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简小楼进入二葫后,向上飞,抵达葫芦口处的传送门。(.llbiquge.com

    那位神秘大能说,这是轮回门。

    和之前的传送阵有区别么?

    不加停顿,简小楼冲了过去。恢复视觉时,仍在葫芦口处,但她非常清楚,外头已经换了人间。

    而且,脚下的轮回门消失了,变成硬邦邦的塞子,得等到九十九天后的傍晚才会开启。

    她停在狭窄的葫芦口,先探一探动静。

    黑黢黢的,是在一枚储物戒中。

    这里不比遥远的四宿,时间和空间都与她生活的时代比较接近,按照经验,与她有过接触之人,都可以看到她的灵魂体。

    比如禅灵子,怀幽,念溟,天道宗一闻、一枯……

    她出去之后,得立刻找具肉身施展子午合体术,最好的宿体,就是二葫现如今的“主人”。

    会是谁呢?

    疯魔岛攻打中央天域那会儿,大葫在北仙天道宗,小葫则在魔圣手里,唯独没有用的二葫无人提及。

    这个二葫,是百里溪送给她的,百里世家因为修炼《水月镜花》,导致后人患有“早衰症”,人丁一直单薄。

    根据百里溪所言,太息林地的先知告诉她祖父,他们百里世家绝后的命运,唯有二葫可以拯救。

    百里世家这才夺取了二葫。

    但二葫在他们手中,只是一个毫无用处的闷嘴葫芦,直到传承给百里溪,再落入她手中,才算是破解了二葫的神通。

    提及这茬,简小楼不免又想起那件诡异的事情。

    百里溪怀的龙凤胎,因她早衰的身体供养不了,简小楼凭借规元道君教她的方法,将女宝宝取了出来,放进二葫里,留下了男宝宝先孕育。

    也不能说百里溪重男轻女吧,规元道君有只昊天眼,窥探时,认为女宝宝的智慧根可能有点缺陷,像楚封尘一样,长大了不会特别聪明。百里溪之所以找楚风尘借种,是为了给百里世家留下一个继承人。头脑不好,肯定是做不了家主的,站在她的立场,她挑了男宝宝也是无奈之举。

    结果百里溪告诉她,生出来的是个姑娘。

    简小楼吃惊的同时,再进入葫芦里,遍寻不着当年她亲手取出来的那道胎息。

    至今简小楼都搞不懂什么情况,每次经过二葫肚子里的静止空间,都得找上一找。

    她坚信还在二葫肚子里。

    再说回二葫,被百里老家主拿到手中,统共也就几百年,五千年前的时间节点上,应该不在百里世家……

    略有一点忐忑,简小楼从葫芦里跳了出去。

    她落在一个阴暗狭窄的山洞里,血腥气扑鼻而来。

    有个小姑娘靠着山壁坐着,佝偻着背,双腿伸直,双臂耷拉在地上,左手里攥着一柄沾了血的刀。

    简小楼在她面前蹲下来,发现她已无生机。

    仔细一瞧,死去的小姑娘二十刚出头的模样,瓜子脸,五官姣好。裹身的黑色法衣破了好几处,肩头靠近脖子的肌肤,有两个血洞,是被某种生有尖细獠牙的妖兽咬出来的。

    伤口呈黑色,有剧毒。

    她死于中毒,至少死了半个月往上数。

    换做凡人,十几日尸身早该**,但她有着筑基中境界的修为,再加上洞中阴冷潮湿,尸身除了僵硬一些,并没有其他改变。

    简小楼为她感到惋惜,小小年纪便有这样的修为,是很有资质和潜能的。

    不过……

    为何她两次从葫芦里出来,葫芦的持有者都死了?

    她是属柯南的吗?

    别说为了提供肉身给她,她的合体术,附在**更方便,让一具尸体重新运作起来,需要消耗大量神魂力量,来维持肉身运转。

    再者,筑基中境界的修为太低了,她至少得选个金丹中境界以上的身体,不然“行走江湖”不方便。

    简小楼决定拿走小葫,出去另寻个人。

    筑基女修的储物戒,打开很容易,不必担心二葫遭受损坏。

    她伸手去摘尸身上的储物戒,却只摸到一把空气。

    再试,依然触摸不着。

    她蹙着眉心,站起身,施法攻击山壁,法术触碰到石壁倏然消散。

    简小楼苦笑,还想着要避开与她有过接触之人,完全是多虑了,从轮回门经过,她与这个世界是完全割裂开的。

    那可还能附体?

