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不过夜游需要回忆一下咒语是怎么念的。(.llbiquge.com 乐乐

    他是清醒过来了,但有些记忆还很模糊,繁冗的咒语一时想不起来属于正常。

    正回忆着,手指上的储物戒频繁出现异常震动,像极了小楼每次从二葫跳出来所造成的反应。

    但他这枚储物戒里没有二葫,只有一个魔小葫。

    夜游停止念咒,垂目看着储物戒,目露不解。

    少顷,只见一道光影从戒子里飞出,光影凝结出一名娇俏的女子,落地之后睁大眼睛看着他。

    经过一番考虑,她拱手行礼:“夜尊主……恭贺夜尊主重获新生。”

    夜游打量她几眼,想起来了:“鲛女?”

    是黎昀身边的鲛女,奇怪,为何会从他储物戒里跑出来?

    夜游的目光微微凝滞了下,旋即想明白了缘故。

    鲛女不只是黎昀的侍女,还是海牙子《星域全书》的书灵,来赤霄之前,海牙子将《星域全书》交给了他,叫他往后传给一小点。

    如今《星域全书》就在他储物戒里。

    “你是一直藏在书中,还是为见我特意而来?”

    “我和黎昀在一起,得知简姑娘即将拜师,黎昀认为时间差不多了,不会再影响已知历史进程,便带我前来迦叶寺,岂料正好撞见变故。”鲛女将塔外的形势告诉夜游,“黎昀没有现身,他体弱不擅斗法,出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嗯。”夜游点了点头,“不出来是正确的。”

    “黎昀十分担忧,想起《星域全书》恰在夜尊主手中,命我尝试能否融入书中,来到你身边,瞧一瞧夜尊主的情况怎样。”

    “不怎样,我不曾化龙,神魂被阿猊融入了傲视的碎魂……”夜游将自己的身体状况告知,“黎昀对于神魂研究颇多,烦劳你帮我询问一下他可有良策。”

    鲛女拢着黛眉:“我会的。不知我们现在可以做点什么。”

    夜游静默一瞬:“前去小楼禅房,先救走小黑三个再说。”

    *

    伏魔塔外围聚集的高阶修者过多,灵气外溢,虽不至于引动天地之息,依然会有一定的影响。

    漫漫长夜才刚拉开序幕,细弱的闪电时不时点缀着漆黑的苍穹幕布。

    现如今,以伏魔塔为中心向外扩展,共有三波势力。

    中间一波,简小楼、禅灵子和凤落站在塔门外的台阶上。两丈外,立着阿猊、北境妖王、缺、怀幽,以及两个元婴大圆满的邪修:玉笔书生薄千秋,毒蛊王巫仲。

    西仙洲的地盘分为两半,一半是以灭魔书院为代表的儒修,另一半就是以他们两个为首的两个邪宗。

    薄千秋和巫仲皆有准化神的实力,是赤霄界最顶尖的两大邪修。

    伏魔塔半径三十丈外,是第二波势力,分布着元婴境界的邪修和妖族,共计二十一人。他们的实力毕竟弱一些,手持阵牌围成了一个圆形,联手布起一个隔绝反噬大阵,将伏魔塔和最内层的大人物们围困当中。

    既能保证禅灵子三人无法逃脱,又能保证他们自身不受大人物们强悍的力量波及。

    伏魔塔半径五十丈外,是第三波势力,分布着金丹境界的邪修和妖族,人数足有九百。

    在这种等级的围杀行动中,他们没有与禅灵子三人面对面的资格。

    只在外围设下第二重隔绝反噬大阵。

    元婴境界身在自己布下的阵外,他们则在阵内,主要对付或许会出现的救援力量。

    九百金丹修士布下的法阵,以赤霄界的水平来说,效果还是非常客观的。即使南灵洲另外两大佛寺、千叶寺和金刚寺收到消息倾巢而来,没有两三个月也冲破不了这道防线。

    这些金丹修者躲在法阵内,腰间挂着阵牌,手中持着弩。

    弩上之箭,引入法阵灵气,可以穿透法阵结界射出去。

    而攻阵修者的法术,只能打在结界上。

    禅灵子鲜少参与战事,简小楼和凤落一看便知,这是星域世界打仗时惯用的套路。曾有过例子,一千个十四阶修者,凭借如此手段,能够一人不损的杀死一个十九阶。

    “我忽然觉着我好像犯了一个大错。”凤落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一定是鬼迷心窍了,为何会应允你留下来为夜游守关?”

    “怎么,你怕了?”简小楼持着紫韵剑,歪头看他。

    “当然怕!”凤落望天长叹,“想我堂堂十八阶孔雀王,南宿战神座下弟子,自小在星域沙场里打滚,若是被这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们给弄死了……”

    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凤落再叹:“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凤落。<strong>.mhtxs.</strong>”阿猊细长的眼眸透出笑意,“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素和杀了凤起,你真能揭过不提?”

