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一路走回静室,金羽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mhtxs. ]

    如此下去可不妙,简小楼果断从葫芦里跳出来,先发制人:“尊主,异人伯伯为什么看不见我?”

    自然的,金羽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说话,简小楼又道,“是不是因为神木藤毁了,葫芦也快死了,所以我……”

    “确实有这个可能。”这话又戳到金羽的痛处了,有些逃避的不愿再多想,虽然疑惑甚重,顾虑到二葫的情绪,暂且抛诸脑后,放软声音安慰道,“他是否看得见你,有什么重要的,本座看的见就行了。”

    “可是……”

    “好了,咱们不提此事了。”金羽微微展颜,凤目里却凝结着一道道冰碴子,“你尚未告知本座,关于那条小白龙……”

    他这幅要去吃人的神情,简小楼看着都冷的直打哆嗦,暗暗揣测夜游这段日子一定吃了不少苦头。但一想起金羽是替自己出头,胸腔立刻又被温暖充斥着。

    金羽待她真是如亲生女儿一般宠溺,当然,在他的认知中二葫确实是亲生女儿一样的存在。

    可惜啊,这只是一场难以解释的误会。

    “夜游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要回来的。”既然夜游一个字也没说,那么简小楼就开始胡说,“起初,我是想用仅剩下的生命去陪伴他的,渐渐的,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自私,几十年以后我死去,他岂不是更难过……”

    金羽稍稍怔了怔,心头一阵酸软。

    枉他活到这把岁数,修炼到这般境界,除了自己的命,谁的命他都留不住。

    “您想一想,他若当真做了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怎会亲自前来,且不为自己辩解几句呢?”简小楼巴拉巴拉说了一通,最后大着胆子上前,双手箍住他的右手臂,轻轻摇了摇,“尊主,您放了他吧?”

    “恩。”

    金羽从她脸上的确看不出什么委屈的神情,沉眸静静思考了片刻,传音出去,“凤起,凤落,你们两个立即去一趟火牢,将夜游给本座带过来。”

    立刻有声音传回来:“徒儿领命。”

    简小楼微微拧了拧眉:“尊主,放他走就行了,不必带回来了吧?”

    金羽默不作声。

    他才不在乎夜游日后会不会伤心难过,他只要他的二葫活在这世上的每一日都是快乐圆满的。更何况今日所有痛苦的根源,皆是夜游一手造成,他伤心难过根本就是活该。

    *

    金羽的行宫位于望仙山北侧山脉上,但火牢并不在望仙山,而是望仙山南侧的天火山内。

    凤起和凤落出了望山山,两人并排乘着一辆辇车状的法车,前行二十几只火羽鸟拉车,不疾不徐的向天火山飞去。

    凤起刚被金羽臭骂一顿,送异人佛尊离开时又被异人臭骂一顿,整只鹏直到现在还有些恍恍惚惚:“阿落,你不要因为怕挨骂就骗我啊,告诉大哥,你是真的看不到吗?”

    凤落已经回答了一百遍,叹着气摊着手道:“我是真的看不到啊,我的亲大哥!”

    “那我怎么看到了啊?”

    “我不知道啊。”

    “可我之前真的看不到啊。”

    “我知道啊。”

    “现在我怎么又能看到了啊?

    “我不知道啊。”

    翻来覆去的问,覆去翻来的答,凤落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先前他们还担心师父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如今看来,凤起似乎比师父病的还重。

    法车抵达天火山火牢上行后,并不着急降落,而是绕着山峰盘旋了一圈。

    火羽鸟发出清脆悦耳的啼鸣声,拖着斑斓的长尾,洒下漫天似雨点般跳跃的荧光,远远望去,宛如天降祥瑞。[.mhtxs. ]火牢洞门立刻奔出一群人来,按资排辈的跪在洞外空地上。

    在不间断的恭迎声中,法车徐徐下落。

    凤起暂时收起痴呆的表情,摆出一副高冷范儿,和凤落一起飞下法车:“那条白龙情况如何了?”

    牢头正准备回话,一道黑影冒出来,乃是凤起安排在火牢的暗卫:“启禀主人,一直被锁着,并无任何异常。”

    “并无任何异常?没人来救他?”

    “没有。”

    凤起和凤落面面相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两人和夜游接触的不算多,却和素和极为熟悉。三只鸟自小长在南宿,年岁差不了太多,修为又相近,时常被拿来比较。素和身为业火凤凰,血统高出他们一大截,但兄弟俩有个牛逼师父,彼此半斤八两。

    从前素和惯会夹着尾巴做人,见着他们兄弟俩能避就避,彼此间只存在一些小摩擦,并没有真正的过节。可这几十年光景,素和像是变了一个人,锐利的如同一把刀,随时都能捅死人。

    偏偏师父还说这是业火凤凰固有的血性,素和这是起性了。

    两人却以为,分明是被夜游给教出来的。

    这一龙一凤向来秤不离砣,夜游被困,素和一定会出现,因此两人在火牢内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素和上钩。

    牢头小心翼翼的询问:“需要属下将他带出来么?”

