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与高瞻同行的两人中,其中一名蓝衫修士简小楼有些印象,似乎叫什么元飞宇,同高瞻一样,炼气七层修为。(.mhtxs. )

    半年前在山脚下她曾见过,同那被挂在城墙上的紫衣修士是朋友。

    当时紫衣修士得罪了东洲小霸王厉剑昭,被钩子穿过锁骨挂在城墙上七日七夜,活活挂死。正是因为此人和另一名同伴,无中生有的写下紫衣修士辱骂浮光城主的罪证。

    在天意盟管辖的东仙三洲,私下里杀人无所谓。

    但在明面上杀人得有理由,没有理由,杀人者需受到惩罚。

    听说厉氏家族这位备受宠爱的小霸王,就是因为争风吃醋,当众打死了几个二等世家子弟,被押来浮光城看守天晷,以示惩戒的。那厮上过一次当,学了一次乖,杀人前随便敷衍个罪名先。

    而眼前这颠倒黑白之人,虽是被胁迫的,简小楼也从心底鄙视他。

    至于另一位则是名女修士,修为最高,在炼气九层圆满左右。简小楼全无印象,不过看她腰间玉带上挂着两颗星晶,应是一位内门师姐。

    简小楼敛了敛心神,礼貌而疏离的打招呼:“小楼见过师兄师姐。”

    “遇到简师妹实在是太好了,这两位是内门师姐俞心蓉,内门师兄元飞宇。”高瞻一一介绍过,忙不迭道,“我三人结伴而来,乃是为了布阵捕捉金甲蚁后,原本还有位外门方慧方师妹,可她今日被宗门指派了出去,我们正好缺了一个人。”

    捕杀妖兽简小楼并不在行,于是想也不想的拒绝道:“我只有区区练气五层,能力不济,去了怕是要碍事,还要赶回去熔炼铁精,先告辞了。”言罢拔腿就要走。

    元飞宇快她一步道:“只是看守一方法阵而已,简师妹何须妄自菲薄。金甲蚁不比铁甲蚁,并不常见,若是能够活捉金甲蚁后,卖给宗门便可得一千块下品灵石,出力最多的是俞师姐,分其四成。余下六成,高师弟、你、我三人各占两成,不知简师妹意下如何?”

    两成乃是两百块灵石,说不动心是假的。

    然而分配规则可不是一人说了算,简小楼望向领头的俞心蓉。

    俞心蓉神情有些冷冽,不过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我没意见。”

    高瞻区区一个外门,能加入俞心蓉的队伍已是额外赚的,何况元飞宇同他一样只拿两成,便是有意见也不敢随便提出口,只是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就是了。

    简小楼开始琢磨起来。

    她离家时携带了两千多块灵石,短短半年间就已经消耗的只剩下二百块。冶炼铁精需要耗费大量灵气,兑换材料炼制法器,也是一大笔开销,仅靠宗门每月那点福利,很快就会坐吃山空。

    宗门大部分弟子,都会接受额外的狩猎任务,简小楼若不是无法杀生,也早早参与进去了。

    如果只是活捉金甲蚁后,无需痛下杀手,她走一遭又有何妨?

    于是她应下了:“那我姑且一试。”

    三个人变成四个人,继续跟着那些黑压压的铁甲蚁前行。这些铁甲蚁是被俞心蓉以一种特殊灵器驱赶的,目的地正是金甲蚁的巢**。金甲蚁虽比铁甲蚁更强悍,然而铁甲蚁并不会惧怕它们。俞心蓉毁了这些铁甲蚁的巢**,一路驱赶,一旦它们遇到金甲蚁的巢**,必会前去抢占。

    待它们厮杀一阵后,再出手对付蚁后,不失为一个节省气力的好办法。

    一路翻翻绕绕,几乎从囚龙山的一侧,绕去了相对的另外一侧。

    高度也由先前的半山腰,几乎快要爬上了山顶。

    抬起头,缭绕的紫色瘴气近在咫尺,他们已经抵达到一个极限位置。

    “到了。”俞心蓉停下脚步。

    简小楼放出神识向前一窥,只见前方除了凹凸不平的石壁,什么鬼影子都没有。再细细摸索了一遍,才能勉强发现石壁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坑洞。

    紧接着,那些被驱赶而至的铁甲蚁像是嗅到了什么诱人香味,开始有条不紊的钻进坑洞。

    简小楼纳闷道:“据说一阶金甲蚁后足有拳头那么大,这小小的坑洞,蚁后是如何进出的?”

