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阿贤?意识海里突然冒出个声音,已经够恐怖了,她还说她是阿贤?

    阿贤正在她房间里,抢占一小点的床,闷头睡大觉。<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简小楼迷瞪了好一会儿:“你是哪个贤?”

    ——“我叫贤,我是涅槃寺的贤。”

    小女孩迷迷糊糊,有点语无伦次。

    但“涅槃寺”三个字一出口,简小楼知道她真是大白狗阿贤。

    难道阿贤意识混沌,并非被镇压太久,而是意识离体了?

    不过,怎么会在她的意识海里?

    “你为何不在自己身体里?”

    ——“你是谁呀?”

    简小楼反问:“怎么,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却在我意识里沉睡?”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在你意识里?”

    简小楼真是服了:“那你先想一想,你本体被镇压在法宝世界的山脉中,意识是怎么跑出来的?”

    ——“法宝世界?对,我想起来了,我要投胎转世,我要获得自由,我要去找一个人……我、我要找谁啊?找谁……”

    找谁还用说么,肯定是天行大师。

    简小楼没有提醒她,她现在正处于转醒过程中,需要循序渐进,不能受到任何刺激:“你没办法转世吧,仅仅意识出窍,你怎么转世?”

    “意识”,说白了就是“思想”,再牛逼、再先进、再不朽的“思想”,也不可能成个实体啊。

    当然念溟不同,念溟是有夜游一块儿灵魂碎片作为依托的。

    而大白狗的肉身和神魂一丁点都不少,单纯只是没了“思想”。

    她觉得,这可能是残留在眼珠里的一点意识,因为跟着自己转世,进入到自己意识海里。

    眼珠肯定是有意识的,不然怎么可能保存那么完整的记忆?

    ——“我、我不能转世,我是怎么出来的?我要找谁,我、我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嘛……”

    小女孩急了眼,哇哇大哭。

    简小楼赶紧劝:“行、行,想不起来慢慢想,别着急。那你现在可以从我意识里出去么?你的兽身就在外面,已经从法宝世界出来了,你已经获得自由了,阿贤。”

    ——“我自由了?”

    “是的。”简小楼对她有着说不上来的亲切感。

    ——“我动不了,我太虚弱了,呜呜呜,出不去。”

    阿贤娇软的哭泣声,总让简小楼想起弯弯,心都给她哭软了:“那你先在我意识里待着,我用神魂的力量滋养着你,等你休息好了,再出来也不迟。”

    ——“你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听着她抽抽搭搭,简小楼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以她现在懵懵懂懂的状态,说了也是白搭,还是等她意识恢复吧:“总之,你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之前有个和尚,他想要抓我,我好害怕……”

    “那是我师父,他担心你是什么邪恶力量,怕你成长起来之后会伤害我。放心吧,我会同他解释的,你就安心做只小寄生虫,我会尽我所能养着你。”

    ——“谢谢你,你真好。”

    简小楼和她的交谈没能持续太久,她太虚弱了,再度昏昏睡去。

    退出意识海之后,她向禅灵子解释了很久,让他放心。

    她意识海里的小寄生虫温柔可爱,安全无害,绝对不会伤到自己。

    *

    忙完一堆事儿,简小楼才有闲暇时间,将自己的“尸体”扛去后山给安葬了。

    自己葬自己,这种体验也不是时常都有的。

    “哎……”她在坟包上丢了几块石头,并没有竖墓碑,“小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给的肉身,就这么没了。但我并不是特别难过,因为我的珊瑚肉身比这具普通肉身更好,你说说看,我是不是很坏啊?”

    “坏。”小黑站在她肩上点了下鸟头。

    “你说什么?!”简小楼恶狠狠的抓住它的翅膀,杀鸡的模样,将它的头拧了一圈,“说简小楼是个大好人,快说!”

    “嘎……大好人……”

    “恩,这还差不多。”

    简小楼松开它的脖子,心里头舒服多了,完全忘了之前答应素和要好好照顾小黑的话。

    ……

    过了几个月,战天翔融合完成之后,来敲她的门,她正坐案台前,改写迦业寺的寺规和收徒细则。

    “进来。”

    战天翔推门入内:“你在忙么?”

    简小楼放下手里的笔,笑道:“我有什么好忙的。”

    她打量战天翔,“融合会不会很辛苦。”

    战天翔走去案台前:“不辛苦,都是一些很小的碎片结晶,像吸收灵石一样,吸收掉就可以了。”

    “这样的碎片有很多么?”

