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至于这么开心?”

    展天香看着简小楼的目光活像在看一个神经病。(.llbiquge.com

    她反正是不懂,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的资格,有什么了不起的。

    简小楼并没有即刻前往执事堂,而是在远离人群的地方调息,伸长脖子对展天香喊道:“加油啊,我等着你一起去,我相信你也一定可以考进外门的。”

    展天香听了此话嘴角直抽抽:“我就不能争气些进内门?”

    摇摇手指,简小楼老神在在地道:“不,我有预感,你肯定和我一样也是外门。”

    展天香有些无语,这笨蛋会不会说话?

    亏得她方才一时心软,作弊送了颗三寸铁球给她,早知道就该让她一无所获,卷铺盖滚蛋。

    然而简小楼的第六感实在是灵验,展天香果然只取出颗三寸铁球精。

    喜滋滋的在执事堂入了册,简小楼终于如愿以偿,正式成为火炼宗外门弟子,一名预备炼器师。

    弟子们居住的洞府依山而建,并不是她臆想中的在山璧挖个洞,像原始人一样**居,而是一排排高低错落、类似吊脚楼的全木质建筑。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只是在分配洞府的时候,又出现了一段不和谐的小插曲。

    火炼宗这一期外门弟子比上一期多出将近一倍,暂时没有单独的洞府了。她二人入门晚,必须两人同住,何时晋级内门,就可以拥有私人洞府。

    简小楼当年在大学八人间都住过四年,双人间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

    可是展天香死活不同意,捧着大把灵石收买了一圈,愣是没有坐拥单独洞府的女弟子愿意同她交换。

    这件事令简小楼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这些土著修士的**感比较强,她完全可以理解,有单人宿舍谁愿意跟人凑合?

    但大长腿那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从同室而寝的第一晚起,她就盘膝坐在床上面壁练功,一坐一整夜,困的狗一样也不肯宽衣入睡。还炮仗似的,一点就着,动不动冲人发脾气,活像小楼就是那洪水猛兽。

    泥人也有三分气性,一贯绵软的简小楼确实有些怒了,也开始对她爱答不理。

    有腿了不起?她还有胸呢。

    就这样暗暗较劲了个把月,展天香大抵慢慢开始习惯这种同居生活,不再像先前那么抵触。简小楼也不记仇,毕竟一个屋檐下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

    渐渐的,两人的关系不说多亲近,至少相处的也挺融洽。

    时间一晃过去半年,简小楼对炼器一道有了一个比较系统的了解。

    炼器师共分为九个星级,以可以制作出高等级灵器为晋升标准。赤霄大陆所有层次皆是分为天、地、人三个大等级,而每个大等级中,又有初品质、中品质,高品质三个小等级。

    无论功法、丹药、灵器莫不如是。

    简小楼目前只是一名预备炼器师,只要能够**炼造出一柄人级初品质的灵器,就可以晋级为一星炼器师。

    在赤霄大陆,炼器师并不比丹药师赚钱少,因为灵器也是一种消耗品,一旦使用就会磨损其内部的法阵,必须通过炼器师进行修理。

    修理费用颇为昂贵,造成许多修士买得起灵器,未必用得起。

    原因?

    穷。

    赤霄界资源极为匮乏,更没有修真文里常见的太古上古,仙器神器。

    据说十几万前的赤霄并不叫做赤霄,彼时,这里还是一片灵气稀薄的大陆,根本没有修真者的存在。有一日,一位仙人自三千世界中的大世界而来,亲手在太息林地种下了一棵聚灵树,大地才渐渐滋生出灵脉来。

    灵脉繁衍近万年后,人类社会开始出现第一批修真人士。

    那时的修士心地纯良,彼此间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夺宝杀人。

    修道心,重道义,仗剑除魔,潇洒来去天地间。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修心问道的修真界,却因十万年前一场惊天巨变而终结。(.mhtxs. )

    那场惊天巨变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典籍可查阅,只知先有一尾巨龙和一只巨凤破界而来,在云端斗的昏天暗地、两败俱伤。尔后天幕突然又被一道华光撕裂开一道万丈缺口,“扑啦啦”又飞出数万修者,人、妖、魔,鬼、怪皆有。

