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在中层船舱,其中一间很干净的船舱中,一应用途物品俱全。

    红纱帐,鸳鸯被。

    黄檀香,绛地毯。

    门挂双喜,窗垂蜀帘。

    打理得如同一间婚房。这些,自然都是许策临时安排的。

    帮老大拉皮条、干欺男霸女这种事,忠心的手下们从来都是不甘人后,乐此不疲。

    ……

    窗台前,站着一名十六七岁的美貌女子。

    那女子长得身材玲珑修长,凹凸有致,螓首蛾眉,肤如凝脂,红唇皓齿,犹如娇艳鲜花一朵。

    而更让人心动的,是她的性感和妖媚。

    大眼含俏含笑含妖,水遮雾绕,媚意荡漾,红唇微翘,似欲诱人一亲芳泽,酥凶半掩。

    两只玉壶内悬……圆圆,圆圆!

    身披一袭轻纱,若隐若现,内中乾坤胜境,让人浮想联翩。

    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这就是被明代诗人们称之为……“声绝天下之声,色绝天下之色”的绝世美人陈圆圆。

    ……

    (附录图片:倾城佳人陈圆圆。)

    ……

    此时的陈圆圆,身陷囹圄,脸有忧色,却仍难掩其倾国倾城之色。

    静静地俏立窗前,凝神看着外面的大海。

    看那海鸥在空中上下翻飞,好不自在。想到自己的处境,忍不住顾影自怜,轻启朱唇,低声唱道:

    “楼外垂杨万千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一曲尚未唱罢,却听门口传来细细的响声。

    转过头来。

    忽见舱门已开,一位年约二十四五岁,身形微胖,高大魁梧,气宇轩昂的男子站在了门口。

    陈圆圆惊得后退两步。

    却绊在身后的绣蹾上,身子望后便倒。

    眼看就要倒在地上,却见那男子腾身而起,一掠而至,一伸手便揽住了自己的后腰。

    然后,顺手一带,便将自己捞起……与那男人的身子贴在了一起。

    贴得如此之近!

    乃至于,身前两只玉壶本是圆圆,这一碰之下,竟然成了扁扁。

    “放开我!”

    陈扁扁扭了扭身子,娇声说道:“我要喊了……”

    “你喊啊。”

    那男子笑道:“你今天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理你。”

    “你……”

    陈扁扁满脸通红,想要挣扎,却发现那男子将她扶稳之后,便放开了她。

    随着那男子退开,扁扁又成了圆圆。

    那男子退后数步,依旧是笑着说道:“刚才看到小姐受惊摔倒,故尔伸出援手。多有唐突,还请见谅。”

    陈圆圆惊魂稍定,轻启丹唇,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本将王昊。”王昊淡淡的地说道。

    “就是你将民女劫来的?”陈圆圆问道。

    “不是。”

    王昊道:“乃是本将麾下忠勇部将自作主张。”

    “自作主张?”

    陈圆圆眼中隐隐有些怒气。

    “是的。”

    王昊直视着陈圆圆,开口说道:“本将曾经当着麾下悍将熊少平的面说起过陈小姐,并且叹息说小姐入宫,便是进入了佳丽的坟场。熊少平……一时会错了意,便将小姐劫来送给本将。

    如今,熊将军已被关在囚牢等待处置。

    本将此来,只是想问一下姑娘,是否真心想入宫为妃?”

    这番话,说得,彬彬有礼,有礼有节。

    让陈圆圆又生出一些好感来。

    想了一下,便轻轻叹息一声,幽幽地说道:“一入宫门深似海,正如将军所说,后宫便是佳丽的坟场,可是,小女子明知如此,又岂能奈何?”

    顿了一下,又泫然欲泣地说道:“小女子命苦,自幼身世飘零,从来都不能自己作主。本在烟花之地,卖艺而不卖身,却遭国丈豪强所掠,欲献入宫中换取国丈一家富贵。

    入宫途中突遭劫掠,当真是惊吓莫名,慨叹身世多殊,几欲寻死。后得知劫持者乃是将军麾下,才又心中多出一丝希冀。”

    说到这里,已是泪水涟涟。

    王昊心中很是不忍。

    便又出言宽慰道:“本将治军不严,麾下多有粗野之人,实本将之过也。小姐若是……若是不愿跟随,本将绝不强求。这就将小姐送去京师,交回国丈田弘遇,不知小姐意下如何?”

