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持续了不知多久。[$$.mhtxs.]彼此的目光都很平静,并没有什么默契和交流存在,只是最原始最简单的互视,然而那些嘈杂的声音,仿佛都被隔绝在外。

    最后简小楼错开视线,夜游则同时微微垂下眼帘。

    “你们还敢回来!”凤起一看到素和,眼睛瞬间就红了。

    正准备站起身抄家伙,简小楼冷声制止:“你忘了尊主说过什么了,敢站起来扒了你的皮。”

    凤起暴躁道:“二葫,你脑子没病吧,现在是什么情况……”

    简小楼一手托着腮,不疾不徐的打断他:“我只记得尊主说过,即使天塌下来,只要没有他老人家的命令,你们不能起身……当然,眼下尊主不在,你们随时可以起来闹,我反正一定会告状就是了。”

    已处于半起身状态的凤落只能又苦哈哈的跪下了,同时拽了拽凤起,劝他不要冲动:“二葫说的对,师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可不会管咱们有什么原因。”

    凤起只能咬牙继续跪着,有些生气的看向简小楼:“你这臭丫头,胳膊肘竟然往外拐,忘记几千年来是谁给你浇水除虫了!”

    简小楼用整张脸写了一个字:囧。

    守卫们见两位少主都不吭声,也就不管了,再说他们这些小虾米,管也管不住。素和落了地,化了人形抱臂笑道:“哎呦喂,两位爷,行这么大礼,小的可承受不起!”

    “瞧瞧你干的好事!”凤起怒气冲冲,指着结界外那些被金羽法力困住的火羽鸟,“师父正在四处寻你,你竟还敢回来!”

    “着什么急,瞧你们那点出息,我就是闲来无事和你们开个玩笑而已,如今正是回来善后的。”

    素和嬉皮笑脸的咧咧嘴,祭出之前装着火羽鸟的布袋子,口中念念有词,将袋子扔了出去。袋子口张开,依稀可见一个星光漩涡,放佛有一股吸力,火羽鸟们成群结队的钻进布袋子里,一只都不剩。

    之前看不清晰,如今是个人都明白,这袋子是个宝物。

    “又是从哪儿偷来的?”凤起眯了眯眼睛。

    “要你管。”素和嘴也贫,同他争锋相对相互数落起来。

    这边简小楼站着没事,夜游不吭声,她挺尴尬,又觉得自己窝囊,做不成情人也没必要装陌生人,买卖不成仁义在,扭扭捏捏的像什么话,于是主动传音道:“你把二葫还给金羽有一百种办法,为什么要亲自来还?”

    夜游也没瞒她,撩了撩身上的锁链:“为了身上的囚龙锁,拿回去对付敖青。”

    简小楼眨了眨眼:“敖青?你们玄心界的界主敖青?怎么,你觉得天海洞庙太小,容不下你这条六爪天龙,准备干掉敖青,夺了他界主之位?”

    “界主之位没那么好夺的。”夜游难得展颜,露出一副“你太看得起我了”的表情,两人并肩看崖,却始终保持着一人的距离,“敖青趁我不在,抢了我山洞,阿猊险些死在他手里,这个仇我得报。”

    “阿猊?”

    简小楼听他提起阿猊,终于注意到在他身后的少年。少年原本垂着头,听见简小楼叫他的名字,才抬头回应了一个眼神,扯开唇角笑了笑,“小简简。”

    简小楼怔了怔,她记忆中的阿猊,是个低矮的男童模样,梳着一个冲天辫,两个猴屁股一样的红脸蛋。(.mhtxs. )如今站在眼前的少年,已经超出自己半个头,形销骨立,双眼凹陷。

    极为陌生,同时又充满熟悉感,她在心魔幻境中见到过。

    简小楼有些讷讷然,在此之前,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阿猊,为何会早早出现在幻境里,心魔幻境还有预知功能

    “许久不见了,小简简。”

    阿猊似乎迟疑了下,才展开双臂想要像从前一样给她一个拥抱。

    简小楼不是第一次和他拥抱,并没有抗拒,但两人刚刚有所接触,一股由心而来的颤栗感逼的她天灵发凉,猛地将他推开,浑身狠狠打了个寒颤。

    阿猊愣在原地,有些紧张:“小简简你怎么了?”

