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赫连氏族发生的事情,早就传回了各大姓氏族,简小楼跟随宗寒江回到宗氏的寨子。(.mhtxs. )

    寨子内外已经围了不少人,连宗氏家主宗涛都亲自迎了上来:“多谢姑娘此番出手相救……”

    “族长客气了。”

    “姑娘是来自域外?”一路将人迎向会客厅,宗涛一边走,一边抽空给了宗寒江一个眼神,有赞许,也有不满,不理解儿子既然接收了一个域外修士,为何不先给他打个招呼。

    宗寒江绷着脸,不作任何解释。

    简小楼答道:“正是来自中央大陆。”

    宗涛领着人进入厅内,转头看一眼停在外面的小黑,蹙了蹙眉。尔后又笑道:“那不知姑娘是如何进入虚冢的?

    入了座,侍女奉茶,简小楼毫不客气的接过手中,垂眸稍稍思考了下,说道:“在下师承南灵洲迦叶寺,家师迦叶寺佛尊禅灵子,化神境界修为……”

    话音一落,便听见一阵抽气声。

    他们不知南灵洲,不知迦叶寺,不知禅灵子,却知道何为“化神境界”,那是传言中一步登天的境界。同时,也有些怀疑简小楼是不是在信口开河,可厅外停伫的那只八哥,又令他们不得不信。

    原本就狐疑,一只连赫连老祖都头疼怪鸟,为何会对一个筑基女修唯唯诺诺。

    背靠如此强劲的师门,一切便解释的通了。

    只是和尚庙里,为何会收个女弟子呢。

    宗涛有些头脑发懵,只是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也不知。若是问出来,闹了笑话,岂不是掉了身份。

    “我迦叶寺世代镇守着中央大陆的南部防线,保护中洲万民,结下的仇家不少。”红唇微启,简小楼轻轻吹了一口气,白茶盅内两片灵叶打了几个旋,“其中有只恶鬼修罗,修为在……元婴境界,遭受追捕时,抓了我与师兄为人质,借此要挟家师……一路退到西海虚冢附近,被带了进来。”

    “原来如此。”宗涛微微颔首。

    随后只听“啪”的一声,他手中杯盏落地,起身惊道,“元婴境界的修罗恶鬼也进来了?!”

    简小楼点头。

    见到宗涛泛白的面色微微回转,许是动了招揽的心思,她正色道,“他已被我师父重创,暂时做不了恶。我说出来,只是希望族长可以将此消息通知各个姓氏族,若是发现此凶鬼的下落,请勿轻易招揽,你们惹不起。”

    心思被拆穿,宗涛的面色再是一变,讪讪笑道:“我们岂会与恶鬼为伍,若发现行踪,必然除之。”

    “这虚冢内,能制住他的,唯有我和我师兄。”简小楼佯作叹了口气,“可惜我师兄战天翔也不知去了哪里。”

    “姑娘放心,我会派人去打听的。”宗涛连忙应下。

    “先行谢过族长了。”她心思一转,又问,“族长,不是说无光区内没有活物么,不知神主是何方神圣?”

    提及“神主”,厅内一众人神色倏然一紧,宗涛咳嗽了声道:“姑娘还是莫要多言为好,只需知道,我们能够安稳度日,皆是神主赐予的。”

    简小楼也就不好再问什么了。

    恰在此刻外面有人传信过来,有几个姓氏族的使者,带了礼物前来,说是要感谢简小楼对他们少主的救命之恩。

    简小楼托词说累,宗涛求之不得,便让人领她去休息了。

    转角才不见人,宗涛传音给宗寒江:“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认识她的?”