    “不能,我与素和之间过不去。”凤落提着他的孔雀扇,利索回道,“然而一事归一事,二葫是我们望仙山之人,算是我的师妹。我凤落虽不成材,有辱门风之事,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说完,他侧了侧目,递给简小楼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意思是:这一劫若是可以安稳度过,千万记得讲给师父听啊!

    简小楼抿嘴笑笑,竖起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

    凤落并不是一个原则性很强之人,立场不坚定,容易受影响,她还真怕他会被阿猊蛊惑。

    如此一来,自己的处境将会更糟。

    宽心不少,却依旧魂不守舍,担心塔里的夜游,担心师父的安危,还有禅房内的小黑、阿贤、一小点。

    阿猊准备的这般充分,小黑那边必定有难。

    简小楼脸白似纸,沉声询问禅灵子:“师父,您认为我们有几成胜算?”

    “没有胜算。”禅灵子认真分析,“一时之间,他们拿不下我们,可我们被困住了,蛟龙明显是要与我们打消耗战,他们人多,我们最先消耗干净,待那时唯有任人鱼肉。”

    反问,“为师分析的对不对?”

    简小楼抹汗,当着敌人的面,要不要这么坦白:“师父是不是向怀幽前辈解释一下?”

    禅灵子脸上无波无澜,周身莲影浮动,虚化的小朵莲花凝结在一起,幻化成一柄虚虚实实的剑:“徒儿觉着他会听?不管我们说什么,即使夜游自己澄清,他心里已经认定夜游将念溟当做养分给吞吃了。”

    “难道不是!”怀幽柔美的面部线条,随着他咬牙,硬生生绷出棱角来,“我知你一贯讨厌阿溟,但我以为,你看在我们昔日的情分上,总不会要他的命!”

    “残影,关于念溟,你的确过分了。”一直沉默的缺,也随着怀幽抛出一句。

    禅灵子只剩下叹息。

    怪只怪他从前总是针对念溟。

    玉笔书生薄千秋手中握着一侧书简,文质彬彬的笑道:“作为昔日御琴心座下四大魔将之一,佛尊一念成佛,阵前倒戈,入了佛道,为世人所敬仰,小生也是佩服的紧。却不知,为何要以我赤霄修者的性命来豢养妖龙?”

    禅灵子理也不理他,看向缺:“你是为了与你共生的玉纱夫人,才入了天门?”

    缺毫不避讳的点头:“是。”

    禅灵子双手合十,只念了声佛,便不再多言。

    “动不动手?”北境妖王不耐烦道。

    “随意。”阿猊做出“请”的手势,旋即手掌一翻,指向简小楼,“她留给我。”

    “明白了。”

    北境妖王微微颔首,紧了紧自己的袖封。

    从说话的神态来看,瞧得出来,北境妖王是个极稳重的个性,动起手来却势若雷霆,厉喝一声,笔直的冲向塔门。

    在他左侧站着的薄千秋两人,被他的气息冲撞的一个趔趄。

    北境妖王攻击的对象是凤落:“且让本王开开眼界,大世界来的妖族,究竟厉害到何种程度!”

    未曾到达凤落前面,自他灵台飞扑出一头猛虎的虚影。

    凤落唇角一弯,脚下一踏升入空中,飞禽对走兽,在天上斗法是最占便宜的。

    “残影,将塔门打开!”怀幽的指甲在箜篌上一波,光影流动,化为道道冷箭,铺天盖地的射向禅灵子。

    缺横刀于眼前,刀背生出锯齿,类似鲨鱼牙齿,骤然砍向禅灵子。

    禅灵子不难看出,缺并没有使出杀招,做做样子绊住自己罢了。

    薄千秋和巫仲两人看看左边的北境妖王与凤落,再看看右边的禅灵子。

    “打谁?”

    “他们两个瞧着身上都有伤。”

    “听说之前念溟逃出塔时,他们动过手,两败俱伤。”

    两人嘀咕了会儿,决定攻击凤落。

    因为凤落好欺负,他的修为比禅灵子更高,根据门主所言,大世界来的大能们,修为越高,在赤霄越无用武之地。

    再者,打赢了禅灵子捞不着什么好处。

    倘若可以诛杀凤落,大妖怪嘛,浑身是宝。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加入了凤落和北境妖王的战圈。

    凤落被三面夹击,碍于赤霄灵气反噬,一身本事没地方使,憋屈的想要一头撞死。愤怒之下稍稍爆发,筋骨便咯吱做响,剧痛袭身,只能各种法宝符箓在外扔。

    外围那些守阵的元婴修者隔着结界看呆了,三千世界里来的修士,随手拿出的法宝符箓,真的是……

    想他们在赤霄界高高在上,其实不过一群沾沾自喜的井底之蛙。

    塔门前,只余下简小楼和阿猊面对面而立。

    简小楼说不怕是假话,阿猊步入了十八阶,她才不到十三阶,幸而是在赤霄内,出去星域简小楼连他一个指头都碰不到。

    “阿猊,夜游待你不薄!”

