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为了从金羽手中取来伏龙锁,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妥当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夜游摇了摇头:“形势有变,先不去苍梧山找宝师开启伏龙锁了。[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

    素和提了口气,环顾四周:“不是吧,我这一路小心谨慎,出了什么事情?”

    “不是你的问题。”

    夜游原本不想说,思前想后,认为还是说实话较好,“小楼不知遇到了什么难解之题,从二葫里回来了,眼下正在金羽的行宫内,听凤起话中之意,异人佛尊似乎盯上她了,我怕她会应付不来。”

    听见“小楼”两个字,素和立刻就同“麻烦”挂上了钩:“有什么好应付的,有危险的话,她再从二葫离开不就行了。”

    传送回十多万年后的世界,金羽也好,异人也罢,谁能奈何得了她?

    她一个自由穿梭时空的人,谁又能拦得住她?

    “你忘记了,金羽也是二葫的主人,他同样可以进入葫芦内部,小楼能有他的速度快?”夜游寻思着。

    按照海牙子的推断,二葫内部的传送阵只能是后世向前世传送,这意味着小楼可以来四宿,但金羽无法前往赤霄。然而二葫不是立刻传送,内部还有一处很大的静止界域,小楼再飞回自己的世界之前,是躲不过金羽追捕的。

    夜游扯了扯身上的锁链,火花闪动,“阿猊,你先在此地等候,素和送我回去。”

    阿猊一听这话,蹲在地上死死抱住他的腿:“不要!阿猊不要再和洞主分开了!”

    素和张了张口,本想说些什么,转而言道:“渣龙你就说你贱不贱吧,既然还要回去,方才你就不要随我回来啊,驮着你飞来飞去,你以为很轻松吗?”

    左手在阿猊头上抚了抚,夜游看向素和:“之前距离金羽行宫太近,我怕连累你……”

    素和打断他:“哦,现在送你回去,就不怕连累我了?”

    “那会儿忘记我法力被禁锢了,还以为可以自己回去,”夜游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脑子么,总有不够用的时候,坐牢坐久了,担待点吧你。”

    “你不是坐牢坐久了脑子不够用,你是一碰上简小楼,脑袋就空了。”

    素和呵呵挖苦了两声,驮着他折返望仙山。

    *

    望仙山,金羽行宫内。

    凤起和凤落奉命前往火牢之后,简小楼有些想走,可是金羽将二葫给收起来了,不知是不是起了什么疑心,何况夜游还在他手上,她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金羽同她闲话了几句家常,见她一直心不在焉,揣测她八成是在想夜游。真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心中莫名积聚了一些郁气。

    兀自去案前坐下,案台上一摞书简堆叠摆放,他取过最上面的一册,平铺在面前。

    这书简有些像战国时期的简牍,上面纂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简小楼双手支撑着案台,觑了几眼:“尊主,这些鬼画符是什么东西?”

    金羽眼皮儿跳了跳:“这是佛经,我们羽族的文字。”

    原来是鸟语。如今人族的文化已经渗透进了各个领域,简小楼估摸着还用鸟语看佛经的,也就只有金羽了。

    说起来佛经,她不禁想起第二重佛心狱。

    金羽好歹也是佛族凤凰,虽为战将,佛理也是应该懂的吧,半吊子如素和,还能大段大段的说佛偈饿呢。不如向他请教一下?可是锤炼心境的佛心狱,向高人请教真的好吗?

    简小楼觉得自己完全是多虑了,她的佛心狱怎么看都是烧脑多过锻心,何况她学识浅薄,向佛家大能请教请教,也是修行的一种。

    “尊主,我问您件事儿。”

    “你说。”金羽看向她。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是一只小狐狸……”简小楼将第二重佛心狱当成梦境讲了一遍,“我试过各种方式,重来了好几遍,但无论是狐狸死,还是人类死,统统都是错的。(.mhtxs. )”

    金羽听她说完,微微蹙了蹙眉:“本座以为,你将真假分的过于清楚了。”

    简小楼不太明白:“分清真假不好么?您且看对立的两边,一边是我的朋友,一边是我的亲人,难道不是在考验我分辨真假的心态么?若不是一直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梦境,我恐怕早就崩溃了。”

    “然后诸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往往没有界限……”见她一脸茫然,金羽摇摇头,照顾到她的理解能力,左思右想之后,问道,“你觉得你眼下身在真实之中,还是梦境之中?”