    宗寒江道:“半年多前,我前往雪岭采集血鹿茸,回来时在溪边遇到一块人形石头,窥探到有些灵气,于是给抬了回来……”

    来龙去脉解释一通,宗涛暗喜道:“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缘分,寒江,你须得……”

    宗寒江起先愣了愣,尔后耳根倏红,沉着脸道:“父亲,我与简前辈虽然交往不久,但简前辈是个极有原则之人,我想,无人可以逼迫她做任何事。”

    “想在虚冢生存下去,又岂能由得了她。”宗涛指了指外面候着的各家使者,“咱们不强迫她,总有人强迫她。古往今来,多少逃进虚冢内的域外修士,最后不得不屈服,没有姓氏族养着,谁也活不下去。”

    宗寒江反驳:“她不一样。”

    宗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有些不一样,她手里那只八哥,绝非一般灵禽,入我宗氏一族,可谓是如虎添翼。”

    *

    简小楼跟随侍从,沿着弯曲栈道爬了小半个时辰。

    宗涛分出一间气派不输给宗寒江的石屋,作为她的居所。此洞府背靠山崖,只有一条栈道能够通行,这是生怕有人打她的主意。

    正合她意。

    熟悉了一下环境,她入屋内盘膝打坐,进阶之后,还需要巩固修为。如今她的身份已在有光区域内曝光了,相比较漫无目的四处寻找,不如留在此处等待战天翔找上门。或者等待宗涛的消息。

    如此,从冬坐到夏,再从夏坐到冬,接连五个寒暑过去。

    除却询问宗涛可有战天翔的消息,她甚少出门。[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

    渐渐地,她有些坐不住了。

    荒羽神木藤死了,金羽手中那只二葫只有不到五十年的命,如今还剩下几年?一旦那只二葫死了,传送阵消失,她就再也无法前往十万年前的四宿。

    想到这里,简小楼将身体向下一滑,一半脑袋浸入温暖的热水中。

    白山上行终年飘雪,却在某处有个温泉泉眼,喝一口腹内隐有灵气流动,滋润四肢百骸。

    效果虽不明显,但拿来泡泡澡,兴许可以强筋健骨。这还是简小楼三年前无意中发现的,目前仍在试验阶段,也就没有告诉宗寒江。

    何况这泉水资源不多,只在十五夜晚才会流淌小半个时辰,等她尝试后确实有用,他日离开此地时,再告诉宗寒江不迟。

    因此闲来无事,她砍了些树做了一个浴桶,每逢十五便去泉眼处蹲点,打上几桶泉水回来泡澡。

    可惜她熔炼灵器的技术无用,木工活实在太差,浴桶四处漏水,只能大材小用,将从墨家老祖手里抢来的晶魄,施法化成液体,堵住那些缝隙。

    这时候就更想念战天翔了。

    尽管没见过他做木工,但十项全能的战天翔不可能不会。

    缓慢的从水中冒出头,简小楼呼了一口气,一粒粒水珠至额前刘海滴落下来,顺着唇线滚落进嘴巴里。小巧的鼻头微微耸动了下,她皱皱眉。不知为何,总觉得这泉水虽有灵气,却也有一股子淡淡的骚味。

    她也只是撇撇嘴,转过头,望着树影斑驳,摇曳在窗纸上。

    石屋窗外,有一株并不怎样高大的雪松。

    窗子开着时,小黑躲在房顶那突出的、从不冒烟的烟囱上。待到窗子合拢,它再悄无声息的隐落入树岔子里,透过堆满厚厚积雪的树枝罅隙,安安静静,望向窗内那道一动不动打坐的身影。

    整整五年,简小楼未曾与它说过一句话,未曾给过它一个眼神。但小黑觉得没有再赶它走,已是很满足了。它心中坚信,早晚有一天,他们一定可以像从前一样。

    而简小楼呢,若真想甩开它,并非无计可施。

    说白了,还是狠不下心。

    虚冢内危机重重,她确实不放心,就好像这只笨鸟一旦离开自己,一定会饿死一样。

    被自己的意志不坚搞的心烦意乱,一抬脚,“啪”一声,窗子被她一脚踢开,眼神直直杀出去。

    小黑被她吓了一跳,一时间躲也不是,飞也不是,翅膀一失衡,双脚打滑,趔趄着从树杈子里掉了下去。雪松被砸的摇摇晃晃,枝桠上积雪扑簌簌的落着,最后“咚”一声,小黑摔在雪地中。

