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什么泉水?

    是这怪兽撒的尿!

    不知舀来泡澡泡了三年多,简小楼还喝了不少。[.mhtxs. ]无妨无妨,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些虚冢土著还吃它的粪呢,不也一样津津有味的。

    “呕……”想都没想完胃里一阵翻腾,侧过脑袋干呕一声。

    “你干嘛?”宗寒江伸手捂住她的嘴,对她鲁莽的行为极为不满,冷着脸训斥道,“你想吵醒这只妖龙,同我死在一起?”

    使劲儿咽下喉头不存在的骚味,简小楼拍开他的手。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开始仔细查看巢**内的环境。十丈外长着尾鳍的“霸王龙”虽在侧躺着,也能看出要比恐龙展上的霸王龙化石大上一倍。不过比起“龙”来,就是十足的小不点了。

    根据宗寒江的描述,这鱼精是虚冢先祖们在六万年前发现的,那么它的年纪至少在六万岁以上。夜游曾经教她分辨过,鱼类的修为高低表现在尾鳍鳍棘和鳍条的数量上。她还因此认真观察过海牙子那条美人鱼的尾鳍,以及他水晶宫内一些侍女的尾鳍。

    依照对比来看,眼前“霸王鱼”的修为,应该不会超过……人修的金丹境界。

    怎么可能呢?

    她想不通。连金丹都勉强的鱼精,莫说活过六万岁,六千年都不可能。

    会同它身上的诅咒有关系么?

    简小楼凝眉思索。每逢十五月光**洞内,它才会苏醒过来,只活动三个时辰。假设昏迷的时间,它似封印一般,生长消耗是完全停止的。那么它的一年,只有短短三日。

    六万年岁月,于它而言差不多等同五百年,这就解释的通了。

    断断续续的五百年,单靠吃些石头果腹,生长消耗停止,修为却自行上升,这“霸王鱼”的天赋也是不容小觑。当然,也或许是因为这些石头与众不同。

    稍稍一思量,她伸手在坑坑洼洼的石壁上掰了一小块石子儿下来。

    咔嚓一声,宗寒江再被吓了一跳:“你又干什么?!”

    简小楼不理睬他,只管托着石子儿,注以心神感应。白山并无奇特之处,她在蹲点采集泉水的时候也曾挖掘过,只是最普通的岩石层罢了。

    感应一番,的确没有灵力。

    将手里的石块轻轻搁置在地上,简小楼忍不住站起身,蹑手蹑脚的向“霸王鱼”靠近。除却外形古怪,它周身并无奇特之处,除了拴住尾鳍的链子,还有……

    它的前爪只有两根指头,右前爪上佩戴着一枚手环,类似于信鸽脚上标注编码的脚环。隐隐约约,好像有些模糊的字迹呢。

    无法放出神识,全靠一些会散发光芒的钟**石照明,单凭想看清楚并不容易。

    简小楼一面走,一面想起它撒的尿来。再一次确定,这大家伙一定是有什么天赋神通。吃着最普通的石头疙瘩都能拉出石髓来,倘若饲以灵石,那会拉出什么宝贝?

    更别提喂食星晶了。

    简小楼动起了歪脑筋,瞬间又给打消了。莫说喂食“霸王鱼”吃灵石可行性有多大,她如今一穷二白,身上一块灵石都没有。

    积累财富这档子事儿,必须得口袋里有钱,方能钱生钱啊。

    “你究竟想做什么啊!”

    宗寒江见她快要踩龙妖脸上去了,急冲冲上前拉住她,使用蛮力硬生生给拖了回来。平时在巢**蹲点,他能一个整月不眠不休不动,今日带着简小楼进来不过一刻钟,竟发现她有多动症的趋势,这样未免太过危险。

    差了那么一点,简小楼便能看到那手环上写了些什么,却被他拽回原地,按着脑袋重新蹲下。心里不由一阵郁闷,觉得这孩子的胆子也未免太小了。

    经她一番分析,“霸王鱼”并不是一般的昏迷或者睡着,它苏醒是有特殊条件的,倘若一些轻微声响都能破除封印,促使它清醒。它恐怕早就寿元终结,死翘翘了。

    不过以上只是简小楼的推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她看向宗寒江,眼眸溢满狐疑:“奇怪,咱俩都隐身了,为何还能看到彼此?”

    宗寒江回瞥她一眼,淡淡道:“因为我们熏的是同一根香。”

    “你这香卖吗?”