    元飞宇长身立在她一侧,柔情款款地解释道:“蚁后坐镇巢**,平时是不出来的。mhtxs. []而此刻正是金甲蚁外出觅食的时间,洞内只有蚁后和一些卫士,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一股热气呵在她左脸颊上,简小楼的手臂浮起一层鸡皮疙瘩,蹙了蹙眉,有些厌恶的挪了挪脚步,离他远一些。

    她这股子厌恶的神情落在元飞宇眼中,也是极可爱的。自从半年前在山脚下初次相见,元飞宇就一直对简小楼念念不忘,总觉着这位喜好穿着一袭绿衫的少女,干净水嫩的宛如朝花晨露。

    为此,他入门后还曾在宗门内打探过她的下落。

    后来在机巧阁遇到,注意到她刘海下的红斑,心中不免生出白玉有瑕的失望感,慢慢也就淡了些。

    今日偶然相逢,又让他的心思活泛了起来。

    高瞻在一旁冷眼看着,目光中泛着一丝鄙夷,这些内门弟子哪一点如他?

    “一人一个,站的分散些。”俞心蓉从储物袋里摸出四颗圆溜溜的赤红色的珠子,丢给他们一人一颗,自己留下一颗,特意嘱咐修为最差的简小楼,“这是一套灵器,稍后听我指令,你催动它即可。”

    “如何催动?”简小楼捏住手中赤珠问道。

    “一如熔炼赤浑铁的手诀。”

    那简单,简小楼落下心里一块石头。

    高瞻突然出声:“开始了!”

    只听“啵啵啵”几声,在简小楼听来好似开启香槟盖子的声响,石壁上原本黄豆大小的坑洞,向外飞溅出破碎的石屑,坑洞口越来越大。看样子巢**内已经开始了激战,这些铁甲蚁还不到一阶,金甲蚁后灭杀它们易如反掌,可一口气杀死那么多,也是一件体力活。

    四人就缩在不远处看着,直到响动越来越大。

    嘭!

    一声巨响过后,石壁赫然被一股力道轰开一个大洞。

    但见一只足有一人大小的蚂蚁从洞中爬了出来,锋利的咀嚼式口器宛如一个捕兽夹,一口一窝铁甲蚁都不在话下。

    简小楼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只的蚂蚁,不免有些瞠目。

    逗她玩吗?

    这明明是只二阶妖兽,相当于人类修士筑基境界!

    俞心蓉三人似乎谁也不曾料到,齐齐有些变色。

    元飞宇这会子也没心思盯着简小楼了,面有忧色的对俞心蓉说道:“原本想要虚耗一下它的气力,怕是行不通了,筑基境界的妖兽,咱们不是对手,还是放弃吧。”

    “那可未必,你瞧见它尾后的囊袋没有,这只蚁后正处于产卵期,修为大减。”毕竟是半步筑基之人,俞心蓉脸上的惶色收敛的极快,“拼一拼,未必拼不过。”

    “二阶金甲蚁后,价钱翻了整整五倍!”高瞻同样褪去惊愕,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之情。

    “那么,就拼一下?”提起钱的事儿,元飞宇也有些动摇,再看一旁的简小楼,竟没有丝毫恐惧,只是好奇的盯着那只妖兽。

    简小楼的确没有什么好怕的。

    她姐姐简小钗修的驭兽道,她家里就养了两只筑基境的妖兽。简小楼为了日后在不杀生的情况下应付妖兽,没少跟着她姐姐出去收妖,保命逃跑的功夫一流。

    不是她吹牛,莫看四个人中属她修为最低,但如果只能活下来一个,肯定是她。

    商量的过程中,那只二阶金甲蚁后已经差不多杀死了所有入侵的铁甲蚁,一早就发现有人类修士躲藏的它,愤怒的的扬了扬前肢,咀嚼式口器嘎吱嘎吱,如钢刀激烈摩擦。

    奔着他们四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身形矫健,疾奔如狼,远远望过去,就像是在地面上飞驰。