    陈圆圆闻言,又低声哭泣起来。

    一边流泪,一边说道:“入宫本非小女子所愿,田国丈更非小女子恩人。如今,被将军劫来船上,坏了名声,就算回去田府,恐怕亦是自投火坑。”

    王昊见陈圆圆伤心,便掏出一张手帕交给陈圆圆试泪。

    又温言问道:“那你……想要如何?”

    陈圆圆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

    然后,又看着王昊道:“将军盛名,小女子自然是知道的,不仅知道,还如雷贯耳。

    秦淮风月之地,多有传唱将军英雄事迹者,闺中好友,亦皆当将军乃是当世英雄第一人。

    得知劫持小女子者乃是将军麾下,小女子心中虽是惊吓,却又有几分窃喜。

    得见将军一面,亦小女子之幸。小女子已经无家可归,还望将军收留。”

    说罢,便盈盈拜倒在地。

    这意思,是想留在这里了。

    不过,想想也是,这是一个对女子来说很重名节的时代,被宋献策和熊少平这么一闹,陈圆圆现在还真是无处可去了。

    实际上,对于现在的陈圆圆来说,能得到王昊的善待,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王昊也明白这一点。

    遂上前扶起陈圆圆,将她拥在怀中,怜惜地说是:“大错已经铸成,不如将错就错,如何?”

    陈圆圆将头埋在王昊的胸膛,低声道:“能得将军怜惜,妾今生之幸也。”

    其声如莺声燕啼,甚是诱人。

    王昊难以自持,托起美人的螓首……

    ……

    (附录图片:陈圆圆。)

    ……

    第二天早上,日上三杆方才起床,然后,让人放了熊少平,赏银十两。

    再给方正化写信,说是陈圆圆自愿为妾。请方正化向陛下求情,不要为了一介女子伤了君臣感情。

    并送去银票十万两,让方正化转交崇祯,也算是兑现了自己在朝堂上认捐的数目。

    对于崇祯,王昊现在已不是很在意了,只是表面上维持着这种君臣关系。

    他爱咋咋的。

    今后再想骗自己入京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做完这些之后,便下令苍龙号拔锚启航,迎着春日的晨光,掉头向东,返回登莱。

    ……

    两天之回到登州的总兵府中,将孙致瑶拥在怀里,跟她说了一下陈圆圆的事情。

    孙致瑶笑道:“夫君好不地道,木已成舟,米已成饭,还来问我?”

    王昊道:“意思就是不反对夫君纳妾?”

    “夫君这是多心了。”

    孙致瑶道:“瑶儿虽然读书不多,却也自幼熟读女诫。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寻常之事。为正妻者本份,当首在戒妒。

    而况夫君为王家孤丁。多些妻妾,王家也会多些子嗣,吾既为正妻,自然该为王家子孙繁衍着想。”

    王昊闻言,深感这个时代的女子贤惠。

    遂纳陈圆圆为妾。

    ……

    ……

    数天之后,有天使从京师来。让王昊摆上香案,然后,宣旨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东江提督王昊,年轻有为,为国征战操劳,颇多辛苦,朕甚怜惜之。今赐待选秀女陈氏,为之侍候枕席。望为国为民,再立殊功,以慰朕心,钦此!”

    崇祯还是让步了。

    还索性做了个顺水人情,将陈圆圆以天子名义赐给了王昊。

    当然,这也是形势所迫。

    从此之后,虽然表面上仍是维持着君臣关系,实际上,却已是各怀心思。

    ……

    ……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抗日之鬼打鬼 我的历史聊天群 虚幻的战火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大唐:拜托,我真没想造反啊 大唐:摊牌了,我就是全能高手 战国太阁第一人 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 铁血佣兵 大唐第一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