    无法附体,她回到五千年来,和观光旅游有什么区别?

    想的再多都不如试一试,简小楼心念一动,施展子午合体术,附身进这女修士的尸体里,倒是成功了,应是那位神秘大能赋予她的特殊力量。

    “尸体”的手指颤了颤,睁开眼睛。

    嘎吱、嘎吱……

    断掉的肋骨、撕裂的皮肉,正在神奇的愈合。

    简小楼修补这具尸体,用了几个时辰。

    差不多可以使用之后,她僵尸般跳了起来,活动一刻钟,手臂才可以稍稍弯曲。

    一面适应身体,一面开启储物戒,戒子里东西不少,除了二葫之外,还有一些下品符箓、丹药,法器之类。

    灵石不多,有个炼丹炉子,还有几颗炼化到一半的妖丹。

    这姑娘副业炼丹,主修刀诀。

    继续翻翻捡捡,储物戒里还有一枚玉牌,上面写着“七十七”,似乎是个号码牌。

    简小楼心里有了谱,弯腰将地上的刀捡起来。

    此刀无鞘,刀柄较长,约有一尺。刀身更长,得有四尺五寸,好在这姑娘是个大高个,换成简小楼本尊,还没有刀长。

    简小楼将长刀被在背后,沿着甬道向洞外走去。

    是个地洞,洞口狭窄,有一层若隐若现的禁制。这姑娘是在别处遭受到妖兽袭击,逃进洞穴养伤,中毒不治死去的。

    简小楼跳出山洞后,身处一个低矮山丘的丛林里。

    法力被肉身限定为筑基,神识倒是自己的,不过也受到了限制,可窥探距离还不到正常距离的一半。

    环顾四周,并无异状,头顶上方却有些蹊跷——十丈以上,有一层透明结界,也就是说,这片丛林被人为封锁了。

    简小楼感觉不妙,笨拙的腾空而起,撞上果冻似的结界,有多大的冲力,全被结界反噬回自己身上。

    她被结界从十丈高空拍了下来。mhtxs. []

    痛感并不明显,她从地上站起来,仰头望向结界。

    结界是由法阵产生的,法阵拥有元婴之力,以她现在的情况肯定是破解不了的。但她没有可替换的肉身,不能单独离开,否则带不走二葫。

    真是头疼,摸不清状况,简小楼开始沿着一个方向走,看看走到边缘是什么情况。

    出洞时已尽黄昏,走着走着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妖兽的嘶吼声此起彼伏,这片丛林里遍地都是妖兽,简小楼猜不出此地位于赤霄哪里,存在这么多凶兽。

    幸好妖兽最高不过金丹,她的神识提前探知,让她可以绕行。

    翻过半个山头,终于有了人的气息。

    在她东北方有个二十来岁的男人,容长脸,相貌很普通,和她穿着同款的黑衣服,也是筑基中境界。正躺在离地一丈高的树杈子上睡觉,双手枕在脑后,一条腿在半空耷拉着,意态悠闲。

    如此恶劣的条件下,不设任何保护禁制。

    简小楼朝他走过去,一直走到他三丈内,那个男修才睁开眼睛。

    他并没有起身,偏过头,俯视她,沉静的眼眸微微一缩。

    两人肯定是认识的,简小楼原本想问路,又不敢问了。

    旋即,男修露出不悦的神色,像是责备简小楼扰他清梦。他从树上跳下来,一言不发,择了个方位拔步走人。

    简小楼跟了上去。

    他停住,转过身,两道过浓的眉毛淡淡一拧:“田柠,你跟着我干什么?你不是不清楚,按照规则,你我不可结伴。”

    田柠,简小楼记住了。

    他扬起手臂,遥遥指着一个方向:“你那几个同伴,在山谷里。”

    “谢谢。”简小楼朝着他指的方向走,不多问。

    “你还挺厉害的。”男修在她背后说,“被毒蝠吸了血,毒入心脉,竟还能活下来,才十来日,伤势复原的不错。”

    简小楼不回答,她将脚步放的很慢。

    “你究竟是不是鬼?”

