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重重雨幕在一瞬间被震碎。
    邱明山的身影在下一刻消失不见,大范围的高温蒸发着雨流,安帕霎时间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包围了。
    他眼神凶狠地抬头四顾,只觉得头顶环绕的杀气重重。
    巨大的火光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啸从天而降!
    如同天降流星!
    安帕只觉得耳膜在震颤,来不及思考,他长剑在他手中凝聚,原本才是恶魔的他,此刻倒像是一个对抗汹涌神罚的骑士。
    “人类......”他咬着牙,眼中的愤怒含着惊恐。
    寂静。
    下一秒,无声之中,刺眼的小火球在瞬间扩大成耀眼得让人无法睁眼的赤芒!
    轰然的巨响在短暂的寂静之后,伴随着震动的冲击波向四周如涟漪般急速散开!
    恐怖热浪散布开来的高温领域,甚至让周围空间之中的暴雨都为之停歇了数秒!
    数秒之后,尘埃落定,成吨的雨水如同被按开了暂停键继续洒落。
    邱明山半跪在地,他的胸膛已经被暴雨凝结的长剑贯穿了,浓郁的黑血沿着剑刃缓缓滑落。
    而他的身后,安帕的身体已然半边腐朽、灰暗,像是正在逐渐失去生机,凝固成为某种雕塑样的物质。
    安帕好奇地看着自己正在变得僵硬晦暗的半边身体,眼神平静而复杂。
    “邱叔!”秦尚远在雨中大喊,他不顾苏柏的阻拦冲进雨幕里。
    此刻的秦尚远还光着脚,他赤脚踩在那些燃烧着的木材上,烈火灼伤他的脚掌,下一刻又在冰冷的雨水中冷却,他像是毫无知觉。
    “邱叔!”他跪倒在那头黑色的恶魔身边。
    恶魔艰难地扭过头看向他,在那张已经不能再被称作人类的脸上,秦尚远竟然看出了某种释怀。
    那两轮复眼中的红光正在逐渐黯淡,邱明山也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得模糊。
    灯芯已经燃尽了,那一缕飘摇的烛光正在熄灭。
    “杀掉我。”恶魔嘶哑着说。
    “邱叔,你在说什么啊?”暴雨打在秦尚远的脸上,让人看不清他脸庞滑落的是眼泪还是雨水。
    “转动剑柄,捣碎我的内脏。”恶魔艰难地低语。
    秦尚远眼角微微抽搐,但他只能照做。
    他颤巍巍地将手伸向剑柄,然后缓缓转动。
    剑刃旋转切断的每一寸血肉纤维,从剑身传来的每一次细微震动,都仿佛一柄一柄锋利的钢刀,接连插进秦尚远的心脏。
    完成了邱叔的命令,他慌忙地松开了剑柄,像是方才握着的根本不是剑柄,而是一块烧红的烙铁。
    邱明山那张丑陋的嘴中喷出一口浓稠的黑血,他接连用力地咳嗽起来,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缓缓地躺倒在秦尚远怀里。
    秦尚远一直大声喊着邱明山的名字,他觉得邱叔好像要睡着了,他是太累了么?那么强的恢复能力,这点小伤应该不碍事吧?
    怎么能睡着呢?
