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疾奔到冶炼阁的展天香,洞门还没进去,就听见简小楼的说笑声。(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s. 提供Txt免费下载)

    她放出神识一瞧,亏得自己还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曾想却正和一名男修士聊天聊的火热。

    于是展天香掉脸就走。

    顿时觉得自己真是没事儿找事。

    闷闷不乐的回到洞府,正准备开启房门禁制,突然一阵罡风袭来,化为一个巨大的拳头,冲她胸口恶狠狠地锤了过来。展天香着实吃了一惊,想开启禁制已是不及,即时一个缩地术向后急闪。

    扬起手臂露出弩|箭,可惜双方力量悬殊过大,弩|箭被罡风压制,才射出不到一尺便掉落在地上。

    啪!

    胸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噗,展天香吐出一口鲜血,被罡风拳击飞出去,重重砸在了内侧简小楼的床上。

    房门被罡风阖上,周围红光激射,这是被下了禁制。

    房间内渐渐现出两抹虚影,虚影渐渐显现出实体,是两位金丹境界的老者。

    一位白发白须,皮肤莹白,身材消瘦颀长。一位黑发黑须,皮肤黝黑,侏儒五短身材。

    白发老者脸色倏变,快步上前朝展天香嘴巴里塞了一颗丹药,回头瞪着黑发老者:“你这暴躁的死老头子,下这么重的手作甚?是想将他打死么?”

    黑发老者冷冷哼道:“打死又如何,没用的废物,也不知大公子为何会挑了这么个废物!”

    挨了一拳的展天香经脉断了几茬,幸好丹药喂的及时,若不然此刻早已昏了过去。

    她强忍着剧痛,脚步虚浮着站起身,拱手垂眸,“属下见过白头翁,黑头翁。”

    哪怕展天香佝偻着背,也比黑头翁高出大半个头,老人家鼻孔喷出热气,斥道:“臭丫头,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你来火炼宗干嘛了?还真以为你是来修习器道的?!”

    展天香的脑袋垂的更低了:“属下不敢。”

    白头翁则拉着她的手,亲切的拍了拍:“行了,我们也就是来同你说一声,大公子那里已经开始启动计划,希望你这里一切顺利。”

    展天香老老实实地颔首:“属下知道了。”

    “知道知道,我看你知道个屁!”黑头翁骂上瘾了,仰着脸,枯树样的手指猛戳着她额头道,“如此重要的大事,本座不知大公子为何非得选中你来,但你若是搞砸了,便是大公子也护不住你!”

    “属下明白了。”展天香被喷了满脸的唾沫星子,仍是深深埋首。

    不是她不想抬起头来,黑头翁毫不收敛他的威压,金丹境界的威压,自己如何承受的住。

    黑头翁这才满意的捋了捋长须,准备遁隐时,赫然发现有道视线似乎锁定在他身上。

    黑头翁吃了一惊,巡睃一圈才发现竟是窗台上鸟笼里关着的那只黑漆漆的老八哥。

    小黑正一只脚蹲在木杆上喝水,两颗绿豆大的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似乎有些好奇。

    黑头翁恶狠狠地恐吓道:“你这扁毛畜生看什么看?再看本座抠了你的眼珠子!”

    小黑真就不看了,转个身,屁股对着他。

    黑头翁瞬间傻了傻,咆哮道:“你他妈给我转过来!”

    小黑理也不理,啄了啄翅膀,抖抖羽毛,缩着脖子开始睡觉。

    黑头翁伸手就要掐死它,却被白头翁提着领子提了个离地三尺高:“你个老不死的,和一只扁毛畜生较劲什么?”不过一转脸,他眸色尖戾,“这畜生虽是只凡鸟,不曾开启灵智,可八哥擅学舌……”

    深知此鸟对于简小楼的重要性,展天香心下一惊,忙道:“大人,小黑是个呆鸟,更是哑巴,连鸣叫都不会,无碍的!”

    白头翁也就不再多言,毕竟大公子再三叮嘱,事关火炼宗一切部署,都必须无条件服从面前这个人。(.mhtxs. )

    另一点,他也确实没将一只凡鸟放在眼里,可仍旧一挥手,一股强势的威压向着小黑袭去,摧毁了它的意识体,不介意令它变得更傻一些。

    随后,他提着黑头翁化为一缕青烟遁隐,直到飞到浮光城外方才现出身形。

    一落地黑头翁就跳起来骂:“你这趋炎附势的老货,堂堂一个金丹,居然怕一个筑基中期的丫头片子!”

    白头翁真被气着了,沉着脸问:“你知道他是谁吗?竟敢出手伤他!”

    “大公子如此袒护于她,不是大公子的姘头还能是谁?!”提及此事,黑头翁不免有些恨铁不成钢,“大公子也是糊涂,这个女人简直一无是处,竟叫她来做这件大事!”