    鬼?他以为田柠死了变成了鬼?

    简小楼眨了眨眼,总觉得他说的“鬼”,存在另一层含义。

    不等她问,那男修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此人个性怪异,不好接近,简小楼与他背道而驰,边走边寻思,男修说“结伴”,这些筑基修士,是结伴来狩猎的么?

    一个时辰后,走到男修说的山谷外时,简小楼的神识感知到了篝火。

    篝火燃烧的是山魈皮,味道刺鼻,可以驱赶低等级的妖兽。

    神识再探,火堆附近散坐着四个人,一女三男。

    小姑娘不足双十,鹅蛋脸,娇俏可人,筑基初境界。目光萧索,靠树抱膝,与那三人离得比较远,似乎对他们充满了不信任。

    三个男人也没挨着坐。

    一个三十出头,身材魁梧,盘膝坐正,膝盖上平搁着一柄玄铁重剑。

    另一个二十七八岁,眼睛特别小,只有一条缝,睁不开似的,下巴还留了一撮小胡子。

    还有一个二十出头,唇红齿白,瞧着有点弱不禁风,传说中的小白脸。

    三人都是筑基中境界,一模一样的黑衣。

    简小楼觉得这些人大概是同一个门派的弟子,在门派组织下进行历练。而且还是门派精英弟子,以赤霄界的水平,这些人年纪小小,修为可真不低。

    稍作迟疑,她走了过去。

    “谁?!”小胡子倏然起身,其余三个也都紧张的提起兵刃。

    看着简小楼向他们走来,四人神色各异,转瞬变了几轮。难以相信她还活着,尤其是小胡子的眼睛里,透出一抹惊惶。

    “田姐姐?!”小姑娘眼睛睁的极大,亮闪闪的,蓄出眼泪,以手背一抹,朝她走了过来,却又不敢靠近她,“你还活着啊!”

    通过这具肉身残存的意识,简小楼隐约有点印象,她叫做池念念。

    “田柠,你居然还没死?”小白脸惊讶。

    简小楼之所以敢来,是相信他们并没有真正看着田柠死去,洞口是被田柠自己封印的,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简小楼揣测,这五人一组遇上了毒蝠攻击,田柠受伤中毒,拖累了他们,于是便被他们抛下了。

    “我命大,没毒死我。”简小楼走去一棵树前,解了背后的刀,坐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胡子一连重复了好几遍。

    “对对,没事就好。”小白脸眼神闪躲。

    那个魁梧的剑修汉子道:“田柠,你是回来报仇的?!”

    挥臂将手中重剑一举,指向她的脖子。

    简小楼扫他一眼,即使法力被肉身限定,自己出手干掉他们几个,总不是什么难事儿。

    小胡子脸色大变,呵斥剑修汉子:“曹宜,你胡扯什么!”

    “别装了!”那叫曹宜的剑修汉子道,“田柠,是我们设计将你引进毒蝠窝里去的,我们就是要害死你,因为我们怀疑你是鬼!”

    “我没有参与啊……”那个小白脸连连摆手,先撇清关系。

    “你是没有参与,但商议的时候,你认同了!”池念念愤愤然的指着小白脸。

    “对啊,我认同了,你倒是没认同,还和胡子大吵一架,可是田柠被害了以后,你一声不吭,可没有为你的好姐妹报仇雪恨啊!”小白脸嘲讽道,“咱俩半斤八两,你少在我面前装什么姐妹情深!”

    池念念小脸煞白,垂着头道:“田姐姐,我、我想过为你报仇,但我的修为太低,不跟着他们,我活不下去的……”

    简小楼只听不语,她可以理解,一个弱者在这种情况下,趋利避害是正常的。

    不过,她不喜欢这种人就是了。

    曹宜不听他们争吵,持剑逼近简小楼:“说,你究竟是不是鬼!”

