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那道从葬剑池内引出的剑气再次断裂。(.mhtxs. )

    这下连画乐蓉都被力量冲撞的向后退了几丈远。

    慕明思和屠三剑则没影了。

    简小楼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周身气波环绕,夜游丢了伞撑着防护罩上前接住。抚掌一探,发现她的丹田气海充裕,已经步入了十四阶,松了一口气。

    看到她睫毛颤了颤,夜游轻声道:“小楼?”

    她在他怀里渐渐睁开了眼。

    瞧着她迷糊却又充满距离感的眼神,夜游心底被刺的一痛,但随着她目色渐渐清明,他的瞳孔却逐渐缩紧:这不是小楼。

    一句“你是何人”不及问出,怀中人瞧见正走上前来的素和,两只眼睛逐渐睁大,推开夜游,四肢着地,飞快的爬到素和面前。

    抱着他的大腿开始哇哇大哭,哭着还仰起头嗷呜嗷呜狼嚎几声。

    莫说夜游目瞪口呆,素和同样跟着傻眼儿。

    这“人模狗样”不难分辨,是阿贤。

    “阿贤,你怎么跑出来了?”素和微微弯腰,一手提着她的领子,一手掰开她的爪子,将她丢出去。

    阿贤在雪地里打了个滚,一个纵身又抱住,这次连双腿都用上了,交叉一盘,树袋熊般盘踞住素和的大腿:“天行天行,嗷嗷嗷,你转世以后的模样实在太丑啦!”

    素和被冻的有些发红的脸色黑了下来:“鼻涕不要蹭我衣服上!”

    抛开天行那层关系,素和养了阿贤两万多年,也是十分亲近的,但他养的是那条无意识的大白狗,和寄生在简小楼意识里会说话的“阿贤”并不熟。

    远远地,画乐蓉调息着,有点看不懂:“简姑娘这是走火入魔伤及神识了?”

    夜游在旁冷眼旁观,阿贤寄生这事儿,无论弯弯还是素和,都坚持说是那颗眼珠子产生了意识。

    夜游又不傻,稍稍一琢磨已然猜到原因,猜的**不离十。

    他恼怒殷红情,连带着非常讨厌阿贤。但弯弯总说阿贤的好话,没有改变的未来,阿贤受小楼托孤,充当一个母亲的角色,竭尽心力照顾了弯弯许多年,看在这一点,夜游强迫着自己不去厌恶她。

    “小楼还在心魔幻境里?”夜游语气不善,“已经突破了十四阶,心魔该散了吧,还是你为了跑出来,强行将她困住了?”

    素和低头看着自己的“腿部挂件”,指着她的鼻子,严厉问道:“是不是这样!”

    阿贤的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不是啊,我只是一道意识,没有法力,怎么可能困住她呢,我若是有本事困住她,早就出来啦。”

    说完,伸出湿热的舌头舔了舔素和指着她的手指。

    素和浑身一激灵,迅速抽回手。

    大白狗经常这么舔,换成“简小楼”的肉身画风诡异的可怕,别说夜游攥着拳头要揍人了,他自己也膈应的很。

    奈何她双手双脚缠的太紧,掰不动。

    这具身体原本就经脉受损,也不敢使用威压将她震开。

    阿贤舔完了还意犹未尽的咂吧咂嘴儿:“小楼之前正在天人心魔里斩杀幽冥兽呢,后来不知看到什么迟疑了下,险些被心魔绞杀,幸好一道神雷落了下来……”

    画乐蓉道:“是从剑池引来的正道剑气。mhtxs. []”

    “嗯啊,反正救了她,在城中寻不到出路,她就从井口里跳下去了。”阿贤仔细回想,“接着,她神魂好像离了体,是真离了体,我在她意识里,也跟着一起离体了,但突然冒出一柄银色的剑迎头斩下,将我斩了回来。”

    夜游眉目猛地一沉,简小楼这具肉身法宝,不容易感知神魂。

    入侵灵台一窥,神魂果然不见了!

    素和愣了愣:“我们在旁一直看着,小楼神魂离体,不可能感觉不到啊。而且,没有神魂,你怎能操控肉身?”

    阿贤撅起嘴,委屈道:“我试了试,没办法脱离这具肉身,应该只是短暂操控一下,等小楼回来我又得消失了啊!”

    夜游冷冷看向画乐蓉:“你给我一个解释!”

