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这个声音……

    简小楼僵硬了一瞬,胸口几个剧烈起伏。[$$.mhtxs.]

    她慢慢转过身,目光投向门内正温柔注视自己的夜游。

    他身上还穿着战天翔进塔时穿的那套深蓝色法衣,只是相貌与身形发生了改变。夜游和战天翔差不多高,骨架却偏小一些,法衣不怎么合身,整个人显的单薄清瘦。

    再加上惨白的脸色,凹陷的眼眶……

    但因为头上那两个威武挺立的龙角,谁也不能将他与“羸弱”两个字相联系。

    简小楼一手提着剑,一手捂了捂嘴,眼泪不经酝酿顷刻间涌了出来。

    夜游看着那张令他思念到心痛的脸,不舍得眨眼,毫无血色的双唇颤了颤,又喊了一遍她的名字:“小楼……”

    对于她而言,他们分别不足三年,她还是记忆中的模样。

    而他却已经老了。

    即使皮相依旧年轻,悠悠岁月印刻在眼底的沧桑是骗不了人的。

    陡然生出的自卑感,令夜游的目光四处闪躲了片刻。默默苦笑,再度凝视着她,无法出塔,便缓缓展开自己的双臂。

    简小楼剑都顾不得收起来,扑了过去。

    夜游险些被撞倒,弓起脊背紧紧搂住她。

    “夜游啊……”头埋在他怀里,脸贴在他胸口,简小楼低声呜咽着,声音含糊不清,“你终于回来了……”

    “恩。”低沉的应了一声,夜游微微展露笑容,眼睛却在慢慢湿润。

    他这一路走的太过艰难,想抱怨,想诉苦,可他所有的痛楚和辛酸,尽在此刻烟消云散。

    倘若那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他认了。

    两人心潮起伏,紧紧相拥,脉脉温情在塔内流淌。

    然而时下并非岁月静好。

    三十丈外一众元婴妖邪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夜游,原本绷到极限的恐惧之心渐渐松弛下来。他们认识到,这条来自大世界的上古龙族,虚弱的足以任人宰割。

    昔日龙凤之争被载入了赤霄的史册。

    他们今日伏魔塔前布阵屠龙,是不是也会流传千古?

    阿猊自半空落地,面对着塔门而立,长眸沉寂,气息收敛,不发出任何声响去打扰他们。

    在此之前,阿猊没有思考过夜游复活醒来以后,他该说些什么。

    或者说他潜意识里一直回避着与夜游碰上。

    夜游很可怕么?

    可怕。

    但阿猊清楚自己畏惧的不是夜游,而是自己。

    无论“人性”还是“奴性”,他都不想要也不需要,必须从骨子里丁点不剩的剔除出去。

    这是一个战胜自己走上巅峰的过程。

    夜游自简小楼柔软的头发里抬起眼睛,他的手还在轻轻抚着她的后背,金瞳的温度却在急剧下降,隔着三丈远的距离,淡漠的看向阿猊。

    在他的目光之下,阿猊躬身拱手:“洞主。”

    无论夜游的身份地位怎样抬升,“洞主”这一原始称呼从未改变过。

    阿猊的声音将简小楼拉回现实中来,见到夜游过于激动,令她短暂忘记了现如今的处境。她立刻离开夜游的怀抱,擦去眼泪转过身,攥紧手中的剑,挡在夜游身前。

    简小楼感觉的出,夜游气息紊乱,毫无法力。

    “夜游,你可看明白了?是否需要我来为你解释?”

    “不需要,黎昀告诉我了。”

    “黎前辈?”简小楼微怔,“黎前辈也在塔里?”

    夜游无法传音,默然不答,从背后看到她受伤的手臂,心疼的蹙起了眉:“你与他交手很吃力么?”