    简小楼觉得这问题挺逗:“当然是真实的。”

    话音一落,随着金羽一拂袖,周围场景出现斑驳光影,一层层脱落,两人置身于一处虚空中:“如今呢?”

    简小楼眨眨眼:“这只是术法伪装出来的。”

    “那么现在呢?”

    金羽又是一拂袖,两人再次回到静室,但室内还有一个金羽和简小楼,一个在书案后坐着,一个在书案前站着。

    简小楼瞳孔紧缩,看着另一个“简小楼”正在询问:“尊主,这些鬼画符是什么东西?”

    而另一个“金羽”回答:“这是我们羽族的文字,佛经。”

    俨然是已经发生过的场景,并非法术创造出的假象,她微微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些许惊讶,些许茫然:“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金羽揉了揉她的头顶,满眼的慈爱,只是口吻依旧充满威严:“事到如今,你还分得清楚真假么?”他指着另一个“简小楼”,“你若为真,那‘她’莫非是假的?”

    简小楼只觉得荒诞不羁:“尊主,你带着我穿越时空了?”

    金羽微怔:“穿越时空?”

    简小楼解释:“就是穿梭时光,从未来回到过去。”

    金羽摇摇头,掐了个诀,一切恢复正常,方才一切宛如做了一场梦:“那是本座的记忆空间碎片。”

    记忆空间碎片?

    简小楼头一次听说,甚为新鲜,“那是什么,我只听过残念……”

    好似囚龙山白龙留下的鳞片,里面有他将死时的残影,需要以极强的法力,将特定影像封存进某个特定容器内才可以。

    “当然有。”见她颇有兴致的模样,金羽稍稍迟疑了片刻,微微抿唇笑道,“来,本座带你去瞧一瞧。”

    瞧一瞧?进入他的记忆空间内?那是外人随便能去的地方么?

    简小楼正准备拒绝,奈何金羽的行动力惊人,一眨眼的功夫,周遭已经换了一副场景――一个原本有些黑漆漆的圆形世界里,漂浮着无数微微发出蓝光的气泡,每个气泡内部,都藏有一块儿不规则的玻璃状碎片,碎片如荧幕一般,显映着各式各样的影像,基本都有金羽,各个时期的金羽。

    这里便是金羽的记忆空间?

    如同监控室,密密麻麻的显示屏,看的简小楼花了眼。

    “尊主,这些都是你的记忆碎片?”她讶然道,“我的意识海里为何没有这些?”

    “凝练记忆,复制场景,需要修炼一种古老的功法。”金羽的视线在各个气泡上流连,最后定在其中一个上,薄薄叹了口气。

    指尖一点,简小楼随他进入那枚气泡内。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面前一株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正是他的聚灵树,树干上盘踞着一条手臂粗的神木藤,挂着一红一绿一黑三个葫芦。

    而记忆碎片中的“金羽”,正在教训顶撞他的小葫。

    场景的真实感令简小楼惊叹,连树叶上的锯齿都清晰可见,这门功法可比任何摄影机都要神奇。

    金羽在一旁默默观看自己的记忆,眼眸里流露出一抹凄凉和孤寂:“本座活的太久,经历过太多人和事,看着那些人和事从‘现在’成为‘当年’,成为‘回忆’……所以才修了这门功法。”

    双眸暗了暗,简小楼攀住金羽的手臂道:“尊主,您还有我。”

    金羽心神一荡,莫名一股暖意淌过心头,温热的手掌覆住她的小手:“乖宝贝,还好你还在……”

    可惜啊,也留不住几年了。因此每次二葫露面的时候,他总要将有关她的记忆好好保存住,无论消耗多少修为,尽量还原到最真实的状态,每一个鲜活的表情都不放过。

    尽管心头五味杂陈,简小楼还是强迫自己露出撒娇的笑容:“不介意的话,尊主带我去瞧瞧别的吧。”

    金羽带着她退出这枚记忆碎片,询问道:“你想看什么?”

    简小楼笑道:“比如看看您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的英姿呀!”