    “不是很多,大概二十几个吧,素和很厉害,若不是中途被凤起打断,让念溟跑了,事情将会简单的多。(.mhtxs. $’)”

    战天翔说着,从灵台里抽出巴掌大的道基碑。

    他在碑身上以手指点了点,青玉碑身现出一副地图,是赤霄的山河地理。

    地图上,散落着一些星光。

    他举着石碑给简小楼看,“我按照夜游告诉我的方法,在赤霄东南西北四处方位布下法阵,点亮了地图。这些星光所在的位置,就是碎片的位置,已经找到六个。我来,是和你辞行的……”

    “大长腿啊。”简小楼忍不下去了,“你这么劳心劳力,无论成功不成功,你都会消失的,知道么?”

    “融合失败才会消失,成功的话属于复活啊。”

    “复活的是夜游。”

    “我就是夜游,我是他的一部分,他醒来,将会拥有我完整的记忆,也会成为我,我们不可分割。”

    “你真是这么想的么。”

    “是啊。”

    简小楼往椅背上一靠,抿着唇,经过一番心理斗争,说道:“我现在告诉你,不用受夜游要挟,他说天下只有他一人知道弯弯在哪里,是骗你的。”

    明知不该说,她不想欺骗战天翔,“我知道弯弯在哪里,失去他的供养,素和也死了,有能力供养弯弯十万年的人不多,要么给了我金羽爹爹,要么被他扔进蓝星海心里去了。”

    根本不用猜,简小楼清楚的很。

    夜游不可能将弯弯藏在一个,除他以外无人知晓的地方,不可能拿着弯弯的命,作为他复活的筹码。

    “你确定吗?”

    “我非常确定。”

    “那真是太好了!”战天翔抚了抚胸口,一派如释重负,“小楼,你不知道,一直以来我的压力很大,我怕因我无能,导致融合失败,你就永远不知道弯弯在哪里了……”

    听了这话,简小楼心头一酸,起身绕过案台,手臂一开抱住他:“你怎么会这么傻?什么都为别人着想,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夜游真是太残忍了。”

    战天翔僵硬了下,纠正她:“你不要存在这种念头,我的表现就是他的表现,你不要将我们割裂开。”

    “要是念溟有你一半想得开,咱们也犯不着愁了。”简小楼深吸一口气,松开他,挤出一丝笑容,“我本来想和你一起去收集,不过念溟这个大麻烦更需要解决,你我分头行事,念溟交给我来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战天翔紧张道,“你想令他爱上你?千万别去试,不要尝试靠近他,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心理扭曲的变态。”

    简小楼忍不住噗哧笑道:“你是在骂你自己。”

    “你先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简小楼这轻松的态度,令他不放心。

    “我的办法就是,调查出念溟喜欢谁,我穿越时空回到他俩认识之前的时间节点上,将那个女人给……杀了!”

    简小楼以手做刀,咔嚓一抹脖子,眼神透出杀气。

    战天翔看着她,像看一个疯婆子:“恩,这办法不错,正好天黑了,你可以去睡了。”

    简小楼讪讪道:“我倒是想杀,杀不死的。业已存在的历史,我改变不了。但我可以做出一些调整……”

    “小三”的存在,确实令她非常不爽。

    听阿猊推论,五千年前“小三”就死了。

    简小楼迫切的想要知道“小三”是谁,夜游的意识怎么会喜欢上她?

    这不科学。

    她脑海里忽然就飘过一个念头,“小三”该不会是自己吧?

    听上去像不像疯了?

    对于简小楼而言,还真没什么稀奇的。

    她的人生,不是一直在沿着时间轴,向过去倒着走么?

    当年在火球里遇到傲视,傲视追着她杀,非得说他们四千年前有过节,事实证明,的确是有过节。

    反向一推论,简小楼越来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那么问题来了,她该如何回到五千年前,疯魔岛进攻中央大陆的那个战乱年代。

    时光兽就别想了,这个时代未必存在,存在也未必遇见,遇见也未必会帮忙。

    唯有依靠二葫。

    二葫的传送阵,能跨时空,让她从金羽的二葫里出去。按照道理,自己这个二葫存在了八千年,她也能从五千年前的二葫里出去。

    但是,她前几天钻进二葫肚子里试了试,葫芦口的传送阵消失了。

    因为金羽的葫芦碎裂,两个葫芦失去联系。

    想想看,从时间上来说,金羽的葫芦早就死了,不是现在才死的。两个不同时代的葫芦,跨越时间建立联系,再到失去联系,这五十年,是一个轮回。

    她好歹也是看着天行和朝歌推演过轮回的人,对于此道,也颇有些领悟。

    她的葫芦,为什么能和金羽的葫芦连接?