    简小楼听明白了,也听糊涂了。

    他们口中的“鬼”,必定有着特殊含义。

    几人的背景,远比她猜测的复杂,想通过聊天从他们口中得知情况,不太可行。

    于是,她拿出穿越女百试不爽的一招,传音给池念念:“我中了毒,伤及意识,一时间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说的‘鬼’,是什么?”

    池念念怔住:“想、想不起来了?”

    “是的,大部分都想不起来了,不过见到你们之后,正在持续恢复中。”简小楼说的煞有介事。

    “真的?”池念念不是很相信,“那田姐姐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瞧着怯懦不堪,却是个心思活泛的丫头,简小楼实话实说:“是有人给我指路,说你们是我的同伴。”

    “有人指路?”池念念吸了口气,“是阿九!”

    她胆子大了一些,走去简小楼身边蹲下,“田姐姐,你还记得多少,记得我么?”

    简小楼点头:“记得一些,你叫池念念。

    只记得一个名字。

    池念念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全都忘记了。”

    “恩,见到你就想起来了,听你们吵架,想起的事情越来越多。”简小楼一面传音,一面斜了小胡子一眼。

    小胡子目露精光。

    简小楼收回视线,赶紧问,“你可以简略告诉我,我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是百里世家的暗人啊。”

    “百里世家?东仙四大世家之一的,百里世家?”

    “我就说,你肯定记得……”

    听着池念念讲诉,简小楼惊讶之余,心中五味杂陈。

    这一行人都是百里世家从小培养的暗人,也是死士。百里家族人丁单薄,没有其他三大世家兴旺。

    主要凭借商会,依靠财富跻身四大家族。

    家族养着很多供奉和客卿,比如无常那样的能人异士。

    同时,家养的暗势力必不可少的。

    不只百里世家,但凡有点实力的世家贵族都存在暗势力,包括一些二等以上的宗门大派,也会暗中培养一股势力,来替宗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这里的“见不得光”,不一定都是坏事。

    简小楼不知道其他世家怎样培养暗人,百里世家所用的方法,相当残忍。

    他们像门派收徒,每隔一定的年头,在赤霄各地寻觅几千个有资质的孩子,带回暗人营统一培养。

    毫不吝惜丹药,来淬炼他们的肉身,只留下二十多岁就能筑基的,其他人则被分派到百里家的商业链下为奴。

    田柠就是这一代培养的暗人。

    但想真正成为百里世家暗人中的精英,还需通过这最后一关试炼。

    八十个筑基修士抽签,每十个为一组,一到十,先进入东海之上、一片凶兽遍地的噬月林。

    下个月,第十一号至二十号入内。

    下下个月,轮到二十一号到三十号。

    噬月林只开启一年,先进入者要待足十二个月,田柠是七十七,进来时已经是第八个月,只需再熬几个月就行了。

    很不公平,但抽签的是他们自己,在百里世家看来,运气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试炼开始以后,你以为只是躲避凶兽这么简单么?

    不,每次进去的十个人中,有一人抽到的玉简和其他九人不一样,玉简内除了号码以外,还有一个血红的“杀”字。

    神识探过之后,“杀”字便会消失,只有自己才知道。

    抽到写有“杀”的号码牌,代表着进入噬月林以后,要将一同进入的其他九人全部杀死。

    若是办不到,即使熬过试炼时间,也算是输了。

    会被暗人营处死。

    所以抽到“杀”字之人,穷途末路,别无选择。而根据规则,这十人只要不死,必须在一起,不可以分开。

    哪怕死的只剩下一个,也不可以和其他人结伴。

    八组人,每组一个,一共八人拿到“杀”,被称为“鬼”。

    简小楼寻思着,挺像天黑请闭眼,一个杀人游戏。

    百里世家的先祖,想出这么一个考核制度,也是一个人才。

    现如今,还有三日试炼就要结束了,这一批参与考核的八十人,只剩下他们五个人,以及她之前见到的男修——阿九。

    阿九并非那男修的名字,他是第一批进来的,号码为九号。

    不知他是不是“鬼”,田柠作为最后一组进入时,整个噬月林,就只剩下他一个人还活着了。

    据池念念说,考核每隔几十年就有一次,通常可以活着出来的,至多十人,全军覆没也不罕见。

    百里世家为了挑选出“优秀”的暗人进行培养,数万年来,究竟害死多少无辜?