    “不必了,此乃一等凶犯。”凤起摇头,和凤落一前一后进到洞内,顺着逼仄的甬道向下方走去,呜呜风声不绝于耳。

    不及尽头,侧边的牢房内,正有一条三丈长手臂粗的伏龙锁链缠绕着一条盘龙。

    凤起闪身进入牢房内部,以他们的修为来说,房门禁制形同虚设,但只要有这佛族法器伏龙锁,再高贵的龙族,也不得不低下他昂起的头。

    凤起掐了个诀,锁链发出一叠声响动,逐渐缩小。

    禁锢的力量减弱,夜游化了人形,依旧是松垮垮的素色衣袍,被细小的金色锁链勒出几道褶皱。他活动一下僵硬的手腕,金瞳一抬,探一眼凤起和凤落:“做什么?”

    凤落背着手,站在烙铁般通红的栅栏外也是服了:“阶下之囚,竟还如此悠然自得,夜游,你是真不怕死?”

    说句认怂的话,比起在放逐领域内洗劫他的素和,凤落更怵夜游。小龙崽子九阶的修为,竟敢单枪匹马毁了他师父的聚灵树,而他呢,平时不小心碰掉一片叶子都得被师父骂一年。

    “那走吧。”夜游示意他们打开牢门,修为被缚,无法像他们一样穿门而过。

    凤起使了个眼色,牢头立刻取出法石开启禁制。

    夜游跟在两人身后向外走去。

    他们之间无话可说,直到即将走出火牢洞口时,凤起终于绷不住了,传音给夜游:“小白龙,我问你个事儿。”

    “你说。”

    “你可以看到二葫?”

    夜游蹙了蹙眉:“什么意思?”

    对于夜游看得见二葫,凤起是确定的,他继续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她的?是一直都能看到,还是从前看不到,有朝一日突然‘咣’一下就看到了?”

    夜游眨了眨眼睛,什么是“咣”一下?

    理顺他话中含义,反问道:“怎么,你从前看不到?”

    凤起不知怎么会和夜游聊上的,他实在是被此事给搞神经了,明明一片好心,结果闹的自己在师父和异人佛尊面前两头不是人。

    “是啊,我从前一直看不到,还以为师父神智出了问题,跑去异人佛尊那里央求了许久,才请动他出山。异人佛尊都已经确定二葫是师父的心魔了,只等着我和凤起作证,我……我居然‘咣’一下又能看到了!”

    夜游心里咯噔一声:“你看到的二葫什么模样?”

    凤起道:“大眼睛,鹅蛋脸,挺漂亮的,只是面相有些稚嫩……”

    夜游从他的描述中确定了是简小楼,平静的眼波中现出一丝涟漪,随后,这涟漪有汹涌之势,被他收敛心神强压下来。

    看来是小楼向金羽解释了一些事情,金羽才会召他过去。

    思索着走出火牢,随凤起凤落上了法车。

    火羽鸟啼鸣开路,翩翩然拖着法车折返望仙山。

    行至半途,已经安静拉车的火羽鸟突然又啼鸣起来,不再是婉转悠扬,一个个扯着嗓子嚎叫如野兽。

    法车左右颠簸,凤起霍然起身,大骂那些火羽鸟:“你们干什么,想造反吗!”

    咔咔咔……

    束缚火羽鸟的绳索纷纷崩断,二十几只火羽鸟猩红着双眼,掉头冲向凤起和凤落。

    两人心头一惊。在羽族之中,火羽鸟的速度仅次于凤凰和鹏鸟,出了名的凶残彪悍,他们以火羽鸟拉车,自有炫耀的意味。

    但明明已被驯服的火羽鸟,何以忽然发了狂?

    “必定是素和搞鬼!”凤起磨着后牙槽,抓起夜游一跃而出,“阿落,我守住他,你全力将这些火羽灭杀,莫给素和可乘之机!”

    “明白!”凤落释放真火,在周身凝结成一个光罩,同时祭出一柄孔雀扇,飞身迎上火羽鸟群,手起扇落,一只只火羽鸟爆体而亡,干净利索。

    虚空有气流波动了下,素和冒了出来。

    红发高高束起,锦缎长袍外套着一身锃亮的晶甲,手持一柄火焰刀,微微上撩的凤目一弯:“不错,你小子长进了嘛!”

    凤落挑着眉道:“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们兄弟俩了!”

    凤起冷冷道:“和他废什么话,敢劫师父的犯人,今儿就是杀了他咱们也是占着理的!”

    同时传音叮嘱风落,“小心他的真元刀,切莫大意。”

    “呵呵,怕什么?”

    凤落面露不屑,抿唇轻笑。只见他微微抬起手臂,孔雀扇逸出道道绿光,凝结出一个绣着孔雀开屏的锦囊丝袋,“臭不要脸的,尝尝我的如意七宝袋!”

    素和的眼睛倏然一亮:“娘娘腔,你炼成本命法宝啦?”