    “不卖!”宗寒江瞪了瞪眼睛,“此乃我宗家在虚冢的立足之本,除了进献一些给神主之外,绝不会外流的。”顿了下,又道,“当然,简姑娘作为我宗氏供奉,若想要的话,可以拿供奉给你的灵石抵消。”

    “对,你不提我险些忘记了。”之前觉得占了人家的屋子,又没有做过什么贡献,简小楼一直不好意思开口,现下赶紧道,“我的年奉是多少来着?”

    眼珠子一转,补充道,“墨家老祖给小黑都开出了每年五百下品灵石、十颗地级丹药的价码呢。”

    宗寒江脸色转白:“黑山墨氏是最富有的,我们宗氏穷得很,给不起。”

    简小楼连忙道:“我若贪图之辈,也不会拒绝他。但我总归不是圣人,总得给我一些好处吧。”

    “好处肯定有,你得同我父亲说去。”宗寒江并非做不了主,只是族里从前并无供奉,他也不知道价码,“不过按照规矩来说,供奉虽有固定的资源分配,却并不多。大部分,是来自供奉对族中所作出的贡献,所以简姑娘你……”

    “贡献?”简小楼搓着手凑过去,“我这不是陪你深入虎**了吗?”

    宗寒江错愕了下,剑眉一竖,争辩道:“但我并不需要啊!是你非要跟着来,来了不干好事,四处搞破坏,若是吵醒了龙妖,我还要拿你是问呢!”

    简小楼干干一笑,也不好继续没脸没皮的说下去了,这小屁孩拧巴又较真,如若换了其他氏族的少主,为了拉拢她,势必顺着她。

    可她偏偏喜欢这样的人。[mhtxs.]

    “你看那有一只兔子。”她突然指着角落道。

    “请你不要转移话题。”宗寒江是真有些生气了,训斥归训斥,他的眼神还是顺着简小楼的手势瞄了一眼,咦,果然有只雪白的兔子,后腿卡在岩石缝里,血渍染红了腿上的白毛。

    还怪可怜的,宗寒江下意识的想要起身,恍惚意识到自己还在因为这事训斥简小楼呢,自己却在这里五十步笑百步,简直是脑残了,“究竟能不能老老实实待在这里?”

    简小楼盯着那兔子:“行了行了,我不动就是了,天塌下来,我都不会动。”

    *

    真从初一蹲到十五。

    起先听到一些细碎的、锁链摩擦石头的声音。再是两道热气从它鼻孔喷了出来,大家伙醒了。

    它并没有立刻站起身,如一条搁浅的鱼,不断“啪啪”拍着尾鳍。二十几吨重的家伙,两片巨扇般的尾鳍拍在地上,倒是没有什么声响,可见它是掌控着力道的,生怕砸了自己的窝。

    而且,简小楼感受不到一条被封印的鱼精该有的痛苦,反而有些酣睡醒来之后,唱着小曲还自带伴奏的悠闲惬意。

    过了足足一刻钟,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轰隆隆几声响,脚下山崩似的摇晃,它走到右侧的石壁前,脑袋一拱撞了上去。简小楼的耳膜一阵轰鸣,再看被它撞击的地方,立刻凹陷出一个洞,碎石笃笃滚落在地。

    它向后稍稍退了几步,弯腰。

    看样子是想捡石头吃,奈何小短手,脑袋都顶地上了,两只剪刀手还在半空晃悠着,最终只能撅着屁股直接下嘴,咔咔嚼了起来。

    简小楼注意到,它尾鳍上的锁链是可以伸缩的,而锁链的另一端,挂在一个菱形环上。那菱形环只露出一半,另一半没入石中。之前它侧躺着,将这菱形环给压住了,如今放眼一看,它的睡榻、那一整块青玉巨石,上面纂刻着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

    这是……?!

    这巨石并非白山原有的东西,是被人搬过来的。

    若她猜得不错,应是道基碑!

    道家修仙大派,通常会将自家立派宗旨、道统传承纂刻在石碑上,供弟子们阅览研习。然而,不是所有石碑都可称为道基碑。毕竟道统这东西,许多时候只可意味不可言传,有些名门大派,道统传承涉及到精妙术法,非本门核心弟子,是无法修行的。

    但凡拿出去给所有弟子观摩的石碑,顶多算是门规。

    真正深奥的传承,则被开山老祖以一种精妙的秘法封印在石碑内,由核心弟子们去参悟。有所思悟的核心弟子,日后多半成为门派骨干,如此一代代的传承下去,保得门派长盛不衰、道统不绝。