    “我待洞主同样不薄。”

    阿猊轻轻说着,负着手,头顶升腾起两股黑气。

    他以意识进行操控,黑气化为两个锋利的蛟龙巨爪,抓向简小楼在周身结下的罡气剑罩。

    嘶……

    蛟龙爪触碰到剑罩,剑罩竟有融化的迹象。

    简小楼突地一愣,心中一骇。

    她本以为在赤霄灵气的保护下,她与阿猊尚有一战之力,却忘记了自己身怀业火,而阿猊体内有黑焰魔火。

    黑魔火是业火克星,黑焰魔是业火凤凰的天敌。

    简小楼慌忙运气,以剑尖抵住剑罩,源源不断的灵气溢出,修补着剑罩,支撑住蛟龙巨爪的侵袭。

    黑魔火渗透入剑罩,刺激的简小楼心神颤栗,咬牙道:“夜游这辈子最该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年带你前往魔国种下魔火!”

    阿猊不语,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嘴角轻轻勾起,目光陡然一聚。

    刺啦,巨爪撕开了她的剑罩。

    剑气罩被毁坏那一瞬,简小楼腾空而起,剑若惊鸿,左右各一剑,快而准,刺入巨爪。

    砰,巨爪崩碎。

    片刻后却又再度合拢,力量倍增,似两座大山轮换着、密集的一次次砸向她。

    单是力量简小楼承受得住,然而黑魔火入侵心脉,五脏六腑搅在一起,绞痛的她一连吐出几口黑血。

    眼前黑影重叠,多半是在凭着意识躲避、抵抗着那两个巨大蛟龙爪。

    阿猊操控着蛟龙爪,不疾不徐,消耗着她的灵气。

    他不急,真的不急,时间还有很多。

    即使他想以最快最残忍的方式将这个女人撕成碎片,他也要拼命压制住自己稳着来,他得防着一种可能性——万一洞主化龙成功,出来一瞧这女人死了,指不定会自碎龙珠,他便前功尽弃。

    神魂有杂质的情况下,化龙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他筹谋良久,只等这一天。

    绝不允许出现任何错误。

    *

    迦叶寺内。

    大量妖邪突袭,阖寺上下乱作一团。

    事出突然,智慧等三位元婴忙着筹办拜师大典的事情,再加上禅灵子两师徒都在寺中坐镇,他们并没有将心思过多关注于寺内。

    妖邪突袭迦叶寺弟子,只是声东击西。

    他们真正的目标,是简小楼禅房内的三个生物。

    重点是那只八哥鸟,门主有令,必须活捉。

    伏魔塔一出事,关注着伏魔塔的小黑就发现了,虽着急但不敢离开,尤其是寺中跟着大乱后,更是守着沉睡中的一小点寸步不离。

    “上!”

    禅房外传来厉喝。

    小黑竖起脖子的毛,胸腔蓄满真火,而阿贤听见响动欢快的摇着尾巴,半点儿危机感也没有。

    这条傻狗!

    小黑在心里鄙视它。

    想不通简小楼为何将阿贤困在院子内,不许它出去溜达,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迦叶寺的僧人,莫要使用兵刃对傻狗做出攻击举动,否则或许会有生命危险。

    无论小黑怎么看,它都是一条傻狗。

    小黑等了好一会儿,并没有人攻进来。

    他们忙忙碌碌,似乎在禅房周围布置着什么。小黑的脑子也不是特别好使,堪堪思考一些简单的事情,但它感受到了颤栗感。

    猜想他们正围着禅房布下法阵,这个法阵,一定是专门克制它的。

    小黑站在打坐台上,着急的爪子不停挠着桌面。

    这会儿法阵尚未成型,它完全可以冲出去,可它只是一只无法化形的鸟,带不走傻狗和一小点。

    啵……

    房间内乍然响起水纹波动的声音。

    空气裂开一道口子,探出一只手来,将床上的一小点给拖拽进去。

    小黑受到惊吓就要朝那裂口喷火。

    “简小楼派我来的。”黎昀及时露头,变化出龙脸来,以便取得小黑的信任,“此刻离开不易,你们先随我躲进空间结界中来。”

    *

    伏魔塔内,鲛女再次出现在夜游面前,告知夜游事情已经办妥。

    “关于夜尊主的神魂,黎昀说你的情况他从未听闻,不曾亲自检视,无法得出结论。”