    “布阵!”俞心蓉大喝一声。

    四个人倏然分开,简小楼学着他们几人的模样,将手中的赤色珠子抛向半空,继而双手掐了个熔炼诀,将自身灵气导入那颗珠子内,以精神力去融化它。

    四颗珠子同时升空,在熔炼的过程中,分出一丝丝红光连接彼此,将金甲蚁后牢牢罩住。

    砰砰砰,金甲蚁后怒撞在法阵壁上,以口器疯狂撕咬。

    这一出手,另外三人便惊讶于简小楼的能力,熔炼赤珠的速度,竟比他们还要快。他们三人尚未熔炼一半,她已经差不多快要结束了,灵气甚至渗入了他们正在熔炼的三颗赤珠内。

    若不然,这法阵说不定真要被金甲蚁后咬出个大口子。

    不过二阶妖兽天赋已开,岂是那般容易降服的。

    它一面冲撞、撕咬,一面积蓄妖力。两根长长的触角泛着霹雳电弧,发出“兹兹兹”的声响,尔后陡然爆发出金色光华,妖力激荡澎湃,化为一柄电剑狂射而出!

    唰!

    将法阵光璧射穿一个窟窿!

    光剑上的霹雳电弧仍在兹兹作响,速度飞快,直奔元飞宇的面门。

    这电弧夹着雷霆之势,此番元飞宇若是不躲,或有受伤之忧,可若是躲了,法阵将会缺失一道力量,必定困不住蚁后。

    元飞宇想都不想自然要躲,他这一收手,四颗赤珠立时便有一颗黯淡下来。

    俞心蓉和高瞻心中大骇,寻思着要不要趁着简小楼反应不过来,先行抽身离开。如此一来,待金甲蚁后脱身,头一个攻击简小楼,便能为他们争取逃离的时间。

    心思也只是稍稍一转,事态的发展并不如他们所预想的那般不堪。

    即使元飞宇收手,法阵仍旧照常运转,甚至还修补好了被霹雳炸开的洞。

    元飞宇的赤珠,自然是被简小楼给接手了。

    一人同时操控两颗赤珠,虽有些吃力,却仍在简小楼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这下俞心蓉和高瞻不吃惊都不行了,若单说熔炼速度,只要熟能生巧并不算什么,但能一心两用,同时熔炼两颗,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了。

    如此过人的天资,为何当初只在天地灵火炉内取出一颗三寸铁球精?

    拼尽全力发出致命一击的金甲蚁后,眼下已是强弩之末,待法阵大成,更是没了指望,三下两下便被俞心蓉给收拾了。

    俞心蓉以镇妖绳将金甲蚁后绑个结实,脑门拍上一张缩小符,丢进灵兽袋:“今日收获不小,我知这附近还有一只环眼虎,即将进阶二阶,不如我们一起去收拾了吧?”

    收服二阶妖兽带来的成就感,令高瞻和元飞宇都没有反对。

    唯有简小楼推辞道:“我灵气有些耗损过度,就不随三位师兄师姐去了,回头蚁后卖了钱,俞师姐不妨交给高师兄,还请高师兄给我捎带过来。”

    高瞻点头:“我会的。”

    “真不一同前去了?”元飞宇似乎忘记是谁害的简小楼虚耗灵力,劝道,“环眼虎的骨头也是很值钱的。”

    “不了。”已经赚了一大笔的简小楼见好就收,何况他们这次不是活捉,而是杀虎取骨,她并无用武之地,“各位师兄师姐再会。”

    施了一礼之后,简小楼转身准备离开。

    突听俞天蓉喝了一声:“谁在那里!”

    几人都被唬了一跳,简小楼自然也下意识的向她怒视的方向窥视过去,却不想,一道强劲的灵气突然在她后颈猛然一劈!这股灵气直接击溃了她的护体灵气,贯穿整条脊柱骨,咔咔声响之下,她便硬邦邦的瘫倒在地上。

    “俞师姐,你这是做什么?!”

    元飞宇和高瞻异口同声,完全被俞心蓉的举动给惊住了。

    一千块下品灵石,等于十块中品灵石,虽然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一笔小钱,可为了区区十块中品灵石,就要杀害同门师妹,这也未免有些太离谱了吧!