    同时,道基碑又因不断吸纳灵气,成为镇魔除妖的法器。

    浑身都是宝。

    简小楼的贪念只起了一瞬,尔后肃然起敬。

    愿以宗门道基碑来镇守妖兽,这门派必定是存着大义的。毕竟道基碑象征着门派传承基石,不少门派都信奉碑在宗在,碑亡道消。

    饶是她道德觉悟不高,也万万不会做出这等有损大义的事情来。

    正思量间,霸王鱼嚼够了石头,朝着他们走来了。准确来说,是朝着两人面前的粪坑走过来了。

    直肠子啊,吃饱了就拉。简小楼捂住自己的鼻子,看着这家伙没羞没躁的在她面前拉屎,有一点点臭味在巢**内溢出,紧接着打弹子一样,噗噗噗十几颗石精果落进坑里去。

    葡萄大小,晶莹剔透,如若不是亲眼看着它拉出来,简小楼绝不相信这是粪,说是从树上摘下来的她都信。

    拉完了便便,它又开始注水似的撒尿,骚骚的却溢满灵气的味道,简小楼嗅的脸都绿了。

    想起手环上的字,她探着脖子望过去。

    霸王鱼的手虽短,那也是相对它庞大的身体而言,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小短手还是很粗壮的,因此手上的玉环并不小,字也不小。

    先只瞧见三个字——“一小点”。

    一小点?简小楼微微怔了怔,一小点是它的名字么,瞟一眼一粪池之隔、二十几吨重的怪兽,她的嘴角狠狠一抽。

    脚步向一旁挪了挪,继续看。

    又是一行飘逸洒脱的纂字,似乎是用什么勾状物刮出来的——“父:海牙子。”

    海牙子?

    简小楼用力眨了眨眼睛,脑海中浮现出夜游居住的天海洞下、秋水潭中终日执笔编纂《星域全书》的人鱼,是叫做海牙子吧?

    那个毒舌面瘫,却对天下未知充满强烈求知欲的终极学霸,是叫海牙子吧?

    那个为了研究“魂印戒咒”,竟取她一缕神思,给自己下咒的蛇精病,是叫海牙子吧?

    卧槽!这手环上写的“海牙子”,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海牙子啊?

    瞧那两瓣大鱼尾,妈呀,八成是了!

    冲击有些过大,简小楼的意识海险些死机。心口噗噗跳了跳,继续看下去,失望了,并没有标注母亲是谁。

    没关系,下边侧还有一行小字。

    因字迹极小,这鱼精又时常侧躺,与身下的道基碑相互摩擦,前头一行字已经看不清,只有末了一句,还模模糊糊的——“……甲子,……岁寒时,吾与内子到此……,……安好。”

    落款是……夜游!

    简小楼差点儿从坑里跳过去,拽过它手臂瞧个仔细清楚!但理智告诉她不行,这条鱼精在清醒之时,靠近它的确会有危险,还是等待三个时辰,待它睡着再说。

    “吾携内子到此?”

    她心里不断念着这一句,反反复复的念,念着念着,双眼渐渐透出光来,亮的吓人。

    阿猊所知道的“未来”不对!她之后还会回到十万年前去,还会见到夜游。

    如释重负的感觉,令她长长舒了一口气。尽管狂妄的告诫自己“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内心深处实则是害怕的,生怕被阿猊一语成谶,彻底与十万年前断了所有联系。

    那么,是有些事阿猊不知,还是历史因为什么发生了改变?

    等等,她凭啥就认定内子值得就是自己啊? !

    三个时辰,简小楼一直在思索此事,连鱼精再度躺回道基碑上都没有注意。

    望着坑里的石精果,宗寒江没有动作,横竖还要蹲半个月,并不急于一时。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那只半个月时不时出现在巢**内的兔子,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啪嗒跳进两人面前的坑里,三瓣嘴一动,接连吞了三颗石精果。

    速度堪比闪电,宗寒江被惊了一跳,指尖一捻,下意识施展术法,微光闪动,灵气转瞬间化为实质,将坑底余下的石精过全部抄起。

    糟糕!

    一出手,他心里即刻咯噔一声!

    简小楼仍在思虑手环上的留字,未能来得及阻止。等回过神,只瞧见那兔子像是受了惊,从坑里高高弹起,坑底也不知是不是装了弹簧,直接弹到了霸王鱼的眼睛上。

    霸王鱼刚刚躺下,只处于迷糊状态,眼睛陡然针扎一样痛,嗷一声站了起来。

    隐身香的效果还在,但宗寒江这一运气,身上的隐息香消除了,旁人看不到他的人,但若以神识感知,可以察觉到“灵息”存在。

    宗寒江站在那里不动。

    不知是吓傻了,还是在赌它没有那么高的智慧,不知以神识感知。

    “愣着干嘛,走!”