    夜游见她脸色突变,目光中透出关切:“小楼,阿猊吸收了魔火,如今为半魔体,你也知道,魔火克制业火,你体内有凤凰内丹。莫说你,素和接近他都不舒服。”

    随后嘱咐阿猊,“乖,你先去一边。”

    阿猊动了动唇,露出委屈的表情:“是的洞主。”

    “没事的。”简小楼见他垂着头真要走,伸手想要拉住他,却像触碰到高压电一样心神俱颤,再也说不出让他留下的话。

    阿猊灰溜溜的走远了些,回头看了简小楼一眼,目光中原本就很淡的情绪,变的更加淡薄了。

    简小楼过意不去,觉得自己伤害了阿猊幼小的心灵,讪讪传音道:“夜游,我怎么突然有种负罪感啊。”

    夜游也看了看阿猊,回头道:“不关你的事,阿猊想要成蛟,必须入魔。魔化以后性格改变是正常的,再加上之前险些被敖青虐杀,他的个性变得愈加难以捉摸,所以我必须杀了敖青,断了他心魔。”

    “原来如此。”简小楼若有所思,“那你跑就跑了,还回来做什么?”

    “你觉得我回来做什么?”夜游反问一句。

    简小楼看着远方山坳里郁郁葱葱的丛林,道:“因为知道我在这里,还被异人佛尊给逮个正着,担心我吧。”

    夜游沉默了会,恩了一声:“你说得对,是这样的。”

    简小楼叹气:“既然做了选择,就该义无反顾,你这样可不行。”

    夜游默默笑了笑,偏过头,认真看着她的侧脸:“若是我说,从我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至今日,没有一刻不后悔,你信不信?”

    “信,为何不信。”简小楼依旧留给他一个侧脸,“不过请你坚持住,后悔也不要动摇。和我在一起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妙妙,厉剑昭,战天翔……我不希望哪天听到你的噩耗。”

    夜游下半句要说的话,生生卡在喉咙里。

    他的确一直都在后悔,时间这条杀人不见血的刀,一直在他头顶悬着,他们可以相处的时光已经少之又少,他却还将这一切变得更加糟糕。

    那日也是被海牙子给说的心灰意冷了。

    站在因果的这一端,日后他不死在囚龙山,赤霄将不再是记忆中的赤霄,简小楼不会出现。他死在囚龙山,简小楼途径埋骨之地,拿走他的骨片,这个轮回将再次开启。

    这是一个轮回无解之题,无解之题啊……

    夜游一生任性,什么都可以任性,只在这一件事上,他不敢任性。

    倘若他的人生一眼看到头了,也就是两万年的岁月,死了一了百了,小楼往后人生或许还很漫长,背负着这样的轮回,于她而言,该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他当时狠心与她了断,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

    但之后,他又心有不甘。

    简小楼突然道:“夜游,有件事情我想不通。”

    “什么?”

    “我之前在我的心魔幻境里看到你了。两次。”

    “我成了你的心魔?”

    “不是,你听我说。”回忆起来,简小楼有些啼笑皆非,“第一次是在你送我水花的孤峰,好像是很多年之后的你,与现在判若两人,成了玄心界的界主,还做了海王应龙的徒弟。”

    夜游原本有些忧郁的眼瞳,瞬间聚起了一簇微光,追问道:“然后?”

    “然后?”简小楼回想他和素和的传音,却没什么印象了,便撇开不提,“第二次吧,是你和素和坐在一起下棋,比起第一次,似乎更久远一些,你二人因为金羽的事情发生争执,素和想要杀死金羽,却每每被你阻拦。”

    “你是说,我阻拦素和杀金羽?”

    “是的,素和说金羽再次恢复到二十阶的修为,他打不过,唯有使阴招,你却不许他使阴招,因为金羽拿你……”拿他当女婿,对他多加照拂这些话,简小楼没有说出口。

    “金羽再次二十阶了?”

    夜游听她说着,几乎可以确定她看到的并非什么心魔幻境,而是未来真实会发生的事情。

    夜游有些茫茫然,金羽原本二十阶,被小楼捅了一剑,又被他毁了疗伤的聚灵树,修为跌回十九阶,而小楼体内的凤凰内丹是十八瓣红莲,因此原主是只十九阶的业火凤凰。

    他一直以为,日后与自己同归于尽在赤霄的业火凤凰九成九是金羽,可金羽在未来的两万多年内恢复到了二十阶,如此一来,这个推论被否定了。

    业火凤凰这一族,还有谁是十九阶?

    夜游微微有些头疼,问道:“小楼,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如何看到的?”

