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风压来袭,那是极具压迫力的一脚,带着愤怒从天而降。
    腿上携带的高温将轨迹上的雨水蒸发殆尽,金属咬合的响声穿破的厚重的雨幕,夜空中甚至划过了隐约的火星!
    “这是......”秦尚远目瞪口呆。
    “能够磨灭恶魔的封印物有两大来源,一是源于那些肉身成圣的古代猎魔人的遗物,二是源自于恶魔本身,也就是他们的遗骸。”苏柏缓缓说,“邱明山是恶魔遗骸的收容者。”
    “封印物会用尽,会磨损甚至是损毁,但也会不断更新,目前有编号的都是历史上一直流传下来的封印物。”
    原来如此,秦尚远忽然想起了【柳玉颜的脊髓】。
    那也是一具封印物。
    “许多年前,都容市的一件连环杀人案中出现了一位早已死去的恶魔,现在看来,当时应该只是有另外的人借用了他已经空掉了的骸骨。
    邱明山作为当时的亲历者,很难想象他是以怎样的心情和意志,才将这具杀死他朋友的恶魔遗骸融合进自己身体里的,应该很痛苦吧?”
    苏柏撑着伞,眼神有些幽怨。
    “他说得对,这样的战斗不是你可以涉足的,他在保护你。
    不同于契约能力的战斗,在这样一场只凭借肉体的对轰中,即便是依靠【隐秘王座】,我也只是能在他们之间硬撑着,不被点燃和粉碎而已。”
    秦尚远愣愣地听着苏柏讲述,扭头看向那个恶魔般的男人。
    那个骑着摩托,接自己放学,给自己讲故事,请吃零食的邱叔,他消失的这些年,是怎样度过的呢?
    巨大的冲击波忽然袭来,某个水平面大范围的雨水在瞬间被击得轰然溃散,秦尚远来不及多想,多亏了苏柏才能勉强站直身体。
    安帕的身体被那一脚踹得变形,他撞破了无数的雨幕退出数十米,巨爪在身下的公路留下两道惊心动魄的裂痕!
    邱明山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以他的右腿为中心的路面瞬间龟裂成半径数米的圆坑!
    裂缝中的雨水化为白雾飘散在雨夜里。
    邱明山大喘着粗气,抬头看向那个被他踹飞的身影。
    黑色的雨雾笼罩浓烟,没有动静。
    天地间只有响彻的暴雨。
    “结束了么?”秦尚远睁大眼睛,想竭力看清。
    “......”苏柏的瞳孔微微颤动,“不。”
    忽然,裂痕的尽头,一只青灰色的巨爪荡开浓烟。
    伴随着骨骼纷纷复位的爆响,那头可怖的怪物又从浓烟中显露了身形,他缓缓从浓烟中支撑起身体,金色双瞳在黑暗的雨中闪着异样的光芒,仿若新生。
    “怎么可能......”秦尚远喃喃。
    “节流器。”苏柏缓缓地说,她也同样震惊。
    “节流器?”秦尚远不解。
    “邱明山腰上束缚着的金属腰带,”苏柏说,“这是一种保护装置,也是一种限制。
    这是由约束局掌控的技术,但是使用恶魔遗骸战斗的拘束官很少很少,我对它的了解也不是很多。”
    安帕从浓烟中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像是在闲庭信步。
    “太弱了!”安帕兴奋地大吼,暴雨冲刷着他身上诡异的结构,洗去那些斑驳的血迹,“太弱了太弱了!”
    投入战斗之后的安帕失去了那种儒雅的风度,语气中带着嗜血的疯狂。
    “人类!你终究还是太弱了!”他迎着漫天的风雨咆哮,“怎么能妄图凭借一个下位恶魔的躯体,来杀死尊贵的上位恶魔呢!
    哪怕这副本相,只是祂的一个分身而已!”
    邱明山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复眼中的红光黯淡。
    他在等着体力恢复。
    “要想杀死我,就拿出觉悟!”安帕张开双臂,向着邱明山咆哮。
    双腿弯曲,邱明山再度起跳,复眼中的红光炽烈!
    又是一脚!