    他们在九天之上进行了一场殊死混战,无数头颅飞溅,无数躯体烈爆,千万里苍穹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伴随而生的,是大地龟裂,山河改道,人间浩劫。

    史称“赤霄天变”。

    这处小世界,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赤霄大陆。

    而那些来自三千大世界的高阶修士们,绝大多数被那一龙一凤坑杀在赤霄大陆,也因此留下大量法宝丹药功法。得到这些大世界宝物的修士,转瞬间就高出其他修士几个境界。

    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天灾未过,一场争夺资源的战争便迫不及待的在本土拉开序幕。

    在那场绵延数百年的资源争夺战中,侥幸存活下来的修士,无不是气运加身,得了大造化者。

    由他们传承下来的家族和宗门,如今大都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端。

    其它大洲她不清楚,然而在东仙三洲,无论天意盟主、还是那些数万年来盘踞第一等的四大世家:厉家、霍家、战家、百里世家。

    他们皆是赤霄天变的受益者。

    在这四大世家中,厉氏家族是传承最悠久、综合实力最强的老牌世家。

    厉家究竟强到何种程度,远的不说,整个火炼宗,其实就是厉家的家族产业。当年创立火炼宗的金丹老祖,本是厉家培养出来的一名供奉,而火炼宗的前身,也不过只是厉家的一个私人灵器库。

    这就不得不说一下东仙三洲的体制。

    不比北仙五洲和西仙二洲门派鼎立,传承悠久,一直同北海妖国战个你死我活。也不比南部灵洲佛国香火鼎盛,守住疯魔岛魔人进攻中央天域的第一道防线。他们东仙三洲所处之地最为和平,可惜几乎没有什么顶级门派传承,这里只有天意盟,只有家族,只有权贵。

    因此只知苟安的东仙三洲,一贯是被其他几大洲鄙视的对象。

    修仙修仙,本是为了跳脱红尘,不曾想竟修出了凡人界的那一套规矩。

    数万年来,也不是没有门派想要改变这种游戏规则,然而无疑是蚍蜉撼树。因为东仙三洲的重要资源和高等级修士,在长久的发展中,早已集中在了天意盟和四大世家手中。跳脱体制的门派,在东仙三洲根本无法生存。

    “也不是没有,有些宗门还是极有骨气的,始终没有加入天意盟。比如第一剑宗,就从来不买天意盟的账。第一剑宗大弟子楚封尘,人称楚疯子,不过百岁,便已是金丹中期境界。”

    “疯子?”

    “恩,剑痴,脑袋一根筋。动不动一人一剑杀进天意盟,扬言挑战盟主,是个令盟主和四大家族都头疼的人物。”

    “金丹虽然高不可攀,可咱们盟主不是元婴大圆满修为么?”

    “你有所不知,第一剑宗不只一个楚封尘,阖宗上下各个都是疯子,只要招惹一个就像捅了马蜂窝,楚疯子只是疯的比较厉害的一个。”

    “哈,有机会真想一睹这位楚前辈的风采!”

    冶炼阁内,展天香和简小楼一面聊天,一面各自盘膝坐在自己的炉子前冶炼生铁。

    冶炼阁共有三十个冶炼洞,每个冶炼洞十个公共炼炉,统一烧的是地火。

    她们这些外门弟子每月都有二十块下品灵石的收益,还有精英阁弟子偶尔授课,藏书楼的典籍也是随意借阅的。享受利益的同时,每周都有必须完成的任务,打磨兽骨,或是上缴一两赤浑铁精。