    百里溪一个金丹能够坐稳家主之位,凭借的,也不仅仅是她厉害的头脑,还有祖上留下来的各种“财富”。

    简小楼心中难免不快。

    百里溪成为家主的这些年,也是如此培养暗人的么?

    这与天意盟主的定山脉大阵没有分别,一样的残忍狠毒。

    “你们凭什么怀疑我是鬼?”简小楼直视曹宜,“可有证据?”

    “因为你……”曹宜持着剑,“你”了一会儿说不出话,他的眼睛下意识的往小胡子身上看。

    简小楼猜得不错,说服另外几人设计要害死田柠的,正是胡子。

    胡子摩挲着他的小胡子:“因为我们不知道谁是鬼,而你,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

    简小楼点点头,猜不出是谁,就先干掉最厉害那一个,危险就会少了几分。

    池念念争论道:“我早就说过,田姐姐是厉害,但自从我们进入噬月林,她一直尽心尽力保护我们!哪一次不是冲在最前面,她绝对不是鬼!”

    简小楼看向小胡子:“那你也该死,你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暗杀的情况下,武力和头脑哪个更重要?假设你是鬼,你撺掇着他们杀了我,下一个,就是曹宜,最后剩下念念和……”

    “小白脸”三个字险些脱口而出,简小楼不知他叫什么,用手指了指他,“他们两个联手,恐怕不是你的对手吧?”

    小白脸的脸更白了,池念念也攥紧了袖子。

    胡子冷笑道:“你这是露出真面目了?先前,你可不怎么爱说话的,不曾想,泼脏水的功夫好生了得。”

    “都他妈险些被你害死了,我还不能说话?!”简小楼目光一厉,操着刀起身,刷,砍向胡子。

    那柄长刀又笨又重,她的动作却疾如迅风,将胡子的脑袋当成西瓜来劈!

    胡子高举手臂,他双手带着金属制的手套,刀枪不入。

    “你干什么!”曹宜持剑攻向简小楼。

    “锵!”简小楼的刀转了方位,截住曹宜的剑势,同时一掌打在胡子胸口。

    曹宜虎口发麻,手劲儿不稳,重剑脱手。

    胡子则被她一掌打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喷了一口血。

    胡子目露惊恐:“田柠绝对是鬼,你们还等什么!”

    池念念和小白脸像是被吓到了,站着不动。

    曹宜的手臂仍被简小楼的气劲震到发抖,三番两次想要捡起来剑,做不到。

    “看到了么?”简小楼将刀尖往地上一插,各扫他们一眼,“我想杀你们轻而易举,但我不杀,还不能说明我不是鬼?”

    胡子五脏如焚,爬不起来:“杀了我们,你只剩下一个人,如何熬过往后的三日!”

    简小楼背着手:“区区三日而已,我疗伤都独处了十几日。再看阿九,一直都是一个人,不是照样好好活着?”

    她不给胡子说话的机会,指着曹宜道,“你不是鬼,我对胡子下杀手,你下意识的要救他,“鬼”不会这么做。”

    又指向倒地不起的胡子,“至于你,你是鬼的可能性也不大,否则,以你聪明的头脑,你该将我留在最后。毕竟此间凶兽凶猛,我是柄好刀,你活下去的希望最大……”

    他敢先杀田柠,说明他确实担心田柠是“鬼”,宁可忽略凶兽的威胁,留下最弱的在身边。

    那么,池念念和小白脸,两个人的嫌疑最大。

    经过她的证明和引导,胡子和曹宜都将冰冷的目光投向他们两人。

    池念念宛如惊弓之鸟,眼泪哗哗流淌出来:“田姐姐,你怎么能怀疑我呢……”

    小白脸也是如临大敌,祭出法器来:“她就是回来报仇的,想看我们自相残杀!”

    “田柠,你可以分辨出他们两个哪个是‘鬼’吗?”曹宜捡起来剑,俨然已经信了简小楼。

    “我觉得王文涛的嫌疑更大。”胡子颤巍巍从地上起身,说这话,又呸呸吐出几口血。

    “放屁!我还觉得你嫌疑大呢!”

