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劫持待选皇妃,被抓到绝对是死罪!

    而且,依那宋献策的奸诈,必然会故意留下线索,目的就是要逼王昊造反。

    所以,这厮才说……估计锦衣卫很快就会查到这里。

    娘希匹!

    娘……希……匹!!

    (附录图片:娘希皮。)

    ……

    王胖子气急败坏,连踹了宋献策三脚。

    差点将宋拐子的那……两只好腿……也踹断。

    又狠狠地骂了宋献策一顿,但是,事已至此,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带上行李,骑上战马匆匆逃出城去。

    ……

    宋献策这厮,也早有准备。

    出城之后没走多远,宋献策就让王昊上了一辆早就候在路边的马车。

    又让王昊将官服脱下来交给一名亲卫穿上,再让那名亲卫带着一百名其它亲卫,在夜间打马急奔三十里,然后,再换上百姓服装自行前往天津港。

    而王昊,则化装成了商队伙计。

    在事先安排的刘少杰及三百精兵的沿途接应下,连夜赶路,向天津港方向而去。

    从这种种精妙的布置来看,宋献策分明就是有意的,就是想通过这种事端,让崇祯和王昊翻脸,以达到将王昊逼反的目的。

    这个反贼!

    为了造反,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王昊决定,此事过后,须得好好修理修理这厮。

    麻辣个巴子,连主人都敢坑!

    ……

    皇宫之中,崇祯第二天早上才得到田弘遇和骆养性的禀报。得知王昊公然派人抢劫待选入宫的皇妃,崇祯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

    “他王昊,这是想要造反吗!”

    崇祯将桌案上的一套青瓷狠狠地砸在地上,大声说道:“他眼中究竟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

    田弘遇和骆养性拜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唯恐一不小心触犯了皇帝的雷霆之怒。

    伴君如伴虎。

    但凡是天子发怒的时候,最好是保持沉默不要乱发言,否则,只要有半句话让天子听得不顺耳,便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崇祯发了一通脾气。

    又对王承恩说道:“速传王昊进宫!”

    “陛下且慢!”

    拜在也上的骆养性见状,有些惶恐地说道:“微臣无能,王昊已经不在驿馆了。当微臣根据线索,查到是王昊的手下所为再匆匆赶到驿馆时,才得知,王昊已经在昨天傍晚时分就出城了。”

    “何不派人去追?”崇祯问道。

    “已经派人去追了。”

    骆养性道:“但是,微臣……却只敢派出少量锦衣卫跟上去,不敢大张旗鼓,更不敢动用军队。”

    “为何?”崇祯厉声问道:“何不通知京营?”

    “微臣未得圣意,不敢声张。”

    骆养性一脸惶恐地说道:“王昊身为东江提督,手握重兵。如果是在京城里,自然是直接抓了。但是,一旦出了京城,就须得万分谨慎。

    因为万一抓捕失败,就可能将他逼反。所以,才只好先来宫里,听候陛下圣裁。”

    骆养性的这番话,终于让崇祯清醒过来。

    王昊只要出了京师城,就轻易抓捕不得!

    沉默良久,虽有不甘,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对一旁的王承恩道:“让人去天津港,直接去苍龙号上找王昊谈谈!”

    ……

    问题就这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此时的崇祯,心里已经恨透了王昊,但是,又不敢太过得罪王昊。

    因为只要王昊离开了京师,崇祯就不敢再对王昊如何了。不仅不敢抓捕王昊,还得加以笼络。否到,一旦手握重兵的王昊造反,大明朝将更加艰难,甚至会就此完蛋。

    身为皇帝,崇祯不得不从大局考虑,从而对王昊采用比较温和的谈判方式,而不是抓捕和追杀。

    当然,这只是表面功夫,不得已而为之。

    而内心里,已经对王昊的忠诚度,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并且,还在想着如何对付王昊的办法。

    ……

    天子信使出动,可比商队要快很多。

    当王昊赶到天津港时,天使已经在码头上等着了。之所以在码头而不是在苍龙号上,是因为留守苍龙号的许策,不让天使上船。

    这次来传旨的是老熟人方正化。

    王昊在码头上见到方正化,赶紧将方正化请上苍龙号,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喝完了一杯热茶之后,方正化就试探着问道:“秀女陈圆圆何在?”