    安帕又以胸膛硬扛,他再度横飞了出去,再度从路面崩裂溢出的飞石浓烟中缓步走了出来。
    邱明山弓腰剧烈地喘息,他抬头看向面前带着嘲讽的恶魔,没有说话。
    “太弱了!”安帕的吼叫中夹带着笑意。
    他像是一个归来的帝王那样向邱明山缓缓走近,他的眼神居高临下,金色的瞳孔中充斥着怜悯。
    骤雨在他手中汇集凝聚,形成了一把紧致锋利的长剑。
    他拖着长剑,剑尖在路面划出深深的裂痕,奇异的响声回荡在雨声里。
    “带着你的怨恨变成一头恶鬼吧。”
    安帕在邱明山面前停下了脚步,他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闪着锋芒的剑尖直指邱明山的后背。
    “人类......该处决了!”
    剑尖就要坠落。
    ......
    带着高温的冲击波穿透了雨幕!
    没有防备的安帕被剧烈的冲击波抛飞,雨水凝成的长剑跌落在黑暗里。
    他支起身来,目光凶狠地看向那头白烟缭绕的黑色怪物。
    两轮暗红的复眼炽热,邱明山剧烈地喘息,他缓缓将手伸向腰部的节流器把手。
    拧动。
    一次。
    引擎般高亢的轰鸣。
    加温,浓白的蒸汽从金属甲板与躯体的缝隙喷薄而出。
    “50%限制解除。”节流器中传来冰冷如刀的男声。
    遍布邱明山浑身的黑色金属外甲开始缓缓出现细小的裂纹,那些裂纹从某个地方起始,如同藤蔓一样缓慢生长。
    引擎再度轰鸣。
    “60%限制解除。”冰冷的男声再度响起。
    原本的裂痕演化为逐渐崩裂,高温的蒸汽中逐渐露出恶魔遗骸狰狞可怖的皮肤和角质结构的一角。
    “你要干什么?”安帕的语气中带着罕见的震惊。
    引擎三度轰鸣。
    “80%限制解除。”
    剥离。
    “你疯了,人类。”安帕的语气缓慢,那对金色烛火般的魔瞳深藏着谨慎,“原本你只是活不长......
    现在,你要死了。”
    邱明山深呼吸,他的面部正在因为完全释放的侵染而痛苦地微微抽搐。
    引擎四度轰鸣。
    “100%限制解除。”
    束缚的装甲在炽烈的火光中被熔毁成滚烫的液态金属,炽热的金属沿着他昆虫般的腿部缓缓流下,像是熔岩流过兽牙般交错的山岩,就连暴雨也无法冷却。
    那尊原本被金属外甲约束的魔身,此刻终于得以舒展开来。
    恶魔的身形依旧佝偻,骨刺嶙峋,那张昆虫的巨脸显出真容,露出狰狞锋利的牙齿,他仰起头颅看向夜空,口中喷吐的雾气逆着雨幕缓缓上升。
    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最初的面貌。
    “你疯了!”安帕失控地咆哮,“你疯了!人类!”
    “邱叔......在干嘛?”秦尚远怔怔地看着那个已经完全扭曲的生物。
    “他舍弃了节流器的保护,”苏柏缓缓说,“让自己的神智完全暴露在恶魔遗骸的侵蚀之中。”
    “......什么?”秦尚远的身体微微颤抖。
    “但与此同时换来的,是恶魔遗骸究极的破坏力。”
    邱明山此刻的意志像是烛火般飘摇不定,但同样是一抹无法被吹熄的烛火。
    他只感觉自己的神智被束缚在了无边无尽的黑渊之中,他是黑渊中微弱而唯一的光芒。
    崭新的力量如泉涌般灌注四肢,他的表情却因为神识遭到这副身躯中残余怨念的侵染和啃噬而痉挛。
    响彻天地的雨声让他竭力保持清醒。
    真像啊......
    十年前那个雨夜也是这样,是么,辛延?
    他能感觉到,生命的烛火,似乎要燃尽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强忍着剧痛,半蹲下来准备起跳。
    “安帕!”他大吼。
    安帕猛地回头,雨流飞溅,金色双瞳微微震颤,他变得像是野兽那样警觉。
    那头黑色的怪物已经和恶魔相差无几了。
    “这一脚......你拿什么接?”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教师职业弱?我的学生全员神职! 都市修仙:千年后的我归来无敌了 网游之超级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