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俊脸被拍的啪啪作响,银龙不躲不闪,狭窄的空间内坐的跟棵树似的,目光锐利仿如刀锋:“臭婆娘,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简小楼打了个寒噤,将手收回,搁在剑柄上。[.mhtxs.]

    剑拔弩张,银龙浓黑的眉毛微挑:“短暂分别,你竟已步入十四阶?”

    十四阶了?简小楼感知了下,确实与先前有所不同。

    银龙慢慢道:“瞧你的神魂,俨然与分|身相似,几乎可以凝结出实体。以你们人族资质,你这神魂远远超过十四阶,与十九阶可一较高下。”

    没错,简小楼也发现自己的神魂力量愈发强悍,宛如修出实体的鬼修。不稀奇,经常神魂出窍,附身完这个附身那个,不强悍才奇怪。

    一抬头瞧见银龙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她道:“沙大人,虽然我的神魂接近半实体,但始终不是肉身,我无法与你一起为你们的繁殖做贡献,别看了。”

    银龙抿抿嘴唇,抿出一抹冷笑,转过脸。

    ……

    仙车在半空中飞了十日,依照这般速度,足够从四宿跨越几十个界域飞到十方去,然而挑开帘子,窗外依旧是茫茫冰川雪原。

    简小楼心道是幻境,倘若是真的,她大概明白幽冥兽族为何抢雌性兽还不算,非得攻占星域了。

    整个深渊有半个星域那么大,东面是雨林,西面是火山,北面是沙漠,南面是冰原,唯有中间小小一处平原,乃王城之所在。

    生存环境实在是太过恶劣。

    第六日傍晚,仙车抵达银龙的封地,临近王城,位于雨林。

    没有什么气派恢弘的宫殿,更没有奴仆三千,简简单单一座小树屋。

    怕重伤的璟太子被发现,仙车缩小后直接行驶进树屋,简小楼大眼一扫,终于见到了比年轻时的夜游还要穷的龙。

    夜游久居的天海洞,好歹有张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捡回来的破桌子,这树屋里只有满墙又肥又长的绿色虫子。

    树门关闭之后,银龙重重一踏脚。

    在他脚下裂开一道口子,他抱起璟太子,跳入地底。

    简小楼探头查看,就是一个普通的地下室。

    银龙在给璟太子疗伤之际,分出一半神识锁定在简小楼身上。他并没有上门禁,她却好奇的盯着虫子打量,没有一丁点逃跑的迹象。

    半个时辰过去,银龙自地底飞上树屋,疑惑不解:“被我俘虏,你一点不怕?”

    简小楼的胳膊状似无意的搭在剑柄上,淡淡地道:“我内心其实非常着急。”

    “着急?”

    “着急出去见我的女儿,教训我的丈夫,怕被困在这幻境里出不去。”

    银龙表情古怪:“幻境?”

    简小楼偏头,直视他的黑瞳:“心魔,我能不能申请加快进度?”

    银龙抬起下巴,满目的审视:“你这臭婆娘,不但会胡搅蛮缠,还会装疯卖傻。”

    简小楼瞪眼睛,银龙比她瞪的更大,走去角落里背靠着墙席地坐下:“我的宫殿位于附近的湖泊内,近年来,君上命我们学习做人,所以在这处行宫凑合着吧。”

    行宫?就这巴掌大的树屋?脸比城墙还厚。

    简小楼没有接话,不耐烦地问:“沙大人不去为太子疗伤吗?”

    银龙摇头:“只需渡过危险期,他可以自行复原。”指了指自己,“我在星域被你丈夫打的五脏移位,整个背部更是被你以血烧穿,如今已无大碍。”

    他一脸“吾乃战斗种族”的民族自豪感。

    简小楼心里呵呵:你一个虚拟人,即使死而复生,又有什么奇怪的?

    “不过,殿下此时失去了自保能力,我需得寸步不离的守着,以免被王后或者戎王子谋害。”自己家中,银龙坐的很是不拘小节,从储物戒里掏出一本线装书,拿在手里翻看着。

    简小楼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关于幻境,她早已是一根经验丰富的老油条了,明白该走的剧情急不来。

    一坐坐了十日,她睁开眼问:“沙大人,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

    银龙放下手里的书:“你想我做什么?你不是说了,神魂再强终究不是肉身,我做不了什么。”

    简小楼以为他在调侃自己,其实银龙说的是实话。

    这婆娘虽然面目可憎,好歹是个雌性,他许久不曾尝过雌性的滋味儿了,想挑嘴都挑不了。

    “你在学人族语言?”