    简小楼坦白:“他的修为虽被赤霄灵气压制,可他的黑魔火克制我的业火,最重要的一点,他在赤霄待久了,非常有分寸,始终将力量维持在可以发挥的极限程度上,保证自己不遭受反噬。”

    不像凤落,同样十八阶,同样在赤霄界待了十万年,因为一直被困在塔上,对赤霄灵气没有概念,被北境妖王、薄千秋和巫仲三人围攻之下,出手一时轻一时重,没有被敌人打伤,倒是自己被反噬的经脉断了好几条。(.mhtxs. )

    但凤落修为摆在那里,皮糙肉厚,肉身淬炼的程度远远高于对手三人。

    就像一座大山,即使站着不动,修为低微者想要搬空他也需要大量时间。

    相比较之下,禅灵子则有经验多了,在与怀幽、缺交手时,始终压着两人打。

    禅灵子脱身不得,源于他不敢下重手,他怕伤到这两个曾与自己携手并肩的同袍兄弟。

    这就是阿猊的打算,打最稳的持久战,耗空他们的力量,活捉他们为人质,应对可能出现的变故。

    简小楼沉默了下,道:“幸好我曾被抽魂锻造斩业剑,对黑魔火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不然的话,在他手中过不去十招。”

    “你认为你可以撑多久?”

    “至少二十日。”简小楼没有托大,“你知道的,我最强的不是《地藏十轮经》,也不是禅意剑,而是适应能力。”

    她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非常快,黑魔火侵体之后,其他人的身体会被刺激的越来越虚弱,她则是越来越适应。

    刺激的久了,将会产生抗体。

    “小楼,你可知阿猊摆了我一道,战天翔身体内的地魂并不是我的,那是傲视的碎魂,如今融入到我的神魂里,我使用不了法力,也经受不住力量的冲撞。”当着阿猊的面,夜游就这么说了出来。

    “什么?!”简小楼倏地转头,满眼震惊,颤颤道,“那你……”

    “你莫要忧心,事在人为,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前提是我不被他夺走龙珠。”夜游抬手摸着她的脸颊,恋恋不舍,“我请了救兵回来解围,他最快也需要三十几日方可抵达,在此之前,辛苦你了。”

    阿猊听罢只是一笑,赤霄里还能搬什么救兵?

    开启赤霄外部的火罩子绝非易事,即使将二十阶的金羽给搬来了,灵气压制下,他连最外围一层、九百金丹修士布下的结界都破解不了。

    来再多人,两层结界也可以支撑六十日以上。

    足够他将伏魔塔夷为平地。

    简小楼将夜游往塔里推:“既然如此,你出来干什么?快些进去,阖上塔门!不必担心我,我绝对可以撑到救兵前来!”

    夜游默默看着她。

    他相信她可以撑得住,却不能看着她撑的那么辛苦。

    夜游的视线从简小楼头顶上越过,继续看着阿猊,平静问道:“你煞费苦心,不就是为了取我龙珠?如今我站在你面前,你为何站着不动?”

    阿猊垂下手臂,挺直了脊背:“取龙珠只是为了延续我的寿元,洞主永远是我最尊敬的主人。”

    夜游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我夜游对的起你,但你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杀我?”

    阿猊迈开步子,向前走了几步,“我挣扎过,最终选择了这条路。”

    夜游再点头:“所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非鬼迷心窍。”

    阿猊继续向前走:“洞主,您是不是想要指责我忘恩负义?”

    简小楼迅速跃出门槛,转身持剑在门口出画了个叉,布下一层罡气剑罩,将夜游安稳的保护在内。

    继而怒指阿猊:“站住!”

    阿猊真的站住了,他看到塔门一侧地上的一滩黑色液体,那是阴山鬼母魂飞魄散后留下来的痕迹。

    不仅如此,空气中遍布着阴煞被烧焦的气味。

    夜游现在没有这个能力,阿猊疑心深重,他怀疑塔里藏着什么人。

    方才似乎提过一个名字,黎昀?

    黎昀的存在是个秘密,阿猊不知是谁。

    不,藏人的可能性并不大,估计是伏魔塔内有什么特殊机关,从前夜游研究伏魔塔那会儿,他是见过的。

    思前想后,阿猊不敢强行出手,最终止步于塔前两丈:“洞主,请您仔细想一想,真的是我错了么?归根究底,错在洞主您自己身上。”

    “哦?”夜游挑长了尾音,做出愿闻其详的姿态。

    “倘若当年您不自掘坟墓,如今西宿海的海王早已易主,我不必守在赤霄十万年,资源在手,造化不难得吧,再获您一些提携,指不定早已进化为龙。”

    阿猊负着双手,怒其不争,“您有出身,有天资,有谋略,却为了一个女人自甘堕落,最终沦落成一个庸碌无能之辈。”

    对于他的指责和嘲讽,夜游淡淡一笑:“那你可曾想过,若不是我自甘堕落,岂会留你一条泥鳅精伴我左右?若不是为了顺应历史,重启轮回,我为何要倾注大量心血培养你?”