    画乐蓉哪里会知道。

    素和解释:“这不是小楼,是寄生在她意识里的一个妖兽意识……幽冥兽。”

    画乐蓉黛眉微蹙,想起先前裂隙内的强异动,恍然道:“简姑娘的神魂,可能是被剑气给吸进池子里去了,便是剑气第一次断裂那会儿。至于她口中的剑,应是镇守裂隙的神剑,月痕剑,神剑感知到幽冥兽的气息,故而出鞘!”

    画乐蓉快步行至葬剑池边,双手掐诀,搜寻一番,“池中并没有简姑娘的神魂。”她惊讶,“莫非被吸入了裂隙?”

    素和惊愕:“那岂不是入了深渊?”

    画乐蓉的面容阴晴不定,迟疑了下,道:“裂隙是两个世界挤压形成,力量极强,历来只有幽冥兽可以通过裂隙来到我们星域,我们尚未有成功通过的先例……”

    素和呼吸一滞,半响才明白她话中之意。

    无法通过,又搜寻不到,是被裂隙给吞噬了?

    “不会的。”素和劝慰自己,也劝慰夜游,“别忘了,她受到重创我可以感知到,若是没有在池子里,绝对是由裂隙入深渊了。”

    “哎呀,那可真糟糕。”人身用不习惯,阿贤在素和大腿上一直向下滑,屁股快要坐到他靴子上。哧溜哧溜向上爬了爬,再牢牢抓住,“那口井应就是心魔幻境的出口,她跳井时恰好穿过了裂隙,指不定落到深渊之后,还以为身处于幻境呢。”

    “我先下去看看。”夜游脸色凝沉,递给素和一个眼神。

    素和点头:“你小心。”

    画乐蓉制止:“不可,你是妖,池中剑气……”

    夜游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掠空时化了龙身,钻入葬剑池水中。

    池子从山顶看并不算大,但下方却似汪洋大海,无边无际。夜游向下急沉,历经数百万年的剑道正气不是闹着玩的,犹如一道道丝线,将他密密匝匝的套牢。

    龙鳞落似雪片,挣脱之后,在黑黢黢的水底,夜游瞧见了传说中的幽冥裂隙。

    和城中那口井相比,这道裂隙足有七十丈长,裂口呈锯齿状,如一道峡谷,又如一头呲着牙、却陷入沉睡的巨兽。

    夜游在附近搜寻不到简小楼的踪迹,掉头冲向裂隙。

    裂隙之下发出轰鸣声,一股巨力喷薄而出。不知是裂隙本身的力量,还是那柄神剑之力,总之夜游无法抵抗,被震的头昏目眩,有失去意识的预兆。

    他又尝试了一次,依然无法靠近,决定先出去,了解清楚裂隙再说。

    *

    冰川雪原。

    简小楼再次飞回至离开时的洞口,一路也没瞧见先前说话的人。

    恍惚了下,惊觉方才那两个涌入耳朵里的声音,说的竟然是兽语。

    她会困于心魔,这些幽冥兽果然功不可没。

    简小楼持着剑,从洞口跳了下去,落到潭水畔。潭水整个被染成淡红色,心魔幻化出的色戒男不见了。

    “扑通扑通。”

    她脊背僵直,循着声音望过去,在她对面临近岸边,有一条血淋淋的长毛狗,正在艰难的游动,想要上岸。

    “阿贤?”

    简小楼微微拧眉,瞥见那狗的胸口有个洞,正是先前被她拿剑给捅出来的。

    原来如此,心魔之流,最喜欢幻化成熟人来迷惑自己,心境一乱势必趁虚而入,正如之前从井里爬出来的那条蛇。因为觉着和毒蛇叶琅一模一样,她稍稍一迟疑,差点被杀死。

    眼见它一只狗爪已经攀上了岸,简小楼飞去对岸,一脚将他踹回水里:“你还挺顽固,以为换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啊?”

    长毛狗被踹翻在水里,砸的潭水飞溅。

    简小楼又在他屁股上刺了一剑,发现这家伙幻化成妖兽之后,皮厚了不少。拔出剑,双手灌入力量,准备砍了他的头。

    “太子殿下?您怎么了?”

    一个声音从上方洞口压下来,这声音听的简小楼颤了颤手――是那条叫做“沙”的幽冥银龙。

    银龙还是只在腰间裹了条兽皮裙,赤着双脚半跪在上方,不敢轻易入内,只俯身将头往洞下探。

    见到简小楼时,他先是呆若木鸡,随后惊讶的合不拢嘴,再顺着她的剑看向水里漂浮着的狗,大惊失色:“太子殿下!”