    简小楼瞧见他看的书,十日过去,一页未翻,本以为是什么深奥秘籍,却只是一竖排法宝兵刃目录:《阳炎剑纪》、《无相印纪》、《凤禅剑纪》、《星耀弓纪》、《月痕剑纪》、《孤劫刀纪》、《天工锁纪》、《九曜剑纪》……

    字体很小,共一百种兵刃。mhtxs. []

    下书:神兵之力,因与持有者修为相关,故,排名或有偏颇。

    以此推之,是一本神兵排名榜,瞧这厚厚的一沓,后面估计有对神兵的详细介绍。不过按照银龙的进度,一百年也不一定看得完。

    简小楼颇无语,“你其实是在黑我们吧,人族的语言有那么难学?你既可以听懂,理应会说一些才对。”

    银龙薄薄的双唇一抿:“我生母是个精通人族语言的女妖,我继承了她这方面的因子核,你们说话,听到我耳朵里便是兽语,所以进攻人类世界,常常是我打前锋。”

    “原来如此。”简小楼附和,倒是和自己的情况差不多,“那这些字你认识么?”

    “不认识。先学会怎么写,好比你们临摹字帖。回头攻占了星域世界,自然有人告诉我怎么念……”银龙忽地想到什么,抬头,“我险些忘记,你可以教我。”

    简小楼攥着剑柄走到他身边蹲下,伸出手:“给我瞧瞧。”

    银龙将书册递给她,简小楼将目录翻过去,翻到正文第一页《阳炎剑纪》。

    这一页上半部分,以彩墨勾勒出阳炎剑的剑体,冷峻霸戾跃然纸上。

    下半部分,则以文字写着:“阳炎剑,神兵榜榜首……”

    一堆不认识的地界和人物名字,没什么意思,简小楼飞快的翻去第二页《无相印纪》,只看彩色的图。

    粗粗翻了几页,落到《孤劫刀纪》上,简小楼将书阖起:“这本书不适合你,一个初学者,还是学些简单的比较好。”

    “是吗?”银龙一讷,这本书看着字少画多,还以为简单一些。他利索的将那本神兵榜收回来,又从戒子里取出几十本书,“你挑一挑,哪一本比较适合初学。”

    哗啦啦铺了一地,简小楼看过去,多半是些功法秘籍之类的。

    她挑了一本《天旭器经上卷》,讲锻器炼宝的,打开一看满头黑线,需要的材料太中二了,什么一百万岁以上的鹏鸟翅尖,三百万年份的寒山云母……

    随手扔了,又拿一本《三道丹经下卷》,更是中二的令人无语。

    “还有其他的么?”

    “多得很。”

    银龙再次取出五十几本。

    看着简小楼认真挑选,还时不时蹙眉的样子,他心中愈发狐疑她的目的。

    难道真是因为看上自己了,才追到深渊里来?

    正思量着,银龙眸中有些微锋芒一闪而过,突然扣住简小楼的手腕脉门,同时将散落的书籍收入储物戒。

    “干什么?!”简小楼神情冷厉便要拔剑,银龙低低“嘘”了一声,待地门开启,将她推了下去。

    地门刚刚合上,树屋门禁受到巨力冲击,伴着一声厉喝:“沙!”

    简小楼感觉到周围一阵晃动。

    门被破开之后,打头走进来一名身材颀长的白发男子,眼神极具攻击性,如飞刀一般四处激射,要将整个树屋给射穿。

    银龙垂首抱拳:“戎王子殿下。”

    戎王子冷厉道:“我二哥何在!”

    银龙心道消息还是走漏了,眼线无处不在,令人防不胜防。所以他才将璟太子带回王城附近,敌人下手好歹有些顾忌。

    “二哥?二哥你人呢?”戎王子目光所窥之处,那些绿色的虫子啪啪落地,僵化不动。最后,他凝视地面,嘴角勾起,“原来在下面呢。”

    见他准备施法,银龙振臂阻拦:“先前抽魂通过裂隙,太子殿下神魂不稳,正在养伤,不宜受到惊扰!”

    戎王子被他的力量震的后退几步,目光阴鸷:“我知他受伤,作为弟弟特来表达一下关心,不行吗!”