    阿猊目光一凝。

    “我夜游生可只手遮天,死可毅然决绝,你却说我自甘堕落、庸碌无能?”隔着剑罩,夜游语气渐冷,“你跟了我三万年,我这般魄力,你竟连丁点皮毛也没学到。即使有具龙身,没有龙胆,你永远是个废物。”

    “您在激怒我。”阿猊负在背后的双手攥成拳头。

    “早在我开启塔门那一刻,你便该不管不顾直接冲下来杀死我,夺走我的龙珠。”夜游凉凉笑道,“可你没有。你心中纠结,挣扎。明明是你背信弃义,贪生怕死,却还得给自己寻找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将你的卑微、无能、软弱统统砸到我的头上来。”

    “随您怎样说。”阿猊面上镇定,拳头却越攥越紧,他不是个容易激动之人,但他惯于得到夜游的认同。

    夜游对他的评价,对他的杀伤性极大。

    夜游的确是在刺激他:“想让我帮你消除罪恶感么?其实很容易,你本不必对我心怀歉疚,你知道我在留给自己、留给战天翔的那封信里写了什么?我让他融合之前想办法杀了你,取回我赠给你的血,再吃了你的蛟龙珠,从而提高我的复活几率。可惜战天翔的个性过于软弱了一些,不听我的。”

    简小楼心头一跳,不是真的吧?

    倘若夜游不是提早知道阿猊背叛,如此嘱咐不道义啊。

    在见识过念溟的心狠手辣之后,她有些分不清夜游此言是真是假。

    阿猊却深信不疑,因为他相信夜游为了复活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他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夜游瞥他一眼:“我留着你,是为了顺应历史。培养你,是令你能在我死后可堪重任。换血给你,是以血气来养你的蛟珠,和我培养战氏一族类似,而且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是会连本带利取回来的。”

    这些当然都是假话。

    夜游伸出一根手指,遥遥点了点他,目光充满蔑视,“你在我眼睛里,只是一条不得不利用,便想办法增加利用价值的狗。我此生所做最庸碌无能之事,就是筹谋的不够周全,被反咬了一口,便是死了也不可惜。”

    “夜游啊,呵呵呵……”阿猊听罢竟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我从来知道你瞧不起我,我照顾你三千年,你只将我当奴仆看待,一转头,却与素和推心置腹……”

    “任何时候,人都得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夜游冷漠的打断他的话,“不该妄想的不要去妄想,否则只能是自取其辱。”

    “自取其辱……”阿猊默默念着,“好一个自取其辱,原来我这么多年的忠心与付出,不过是自取其辱。”

    他看上去无动于衷,但眼白里渐渐浮出的红血丝暴露了他的情绪。

    心境明显是乱了一些,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简小楼见状,剑势骤起,飞身向阿猊斩去。

    阿猊双目杀机毕现,意念凝结出了一条二十几丈长的蛟龙,张着血口迎着简小楼的脑袋咬了过去!

    气势惊人,足令人心神俱颤。

    简小楼要承受的,是比先前更猛烈数倍的黑魔气攻势。

    同样的,阿猊也将自己推向了遭受反噬的当口上。

    “破!”简小楼举剑不刺,直接飞入蛟龙的口中,准备从内部击破。黑魔气的冲击下,她周身透出淡淡一层金色,修炼了那么久的地藏经,终于初显佛光。

    “即使我乱了心境,容易遭受反噬,你真以为你可以赢得过我?”

    “没想过输赢。”

    简小楼满脑子只有三个字——撑下去。

    她要守住夜游,死也不让人靠近他。

    不,守住夜游的同时,她自己也不能死。

    否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她来到这个世界不是来受罪的,他们都得好好的活着,才配得上各自付出的努力。

    扶住门框,夜游躲在简小楼设下的剑罩后面。强撑着说了那么多话,甫一松懈下来,整个人似被抽空,眼前一黑差点儿失去意识。

    不敢再挪动脚步,连呼吸都放的极为缓慢。

    见到小楼,了却了一个心愿,弯弯已是不敢再去妄想了,只剩下一个素和。

    这么个烂摊子,除了素和,他不放心交给任何一个人。

    *

    鲛女将夜游的交代转述给黎昀。

    黎昀听罢颇伤脑筋:“不提素和有什么办法,火海我们试过,根本下不去。”

    鲛女看向小黑:“苍岭王可以下去。”

    黎昀叹气:“你让它自己下去?它现在只是一只金丹境界的八哥鸟,你让它自己去开启凤凰宫?”