    “末将也还不知道!”

    王昊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问许策:“可曾有人送一女子上船?”

    许策正要回答,却见王昊身后的宋献策在挤眉弄眼,赶紧说道:“回禀将军,末将守在船上,从未见到有女子上船!”

    “真的没有?”

    “煮的也没有!”

    “你确定?”

    “确定!”

    这就是聪明人说的话。

    一句“从未见到有女子上船”,便给王昊留下了许多回旋的余地,使王昊可以从容应对方正化的任何要求和责问。

    包括耍赖拒不认账。

    而一旦回答说陈圆圆就在船舱中,则王昊接下来的应对就会变得非常被动。只能选择要么将陈圆圆交给方正化,要么与崇祯撕破脸皮。

    方正化无奈。

    只好又问道:“陈圆圆被劫之事,真是将军手下所为?”

    “末将哪里知道!”

    王昊两手一摊:“本将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啊!”

    “那你为什么要连夜逃出京师?”方正化问道。

    “因为本将还不想死!”

    王昊苦笑一声道:“今天在朝堂上的事情,方公公你也是看到了的。本将先是首倡捐募十万两白银,那些心不甘情不愿,又不得不认捐的大臣们,自然是恨透了本将。

    本将这是为了陛下,将所有的大臣们都得罪了啊!

    之后,本将又在孙总督的事情上,拿洪承畴做例子,为奸贼洪承畴申辩,这一举动,可能又让陛下也不高兴了。

    现在京师之中,恨不得将本将弄死者大有人在。那些人的手段有多恶毒有多卑鄙,相信方公公比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后辈要清楚百倍。

    更何况连天子也对本将有些不顺眼了。

    今天下朝之后,刚回到驿馆,就听到有人传言,说是……本将的亲卫抢了田国丈送给皇帝的待选皇妃。而刚好末将又有几名亲卫外出未归,不知所踪。

    本将不明就里,担心有人要对本将下手!

    所以就赶紧收拾行李,连夜逃离龙潭虎穴。”

    “龙潭虎穴?”

    方正化皱皱眉头,不悦地说道:“京师毕竟是天子所在之地,将军以“龙潭虎穴”相比,恐怕不妥。”

    “就是龙潭虎穴。”

    王昊很坚定地说道:“油灯之下,总是黑暗的。若将油灯比天子,则天子脚下的京师,就是油灯之下的阴影!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明知是龙潭虎穴而不逃,那就是傻!

    而这一次,若不是本将逃得快,恐怕会被那些官员们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对于王昊的这种说法,方正化听着有些刺耳。

    但是,见多了朝臣之间的阴谋倾轧,也不得不表示理解。

    随后,便又说道:“如果陈圆圆真是将军手下所劫,请务必及时告知咱家。咱家也好在天子跟前,为将军求情。”

    “一定,一定!”

    “要相信朝廷,相信皇帝。”

    “一定,一定!”

    “将军还是不要自误。”

    “一定,一定!”

    “切不可占了秀身子,跟她行周公礼礼。”

    “一定,一定!

    王昊赶紧一个劲地保证着……

    ……

    方正化与王昊谈了一会儿之后就走了。

    在送走了方正化之后,王昊才又问许策道:“熊少平呢?”

    许策是:“属下已将他被绑起来,关在船上的囚室中,只等将军回来问罪。”

    “将绑松了,先关着。”

    王昊皱了皱眉头,又问:“那姓陈的女子呢?”

    许策道:“已经从麻袋中放出来,好吃好喝地供在中层船舱中。只等将军回来处理。”

    “你做得很好!”

    王昊点了点头:“带本将去见她!”

    说罢,就站起身来,向中层船舱走去。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