    心里突然就舒坦了,简小楼觉得自己真变态。

    远远地,感应到有人顺着栈道上来了,神识一探,是个相貌清秀的少年,手中提着一个简单的包袱。她微微拧了拧眉,起身披了件衣服,屈指一弹,给浴桶设了个防护罩。这些泉水来之不易,至少要泡个六七次才倒掉。

    “哒哒哒。”

    少年轻轻敲门,“简供奉在么?”

    简小楼解除房门禁制:“进来吧。”

    少年垂着头入内,乖巧的立在门边:“简供奉,小的是少主派来伺候您的。”

    又来,这都第六个了。秀眉拧的乱七八糟,简小楼纳闷。起初几年不见派人来伺候,这半年,宗寒江吃错了什么药,时不时就要派人来,想干什么?而且清一色的男仆从,要仆人也弄个女仆人啊。

    “不必了。”简小楼直接下了逐客令。

    “简供奉,小的不会打扰到您。”

    “那也不必。”

    “简供奉……”少年磨磨蹭蹭地道,“您莫要难为小的。”

    “现在是你难为我。”简小楼扫一眼他的包袱,又怕吓着他了,笑了笑道,“怕宗寒江哪里不好交代,让他来找我,我给他个交代。”

    美少年最终是被她给轰走了,不一会,宗寒江真的来了。

    五年时光,对于简小楼来说也就是打坐泡澡,泡澡打坐的功夫,却足够宗寒江从一个少年人长成青年人,修为也从之前的练气提升到了筑基初期。

    七尺儿郎,一手搁在腰间宝剑剑柄上,直挺挺往那一站,芝兰玉树。

    “简姑娘。”他的脸色有些不太美妙,“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啥?”简小楼被他问的一愣,倏忽明白了什么,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派那些男仆人,是来‘伺候’我的?”

    宗寒江上前一步,板着脸道:“是的。”

    简小楼谈不上生气,开玩笑道:“你们姓氏族不是需要我们这些外来人士,来改善你们下一代的血统么。

    提及此,宗寒江的耳朵根一瞬就红了:“简姑娘,你曾见过我……见过我……”

    “见过你撒尿。”简小楼捂住嘴巴咯咯笑了起来,“你放心,我……”

    “我拿你当做半个朋友,但我并不喜欢你。所以简姑娘请不要打我的主意。”宗寒江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直把简小楼说傻眼了。

    “如今我已经满二十,按照族中惯例,到了该婚配的年纪。父亲一直希望我能娶你,而且近来时常逼我娶你,所有人都觉得,你对我有意思……”

    看一眼有些呆滞的简小楼,宗寒江继续道,“你的年纪,应该和我父亲差不多大了吧,但你皮相不俗,年轻貌美,必定是瞧不上我父亲的。所以我宗氏子弟,你若有看上的,我就替你做主了。”

    无语。简小楼捏着眉心:“我对你真没意思,你多想了。”

    宗寒江露出不信的神色:“那你为何独独选择了我宗氏待着?我听说之前墨家也向你提了邀请,也被你拒绝了。墨家少主的相貌,在我们虚冢数一数二……当然,比起我来,终究稍逊一筹。”

    “你从前只是自负,何时变得自恋起来了。”简小楼了解过宗寒江的意思,仍旧没什么可生气的,“我留下来,只是因为我最先遇到你,而你人不错。”

    “是……这样吗?”

    “是。宗少主,我迟早是会想办法离开的,并且我心有所属,不会觊觎你,放心。”

    “……真的?”宗寒江半信半疑。

    “真的,不能再真了。”简小楼竖起两个手指,发誓的样子,“不怕打击你,我的心上人天人之姿,是个盖世英雄,你呀,还真比不上。”

    尽管是被贬低了,宗寒江却面色稍霁,随后挑挑眉道:“可是你一直在找的战师兄?”