    她先和夜游通过六星骨片联系上了,她与夜游存在的时间节点,就建立了联系,一个轮回形成。

    随着其中一个葫芦死去,这个轮回湮灭。

    理论解释通了,问题是,她该怎么和五千年前建立联系,打开葫芦口的传送阵呢,现在可没有六星骨片,让她和五千年前的人通话聊天。

    战天翔听她说完,眼珠子半天都没转:“小楼,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听不懂吗?”简小楼觉得自己解释的已经很清楚了,“通俗一点,我因为与十二万八千年前的古人聊天,我的葫芦和那个时代链接上了。我现在需要和一个五千年前的古人聊天,让我的葫芦和五千年前对接,形成一个新的轮回,借此回到那个时代。”

    “你怎么和五千年前的人聊天?”战天翔似懂非懂,“从五千年前活到现在的人倒是不少。”

    “对啊,没办法啊……”简小楼摊了摊手,一筹莫展。

    “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战天翔觉得她的想法压根靠不住,天马行空,痴人说梦,“我走了,等我融合完成,回来咱们一起想办法。”

    “好吧,稍后我的拜师大典,记得回来观礼。”

    “没问题。”

    战天翔跨过门槛,将门给她带上。

    ……

    简小楼没有放弃,她还在想着怎么开启二葫的传送阵。

    “嘎吱。”

    战天翔去而复返,推门又进来了。

    “怎么了?”简小楼才刚坐回椅子上,再次抬头。

    战天翔却没有回答她,慢慢走去椅子前,慢慢撩开袍子,慢慢坐下。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拿起个茶杯。

    简小楼不喝茶,茶具只是摆设。

    他一手托着茶杯,目不转睛的盯着瓷器细腻的纹路,微微翘起了唇角。

    这不是战天翔!

    简小楼沉眉起身,抓起桌上的紫鞘宝剑。

    是那个中二病地魂?

    感觉也不像。

    “你是谁?”简小楼在心里猜测,是不是融合进去的灵魂碎片,又分裂出一个新的人格?

    “我是谁,你无需理会。”他的目光从瓷器上,渐渐转移到简小楼脸上去。

    简小楼攥紧了剑柄。

    明明没有什么气息外溢,此人身上竟有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气场。

    与他稍作对视,旋即转开视线,战天翔原本清澈的瞳孔,似乎多出一个黑暗的深渊。

    她的恐慌不是没有理由的,与她对视之人,正是轮回之子。

    轮回之子翘起了二郎腿:“我出现,只是为了告诉你,凤凰族养出来的二葫,本身并没有穿越时空的能力。古老时代,人族的文明还不曾被妖族接受时,成群结队的凤凰都是栖息在树上的。聚灵树遍地都是,葫芦也很常见。若是二葫都有穿越时空的能力,那这个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简小楼一愣:“那我的葫芦……”

    “是个错误。”轮回之子放下了茶杯,又拿起了茶壶,仔细欣赏。

    二葫之所以拥有传送阵,是因为金羽在葫芦里剁了夜游右手的一个爪子。

    在那时,夜游身上是带着轮回之力的,尤其积聚在右手,被砍断时力量迸发,被二葫给吸纳了一些……

    对于自己搞出来的错误,轮回之子连夜游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告诉,更不会透露给简小楼知道。

    此事已了,将会永远成为一个秘密。

    “不过,关于两个葫芦对接,的确是因为你先与夜游联系上了,你这个推论是正确的。但那个轮回已经湮灭,你想再建立一个轮回,回到五千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你当轮回是什么,由着你想怎么连就怎么连?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说话时眉尾微微上翘,斜着眼睛看人。

    简小楼觉得他在讽刺她:你这么能,你怎么不上天?

    他究竟是谁,怎么会对自己的事情了若指掌?

    猜不出他的来历,简小楼防备心在渐渐松懈,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

    “前辈出现,就是为了挖苦晚辈?

    “不,我是来帮你的。将你的葫芦给我。”

    简小楼蹙起眉,她在斟酌,是机缘,还是祸端。

    很快有了决定,她从储物戒中取出二葫,双手递给他。

    轮回之子接过葫芦,徐徐拿在手里摇了摇,又递还给她:“这个葫芦口,和五千年前的葫芦口,被我建立了九十九日的连接……”

    真的假的?

    他施法了吗?

    简小楼懵愣着接过葫芦,心道他是不是在拿自己寻开心?

    轮回之子警告道:“听着,你只有九十九日的时间,从你穿越轮回那一日算起,期间不能往返,轮回门将在第九十九日的傍晚开启。若是太阳落山之前,你仍然没有进入葫芦里,轮回门将会关闭。你就只能留在五千年前,像第五清寒躲藏在迷途寺,躲藏五千年再现身了。在这九十九日内,你有可能会死,也可以创造虚假的历史,但若是影响到真实的历史,你会被时间清除,那便不是我能插手的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简小楼屏息,“或者,神?”