    根本不必想,简小楼周身一刹灵光冲天而起,一圈圈灵气向外扩张,形成一层层灵气罩子,神行罩、避水罩、防护罩、驱毒罩、护体罩……,因不知这怪兽的属性,但凡能想起来的,全部来了一层,扣住宗寒江的肩膀向上方洞口飞去。

    这大家伙是十二万年前的生物,哪怕每月只醒三个时辰,也有一千多岁了,何况海牙子聪慧绝伦,绝不可能生个傻子出来。

    果不其然,下方一阵兽吼声后,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追着后背,简小楼转头看,是一道飞速旋转着的风!

    难怪会觉得有一道厚重的吸附力,一直将她朝涡旋中拖拽。

    “落!”

    简小楼一手抓着宗寒江,一手向下一沉,施展了重力术,轰轰轰,甬道上方的巨石纷纷落下,将外界与巢**链接的甬道封死。

    轰!

    不过须臾,风力便破石而出,重新打通甬道!简小楼脊背一凉,再转头看,发现那风中隐约还有电光嘶嘶,怪不得被风力卷进去的碎石无数,却连一颗都瞧不见,竟是被隐藏在风内的电刀给击碎了!

    这他妈卷进去立马被分尸啊!

    按捺住心神,简小楼继续施展重力术,能阻隔一息是一息,最终还是让她给逃出了倾斜洞门。她真不信,这风若是吹进空旷内,还能有如此强悍的威力。

    毕竟甬道狭窄,风力才不易散开。

    并没有实验的机会,她带着宗寒江才刚飞出倾斜洞门,小黑已经两个翅膀拢主洞门,脑袋伸进洞里去,一口真气喷了出来!

    火焰似龙蛇,钻入甬道中,与风力电刀对上!

    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更像是两股蛮力在角斗场中冲撞,区区三个回合,那气势汹汹的风力便败下阵来,散了。

    小黑有些迷茫的将脑袋从山洞里收回来。

    自己有这么厉害?

    简小楼原本在天上观战,情况不明随时准备跑路,待山内气息平稳之后,她携着宗寒江落了下来:“看来它撑不住,沉眠了。”

    侧目一看宗寒江惨白着脸,眼睛都不会眨了,便在他背上猛地一拍:“喂!”

    宗寒江浑身一抖,连喘了几口粗气:“太可怕了!”

    癔症过来之后,意识到自己竟将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于人前了,脸色愈发难看,但看向简小楼的目光,油然生出几分钦佩。

    这妖龙的风刃一出,认准之人从没有跑掉的,虚冢数万年,不少金丹境界的前辈们曾惨死在这风刃之下,被绞杀成一滩碎肉,要不然这石精果又岂会无人采摘?

    他居然轻轻松松的跑掉了?!

    简直不可思议。

    “怎么样,带着我没带错吧。”简小楼短时间内耗损过重,红头胀脸,气喘吁吁,哪里是他说的“轻轻松松”,多亏了是在山**内,地藏经刚好用得上,倘若是在水中,没准儿得被剐去一层皮。

    “都怪那只兔子!”宗寒江红着脸道。

    “是啊,都怪那只兔子。”

    简小楼拍拍他的肩膀,“你先回去,我在这等那只兔子,拆了它的骨,扒了它的皮!”

    宗寒江嘴角直抽抽:“不至于吧?”

    简小楼呲了呲牙:“我这人,有仇不报睡不着觉。”

    宗寒江不信她如此无聊,不知她在打什么主意,就在一旁站着。一连站了几日,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似乎真的在守株待兔。

    宗寒江等不下去了,先行离开。

    简小楼继续站在原地。

    雪絮纷飞,苍山孤木,她气定神闲,阖着眼睛一动不动,几乎成了一个雪人,颇有些孤舟蓑笠翁的画面感。

    小黑不明所以,不过它从前就不过问简小楼的行事,如今更是不会多嘴,只管陪她站着就是。

    又过了几日,简小楼缓缓睁开眼睛,目光直直看进洞里去:“忍不住了?出来了?”

    兔子原本已经悄悄蹦跶到斜洞门口了,听见简小楼的话,爪子颤了颤,缩着又想退回去。简小楼虚空一抓,它的退路上立时落石滚滚。

    小黑不知她在同谁说话,脖子一转伸进洞里,和兔子大眼瞪小眼。

    随后嘴巴一叼,将它甩了出来。

    “墨家老祖,听闻你正在闭关结婴。”简小楼垂头看着兔子,感慨笑道,“闭关期间,竟能分出这么多身外化身来,一会附在灵器内,一会附在兔子身上,如此三心二意,如何感悟通天大道,结成魔婴啊!”