    第一次是心魔狱中,第二次是莫名其妙就看到了,简小楼也很不理解,便将两次入幻境的情形向他详细说了一遍。

    夜游注意到,两次进入预示未来的幻境,似乎都和一只叫做念溟的鬼修有关系。

    不容他深想,又听简小楼道:“我也是服气了,心魔幻境里的阿猊我为何能够提前预知啊……”

    夜游不知该怎样解释,简小楼的目光已经逼了过来,目光幽深冷冽,“夜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总觉得眼前有一团看不穿的雾,你们都在雾外,唯有我一人身在雾中。”

    “我和你一样,也是在雾中。”夜游说的是实话,用云山雾罩来形容他如今的感觉一点都不为过,现在的他,要揣测自己日后干了些什么,确实有些难度,“那个念溟,是个鬼修?”

    “是的,很厉害的一个鬼修。”简小楼想起念溟击杀凶煞时的冷厉,频频蹙眉,“被大葫炼化了五千年,仍旧活的十分硬朗。”

    夜游又不说话了。

    那厢素和同凤落比拼起法宝来,凤落显摆自己的本命法宝如意七宝袋,素和则甩着手里收了火鸟的布袋子,不屑道:“你的如意七宝袋可收法宝,我的如意八宝袋可收几万只杀人鸟,你说谁更厉害?”

    正说着,手里的布袋子突然飞了起来。

    素和心下一悚,伸手没抓到,一看是被上空骤然现身的金羽给抢了,胸口突突直跳,他敢在暗中和金羽对着干,明面上可不敢,硬着头皮行礼:“尊主。”

    金羽凉凉睇他一个眼神,随后目光在夜游身上扫过,夜游微微欠了欠身,算是向他行了礼,最后金羽的目光落在两个徒弟身上:“有客人到,你们两个跪在那里做什么,嫌丢人丢的不够?”

    凤起和凤落又被劈头一顿骂,心里窝火,连忙就要站起来。

    金羽又训斥道:“跪都跪了,还起来做什么,继续跪着吧!”

    素和暗暗偷笑,也暗自庆幸,当初金羽收徒时,他父亲也将他送了来,金羽说他毫无血性,给送了回去,他还为此失望了一阵儿。

    如今看来,幸好当初没有成为金羽的徒弟。

    “素和,本座训斥徒弟,你笑什么?你的胆子,如今可是愈发大了!”

    “晚辈知错!”素和连忙正色。

    金羽看着是在训斥,却并没有发怒的迹象,提了提手里的袋子:“不过,本座的确有些好奇,你是如何抓到那么多杀人鸟的?”

    即使是他,也需得耗费一番功夫,素和是不可能办到的。

    素和却在暗中瞥了夜游一眼,见到夜游点了点头,才嘻嘻笑道,“尊主说笑呢,晚辈哪有那个本事,全靠袋子里的法宝。”

    金羽一早知道这袋子有古怪,轻松解开袋口的封印,从里面摸出一面铜镜来。

    简小楼看到那面铜镜,怔住。

    “阴阳挪移镜?”金羽微微愣,眼帘稍垂,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原来如此。”

    “是啊,阴阳挪移镜。”

    素和见金羽并不打算追究自己的模样,轻轻松了口气。

    渣龙说的不错,金羽这家伙吃硬不吃软,除了他的二葫,就喜欢有种的人,越有种越有血性他越是喜欢,“您手里这一面是阳镜,另一面阴镜被我放在西宿杀人鸟的巢**内,镜子上涂了杀人鸟最喜欢的松香,吸引它们从阴镜飞入,然后从我手里这面阳镜飞出来,方才又通过阳镜,回到它们巢**中了。”

    “夜游,你那面阴阳挪移镜不是只能在西宿内,小距离传送么?这次怎么可以从西宿传来南宿这么远?”简小楼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她这次来,正是为了探寻阴阳挪移镜的使用方法,救她和厉剑昭三人出水火。

    “之前那是我从鼠族抢来的小挪移镜,二等法宝。”夜游低声道,“这是我和……这是素和他自己抢回来的大挪移镜,属于一等法宝,传送的距离自然大了些,而且没有次数限制。”

    “那我这面挪移镜,你瞧瞧是个几等法宝。”

    说着,简小楼想从意识海里将那面吸走念溟的铜镜取出来,驱使了半响,毫无动静,她自窥意识海,吃了一惊,“咦,怎么不见了?”

    来之前明明检查过意识海,铜镜明明就在意识海里,怎么不见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