    如意七宝袋是孔雀族的本命法宝,专收各种法宝,可谓是法宝的天敌。

    只是宝袋所收法宝的等级,还得看宝袋的等级。

    低级宝袋,自然收不了高级法宝。

    “可惜老子今日没空陪你玩。”素和有些惋惜的砸了咂嘴,寻思着何时得将他的如意七宝袋给抢了。忍住蠢蠢欲动的心思,从储物戒中抽出一个小布袋,小布袋变成大布袋,他施法抹去袋子的禁制,袋子里呼啦啦飞出一群火羽鸟……

    一群又一群……

    铺天盖地,足足得有数万只……

    提着如意七宝袋,凤落惊了:这这这,这是把火羽鸟巢给抄了吗!

    凤起也惊了一跳:他他他,他是如何做到的?!

    “阿落,快跑!”凤起回过神之后大喊道。

    火羽鸟最是抱团,凤落刚杀了二十几只火羽鸟,身上还沾着血,正是被攻击的对象!

    此时此刻,凤起哪里还顾得上夜游,化身金翅大鹏抓起凤落就跑,屁股后面跟着红压压的火羽鸟。

    方向:望仙山。

    目的:求师父出手相救。

    两人的心情:师父这次是打断我们的腿,还是拔了我们的毛?

    没有法力的夜游直嗖嗖向下掉,素和则化了凤凰接住他,一溜烟飞出两千里远,落在一处山谷里。

    “洞主洞主洞主!”阿猊立刻飞扑过去,抱住他家洞主哇呜哇呜哭了起来,“您受苦了!”

    “苦什么苦,人族有句话,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素和以人形落地,扯了扯夜游身上金灿灿的锁链,拧着眉头道,“这就是金羽的伏龙锁?瞧着很一般啊。”

    夜游凉飕飕的睇他一眼:“要不你来试试?”

    素和嘿嘿一笑:“你确定有用就行。”

    “伏龙锁是当年外界域一些猎龙者专为龙族打造的,无论蛟龙、三爪龙、五爪龙还是我这种六爪龙,除却应龙之外,都可以禁锢住肉身与神魂。”

    夜游想了想,说道,“根据星域全书里的记载,伏龙锁共有两条,一长一短,金羽手中这条是小伏龙锁,还有一条大伏龙锁,在我们海王手里。”

    他亲自来送二葫,又一言不发,正是为了取这伏龙锁回去对付敖青。

    敖青是谁?夜游任职的天海洞,隶属于玄心界,敖青正是玄心界的界主。修为比夜游高出一大截,之前来寻过夜游麻烦,却伤的比夜游还要重。

    他倒是想大动干戈,铲平了天海洞,但他畏惧秋水潭下的海牙子。

    二十多年前,夜游和素和前往赤霄,敖青伤势痊愈之后再次前来寻麻烦,却扑了个空。又听闻海牙子中了一个什么咒,远走星域寻找破解之法,心中大喜,遂以擅离职守等一大堆理由,以他父亲敖枭的权势,逼迫龙王撤了夜游的天海洞主。

    随后派了自己的手下、一条五爪真龙过去占了夜游的地盘。

    这段日子里,阿猊一直躲在海牙子的水晶宫,有一次冒头被抓住,被新任洞主吊起来狠狠虐打一顿,若非海牙子的大侍女及时出手,没准儿就被虐杀致死。

    夜游从赤霄回来看到自己的洞府被占,也是稀罕的不行。

    从来都是他抢别人的洞府,如今竟有人抢到他头上,实在有些意思。

    他倒不生气,地盘原本就是你抢来我抢去。

    天海洞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既被撤了职位,再寻处山清水秀的洞府就是了。

    何况先前的赤霄之旅,夜游心情沮丧,并不想理会这些小事。

    然而,却在得知阿猊险些死在这位新洞主手中以后,夜游的态度瞬间转变,攥着三叉龙戟冷着脸杀回天海洞。

    敖青之所以扔了一条真龙过来,正是为了激怒夜游下杀手,龙族禁止自相残杀,尤其五爪真龙是受《西宿海律》严格保护的,如此一来,敖青便有理由兴兵诛杀他。

    夜游自海牙子的《小星域全书》里读过无数本书,却独独没有读过什么律法,这种“上位者”制定的规矩若是能约束住他,他夜游绝对长不成今天的夜游。

    因此应对敖青的报复,夜游想到一个一了百了的好办法——干掉他。

    境界差距之下,没有十足的把握,唯有“借用”伏龙锁。

    是“借”,成功后他会还回来的。

    金羽将他又关又锁,闹的人尽皆知,回头也连累不到金羽身上去。

    “走吧,去苍梧山。”素和再度化为凤凰,这是他们商议好的,三万里外的苍梧山有位法宝大师,夜游手中的三叉龙戟就是出自他之手。

    这伏龙锁须得靠他帮忙取下来,参悟其中法门,才能拿来使用。

    作者有话要说:  睡觉去(~﹃~)~zz

    解释一下,一般我说的“晚上”统统是指过了十二点之后,第二天六点之前啊小天使们~~~

    ...

    ...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 神豪从垃圾回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