    话音落下,他身后一位银发人指出:“沙,你想以下犯上?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一个待受审的罪人!”

    银龙仍是寸步不让:“还未到审判之日!”

    戎王子凉飕飕地道:“你一再阻拦,是不是想要谋害我二哥?我现在怀疑你图谋不轨,决定……”

    地下一个声音传出,压住戎王子的声音:“闹什么闹?打扰我修炼!”

    包括银龙在内,戎王子几人皆是一愣,这声音中气十足,一点问题也没有。

    戎王子半响才回神:“二哥?你没事?”

    简小楼放心了,她通过幽冥太子口中说出的是兽语。尝试化为人形,从地下跳出来:“怎么,你很希望我有事,巴不得我死了?”

    没穿衣服,不是她不想穿,暂时打不开他的储物戒。

    换成星域,绝对要被人怀疑和银龙之间存有苟且。然而眼前一群王族贵族,对堂堂太子光着屁股不露丝毫惊讶。

    毕竟是兽族,兽王的命令下,即使化了人形,他们对人类的文明依旧不屑且抵触。戎王子也就拿了块儿兽皮将屁股给裹住,他身后几个人,只区区以树叶遮住子孙根罢了。

    以上是事实。

    但在简小楼的认知里,自己的内心得有多黄暴,心魔幻境里居然是这种设定!

    还是不够黄暴,裹什么裹,一个个全|裸着那才够舒爽。

    银龙脑子不够用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是简小楼上了璟太子的身,瞳孔紧缩,震惊更甚!

    戎王子盯着他哥哥胸口的剑洞,看来消息没有错误,他的确受了重伤,气息散乱的可怕……但瞧着他的状态,完全不像一个性命垂危之人啊!

    简小楼才不管破绽有多少,幻境里人物智商多半固定的,跟着走剧情就是了:“你看什么?”

    戎王子指着她的胸口:“二哥,你这伤是剑伤吧……”

    “哦,是我自己捅的。”简小楼道,“我最近练成了一门神功。”

    “神功?”戎王子诧异。

    简小楼朝着银龙伸出手:“沙,给我一把匕首。”

    银龙高大威猛的身姿愣是哆嗦了几下:“太子殿下……”

    简小楼怒视:“给我!”

    形势所迫,银龙硬着头皮取出一柄匕首,递过去。

    噗……

    简小楼朝着自己肚子插了一剑,鲜血狂喷出来,她面不改色:“厉害吧!”

    戎王子几人眼睛瞪似铜铃,银龙攥着拳头,一个按捺不住就想打爆她的头!

    “厉害啊!”戎王子用了很久才接受这个事实,虽然无法理解是怎么一回事,俨然已经招架不住,“那、不耽误二哥修炼,我先走了。”

    “不送!”简小楼冷笑一声。

    等人走了之后,银龙重新将门禁锁好,转身怒视简小楼:“臭婆娘!你不弄死太子不罢休是不是!”

    “你瞧瞧你,我可是替你解了围。”简小楼脱离璟太子的身体,立刻从灵台抽出自己的剑。

    失去支撑,璟太子现出原形,被银龙抱住。

    银龙额角爆青筋:“我一劫又是谁害的!”

    简小楼不回应。

    银龙平息下怒火,质问道:“你为何可以附身?!”

    “修炼了一门可以附身的功法,很简单的事。”

    “简单?你以为我们是你们人族?”银龙想说即使兽王,也不可能附身其他兽族,但想起来简小楼一直以来的特殊性,他又觉着正常。

    迟早,他要将她身上的秘密挖干净。

    银龙想着,抱起长毛狗再次跳入地底,为他疗伤。

    ……

    这一次,银龙用了两日才上来,额头布满汗珠:“我的行宫不安全了,你既可以附身,我们去王城,回太子宫殿。”

    “哦。”

    “就哦?”

    银龙祭出仙车,将长毛狗搬上车,简小楼随着他跳了进去。

    仙车离开雨林,奔着王城而去。

    路上银龙紧迫的盯着她:“你到底来做什么,施展美人计,想要策反我?”

    简小楼的神识一直打量着车窗外:“策反你,你很重要?”

    “当然重要,深渊的军权我手里握了半数。”银龙冷漠道,“在深渊内,除了天兽王族,就属我们龙族最强。”

    “天兽王族?”简小楼瞥了主位上奄奄一息的长毛狗,“这些狗?”