    赤浑铁,是浮光城内囚龙山脉特有的一种铁质,比凡铁要好上一个等级。

    首先她们得去囚龙山脉采矿,再从这些赤浑铁矿中反复熔炼出铁精来。

    一百斤铁矿石,才得一两铁精。

    起初,因为不熟悉控火和熔炼之法,简小楼每天需要花费五、六个时辰方可完成一周的任务。现如今,从采矿到冶炼,她最短只需要两个时辰,比大多数内门弟子还要快上许多。

    展天香比她稍慢一些,得三个时辰。

    因此简小楼刻意放缓自己的速度,同她一起回去。

    天色将暮,两人熔炼完铁精之后,正准备起身离开,一个颐指气使的声音突然自头顶砸下:“你们两个,明早太阳升起之前,将这些全都做好。”

    噼里啪啦,九个储物袋扔在她们面前。

    说话之人名叫刘毅,是早她们几期入门的外门弟子,如今在冶炼阁做了个芝麻大的小管事,每月多赚十块灵石。

    这种火炼宗专用的储物袋,袋口并没有封印限制。

    神识一扫,其中三个袋子尽是些兽角、兽骨、兽皮。另外六个,每袋装了一百斤铁矿石。

    简小楼愣了一愣:“为什么要做这些?”

    “让你做就做,哪里来的废话?”刘毅身后两个狗腿子叫嚣道。

    “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说个理由出来,凭什么要做?”站起身搓搓手上的灰,简小楼不满的皱皱眉,呵斥道,“让开!”

    门派任务总有人做不完,或是懒得做,于是找其他动作快、有时间的人代工。这在火炼宗不是什么稀罕事,不过一次拿出这么多,还口出狂言强迫她,又不给辛苦费,她就不能忍了。

    否则以后次次都得忍。

    刘毅怒道:“你做不做?!”

    “不做。”简小楼一脚将挡路的储物袋踢去一边,“大长腿我们走。”

    展天香一言不发,随她起身。

    刘毅恐吓道:“你们就不怕以后在冶炼阁无法立足?!”

    简小楼也不是吓大的:“就凭你?得了吧,我好心不去举报你,你就该知足了。”

    这下轮到刘毅傻眼,这些任务也不是他的,而是几位有权势的内门师兄的,他也不容易啊他。

    这些年,他都是丢给梅若愚来做,可那个呆子三天前去囚龙山采矿,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也是急了,九个储物袋,凭他们三个的能耐至少也得五天。

    思来想去,只能将主意打到展天香和简小楼身上,这两名新弟子的速度他是知道的,虽远远不如梅若愚,熬个半夜一定也能完成。

    他原先只觉得展天香不容易搞定,根本没将简小楼放在眼里,毕竟这丫头瞧着就是一副任人揉圆搓扁的模样。

    岂料,竟也是个刺头。

    她们不肯做,刘毅还真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有练气六层修为,虽然恰好压过简小楼一头,但和从头到脚写着“我不好惹”的展天香比,完全不够看。

    再说事情若是闹大,丢了那几位内门师兄的脸,他往后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唯有忍痛说道:“我一人给你们十块灵石!”

    简小楼理都不理,她是知道行情的,代工一两铁精都得五块灵石。

    “二十块!”

    简小楼还是不理他。

    刘毅牙一咬,哆嗦着嘴唇道:“二十五块,不能再多了!”

    黑葡萄似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简小楼转过身竖起一根手指:“一百下品灵石,不还价。”

    正准备走出冶炼阁的展天香脚下一个虚浮,差点儿摔出门去。

    天,节操何在?

    “我先回去了。”

    她可不跟着凑热闹,头也不回的离开。

    “一百下品灵石?”刘毅完全无视掉展天香,显然是被这个数字给惊到了,“你怎么不去抢?!”

    “那就没办法了。”简小楼耸耸瘦削的双肩,一副不是我不做,是你出不起钱好惋惜的模样。

    “你个丑八怪,给我等着!”气红了眼,刘毅信口骂道,“你以为你遮住了额头上那恶心的红斑,还刻意用灵气遮盖住,我就看不出来了吗?”