    简小楼摇摇头:“不是。”

    “那是何方神圣?”

    “不是神,也非圣,他是一尾龙。”

    宗寒江的目光突然变的很奇怪,尔后倏地笑了:“你的审美还真奇特,竟喜欢龙妖,还什么盖世英雄,龙妖那么丑陋的生物……”

    简小楼讷了讷:“你见过龙?”

    宗寒江扬眉道:“当然了,咱们这白山之内就关着一条龙。”

    她神色一紧:“虚冢内有龙?”

    他拍拍自己的储物袋:“有啊,而且只有白山这一条,我正准备去它巢**内采摘石精果呢。”

    “我也去。”

    “入洞**有危险,而且还要蹲守,你……”

    “走。”

    *

    简小楼跟着宗寒江沿着栈道不断向上走,七拐八拐了几个山洞,最后在一个山崖找到一个洞口。这个洞口的位置有些奇怪,是呈四十五度角斜铺着的。

    “龙妖正在下方。”宗寒江抬头看了看天色,一抹黯淡的星光洒在他的眼睫上,“今日是初一,咱们要在下面逗留将近一个月,你……”

    “就从这个洞口下去?”简小楼似乎没听见他说什么,目光一直盯着洞口打量。

    “是的。”

    宗寒江见她意以决,也不再劝了,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根尺长拇指粗的香,吹了口气,香渐渐燃起。见到简小楼疑惑的目光,解释道,“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隐息香,咱们身上沾染香味之后,自身的灵息便会被隐去。”

    两人静静等待这香烧完。

    宗寒江熟悉地况,先行进入洞中。

    简小楼正准备钻进去时,顿了顿,回头冲着三丈外潜伏着小黑道:“你在外面等着。”

    不给它回答的时间,立刻转头入洞。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且伴着一股妖**特有的臭味。简小楼原本就没抱有太多希望,如今一颗心更是凉了半截。

    这不是“龙”的气味,必定与她所知道的“龙”没什么关系了。

    不过既然来了,不看一眼是不会死心的。

    简小楼提了口气,继续跟着宗寒江走。

    洞外,小黑飞到洞口,小心翼翼的靠近,伸出脑袋向里面探去。想了想,又退了回来,老实蹲在洞口守着。

    宗寒江带着简小楼越走越深入,山体内部似是被钻地龙打通了一样,钻出错综复杂的甬道。她不由怀疑,宗寒江口中的“龙妖”,会不会是钻地龙,也就是一条大蚯蚓。

    她问:“你要摘的石精果是什么东西?”

    宗寒江在前引路,传音:“‘龙妖’身上掉下来的果实,灵性十足,服用可涨不少修为。”

    简小楼也开始传音:“这在虚冢内是个秘密么?”

    “哪里是什么秘密,虚冢内无人不知。”

    “那为何无人前来争抢呢?”

    “你以为无论哪个姓氏族都有实力深入巢**么,一旦被龙妖发现,无人能够活着出去。引得龙妖发怒,白山动荡,我们又得拿着无数资源,去求神主出手加固封印。”

    “妖龙是被镇压住的?”

    宗寒江点点头:“不镇压住,我们焉有活命的机会――到了。”

    他们在一顿乱石前停下,简小楼放出神识,可窥探的距离不过一丈。耳边不断有滴答滴答的水声,还有轻微的鼾声作响。

    宗寒江背靠石壁,再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根香,指尖一撮,燃起。

    “这又是什么?”

    “我祖上传下来的隐身香,沾染上……”

    “原来你祖上是个卖香的。”

    宗寒江:“……”

    小小一个玩笑,便气红了脸,“什么卖香的!我宗家先祖数万年前和你一样来自中央大陆,出身北仙名门正派,高品阶丹药师!”

    简小楼举着袖子沾染香意:“那是如何流落到虚冢内的?”

    宗寒江眸色一黯:“不知原因,而且先祖发誓余生不再炼丹。”

    “改制香了?”

