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听完了白夜的汇报,傅阳勃然变色,叶辰和白夜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他们没想到那个女人白天竟然经历了那样的事,回来被关地下室也不卖惨,对此事绝口不提。
    傅阳阴沉着脸色说:“转过身去。”
    叶辰和白夜不知他要做什么,但还是转了过去,却听到那女人闷闷的呻/吟声。
    他掀开了洛落的衣服,看见一片创面上的红肿,还有因为伤口发炎导致的脓液黄而鼓涨,小腹上完好的白皙的皮肤同伤口形成强烈的对比。
    眼中的怒火更盛,傅阳提着衣服的一角,盖上了被子。
    洛落痛得发出了呻/吟声,傅阳眉头微皱,他该让他们俩出去。
    而不是留在这听见洛落那摄人心魂的声音。
    “傅阳,你要罚便罚吧,终归是我们冤枉了她,让她变得如此。”没看叶辰平时很心直口快,说话都直来直往,但他也是讲理的人,既然是他们俩害得她如此,他便认了。
    不就是挨傅阳的一顿揍呗,反正他能自愈,错了,是能“治”愈自己,简称自愈。
    “是的,主子。”白夜也赞同道,对这少夫人的敌意也少了。
    此时的傅阳早已怒火中烧了,落落白日里被烫伤,竟还要被他们俩关到那地下室去。
    “阿阳……”许是人工降温的手段有效了,洛落辗转昏昏地有了一点意识,发出微弱的声音:“别怪他们。”
    这下,白夜和叶辰更吃了一惊,她竟然为他们求情?
    可不求也无关紧要,他们也不是受不住傅阳的怒气。
    只若真的是要接下傅阳的攻击,受伤是免不了的。
    “他们……只是担心你……”洛落努力睁开双眼,却觉得眼皮好重,影影绰绰之间好似回到了那场大火一样。
    她那次眼皮也是好重好重,压下了一片黑暗。
    “好了好了,你别说话。”傅阳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不耐烦道:“她怎么还没到?”
    叶辰也开始急了,看向门外,听见熟悉的声音:“来了来了。”
    叶星很是悠闲地倚靠在门上,一副大姐大的姿态看着众人。叶辰赶紧上前去拽叶星的手,哀怨道:“小祖宗,你可终于来了。”
    她漫不经心地瞧了屋里几人,分辨出叶辰提到过的几人。
    视线转到在床上昏睡的女生,眼前一亮,不顾叶辰所说的被鬼迷心窍的傅阳在一旁,直接上手摸了摸洛落的脸蛋,惊叹道:“好一个美人儿啊。”
    说着,就宛若其他人是空气一般,自己倒了杯水,从药瓶里掏出一颗药丸,让洛落就着温水吞了下去。
    不一会,洛落的脸色好了些许,没有那么像火烧云那样红了。
    傅阳脸色微暗,不虞地问道:“你就是叶星?有点本事。”
    叶辰抢话道:“那是我制的退烧丸!是我的本事!”
    “不错。”叶星挑眉看了一眼傅阳:“你就是那个被鬼迷心窍的傅阳?”
    “她口误,口误……”叶辰一个健步跑上前捂住叶星的嘴,然后低头瞪了眼她。
    “治病。”傅阳此刻并不想计较这些,话说得毫无感情并且不耐。
    叶星用力掰开了叶辰的手,大手一挥,说:“你们出去吧,别影响我给小美人治伤。”
    “别乱动手。”傅阳盯着叶星命令道,叶星一脸狡黠地笑,看得傅阳心下不安。
    等出了房门,他神色凝重地说:“叶辰,她……不会好女色吧?”
    虽然傅阳凝重地说出这样好笑的话,可叶辰还是差点被茶呛到了,语出惊人说的就是傅阳。
    “她嘛,就是喜欢看颜值高的,美其名曰,多看看些美的风景陶冶身心,有助长寿。”叶辰呷了口茶,平复了下心情。
    “关于那个女佣的事,你有什么头绪?”如今这大厅之内,屏退了其他佣人,只剩下了他们三个。
    白夜原本是站着的,被傅阳强烈命令之后才坐了下来,却很正襟危坐。
    “可以怀疑苏烈。”傅阳转悠着茶杯,虽担心着落落的情况,但还是想了下。
    这背后兴许还有幕后黑手,可傅阳能看得出的明面上的敌人,也就是个不成气候的苏烈。
    “有何依据?这目前,唯一有关系的,就是你的夫人和苏烈有那么一点联系。”叶辰说不诧异是假的,傅阳信她,却怀疑苏烈。
    经此一事,叶辰多少也对那女人的态度好了点,但叫嫂子嘛,那还早十年呢。
    “要依据,审审那女佣就是了。”傅阳冷笑,“白夜,少夫人昨日受伤一事,你看着再处理一下。”
    叶辰笑道:“这下好玩了,看来我又得多住几天了。”
    “哎,我说,白夜你也住下啊,这几天可有得忙了。”
    白夜还真就思索了一下,应承了下来:“那就叨扰几天吧。”
    “你那么生分做什么?”傅阳见没什么要紧的事,便去洛落的房门前徘徊了,叶辰就问白夜:“你的身份,还不打算告诉他?”
    他看了眼傅阳,“时机不对。”
    最近出了不少的事,先是文件被盗,合作被截的事,就忙了一个星期多,现在又出了个中毒和奸细的事,他实在是找不到好的时机。
    “啧啧,这话,跟我家老爷子说的可真像,都时机时机的。”叶辰一手搭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另一只手放在膝盖上:“不过这女佣,可真得好好审审了。”
    “那女佣来傅家别墅已有一年半多,可见是早有预谋了。”白夜分析道。
    “一年半多?这么久,竟然都没露出什么马脚,可却栽在今日之事了。”
    “是主子有先见之明。”
    叶辰想到保镖一事,也觉得傅阳的直觉真是敏锐极了。
    树干上,银花气愤地收了镜灵术,她没料到那两个女保镖竟然还活着,还成了人证。
    一切都功亏一篑了,主子要的诬陷洛落的结果没有做到,还暴露了她们这方。
    好在地下室有一滩水,她看见了被关押的鸣鸾,现也只是晕过去了。
    想了想,银花还是决定去和主子报告,等待主子的决断。
    是要将鸣鸾救出来,还是……暗杀。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都市无敌战尊 凤鸾腾图 系统带我去装逼 斗罗:开局被千仞雪猎杀 灵气复苏:我,神级选择,拿捏异兽 开局全球签到三百城 异界青龙 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 暴躁王妃在线种田 九公主又美又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