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什么不见了?”

    金羽在简小楼身边落了下来,恰好就插在她和夜游空出的一人位置上,彻底将两人给隔开了。(.llbiquge.com 这无意的有些刻意,夜游无奈的向一旁站了站。

    简小楼满心扑在铜镜的事情上,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

    探知不出个所以然,目光便落在金羽手中的铜镜上。

    金羽看她一直打量镜子,递去给她:“你喜欢?”

    有些只要简小楼说句喜欢,立刻转手送给她的意思。素和在一旁不乐意了,搞什么,那是他的东西行不行?也不是,抢挪移镜夜游是主力,算是他的宝物。

    好吧,不管怎么算,搞不好最后都是简小楼的。

    素和就有些忿忿不平,他是拿简小楼当朋友看待,但凭心而论,他是真不明白夜游喜欢她什么,简直睁眼瞎。

    简小楼小心翼翼的将铜镜接过手中,这面铜镜和废墟里的铜镜瞧着差不多,只是废墟里的铜镜边框磨损严重,更旧一些,但从铸材来看,应是同样的法宝,驱使的方式估计也差不多。

    她在研究镜子的时候,金羽已和夜游说上话。

    面对毁他聚灵树的家伙,金羽的态度无论如何也和善起不来:“小白龙,你吃了这么多苦,无非是为了本座的伏龙锁,既已得了手,为何还要回来?”

    夜游稍感意外:“尊主知道我是为了伏龙锁。”

    “你真以为本座将二葫丢给你照顾,就不管不问了?”金羽冷漠的睨着他,“天海洞发生的事情,本座一清二楚。”

    “想不到尊主如此有原则的一个人……”夜游是真意外,金羽的刻板是出名的,明知他来干什么,居然还顺势配合。

    金羽之所以配合,自然是为了他的二葫。

    不确定二葫是不是和夜游串通起来演戏,于是顺着他们的意思来。如今瞧见夜游和二葫的模样,似乎真的闹掰了,不过夜游放弃伏龙锁折返回来,金羽又觉得或许事情真如二葫所说,错不在小白龙身上。

    但他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夜游面目可憎,根本配不上他的二葫。

    他的二葫如此漂亮可爱,奈何眼瞎。

    与此相反,夜游看着金羽倒是越看越顺眼。

    两人传音的功夫,简小楼已经走去素和身边,拉着他走到角落里,询问阴阳挪移镜的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挪移镜该怎么用?”

    素和将挪移镜抢回手中:“你问这个做什么?”

    简小楼解释:“我和两个朋友被困在一个废墟遗址里了,孤岛一个,出不去,手中只有一面挪移镜,那是我们逃生的最大希望。”

    素和讷了讷:“你怎么知道,那是一面挪移镜?”

    “先前与我一起的一个鬼修,触碰到这面镜子之后,被镜子吸了进去,消失不见了,我揣测应是挪移镜。”简小楼又将镜子夺回来手里,翻来覆去地看,“而且和你这面镜子有些相似,或许还是出自同一位宝师之手。”

    “不会吧?”素和心里打了个突。

    “我骗你做什么?”简小楼蹙眉。<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素和觑了远处的夜游一眼,怕说漏了嘴,索性道:“那我教你驱使挪移镜的口诀,你回去试试吧,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此物非彼物,口诀不一定有用。”

    简小楼恩了一声:“你说,我记着。”

    素和念了一长串绕口的法诀,重复了几次,简小楼默默背诵下来,正准备拿手中的挪移镜做个测试,眼前有银光一闪,一枚钩子状的杀器倏然出现在眼前。

    目标是素和。

    疾如闪电,远处的金羽察觉时,已是慢了一步,素和自然也反应不过来。

    依旧跪着的凤起和凤落眼睛一亮:打死他打死他!