    “是的。”

    宗寒江叹息:“可惜调香的方子,先祖并没有留下来太多,若不然,我们宗氏一族也不至于日渐没落。”

    隐身香烧完,简小楼惊奇的看着两人渐渐趋于透明的身体。

    宗家先祖果然不简单,据她所知,连丹药都没有吃了能让人隐身的。宗家先祖不但制得出来,还将丹药的效用以香的形式的表现出来,这绝非一般丹药师做得到的,想来,当年必定是丹道一代宗师。

    来自北仙,莫非是天道宗修士?

    “好了,走吧。”宗寒江转出乱石堆,向简小楼勾了勾手。

    简小楼也跟着转出乱石堆,没有遮蔽物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下方是巨坑,坑下有个……她的目光一瞬凝结在一处,随后脑袋嗡一声炸开!

    尼玛,真是龙啊!

    瞧那大脑袋、尖牙、小短手的,怎么像是霸王龙?

    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修真界怎么会有恐龙?简小楼眨眨眼继续看,不是,这只“龙妖”只是身形与霸王龙相像,可它浑身覆满蓝色鳞片,散发着幽幽荧光,尾尖还生有似鲸鱼一般的两瓣尾鳍。

    是个长了腿的海族生物。

    此刻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它的两瓣尾鳍被一条锁链锁住,瞧那锁链锈迹斑斑,应是有些年头了。

    “咱们下去吧。”

    两人下至坑里,绕过龙妖走到一个小坑旁边,宗寒江拉着她蹲了下来:“我方才点了一根极品隐身香,咱们不随便走动的话,足够蹲一个月。”

    简小楼还在打量龙妖:“为何一定要蹲够一个月?你说的石精果呢?”

    宗寒江指了指两人面前的小坑:“石精果还没出来呢。”

    “什么意思?”

    “不知是不是被下了什么诅咒,这只龙妖一直都是昏迷着的,每当十五的月光洒进洞里来,它就会苏醒。咔嚓咔嚓吃些石头,再来这坑里撒个尿、排泄一些污物。将近三个时辰之后,重新陷入昏迷。而初一月色最弱,它昏迷的最厉害。”

    “所以你平时初一来蹲,下个初一再离开?”

    “是啊,不过我也是深冬才来蹲,平时不敢。总觉得它深冬时昏迷的更沉一些呢。”

    简小楼佩服他的毅力:“可我还是不知石精果是……”

    等等……

    她恍惚片刻,看一眼两人面前的坑,赫然瞪了瞪眼睛,“你莫要告诉我,你说的石精果是这怪兽的粪便啊!”

    宗寒江眨眨眼:“的确是啊。”

    简小楼晕:“粪便拿来吃?!”

    “哪又如何?”宗寒江笑她大惊小怪,“这妖怪吃石头,石头在它身体内存在三十日后,排出的粪便乃是石之精髓。”

    “再精髓也是粪啊!”

    “回头给你吃一颗,你就知道是好东西了。”

    “谢了,你自己留着吧。”

    简小楼蹲在坑边都觉得反胃,后悔的不行,她居然要蹲在粪坑前等一只怪物拉屎等半个月。可都到这份上了,也只能待着了。

    又听宗寒江道:“你莫看咱们爬了那么远的山路,其实这龙**离你住的地方还真不远。我家祖上之所以在那里盖个石屋,一开始是为了掩人耳目,想在附近挖个地道,直通龙**呢,可惜岩石层太厚实,根本挖不动。”

    简小楼随口“哦”了一声。

    尔后她觉得哪里不太对,这龙**距离她的住所不远,这只怪兽每个月十五才会醒来……

    她低头仔细观察面前的粪坑,在底部果然有个小小的洞,心想若是这怪物撒尿,必定会从这洞中向外渗出……

    那么,她无意中发现的山洞、拿来泡澡泡了三年的珍惜泉水……??

    她的脸白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不拍戏我就得回家继承亿万资产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