    “……”兔子直挠耳朵,终是发出一声叹息,“简姑娘,怎又知是老夫?”

    “这通往龙妖巢**的甬道,一路行进,我连一只山蚁都没有瞧见。趋利避害,乃是动物的本能,竟会出现一只兔子,本身就有些奇怪。”

    简小楼拂袖扫了扫身上的雪,淡淡道,“但我对妖兽总归了解不多,兴许虚冢内的兔子比较与众不同呢……”

    可当霸王鱼起身之后,这只兔子一直在道基碑周围徘徊,“虚冢内其他人不识货,墨老前辈一定认识道基碑,并且参悟了不知多少年。我想,我和宗家小子出现在山洞时,前辈已然发现了我们,原本并不打算有什么动作,就像您从前无数次放过入洞采摘石精果的小辈,但……此番您却临时起意,或许想要试探一下我,或许,想要借妖龙之手杀了我。”

    “呵呵……”

    简小楼正欲再说,突听一连串令人脊背发麻的惨叫。

    小黑更是被吓的直接跳起。

    只见那兔子蜷缩在地上,爪子生出三寸来,竟在抠自个儿的眼珠子,像是有什么可怕的怪物想从它瞳孔内往外钻。

    竟真有一连串巴掌大的墨色蝙蝠、扑棱着翅膀从兔子鲜血淋漓的眼眶内爆涌了出来!

    这些诡异的蝙蝠足有成千上万只,倏然炸开,化为粘稠的黑色液体,凝结成一名男子飘忽的虚影。

    虚影渐渐落了实。

    三十六七岁的模样,长发高束,剑眉鹰目,五官凌厉硬朗,浑身却透着阴鸷之气,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这股邪恶感,简小楼从念溟身上都没有感知过。

    她道:“墨老前辈是铁了心要杀我了?”

    墨家老祖一缕身外化身,虚浮于半空:“呵。”

    “上次抢您的宝物,乃是迫不得已。您那件宝物,我并没有注入我的法源,原本打算还给您的……”

    “你还我?”

    “不过您此番害我九死一生,我这可是真身,并非身外化身,死了就万事皆休了。”简小楼双手一摊,“所以,那宝物就当是你做出的赔偿,咱们扯平了。”

    墨家老祖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简小姑娘,上次你毁我一寸神念,夺我宝物,老夫生平不曾吃过这般大亏,是真动了杀心的。”

    简小楼纠正他:“墨老前辈不是动了杀心,是真下了杀手。”

    墨家老祖抿了抿唇:“不过,老夫如今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来我墨家,待老夫魔婴大成,出关后,必定娶你为老夫的正室夫人。”

    简小楼撇了撇嘴:“抱歉,我没兴趣。”

    墨家老祖神采飞扬,长袖舒展:“老夫哪里配你不得?”

    简小楼不予理会,只管道:“我希望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墨家老祖同样自说自话:“若是上次老夫开出的条件你不动心,那么道基碑上的通天术法,你可有兴趣?”

    “墨老前辈参悟出了?”简小楼拧了拧眉。

    “一知半解。”墨家老祖感概道,“此法玄妙精深,并且常年被妖龙霸占,可禅悟的时间少之又少……”

    话语一顿,又颇为自得地道,“可凭老夫掌握的这些,老夫以为足够你为之心动。”

    吹大了,简小楼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没兴趣。”

    她这话音一落,面前乍然出现一个巨大且狰狞的兽头,双眼凸暴,脑浆喷涌,却还张着布满獠牙的嘴巴向她猛扑过来!

    惊恐之下,她想施展缩地术,双脚却陷入了沼泽中,微微才露出鱼肚白的天空顷刻间黯淡无光,乌云万丈。

    一缕身外化身,怎会有这般强悍的力量?!

    她瞳孔紧缩,很快发现不对,因为小黑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目光没有任何的改变。

    是幻术?

    是神识攻击?

    是意识压迫?

    简小楼分辨不出,痛苦并没有持续很久,身体倏然一轻,方才恐怖的一切全都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

    墨家老祖这缕身外化身乘着一片黑云,大笑着离开,“简小姑娘,仔细思量思量,莫要真逼的老夫下手啊……”

    简小楼依旧站着,脸色白如傅粉,额头滴汗似豆。

    道基碑上的功夫,太恐怖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