附和。

    玄真长老只有咬牙的份。

    “让你拿我神魂铸剑,让你杀了我的小黑,去死吧你!”简小楼倒立于空,控剑压顶。

    “你既心甘情愿以身殉道,如今又怎来怪我?!”众人揣测非议的目光扫来,才真如一柄柄利剑,越泽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撑起防护罩抵抗自头顶落下的剑雨。

    然而剑雨只是落在他周身一丈范围,再度结成一个剑阵,将他和简小楼裹在其中。

    “去你吗的以身殉道!”

    简小楼同这变态说话总要气死,拖得太久,怕他狗急跳墙将自己身怀异火一事宣扬出去。而且她如今只是借剑之威,一旦威势弱了下来,她的修为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干掉他!

    如今分出一半神魂,又被离火精炼化了将近两个月,魂印戒咒的力量大为减弱,正是下手好时机。

    至于杀了人之后如何在火炼五老手下脱身,以及再度破杀戒将会遭受何种天罚,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

    天宝峰。

    越泽洞府外。

    今日斗器大比,金荷并没有前去观战,那柄宝剑一出,她不信越泽会输。何况她脸上有伤,有些羞于出去见人。说来也是奇怪,那八哥明明没有丝毫修为,金荷被它啄了那么一下,脸颊伤口一直处于溃烂状态,服用多少丹药都没有好转的迹象。

    金河站在院中花池边,摘下面纱透过水面观察自己的脸,心中愤恨不已。

    原本对于简小楼那一抹同情,也在毁容的折磨中消磨殆尽,恨不得将她的尸体挖出来挫骨扬灰!

    一名杂役弟子突然面色惶惶的跑过来:“金师姐,越师兄寝室内似乎有些怪异。”

    “何处怪异?”

    金荷重新戴上面纱,掉脸向越泽洞府走去。

    那杂役弟子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一直在颤动。”

    金河蹙了蹙眉,独自进入越泽的洞府内,神识感知一圈并无异常。正准备出去训斥那杂役弟子无中生有,果然察觉出脚下有些轻微颤动。

    她稍稍怔了怔,下方正是越泽密室所在。

    由不得金荷思索太多,她开启密室禁制入内,顺着石阶向下走,那颤动声越来越强烈。金荷心头生出一丝忐忑,总觉得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即将发生。

    然而神识一扫一览无余,密室内并无异常。

    金荷拢着眉窥探了一遍又一遍,始终不知颤动源于何处。最后,她将目光锁定在一侧的器炉。

    砰砰,砰砰,砰砰。

    颤动果然源于这樽器炉。

    金荷纳闷着上前,正准备凝神窥探器炉内部,陡然一团红彤彤的火焰从炉口中飞了出来!那火焰速度快如闪电,直到与金荷相距不到一尺时,金荷方才看清是只火红的八哥鸟。

    怎么可能,竟是简小楼那只被烧死的八哥鸟!

    金荷悚然之下爆起护体灵气,嘶一声就被浑身是火的小黑穿透,尖喙一开一合,生生抠了她的一只眼珠出来。

    “啊……”

    在金荷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中,小黑没有理会她,扑棱着翅膀向外飞去。

    作者有话要说:  =_=

    写到大半夜,终于写完了松了一口气。

    突然想起来跟编辑约这周六上架,也就是明天上午十点,要更新一万字。。

    人生简直崩溃。。

    ……

    最后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