    “我不过就是一个看大门的。”轮回之子站起身,莞尔一笑,“再会,不,你我没有再会的机会了。”

    轮回之子想方设法,强行来了趟“人间”。此举,消耗掉夜游身上所有残余的轮回力量,他往后再想要感知夜游,不容易了。

    即使感知到,也无法再与他沟通。

    原本还想看看夜游能不能复活成功,看不到了。

    哎,为了纠正一个错误,他犯了另一个错,然后再以错误来弥补,简直无穷无尽。

    这是最后一次,将自己斩出这个因果,斩出红尘。

    他犯规了,作为一个修正轮回错误的存在,却利用天道赋予自己的力量,一连制造了好几个错误。

    但他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他就是惩罚本身。

    可是他似乎已经受到了惩罚。

    见过生灵世界的色彩,他的心,不再如从前平静了。

    渺小的生灵,比如夜游,敢用自己整个生命去对抗轮回。

    而他呢,拥有趋近永恒的生命,却只能在那暗无天日的死灵世界里……看大门。

    轮回之子苦笑着摇摇头,推门出去。失去夜游这个红尘载体,他与生灵世界的联系彻底中断了。

    天色已暮,晚风醉人,他站在花园里,嗅着蔷薇的香气。

    简小楼隔窗注视他,随着他眼神一瞥,远处钟楼种锤迎风摆动。

    铛……

    战天翔一个晃神,怎么回事?

    他环顾左右,并无异常,隔着窗纸与简小楼的目光对上,微微一怔,笑了笑,提步离开。

    ……

    简小楼拿着葫芦静坐了半天,抽魂进入二葫肚子里。她一路向上飞,果然,葫芦口又出现了传送结界!

    那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不可思议。

    直到亲眼所见,简小楼被震惊充斥着,这种能力是超出正常范畴的,即使达到顶峰二十二阶,也不可能拥有这种逆天的能力。

    她只在时光身上见过。

    莫非,是这个时代的时光兽?

    不管怎样,他赠送了自己一场机缘——但愿是机缘。

    历经了这么多事,她早已不会再为这种机缘开心雀跃了。

    每次觉得天上掉馅饼,结果砸下来的统统是铅球。

    ……

    简小楼从二葫里出去,跑到宝相殿里和她师父说起这事。

    “徒儿只能以魂体形式回去,除了红莲什么都带不走,我将肉身变成珊瑚塞进储物戒,师父帮我保管储物戒,照顾小黑、点点和阿贤。”

    禅灵子听完她所言,同样好半天不转眼珠:“回到五千年前?”

    “对,五千年前。”

    禅灵子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徒儿,纵观整个赤霄的历史,论大事,只有两件。”

    简小楼知道,第一件是赤霄天变。

    第二件,就是五千年前那场仅次于赤霄天变的大战乱。

    “没关系的师父,徒儿只去九十九日,以我的修为安全不成问题,办完事就会回来。”

    “你要办什么事?”

    “借个肉身去勾引念溟,让他喜欢上我,回来之后借此打击他,摧毁他的意识,让他知道他根本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只是夜游的一部分。”

    听上去非常残忍,但简小楼不得不狠下心。

    太疯狂了,禅灵子忧心忡忡,却也不劝阻她:“那你自己小心。”

    简小楼点了点头,又问:“师父,在那个大战乱年代,您肯定是没有见过我的,那您有没有听过,哪里有位高阶女剑修?”

    “没有吧,剑修者为师还是有关注的。”禅灵子回忆道,“赤霄的剑修传承并不多,集中在东仙,战氏家族,还有几个剑宗门派。”

    “徒儿知道了。”

    简小楼不再多问,她已经在藏经阁里看过五千年前的“历史书”,足够她用了。

    将珊瑚肉身收入储物戒,交给禅灵子,毫不犹豫的钻进二葫里。

    她在时间轴上穿梭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可畏惧的。

    时间旅行,说走就走。

    作者有话要说:  说四点哈。

    1,觉得开头接不上的,上一章结尾有添加~

    ……

    2,小楼≠阿贤。

    小楼灵魂的麻麻是殷女王,粑粑是金羽,在地球转世时,地球是不分魂的,喝碗孟婆汤就忘记前尘了,地球看的是肉身血缘传承。而小楼被遣送回四宿之后,也没经过轮回,她的灵魂,就是殷女王和金羽粑粑给的。

    肉身的爹妈是简爸简妈,小楼灵魂的长相,和肉身一样。因为灵魂就是一团物质,投胎进入肉身里,就像倒进磨具里的水泥,和肉身一毛一样……夺舍的没这功能。

    以上这些,纯属胡编乱造的设定,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

    3,之前说过,整个文的地图设定,都不是平面移动,而是沿着时间轴上下移动。

    下面开始的这条时间线,只是一条小支线,填坑用的,不长。

    回来之后就是“复活”和“开启凤凰宫”了~

    ……

    4,想了想我把这条给删除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