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不错,所谓引蛇出洞就是这个道理。”傅阳双眼变得深邃了,柔和了神色回道。
    白夜没有回应,他向来是这样沉默不语的,但隐隐约约觉得主子有点不对劲。
    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出。
    只有傅阳和那两个保镖知道,真正的情况。
    那黑衣人的身手确实不错,但她没有逃,而是发现了她们,很快就对她们俩发起了攻击。
    招招下手都很重,对付她们两个竟然毫不吃力。
    渐渐地,她们就落了下风,本想着好歹让一个人回去通风报信,却没有想那人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召来了一股如树一般高的水柱围住了她们。
    她们被这股水柱给冲得七荤八素的,也因此被冲离了那人的身边。
    找到藏身之处后,因体力不支,竟晕了过去。
    但她们不知的是,那人借着水的冲劲,朝她们发射了麻醉针。
    银花身边只有麻醉针,本想着她们逃不出那水柱,会在里面被淹死,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竟被她们逃出生天了。
    她们是在晚上才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她们才发现主子已经中毒了。
    想起那人和鸣鸾的往来,她们就又继续盯着鸣鸾了,阻碍了她处理钟婶喝过水的杯子。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傅阳觉得那很有可能和异术有关,因此他嘱咐那两名保镖闭紧嘴巴,不准泄露出去。
    傅阳现在回想起来,对那盅汤还是略感有点可惜。
    那可是他的落落为他煲的。
    “你疯了啊,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以为你有九条命可以霍霍啊?”叶辰义愤填膺地斥责道。
    亏得他和白夜那么担心,他竟然拿自己的身体去引蛇出洞。
    “主子,下次可别再冒险了。”白夜也附和道。
    主子竟然也不同他商量,直接说干就干,也没个心理准备。
    好歹先让叶辰少爷来别墅候着,好及时医治啊。
    再不济,演场戏也行啊。
    “不会有下次了。”傅阳双眼有肃然之色,郑重其事地说。
    他绝不会再让这样的情况出现,这次是他中了招,那么下次呢?
    若是要伤害他身边的人,他绝不会允许。
    回到大厅里,傅阳看见洛落一脸的失落和郁闷,又瞧见白夜和叶辰上前,走到洛落的面前。
    叶辰轻咳了声:“冤枉你了,算我不对。”
    白夜没有说话,但看得出也是想表达这个意思。
    怎么这么别扭啊,洛落看着他们,特别是叶辰说的话,他竟然道歉?他来道歉还真显得特别别扭。
    “噢,没事。”洛落也不是很在意,很是轻描淡写地带过去。
    反正谁让是她自己先竖了个不好的印象嘛。
    叶辰嘴角一抽,这份漫不经心和轻描淡写倒是和傅阳如此相像……
    还有,这两个人都是靠直觉来行事的吗。
    洛落本想和傅阳再说些话的,却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影恍恍惚惚的,身体也开始热了起来。
    双眼似是很疲倦,眼皮在不断地下落。
    怎么……回事……
    她看见傅阳脸色微变,朝她跑了过来。
    叶辰和白夜离洛落较近,虽有心想去拉住,却又想到傅阳这大醋坛子,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倒下。
    女保镖也还没有离开,身形一动,便接住了洛落。
    傅阳从清心,也就是那个反应比较快的女保镖手里接过了洛落,还沉着脸色瞥了她一眼。
    清心松开的手抖了下,看主子离去,低声问清水:“我是做错了吗?”
    清水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不作回答。
    虽然有点小声,叶辰还是听到了,叹息一声:“你没做错,错的是你家主子。”
    “这不是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嘛,怎么到傅阳这里就完全反着来了。”
    白夜吐槽道:“能看作衣服也算看进眼了,比之其他人,那在主子眼里和尘埃没什么两样。”
    见叶辰还在这里谴责主子的重色轻友,好心提醒道:“叶少不去医治病人吗?”
    “病人?傅阳不是好好的嘛,气色好得很……”说着说着,叶辰仿佛想起了什么,渐渐停了话。
    那个病人……是刚刚要倒在地上的洛落啊。
    叶辰忙回客房,拿出自己吃饭的家伙,匆匆往那女人的房间。
    这个时候,傅阳一定是把她带回她自己的房间的。
    洛落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越来越红,傅阳蹙着眉头,心头涌上一阵的懊悔,他竟然没有发现落落生病了。
    在那样寒冷的环境里,落落的身子又弱,生病明明是最有可能的事。
    而他竟然因为一时的愉悦让她硬撑着去参与揪出下毒之人的审问。
    傅阳握着她滚烫的手,见叶辰过来了,才不舍地让开了一块位置,仍蹙着眉看着洛落。
    诊着诊着,叶辰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这不是一般的感冒发烧。
    话说起来,这女人的身子骨也真是弱,被关地下室一个晚上就病倒了。
    难道真如之前傅阳说的,这女人很容易生病,也不容易好。
    叶辰脱下手上的白色手套,对傅阳说:“如果我没有诊断错误的话,她的发烧是由于伤口感染发炎导致的,但具体的伤口位置,我可不敢检查。”
    虽然在医生眼里,男人女人的肉体都和一头动物的肉体没什么差别。
    可在傅阳面前,他倒不敢帮他的女人检查身体。
    傅阳的脸色很是难看,为此,叶辰提议道:“我让我姐过来吧,这样你总能接受吧?”
    “嗯。”傅阳勉为其难地应了,转身就去唤来了白夜。
    叶辰的姐姐叶星没那么快到来,而傅阳守在了洛落的身边,让白夜去审问跟着洛落的那两个保镖。
    在叶星到来之前,叶辰采取了人工降温措施,但上手的人是傅阳。
    傅阳拧了拧毛巾,把拧干水的毛巾敷到洛落的额头上,低沉着声音说:“叶辰,你们不该动她。”
    房间里安静诡异,叶辰没有接话,原本想着要劝傅阳不要留着洛落,可自从知道那个女人是冤枉的。
    他发觉,似乎有什么在改变。
    不止是那个女人,还有傅阳。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张玄林清涵 都市无敌战尊 农门俏酒妃 凤鸾腾图 系统带我去装逼 斗罗:开局被千仞雪猎杀 灵气复苏:我,神级选择,拿捏异兽 开局全球签到三百城 异界青龙 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