    几乎是从洞口掉下来的,简小楼只感觉水溅了她一脸,水里的狗已被银龙给抱上了岸。

    “太子殿下??”他灌注自身内力为那条狗疗伤,“太子殿下?太子?!”

    没别的话说,简小楼准备连他一起斩,人还没靠近,银龙转头怒目,一掌击出。

    或许专注于救治银龙,并没有释放太强的力量,只将简小楼给击退。

    哗啦啦,简小楼被掌力推入水中。

    银龙的抢救有了效果,长毛狗狂吐几口血,颤巍巍举着爪子指向水里,一个字也没说出口,转脸昏了过去。

    银龙翻掌于龙珠处,吐出一枚气泡,将他罩住,转头恶狠狠的看向简小楼:“是你重伤了太子殿下?”

    简小楼大口喘气,这条野龙无论真人还是心魔幻化,都太特么强了,根本打不过。

    正是因为畏惧之心,才会出现在自己的心魔里?

    银龙又问:“你是怎么来到我们深渊的?!”

    “我跳井来的。”简小楼且看他要说什么。

    “跳井?你开什么玩笑,那道传送裂隙早已关闭,也不在此地!”银龙放下长毛狗,站在潭边,祭出他的三棱刃,指向简小楼的头,“不说实话,我打散你的魂魄!”

    明明可以碾压自己,不动手却一直废话?

    简小楼在心里琢磨,莫非天人心魔考验真的类似于佛心狱,需要随着剧情走,走对了剧情才可以出去?

    唯一不同的是,佛心域失败了可以重来,天人心魔肯定是不行的。

    “我真是从井里跳下来的,你爱信不信。”

    “你出现在我们的世界,是想谋杀太子?”

    简小楼讪讪道:“太子?就是那个眼睛里能飞蛾子的怪物?你觉得我能认得出来是他?”

    银龙怒道:“认不出来你捅他干什么?!”

    简小楼在水里摊手:“你可真有意思,我一个星域人士,斩杀你们这些肆意侵略别人的幽冥兽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听罢她的话,银龙眼中杀气升腾,愈发炽烈,手中三棱刃攥的咯吱作响。

    看来是说错话了,简小楼暗道不妙,立刻纠正:“我随口说说罢了,你不是要带我走吗?你没办到,我就自己来了。”

    银龙微微一愣,倏地冷笑道:“哦?原来是舍不得我?”

    简小楼皮笑肉不笑:“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银龙双眼迸发浓厚的杀意,是真想杀了她,三十几日过去,背后的伤还是火辣辣的疼,如今她又将太子给捅成重伤。

    但他不能杀,或许是天道助他一臂之力,再过些日子,军部就要对他进行审判。

    待那时,他要将这个女人交上去,来证明自己的失败可以原谅。

    但在此之前,这女人不能暴露。

    “上来。”银龙思虑过罢,压住怒意,抬了抬他的三棱刃,示意简小楼借力出水。”

    看来走对了剧情,简小楼拉着三棱刃,被他挑上了岸。

    银龙从储物戒里祭出一辆封闭的仙车。

    简小楼瞧着这仙车的款式,像是星域两百多万年前的东西。

    银龙将幽冥太子抱进仙车里,自己也跳上车:“想活命的话,上来,跟着我走,否则你出不了这里。”

    简小楼思量来思量去,跳上了车。

    银龙施法,仙车逐渐升空,飞出了洞口。

    抵达附近的山头上,有两个化形化了一半的妖兽,焦急道:“沙大人,主人怎么样了?”

    银龙没有撩开帘子,沉沉道:“你们知道,君上闭关多年,太子殿下屡遭王后和戎王子迫害,举步维艰,受伤一事,不能泄露出去。”

    “小人们只想知道主人的情况啊……”

    “性命应是无碍。”

    “谢天谢地……”

    银龙驱着仙车再次升空,朝自己的领地飞去。

    简小楼听的一头雾水,王后王子还迫害,兽族里难道还有宫斗戏码?

    不愧是天人心魔幻境,档次提升了不少。

    银龙闭目叹气过罢,睁眼瞧见对面而坐的简小楼嘴角隐隐露出一抹冷笑,控制不住直想扇她脸:“好笑吗?”

    “这么严肃的故事,我怎么会笑,你不知道,我天生嘴角上扬。”简小楼胡诌了一句,看他瞪着眼,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档次提升了之后,果然质感也提升了不少。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要出远门,晚上11点前不更的话,肯定就不更了,先提前请个假~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 神豪从垃圾回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