    简小楼眯了眯眼眸,并不在意。

    她遮住眉上这块天生带来的红斑,本也不是为了遮丑。

    心道你就骂吧,待会儿有你求我的时候。

    她佯装离开,岂料刚跨出冶炼阁的门槛,立刻察觉到一股灵气波动扑面而来。下意识掐诀防护,可还是被一个身影给撞的一个趔趄。

    “对不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一名男子气喘吁吁的停在刘毅和他的狗腿子面前,得空还回头向简小楼道歉,“这位小师妹,我没撞着你吧。”

    “梅若愚,你死哪里去了!”刘毅口气虽重,可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看到面前的人,就像看到了亲人一样,恨不得抱住他的大腿痛哭一场。

    “我在囚龙山遇到一头石鲮鱼,躲了三天才避开它。”

    梅若愚长长吁了口气,轻轻抚着胸口,一幅劫后余生的欣慰表情,“那只石鲮鱼和其他石鲮鱼可不一样,它的眼睛告诉我,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石鲮鱼。”

    石鲮鱼就是满山跑的穿山甲。

    竟然为了躲避一只穿山甲,藏了整整三天。

    简小楼打量着眼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梅若愚,心下觉得好奇,此人明明也有炼气六层修为,为何瞧着这么弱。

    刘毅更是看傻逼一样的神情,冷笑道:“那你瞧瞧我的眼睛,告诉了你什么?”

    梅若愚竟真凑上前,仔细瞧了瞧,眨眨眼,认真道:“刘师兄这几日怕是没睡好,有眼屎……”

    结果自然是被刘毅和两个狗腿暴揍了一顿。

    刘毅离开时,还对简小楼说了几句狠话。

    简小楼的全副心思都放在梅若愚身上,看着他脱了破烂的外袍,盘膝在一个火炉子前坐定,准备熔炼铁矿,不由得上前问道:“梅师兄,九个储物袋的材料,你一夜做的完么?”

    梅若愚掐起手诀,开始熔炼第一块铁矿,微微笑道:“何须一夜,两个时辰足矣。”

    两个时辰?

    简小楼疯了才会信他。

    但看他的表情完全不似在吹牛皮或者开玩笑,于是站在一旁看他熔炼。

    看着看着,她真的就要疯了。

    铁矿从入炉、分解、凝结、熔炼、提纯,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完全就是她的十倍快进版本。

    原本简小楼对自己的速度还是极为骄傲的,眼下却被打击的渣都不剩。

    哭丧的脸蹲在他左手边,问道:“梅师兄,你是如何做到的?”

    梅若愚咯咯笑道:“没有什么诀窍,无非是熟能生巧。我入门十年,如今每日都熔炼数千斤铁矿石。小师妹瞧着面生,这一期新来的吧,师兄告诉你,切莫小瞧了熔炼术,若是想要成为一名高级炼器师,根基可是非常重要的。”

    简小楼吸了口冷气,她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努力了,如今看到梅若愚才知道,真的是远远不够。

    她在梅若愚一侧的炉火前坐定,锊起袖子道:“我来帮你吧。”

    梅若愚哪里需要,不过瞧见她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就点头道:“那就多谢小师妹了。”

    又问,“还不知师妹芳名。”

    “我叫简小楼,来自白云城。”

    “在下梅若愚,来自西二仙洲,灭魔书院。”

    简小楼再一次愣住,灭魔书院,“梅师兄原是儒修?”

    她知道儒修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以四处拜师学艺,增长见闻。书院从来不会干涉他们改投他派,各大宗门也不会介意收下儒修。

    只是,这么不修边幅的真的可以吗?

    ……

    这厢展天香等到月上柳梢头也没见着简小楼回来。

    心里狐疑她不会真的收了灵石在熔炼铁精吧?

    整整九个储物袋,她一个人,莫非要钱不要命了?

    那也是她自找的。

    展天香闭上眼睛继续打坐。

    一晃前半夜过去,仍是等不到人,展天香忍不住起身出门,心里碎碎念道:“就去看看她累死了没有,绝对不会出手帮她的。”

    作者有话要说:  呐,一不小心写长了,就迟发了~

    这章交代了世界观,蛮重要的,所以也不太好写——意思就是,我没存稿╮(╯▽╰)╭

    ……

    ps,谢谢移江淮的手榴弹,18589239的地雷,第三发打赏~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 神豪从垃圾回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