    “姘、姘头?”白头翁瞠目结舌了一阵,有些哭笑不得,怪不得这老黑货如此不待见他呢。大公子虽然嘱咐过,此事不宜过多人知晓,尤其黑头翁时不时颠三倒四。但若再不让这老货知道,搞不好会闹出人命来,“他可是大公子一母同胞的亲人,大公子不护着他护着谁?”

    “这些年,我虽在打理战家的地下买卖,可也不是个傻子。”黑头翁气的笑了,“大公子只有一个废灵根的亲弟弟,天生无法修习战家剑,乃战家之耻,自出生起便鲜少于人前露面,何时又多出一个亲妹妹?”

    “那你可知二公子姓谁名谁?”

    “考我?我虽不曾见过,但又岂会不知二公子的名讳?”

    黑头翁白眼一翻,“战天翔。”

    白头翁就不说话了,微微笑着,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黑头翁摆好了架势同他吵架,有些不明所以,他隐约觉得那里不太对,碎碎念道:“战天翔,展天香。展天香,战天翔……”

    赫然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劈的黑头翁昏头转向:“展展展天香就是战天翔?咱们隐世不出的废灵根二公子?!”

    白头翁摇摇头:“他可不是废灵根,以我观之,他兴许是战家磨砺已久的一柄利剑。”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黑头翁一时消化不了这个事实:“可我看他心智不坚,又总是妄动恻隐之心,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白头翁笑道:“他能如捏泥巴似的改变自己的外貌特征,走过还真石不被发现,连你都窥探不出他的伪装,这难道不算过人之处?”

    这一点黑头翁倒是想不明白:“莫非他有秘宝傍身?”

    白头翁再次摇头:“这就不是我所能知晓的了,但随意变幻身形,必定不是他最大的秘密。”

    末了,又轻叹一句,“可我总觉得大公子此番棋差一招。”

    “怎么?”

    “二公子今年不过十九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啊……”

    ******

    “咔咔。”

    门禁被秘法打开,简小楼大摇大摆的回来了。

    毕竟都是修士,就算她再怎样蹑手蹑脚,大长腿也不可能听不见。

    战天翔正在催动灵气化解丹药,滋润自己受损的经脉。听见响动之后,即刻收回灵气,倒在床上装睡。他疗伤催动的是筑基境界的灵气,万一简小楼有所感知,教他如何解释?

    “大长腿?”

    房间里乌漆麻黑,简小楼抽了一缕灵气在眼前一绕,催动了夜视。感受到战天翔灵息平稳,正是睡熟了的表现。

    警觉性这么差?

    简小楼蹙了蹙眉,觉得明天有必要同他聊一聊这个问题。

    她逗了逗小黑,便和衣躺去床上小睡。练气境界只是比凡人强悍一些,饭还是得吃,觉也得睡。

    然而才将闭上眼,她尝试着翻了个身,察觉有些不对劲。

    小心翼翼的又翻了个身,不知察觉到了什么,简小楼心急火燎一个猛子跳了起来。紧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她温暖的小床铺骤然碎成了一堆齑粉!

    “卧槽,你对我的床做了什么?!”

    简小楼屈指一弹,点亮了墙上的火石。扬脸看着满室尘屑飞扬,脸上布满震惊。

    巨响之下,战天翔也被吓了一跳,倏然坐起身。

    想起方才他曾砸在小楼的床上,大抵那时便将这木床给击毁了。

    简小楼瞪着他:“是不是你干的?”

    战天翔觉得今夜自己真是悲催到家了,绷着下巴道:“无缘无故,我吃饱了撑得,毁掉你的床做什么?”

    “真的不是你?”简小楼有些狐疑,这明明是被修士以威压给震碎的,不是他还能有谁?

    “当然不是我!”战天翔厚着脸皮死不承认。

    确实,简小楼也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毁掉她的床,黛眉拧成一股绳,纳闷道:“这就奇怪了,谁能解开禁制进来咱们房间?”

    战天翔忙不迭道:“说不定是你睡梦中自行修炼,灵气溢出体外你不知罢了。”

    不排除确有这种可能,简小楼也有些相信了。

    战天翔的脸色越来越差,他体内气血翻涌,即将压制不住了。

    心里也是有些恼怒那黑头翁,虽然自己身在暗营,归他管辖,可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战家嫡系血脉,堂堂战家二公子。他区区一个战家家臣,竟敢三番两次对自己动手。

    然而……

    无法修习战家剑的战家人,还算是战家人么?

    战天翔的心中又涌起一抹苦涩,若不是他所拥有的那种特殊能力,父亲怕是早已将他放逐了吧。

    这种伤怀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下一刻,他就悲伤不起来了。

    因为简小楼打着哈欠爬上了他的床:“我今天熔炼了五百斤赤浑铁,灵气几乎已经掏空了,眼瞅着快要天亮,还得去囚龙山采矿,就同你凑合一下吧。”

    开玩笑,这怎么能凑合?