    “王族不是狗。”

    什么不是狗,阿贤就和大白熊一毛一样。

    银龙神色莫测:“你最好诚实的告诉我你的目的,否则我会将你上交军部,来说明我战败归来的原因,军部很有可能将你活剥了研究。”

    之前留着她不杀,是这样考虑的。

    但现在,银龙改了主意。

    简小楼正想说话,他又道:“王城到了,你若不想附身,就不要露面。”

    简小楼从高空望去,幽冥兽族的王城效仿人的城市,只是面积广阔,一眼望不到边。

    城中生物千奇百怪,有的类似于刀刀,没有人形,但却可以直立行走。

    有的化了一半人形,半人半兽。

    有的化完整了,但姿态完全看不出人样,蹦着走的,爬着走的,滚着走的,什么样子的都有。

    依照银龙的意思,能在王城生活的,都算是高等级的兽族。

    低等级的兽族,只能保持兽族的形态,再强也修不成人。

    仙车下落的过程中,简小楼的视线被中央广场上的一个石头雕像给吸引了。

    雕像是一只异兽,有一丈高。异兽似狼似狮,头顶正中有只独角,鬃毛爆炸,威风凛凛。

    在它的脊椎骨处,插着一柄半丈长刀。

    简小楼稀罕道:“你们这雕像,是彰显天子犯法与民同罪的意思吗?”

    银龙听不懂:“什么?”

    “怪兽代表着王族,背刺长刀,是……”

    “什么怪兽,那是我们的先祖。”

    简小楼诧异:“你们给自家先祖雕塑插刀是几个意思?”

    银龙抽抽嘴角:“那不是雕塑,而是天兽,刀也不是我们插的,它是被一个男人以一柄刀钉死在这里。”

    简小楼问:“就是它背上这柄刀?”

    银龙点头:“斩兽之人,应是突破了二十二阶的神界来者,当然,这只是君上的猜测。”

    “突破了二十二阶之后,真有神域?”

    “不知道。”银龙摇摇头,“这只天兽应是活活被钉死的,以鲜血铸造了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祖先们,起初都是一些普通的妖兽,自从天兽死在深渊,先祖们寿元增多,开始不断变异与进化,获得了各式各样强大的力量。而王族,据说是从天兽的骨血中直接孕育出来的……”

    这心魔可真能编,档次提升之后,除了质感,难度也跟着加大。

    简小楼木着脸继续听。

    “然而天兽带来力量的同时,也带来弊端,正是我之前告诉你的,我们的世界,除了王族之外,雌性逐步灭绝。”银龙眉目间染上了一抹惆怅,“君上说,是那柄刀带来的诅咒。”

    那柄刀是核武器么,辐射的幽冥兽族生不出闺女,简小楼心里觉着好笑:“那你们不会毁了这柄刀?”

    “没人可以靠近这柄刀一丈内,包括君上在内,更别提拔|出来,扔去其他世界。”

    “这样么……”

    简小楼喃喃自语,越看那柄石化了的刀越熟悉,似曾相识。

    呀,想起来了,银龙那本神兵榜里,排行第六的孤劫刀?

    她紧紧皱起眉,这莫非是主线剧情?

    “沙大人,你之前看的那本书,能不能再给我看看。”

    “哪一本?”

    “你看了十几日也没看完目录的那本。”

    银龙知道她说的是哪一本了,从储物戒中取出来递过去。

    简小楼伸手去接,却捞了个空。

    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竟在不断虚化。

    啪!书册掉落在地上。

    银龙一低头一抬头的功夫,伸手去抓简小楼,却只抓到一缕空气。

    凭空……消失了?

    若非亲眼所见,银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简小楼一个回魂,从梦中惊醒。

    “小楼?”她隐约听到耳后夜游轻轻浅浅的声音,定神一看,自己衣衫整齐,半躺在床上,背靠着夜游的胸膛。

    而晴朗站在床边,脸色苍白:“使用一次招魂术,我得折寿百年。”

    再一看,屋子里还有弯弯与素和。

    “小楼,感觉如何?”

    “娘,还好么?”

    简小楼疑惑着道:“我这就从天人心魔里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原昔小楼同学又画了一张小楼的正脸图,棒棒哒,在微博里挂着呢~

    ……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