    待会儿还要带他和苏柏去吃烧烤喝酒呢,秦尚远酒量不好,还打算说自己最多只喝得下一瓶勇闯天涯。
    恶魔漆黑嶙峋的外骨骼皮肤像是受潮的墙皮那样一片片地缓缓剥落,掉落的碎片在雨中被冲刷成更细小的粉末融进涓涓雨流里。
    男人那张熟悉的脸从恶魔的面甲里露出一角,随着外骨骼的继续凋落,那张属于恶魔的面颊终于碎裂了。
    秦尚远这才得以好好地看着邱明山,和许多年前秦尚远刚见到他时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更衰老了一些。
    “臭小子,你在么?”邱明山虚弱地说,他的眼球坍塌,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漆黑的空洞,“我看不见你。”
    “我在,我在。”秦尚远回答。
    “咱叔俩好久没见了,在我眼里你好像还是当年那个叫叫嚷嚷的小子。”邱明山伸出手来想要触摸秦尚远的脸。
    但他已经瞎了,伸出的手在半空中颤抖着胡乱摸索。
    “对!我是,我还是那年的秦尚远,我没有变过。”秦尚远握住邱明山的冰冷而粗糙的手掌。
    他急急忙忙地把邱明山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头顶,就像当年邱明山伸手抚摸他的脑袋。
    可邱明山的掌心却已然没有了那时的温暖,因为他的体温正在不断流失。
    “别哭,你是男子汉。”邱明山缓缓吐出一口气。
    “邱叔,是雨。”秦尚远颤巍巍地说。
    “雨么?”邱明山用面颊感受着脸上划过的液体。
    “是雨。”秦尚远说。
    邱明山的脸上带着微笑,目光却偏向了他的敌人。
    “他死了没有?”他缓缓开口,声音虚弱。
    秦尚远能感觉到怀中他原本炽热的体温正在冷却,仿佛要冷却到不属于人类的温度。
    “死了。”秦尚远擦去脸上的雨水,用力地点头。
    “我......赢了?”邱明山的双眼缓缓地就要合上,他像是精疲力竭像是很困很困。
    “你赢了。”秦尚远回答说。
    “真好啊。”良久,邱明山缓缓开口。
    虽然邱明山跟他说自己是最强的“神”级,收拾那个恶魔就像收拾垃圾,还故意做出轻松的样子。
    但秦尚远心里明白邱明山是骗他的,他心里苦笑。
    谁会信啊?这个中年男人连说谎都那么笨拙,只有小孩子才会真的相信吧?
    邱明山真的要死了,因为上一个给他这样感觉的,是老妈。
    妈妈也是这样,躺倒在他怀里死去的。
    那是什么感觉,他再清楚不过了。
    而如今,那一幕正在他的眼前重演。
    巨大的无力感像是海潮那样一阵接着一阵,秦尚远嘴唇微微翕动,却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说什么。
    “那我的使命就结束了。”邱明山像是松了一口气,“你啊......”
    “邱叔,你说。”秦尚远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颤抖。
    “你一定要活下去。”邱明山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像是梦中呓语。
    “真是又黑又冷,安帕说得没错......但,他们也应该能安心了吧?”
    ......
    “辛延,不知道我有没有做得够好。”
    邱明山的身体彻底冰冷了,数秒之后,他的身体像是由沙子堆砌的雕塑一般,被暴雨冲垮,溶解在雨里。
    贯穿他胸膛的那一把剑在一瞬间失去了依附,坠落在雨流之中,砸出哐当的脆响。
    秦尚远沉默地跪在雨中,手掌心的流沙被雨水冲散,从他指尖流走。
    胸中的悲伤、愤怒在膨胀,他狠狠地握拳砸在沥青的路面,用尽全力发出痛彻心扉的怒吼。
    但为什么总有一种无力呢?
    老妈死的时候,他什么也做不了。
    老爸的尸体还能再找回来么?
    就连邱叔死的时候,他也只能在一旁看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秦尚远觉得头痛欲裂。
    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自己而去,可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无能为力呢?
    “人类,还真是让我匪夷所思。”安帕在背后轻声感叹,“那具下位恶魔的骸骨,竟然能让他发挥出这样的威力。”
    他猛地转头,眼神凶狠状似狼顾,那头灰青色的恶魔竟然还没死!
    但他腰部以下的躯体已经不见了,剩下的身体有一半已经石化。
    “安帕。”秦尚远拾起雨中长剑。
    烈火燃烧,暴雨坠落。
    “秦尚远,”安帕看着向缓缓走近的少年,念出了他的名字,“你来啦。”
    “我来杀你了。”秦尚远举起长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官路:从扫黑除恶开始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