    简小楼因为是正面站着,魂体状态又容易感知动静,故而出手极快,顾不得出声提醒,直接将手里的铜镜抡了出去。

    铜镜和钩子相撞,发出一声响动,随后被钩子给撞飞去一侧。

    挡不住钩子的力道,却给素和争取到了一点时间,抓着简小楼跑出几丈远。钩子一击不中,金羽在场的情况下,对方自然没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凤起和凤落狰狞的看向简小楼,恨不得将当年给聚灵树除的虫全给塞回去!

    金羽显然知道来者是谁,凤眸堆满冰雪:“风懿,多年不见,一出手就想在本尊的眼皮子底下杀我族人,是什么道理?”

    简小楼不知这风懿是谁,但瞧见在场几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她自然好奇。

    “多年不见,尊主这修为不见涨,为何又退回去了。”半空之中,隐隐听见一抹嘲笑,简小楼寻着笑声望过去,云朵被撕扯成一些奇怪的形状,渐渐地,一只背生双翅的龙跃入眼中。

    海王应龙?

    原身是只水虺,用了六十万年一步步进化成应龙的励志帝?

    “君上。”身为龙族,夜游不得不行礼。

    “这只老龙居然出水了。”素和被他偷袭,险些丧命,原本一肚子火,一瞧见海王的真容,高涨的气焰立马偃旗息鼓。

    又是一阵笑声从海王风懿口中发出:“金羽,你我当年斗个两败俱伤,签订的停战协议可还算数?”

    金羽点头:“自然算数。”

    海王风懿满意道:“那你抓我龙族又关又锁,又该如何解释?”

    夜游本想说话,随后又闭嘴。他今儿是第一次见到海王,平素与其并无半分交集,他虽是条六爪天龙,但懒惰不上进在龙族内是鼎鼎有名的,他夜游的死活,海王又岂会在意。

    瞧着是来替他出头,其实是借机来寻金羽麻烦。

    当年金羽二十阶,他十九阶,始终打不过金羽这是个心结。如今金羽修为退回十九阶,他自然要来寻个麻烦。

    夜游暗自好笑,六十万年的修炼,修成应龙又如何。

    过不去的,始终过不去。

    金羽同他打了多少年交道,岂会明白海王的意图,负手沉沉道:“本座没功夫同你扯东扯西,你想做什么,直说!”

    风懿呵呵一笑:“本君就喜欢同你这爽快性子的人打交道,金羽啊,你比异人可有趣多了。”

    金羽拧了拧眉,有些不耐烦了。

    风懿见好就收,撂出自己的目的:“本君正欲闭关突破二十阶,想在闭关之前与你一战,可否?”

    “可以。”金羽毫不迟疑地接下。

    “我们尊主旧患未愈,一直不曾闭关养伤,君上此时前来挑战,有些乘人之危呀!”素和硬着头皮道,他不喜欢金羽,但更讨厌眼前的翅膀龙。

    风懿唔了一声:“本君不趁人之危,时间地点你说,本君等你。”

    金羽点头:“可以。”

    约战约的如此简单粗暴,风懿得到应允之后,并没有着急走。他的目光在夜游身上扫了几个来回,夜游虽然谦卑的微微垂着头,他却感受不到任何恭敬。

    有意思,有意思。

    其实在西宿出生的每一条六爪天龙,风懿都有关注过,夜游是他这些年来的重点关注对象。

    因此,夜游有一点猜错了,风懿从未因他好吃懒做、没有半分上进心而忽视他。他怪异的个性,反而勾起风懿更大的好奇心。夜游在西宿不断捅娄子,看着是白龙王在上面顶着,其实也是风懿一直在罩着。

    将他贬去天海洞做洞主,看着是荒芜之地,却有海牙子做邻居。

    足见风懿用心良苦。

    “夜游。”他传音。

    “君上。”夜游心中升起一阵不妙的预感。

    风懿淡淡道:“你小子真是胆大包天,什么同族都敢杀,什么灵树都敢毁,什么规矩都敢不守,什么海王尊主都敢糊弄,本君不知,这世上可还有你不敢的事情?”