    金羽微微拧了拧眉:“这个应该没有,你若想看,日后本座保存下来。”

    视线在记忆碎片中巡睃,她狐疑道:“记忆碎片还需要主动保存的么?”

    她还以为是自动存档,没想到还得手动。

    “不需要主动,一旦心绪动荡,一些感受颇深的记忆自然而然就会被复制进来,只是这些记忆碎片的载体得之不易,皆是以自身精气炼制出来的,数量不多。”金羽站在浩瀚的记忆海中,颇为感概,“譬如这里的碎片,至少有本座两万年的法力。”

    简小楼微微张了张嘴,原本还想求问一下开辟记忆空间的法门,闲来无事修一修这古老而神奇的法术,日后老了当做电影回顾一下,听金羽如此一说,顿时熄灭了心头蠢蠢欲动的火苗。

    这些承载记忆的碎片,说白了就是摄影机的胶片,却比胶片值钱多了,就连活了二十几万年的金羽,都不能随心所欲的储存记忆碎片,时不时得清空一些。

    沉默中,金羽的眼神忽然犀利起来:“那两个蠢货,又惹事!”

    简小楼还没反应过来“那两个蠢货”是谁,已被金羽带出了他的记忆空间。

    被他携着飞出行宫,落在一处悬崖上。

    放眼一望,但见一只体型庞大的金翅鹏鸟背后,尾随着一片红压压的鸟,火红火红的毛色,几乎染红了天幕。这些红色鸟生有尖长的喙,锯齿钩子状,爪子也是异常锋利,像根根锋利的刺刀。

    是凤起和凤落,这两人不是奉命去火牢把夜游带回来么,怎么没瞧见夜游的影子,却跑去捅了鸟巢?

    “好多火、火羽鸟……”行宫守卫各个目瞪口呆,火羽鸟被人族称为食人鸟,其凶残程度连羽族自己都怕,三百只六阶食人鸟,能将一只十阶羽族吃的毛都不剩,这竟足足数万只!

    哪怕凤起凤落十一阶的修为,又有神兽血统,被追上也得被啃掉几根骨头。

    守卫们有些腿软,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直到瞧见金羽飞落在眼前,一个个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是又咽回肚子里去了。

    凤起奋力扑翅疾飞,连说话的闲功夫都没有,站在他背上的凤落嗷嗷直叫唤:“师父!师父救命啊!”

    愠怒中的金羽,脸色沉的吓人,动也不动,大有一种看着他们怎么死的架势。

    浑身扑簌簌掉毛的大鹏鸟瞧着惨兮兮的,不过简小楼知道这两兄弟和素和向来不对盘,还暗中挤兑过夜游,因此看着他们倒霉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老老实实站在金羽身后,心里明白以金羽这护犊子的性格,必定不会看着他们出事。

    果不其然,等到铺天盖地的杀人鸟即将攻入行宫领域时,简小楼只觉得有道微风拂面,身前已经空了,抬起头,入眼一只遮天蔽日的火凤凰。

    随着一声尖锐的嘶鸣声,气波如海浪般向杀人鸟涌去。

    行宫守卫们纷纷抱头蹲下,耳朵流出鲜血,有的则直接被震慑的化了妖形,简小楼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一点感觉都没有,估计之前那道微风,是金羽给自己施展了保护法术。

    那些火羽鸟被凤唳声震慑住,发出错杂的嘶鸣声,纷纷向后退去。

    大鹏鸟也被震的头晕眼花,左摇右晃着飞进行宫结界,摔落在地上后化了人形,吐了几口血,立刻和凤起一起跪下,不敢抬头。

    金羽困住那些火羽鸟之后落地,凤落急慌慌道:“师父,您怎么不将它们赶走,反而还困……”

    凤落赶紧用眼神制止他继续问下去:你是不是傻?!火羽鸟的巢**在西宿妖国,远离巢**之后就会癫狂,赶它们走,整个南宿都得遭殃!

    凤落赶紧闭嘴,他的脑筋一直没有凤落转的快。

    金羽目光冰冷,瞪着两个徒弟:“那条小白龙呢?!”

    凤起连忙告状:“师父,我们将夜游带来的路上,素和暗中埋伏,放出这些火羽鸟来袭击我们,劫走了夜游!”