    两人立刻运转灵气,在周身支撑起一层薄薄的防护罩。

    俞心蓉忙道:“两位师弟不必紧张,我并不是因为灵石的事情,才对简师妹出手的。”

    高瞻紧紧抿着唇,厉声道:“简师妹同你无仇无怨,不因灵石又因什么?”

    俞心蓉抚了抚腰间玉带上的两颗星晶,惆怅道:“我即将筑基,然而缺少筑基丹。根据内门的规矩,唯有三星炼器师,才能免费领取到一颗筑基丹。”

    听见筑基丹三个字,两人的双眼都绽放出一丝光芒。

    元飞宇不解:“那同简师妹有何关系?”

    “想要成为三星炼器师,需要炼制出一件人级高品质灵器,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俞心蓉皱了皱眉头,徐徐说道,“因此,我需要囚龙山内的星月砂。”

    两人倒吸一口冷气,星月砂,一种高品质熔炼材料。

    这种砂石只有囚龙山内部的星月湖畔才有。

    “俞师姐知道路径,能够偷偷潜入囚龙山内?”元飞宇一声惊呼。

    进入囚龙山内部只有一条隧道,却被天晷给封死了,如今看守天晷之人,正是东洲小霸王厉剑昭。想起此人的狠辣手段,元飞宇小腿肚子直转筋。发现这俞心蓉真是太胆大了,万一被厉剑昭发现,脱光了游街、然后五马分尸都是有可能的。

    “是,我知道有处密道可以进去。”俞心蓉犹豫了下,目光扫过两人,压低声音说道,“不过那条路上,如今盘踞着一只三阶妖兽……”

    “三阶……”

    两人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心里无不想着俞心蓉已经疯了,三阶,那可是金丹境界!

    他们这些炼气境界,对方一口气都能将他们吹死!

    “我们肯定是不能硬拼的,不过我已经打听到,那妖兽最喜欢食用两样东西。”俞心蓉冷冷一笑,“产卵期的金甲蚁后和少女的心头血。我们进去时,可以以心头血来引诱它离开密道,出来时,则使用金甲蚁后。”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高瞻和元飞宇恍然大悟。

    这女人好歹毒的心思!

    原来一开始邀他们前来捕捉金甲蚁后就是有预谋的,亏得那名叫方慧的女弟子命大,恰好有事没有赴约。

    而简小楼就不怎么走运了。

    高瞻一张俊脸黑如锅底:“俞师姐,我希望你可以三思。”

    方才危难时舍他人而保自己无可厚非,但仅仅为了进入囚笼山内取些星月砂,就以同门师妹的性命为诱饵,他实在做不出来。

    元飞宇同样也有些不忍,若是拿其他女子作饵他并不在意,不过这简小楼……

    俞心蓉又是冷冷一笑:“事成之后,我许你们一人一件地级初品质灵器。”

    她为何会挑选这两人为助力?

    就是因为早探明白了,这两人都是一些损人利己的货色。

    至于地级灵器,呵呵,她又岂会放任他们活着出来?

    果真,元飞宇顿时就说不出一个“不”字了。

    他佯装叹了口气,眼眸里却闪过一簇亮光:“事关俞师姐的造化,我自当鼎力相助,不过可惜了简师妹。我对她,可是一直存着爱慕之心呢……”

    俞心蓉怎不知他那点龌龊心思,摆摆手道:“你快些。”

    元飞宇便喜笑颜开的俯身去抱简小楼。

    简小楼一直趴在地上装昏迷。

    俞心蓉再击出那一掌时,甚至还使用了一张增加灵力的符箓。

    可惜简小楼肉身的强悍,绝不是她可以想象的。那一掌虽震碎了她的护体灵气,却也只是震麻木了她的脊柱气**。她肉身恢复能力极快,早就可以动弹了。

    听着俞心蓉的打算,心底越来越惊。

    有些人的心,真不知是如何长成的,居然险恶到这种地步!

    这种败类口口声声修道,修的究竟是他妈的什么道?

    就不怕心魔缠身毁掉道心的吗?

    而当元飞宇恶心的双手向她伸过来时,简小楼的双臂越来越重,这是动了杀念的前兆。

    她自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动了杀人的念头!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赶上了今天的更新~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