    “嗯。”夜游本也不报希望。

    “黎昀令我询问夜尊主,眼下还需要我们做什么。迦叶寺通知了南灵洲其他佛寺,他们几日内将会赶来,但想攻破阿猊设下的阵,以他们的本事极为困难。黎昀的意思是,夜尊主此时千万莫要出塔,葫芦姑娘和禅灵子三人至少可以撑上二十几日,我们这就去唤醒七绝……”

    夜游虚弱到需要扶着门方可保持站立,他垂着眼帘,目光闪烁不定。

    “七绝自顾不暇,伏魔塔之危他帮不上什么忙。我放走了宇文少主,导致赤霄暴露,太真的势力估计已在前来赤霄的路上。七绝必须得尽快醒来,能够阻止太真破坏赤霄结界的,眼下唯有他的灭道盟。”

    更惨的是,念溟五千年前见过七绝,并对他记忆深刻。

    听宇文少主说起太真界头号通缉犯七绝剑圣时,“足智多谋”的念溟经过一番推测,告诉宇文少主,七绝剑圣或许同百里世家颇有渊源。

    宇文少主联系过他们家老祖后,八成会前往百里世家,倘若见到楚封尘……

    夜游捏了捏眉心,睁着眼睛都觉太累,便阖起眼皮儿,歪着头,轻轻靠在塔门上。

    鲛女不催不问,默默等待。

    过了一会儿,夜游尝试着从储物戒内取出了一个水晶球。

    那是他的飞行法宝——透。

    不过从储物戒里取个宝物罢了,双手颤抖了许久才稳住。

    夜游将透递给鲛女,下了一番决心,才说道:“告诉黎昀,乘着此物,带着小黑前往火海凤凰宫。”

    鲛女接过水晶球:“凤凰宫?”

    夜游告诉她驱使透的法诀:“素和并没有死,凤凰宫内有个小涅槃池,素和的意识假内丹藏在那里,他可以在凤凰宫内直接涅槃。”

    鲛女愣了愣:“夜尊主,我听闻苍岭王十万年前以法力浇灌了聚灵树,涅槃之后,恐怕修为所剩无几,他怕是没有什么办法,反而还将陷入危险。”

    “他会有办法的。”

    夜游并未明说,“最重要的是,我怕我的重生只是昙花一现,无论醒来将面对怎样的凶险,他也愿意在此时醒来的吧。我想念他,我认为他也想念我。”

    鲛女应了声好:“我们远离迦叶寺后,我将无法再通过《星域全书》传递信息,夜尊主请保重自己。”

    “多谢。”

    鲛女的身影逐渐消失。

    夜游想也不想的念咒,开启塔门,呈现在他面前的场景可想而知。

    他站在门槛内,不曾迈出去,因为门槛内仍是隔绝外界的,以他目前的身体状态,迈过这道门槛被力量一冲撞,神魂将会立刻碎裂。

    塔外正斗的如火如荼,战况激烈。

    夜游无法使用神识,只看到光波飞溅。

    同样的,正在半空斗法的三波人无暇分心,谁也没有发现塔门开启了,自然也没瞧见夜游。

    最先看到他的,是三十丈外守阵的元婴们。

    “真的是龙,赤霄果然有龙……!”有人颤巍巍的嚷了一声,随后安静下来,只听见阵阵抽气声,此起彼伏。

    夜游单凭眼力也能看到三十丈外,目光冰冷的滑过那些元婴妖邪。

    元婴修者们的骚动,落在了阿猊眼睛里,分出神识投向塔门。

    窥见夜游那一瞬,他目光一动,心中并无起伏,他以为是战天翔。瞧他的样子,化龙只完成了一半,在阿猊的认知中,唯有完全化龙夜游才会醒过来。

    战天翔应该是发现了融合异常,中断化龙,暂时稳固住魂魄。

    这一点,阿猊考虑进去了。

    夜游捕捉到阿猊的视线,并且循着视线回望过去。

    黑夜中,夜游清秀的面容平静如昔,那双灿金双瞳却好似夹着炽火,烧的阿猊意识海豁然一痛。

    只此一个对视,带来久违的熟悉感,阿猊惊愣:“洞主?!”

    没有化龙竟然醒了过来,不愧是他的洞主,永远被天道所眷顾的六爪天龙。

    阿猊心头莫名升腾起一团火焰。

    他一分神,攻向简小楼的蛟龙爪出现破绽。

    简小楼瞅准时机挣脱了钳制,落到了地面上,向后几个趔趄,将剑插在地上,稳住了身形。

    “小楼。”

    她听见背后有人哑着嗓子喊了她一声。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 1977川西坝子耕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