    “这些杀人鸟都是素和放出来的?”金羽的眸色越来越冷,简小楼蹙了蹙眉,不过听闻夜游被劫走了,不用和他尴尬见面,也是挺不错的,“你们两个联手,才抓了二十几只杀人鸟来拉车,还落了一身伤,他一个十二阶,哪里来的能耐深入巢**,抓来几万只杀人鸟偷袭你?”

    “徒儿如何知道……”凤起也想不明白,但在他意识里,素和神通广大的堪比他师父。

    金羽冷冷看向凤落:“凤起说的可是真话?”

    凤落点头如捣蒜:“真的真的真的!”

    “他们往哪个方向飞了?”

    “……”

    两人的脸一个比一个糗,只顾着逃命,谁注意素和飞去了哪里。

    金羽拂袖冷哼一声,等回头看向简小楼时,锐利的目光又柔和起来:“乖宝贝,你乖乖待在结界内,本座这就去抓他们回来。”

    简小楼想说别啊别啊,但素和这篓子捅的有点大,这些杀人鸟不知是用什么法子抓来的,还得让他原样送回去才行。

    于是点点头:“是的尊主。”

    金羽这一走,凤起和凤落面面相觑着就想站起来,空中一道声音炸雷似的压下来:“老实跪着!不经本座准允,即使天塌下来也不准起身,否则本座扒了你们的皮!”

    “噗通!”两个人再次惶惶然的跪倒在地。

    简小楼看的出,他们是真心畏惧金羽。

    事实上第一次在葫芦里见到金羽时,那张严肃的冰块脸,和他浑身透出的肃杀,她也是怕的要命。但自从金羽将她当做二葫之后,反差简直惊呆了她。

    如今在她心目中,金羽早已不再是那个令人高山仰止的神话,而是一个极度疼爱女儿,有些念旧,又有些孤单的老人家。

    简小楼想起那些在他记忆空间内看到的记忆碎片。修真界,人人抢机缘,夺造化,不断攀登极限,无非是追求更长的寿命,可漫长生命究竟得承受多少孤单和寂寥,经历多少生离与死别。

    最后能够爬上巅峰的,七情六欲或许早被消磨光了,不是仙也成了仙。

    她忽然又想起,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夜游,眼睛里的沧桑,怎么和金羽这么像呢。

    “二葫?”凤起突然喊了她一声。

    “干嘛?”简小楼收回思绪,看向他。

    凤起跪着打量她,又询问凤落:“你还是看不到?”

    凤落心道怎么又来了,正想说看不到,简小楼突然出手给了他一掌。凤落只觉得心口挨了一记,吓一跳,本能的想要站起来防御,想起师父的警告硬生生压制住,双手交叉挡在胸前:“是谁偷袭我?!”

    接着他睁大双眼,死死盯住简小楼:“我……我看到了!”

    他和凤起交换个几个眼神,不知在讨论些什么。

    简小楼笑了笑,半蹲下身子道:“凤起,我问你个事情。”

    “你、你说。”凤起面对着简小楼总觉得怵的慌。

    “你们鹏鸟一族,有没有失踪人口啊,失踪十万年以上的那种?”简小楼念念不忘藏宝地里那只被敲碎骨头的金翅大鹏,如今凤起能够看到自己,必定同那只鹏鸟有关。

    否则无法解释,之前凤起看不到自己,如今蓦地又能看到了是什么情况。

    凤起被她问的发愣,凤落抢答:“鹏鸟一代就这么一只,每一代都是寿终正寝的,莫说朝上数十万年,数二十万年也没有失踪的。”

    “没有?”

    简小楼凝眉思索,越想越觉得奇怪,赤霄天变里那些大神们的来历,各项证据都指向了四宿。死在囚龙山的白龙留了封信给夜游,可夜游根本不认识他,素和也说他们业火凤凰一族,十万年内并没有十九阶的凤凰失踪,如今还牵扯上这只金翅大鹏。

    正琢磨着,突听一声呵斥:“何人擅闯尊主行宫!”

    简小楼扭过头,瞧见一只半大的凤凰正绕过火羽鸟群,从一侧钻进行宫防护罩。凤凰背上,夜游盘膝盘膝而坐,烈风吹的长发四散,那双灿金的眼瞳,同她的视线撞个正着。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