    夜游垂着头不做辩解,因为都是大实话。

    风懿稍待片刻,等不到他回应,似笑非笑地道:“本君并无责怪你的意思,恰恰相反,本君十分欣赏你,等你杀了敖青,玄心界主的位置,就是你的。除此之外,本君座下还缺个徒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夜游睫毛微微一颤,始终垂着头,面不改色。

    风懿离开前,破天荒还看了阿猊一眼。阿猊眼睛里的崇拜是遮掩不住的,感受到风懿的视线,他惶惶跪下。

    “小泥鳅,你想成蛟?”

    “是。”

    “努力吧,你有潜质,出身从来不是问题。”

    风懿撂下句话,便展翅飞入云层。

    得到海王的夸赞,阿猊心如擂鼓,作为最低等的泥鳅,风懿绝对是支撑他们修炼下去的一个标杆。

    ……

    由云层飞出时,风懿化了人形。

    稀疏的眉,浅蓝的眸色,寡淡的唇色与容色,是个相貌略显凉薄的青年男子。

    身后两名伺剑小童,各自捧着一柄名贵宝剑,跟在他的身后,听他问:“你们以为,本君与金羽一战,究竟谁会取胜呢?”

    “胜败无妨,君上得偿心愿才最重要。”蓝衣小童微微躬身,恭敬道。

    “赢的自是君上。”红衣小童却奉承一句。

    蓝衣小童面露不悦,递给红衣小童一个“闭嘴”的眼神。蓝衣小童跟在风懿身边的日子久了,而红衣小童却是新来的,觉得蓝衣是怕他争宠。

    风懿淡淡哦了一声,唇角轻扬:“为何呢?金羽可是羽族数十万年难得一见的修行奇才,本君却是一个足足用了六十万年,才堪堪与他比肩的庸才。”

    不顾蓝衣小童的制止,红衣小童继续道:“君上岂是庸才?您以水虺之身修炼至应龙,扬名岂在四宿内?”

    蓝衣小童最终放弃了制止,勾了勾唇,一副你就继续作死吧。

    风懿的笑意渐渐浓了起来:“不错,论名声,本君的名声的确比他更响亮。”

    “那可不是么。”红衣小童奉承的起劲儿,“我们这些小精怪,自小听着您的事迹长大……”

    “是么?”

    “自然……”

    “蓝衣。”风懿不等红衣小童说完,他徐徐道,“本君以后不想在看到他,任何地方。”

    “遵命。”蓝衣小童垂头应是。

    风懿飞走半响,红衣小童还回不过神来,瑟瑟发抖:“我……我说错了什么了?君上明明很开心,为何说变就变?”

    蓝衣小童看着他的目光渐渐发冷,杀气四起。

    他们这位海王君上,最介意旁人提他的出身,可偏偏却成了四宿草根励志帝,出身和经历被一遍遍的拿来传扬。

    水虺,六十万年,这些世人敬慕有加的励志故事,在他的眼睛里,统统都是耻辱。

    ……

    风懿这一段插曲过后,山崖上安静下来。

    人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简小楼先看了看夜游,又看了看金羽,转身去捡被拿来挡枪的阴阳挪移镜。

    仔细检查镜子是否有所损坏,万幸,只是镜面背后被钩子打出一道弧形划痕。

    素和上前抢了回来,塞进袖笼内,朝她挤了挤眼睛:“刚才谢了,我欠一个人情。”

    简小楼指正他:“你欠我一条命。”

    “风懿的个性阴晴不定,不知还不会回来,此地不安全,二葫,随本座回去。”金羽对简小楼招了招手,同时解除掉夜游身上的囚龙锁。

    锁链掉在地上,金羽并没有收回去,没看到似的,带着简小楼飞走,“小白龙,你也一起来。”

    夜游掌心一沉,将锁链抓在手中,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静。

    素和走上去问:“你在想什么?一脸严肃。”

    “想了许多。”夜游淡淡笑了笑,收起锁链追着金羽飞去。

    他三千年的道行,在这些活成精的大人物面前,不值一提。

    他想逆命,要走的路还有很远,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 一怪长百年寿命,我直接杀崩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