    “夜尊主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说的也是。”

    黎昀便将鲛女留在了简小楼的禅房,命她在空间结界内照顾着一小点和阿贤。

    他则带着小黑乘着透逃出迦叶寺,操控透需要太多力量,带的人越多需要的力量越多,速度也会被拖慢。

    飞出迦叶寺后,黎昀直奔北境而去。

    从南灵洲抵达北境乘坐透只需三个时辰,夜游说得三十几日,是素和涅槃所需要的时间。

    黎昀借用百里嘉肉身游走赤霄的这些年,闲来无事也曾前往火海转悠过,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

    一路上小黑不吵也不闹,呆呆站在他肩膀上。

    鲛女和黎昀说话时,它听着呢,虽然听不太懂,却知道可以救简小楼。

    三个时辰后,飞行器停在一望无际的火海上。

    黎昀收了透,展袖浮于千丈高空,下方翻滚着的火潮气势汹汹,火舌劈啪作响,火毒直冲九霄。

    黎昀不停抹着额头被蒸出的汗珠:“小黑,火海我是下不去的,你得自己下去,开启凤凰宫,拿到你的意识内丹进入涅槃。”

    “涅槃……??”小黑不明白涅槃是什么意思。

    “你现在不必懂,凤凰宫内有个火池子,池子里藏着一颗珠子……”黎昀思忖片刻,“也有可能是朵红莲,你吞吃下腹之后就待在池子里,涅槃火会将你焚烧为灰烬。”

    听见“焚烧为灰烬”,小黑心头发怵。

    但它还是点了点鸟头。

    “下去吧。”黎昀道,“我在上面等着你……等着恭迎苍岭王重回人间。”

    小黑展翅在空中盘旋一圈,俯冲直下,一头扎进火海内。

    潜入不过一息,“嘎嘎”叫着又飞了上来。

    它不畏火,却被火海之火烧的眼睛几欲失明。

    黎昀在上空喊道:“火海沾染了涅槃火的气息,还很微弱,你忍一忍,理应是烧不死你的。”

    小黑哆嗦着再次沉入火中,闭着眼睛沉入底部时,它一身毛被烧光了,像是被扒光了毛的肉鸡。

    眼皮儿吃力的撑开,巍峨的凤凰宫矗立在眼前。

    两扇合拢的朱红色木质大门上,雕刻着一只展翅翱翔的金色凤凰,栩栩如生。

    大门该怎样开启?

    顾不得身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小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只金色凤凰,非常眼熟——开启大门的机关就在这只凤凰身上。

    小黑飞起来,朝着凤凰的眼珠子啄了一口。

    大门纹丝不动。

    小黑逮着凤凰浮雕到处下嘴,没有一点儿用处。

    急的团团转转时,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些零散的记忆,小黑再度飞起,一头撞向凤凰的眼珠子。

    没有羽毛作为保护,头部撞出了血,沾上血以后,金凤凰的眼珠子噼啪一声,爆炸着燃烧起来。

    小黑惊了一跳,向后退去,只见凤凰从木雕化成了实体,拖着耀眼的金色长尾从门上飞了下来。

    它尖声啼叫,却只在门口上下翻飞,大门并没有因此开启。

    小黑迷茫了一会儿,觉着它像是再等待一个指令。

    这个指令,应该是一句咒语。

    小黑绞尽脑汁,脑海里浮现出两个男人的身影,他们比肩而站,似乎在商讨该用什么咒语,还因此拌了两句嘴。

    究竟是什么呢?

    小黑迈着两条纤细的小短腿,在门前走来走去。

    噢!有印象了!

    它抬起鸟头,试探着说道:“我……是素和。”

    门没开。

    “我……是夜游。”

    门没开。

    “我……素和生的比夜游英俊许多。”

    轰隆隆……

    紧闭着的两扇朱红大门缓缓开启。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