    战天翔冒出一头冷汗,气血更加不顺畅了,本能的就想将简小楼一脚踹下去。但此事原本就是自己理亏,哪里还有欺负人的道理。

    于是慌忙下了床,几乎是落荒而逃,“我出去吸收天地灵气,你好好休息。”

    简小楼也没想太多,原本床就不大,一个人睡更舒服。

    屋子里渐渐静了下来,她正要进入梦乡,突然听见一个粗哑的声音说道:“大公子那里已经开始启动计划,希望你这里一切顺利。”

    “谁?!”

    突如其来的声响,惊的简小楼瞌睡全无,迅速起身,下意识的召唤出紫电短剑。

    那声音又说:“你若是搞砸了,便是大公子也护不住你。”

    好似有一股凉风倒灌进脖颈,冷的牙齿直打颤,简小楼戒备着四处搜寻,最终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鸟笼:“小黑,是你在说话?你居然会说话了?”

    小黑在木杆上跳了跳,扑棱几下翅膀,鸟嘴嘎嘎,发出粗哑的声音:“搞砸了,大公子也护不住你。”

    “你真会说话了?”简小楼眼泛异彩,十五年了,还是头一次听它说话。

    不过说的什么意思?

    计划?大公子?什么计划?谁是大公子?

    简小楼在脑海中思索了许久,也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八哥善学舌,自己平素时常带它出门晃悠,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便记住了,也不奇怪。

    “再说一句给我听听。”

    “搞砸了,大公子也护不住你。”

    “不要总这一句,恩,说简小楼是大美女。”

    “……”小黑不再扑腾了,站在木杆上,紧闭着鸟嘴看着简小楼。

    “来跟我学,简、小、楼、是、大、美、女。”

    她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枚干果,递去小黑嘴边,诱惑它继续说。

    小黑偏着鸟头看她,再也不肯开口。

    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儿了许久,小黑终于又憋出两个干巴巴的音节:“傻-逼。”

    啪!

    被连鸟带笼子拍飞了出去。

    ***

    昨夜好似一场梦,梦醒了之后,小黑还是小黑,那只双目呆滞的傻鸟。

    接二连三受到惊吓,简小楼一夜没合眼,索性打坐修炼。

    她的土、金、木三系灵根之中,土系灵根的资质是最好的,足有六十五点。而土系擅防御,她不能开杀戒,便自小修习父亲买给她的《土行术》。

    功法对于修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功法书也是赤霄大陆最为稀缺的,这本《土行术》只是人级中品质功法。

    包含三项法术:锻体、土刺、土盾。

    锻体术是一种类似体修的法术,修炼大成之后,能够拥有和体修差不多的强健体格,却又不似体修那么辛苦,需要千锤百炼自己的身体。

    注定这辈子只能倾向防御的简小楼,深知拥有一个健硕耐揍的肉身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自拿到功法的那天起,就醉心于锻体术的修炼。

    可惜总是被她娘以各种方式阻扰。

    担忧自家娇俏萌软的小闺女将肉身给炼成金刚芭比,今后嫁不出去,她娘也是操碎了心。

    因此十几年过去,她只修炼到区区第二重境界。

    修炼到午时许,战天翔始终没有回来,简小楼收了真气,独自一人前往囚龙山采矿。

    囚龙山不是一座普通的山,它位于浮光城的内部,换句话说,二级浮光城的存在,原本就是为了围住这座宝山,确保它不被随意开采。

    囚龙山绵延数百里,呈圆环状,火炼宗弟子只被允许在外山开采,而且最高只能爬到山腰处。

    这勒令在简小楼看来完全就是多此一举,囚龙山上行布满诡异的瘴气,还有封山大阵,谁上的去?

    她背着工具,在那些师兄师姐经年累月凿出的矿洞内钻进钻出,不一会就采了将近四百斤的赤浑铁矿石,施展了轻盈术之后,一股脑扔进储物袋。

    再多也装不下,她钻出矿洞准备回去溶炼。

    却在洞外看到黑压压一片铁甲蚁。

    简小楼有些不解,铁甲蚁是一种喜吃铁矿的蚁兽,从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它们**居在矿洞内,每一窝都有成千上万只。可是这些从眼前爬过去的铁甲蚁,足有几百窝那么多,急匆匆赶路,似乎在被什么追赶。

    事有反常必为妖,简小楼站在洞口等待它们过去。

    有三个人跟在这群铁甲蚁的后面,其中一人看到了简小楼:“简师妹?”

    对方比自己的修为高出许多,出声后简小楼才窥探到他。

    此人她是认识的,正是入门考核时取出二十二颗三寸铁球精的高瞻。

    面冷心黑,这是简小楼对他的评价。

    作者有话要说:  台子搭好,开始唱大戏咯~

    ……

    ps,谢谢神君的地雷~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