    “搞不好是我们多心了,也许‘鬼’早就死了呢?”

    “不会,肯定是……”

    “停!”

    简小楼喝止他们没营养的争吵,“听着,谁是‘鬼’,出去以后自有分晓。从现在起,谁再对同伴出手,休怪我提前送谁去见阎王!”

    几人面面相觑,都老实了。

    看着简小楼的目光,透着一丝畏惧。

    她是“鬼”,他们没活路。

    她不是“鬼”,比鬼还可怕。

    简小楼震慑住他们之后,坐下来调息。

    谁是鬼,她一点也不在意,可惜还得等待三日,等出去之后,她的九十九日只剩九十六日,这里虽是东海一个岛上,与南灵洲挨的挺近,想要找到念溟,并不是易事。

    更别提去勾引他了。

    那个“神秘大能”给的九十九时间根本不够啊。

    简小楼正心烦,察觉背后有道气息。

    神识探过去,不足二十丈,先前在林子里给她指路的男修,正看向自己所在的方向。

    他应该站了好一会儿了,站的这么近,自己居然现在才发现他。

    再厉害,也就是个筑基啊。

    “你为何不杀了他们?”阿九忽地传音给她。

    “我为何要杀他们?”简小楼反问。

    “他们要害死你。”

    “我不是没死么?”

    田柠的确死了,这几人皆为杀人凶手,简小楼对他们没有好感,但她不认识田柠,不知田柠是好是坏,不可能随意出手杀人为她报仇。

    更何况,真正有罪的,该给为此负责的,是百里世家。

    “呵呵。”阿九笑了笑,意味不明。

    他一翻身又上了树,半躺在树杈上,从储物戒里摸出一张符箓,搁在手中叠来折去,似乎想要折成什么东西,但又忘记了步骤,符箓被他揉成了一团,燃烧成灰烬,又抽出一张新的符箓,接着折。

    简小楼的神识锁在他手中,看他毁了好几张符箓之后,终于意识到,他想要折纸鹤!

    她吸口气,星域世界无人会折纸鹤,她只在哄着弯弯玩儿时,折过几次,当时夜游觉着好奇,还学着折了几只。

    除了纸鹤,还有纸船,纸花,纸飞机……

    一边折,一边跟夜游解释什么是飞机。

    心口砰砰跳了几下,简小楼起身走过去。

    那位“神秘大能”将轮回门截取在这个时间段上,指不定有他的用意。

    念溟是怀幽的弟弟,子午合体术是怀幽所创,念溟也会并不奇怪。

    她走到树下,抬起头,见他反复折叠,总是折不成,小心翼翼的问:“你在折什么?”

    “不知道。”阿九漫不经心,“随便折着玩。”

    简小楼站在树下和他聊天,认真观察他的神态:“给我看下可以么?”

    阿九将一团奇形怪状的折纸扔了下去。

    简小楼接过手中,将被他蹂|躏的符箓伸展开,重新又折了一遍,一气呵成,折成了一只纸鹤。

    阿九余光一瞥,渐渐收起了他的漫不经心。

    甚至露出一点点吃惊,一翻身,从树上落地,盯着简小楼手里的纸鹤好半天不眨眼:“你……你……”

    从储物中又摸出一张符箓,递给她,“你再折一次。”

    简小楼不接,只将手里的成品还给他。

    阿九不依不饶:“不行,你再折一次,我方才没有看清楚。”

    “你想学啊。”简小楼嘴角浮出一抹笑意。

    她可以确定,眼前此人绝对是念溟。

    的确是念溟。

    他无聊总爱顺手折几下,总觉着可以折成某种东西,但又不知是什么,具体该怎么折。

    甚至还因此抓过好几位人族符箓师,逼着他们折出他想要的形状来。

    “是的,我想学。”念溟直言不讳。

    “我为何要教你?”简小楼是来泡他的,玩起欲擒故纵的把戏。

    “与我谈条件?”念溟扁了扁眼睛,眼底透出杀气。

    简小楼拧眉,不过如此,就不耐烦的想杀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断更了几天很抱歉,姨妈一来体质变差,病倒了=_=。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 神豪从垃圾回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