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听简小楼讲完山洞里发生的事情,夜游疑惑不解,他是亲眼看着素和放了一千六棱星晶进去的,怎么一眨眼变成了毒?

    不对,不是一眨眼,这中间相隔了将近十三万年的时间。<strong>.mhtxs.</strong>

    直到此时夜游仍旧有些不太习惯,总会忘记时间差的问题。

    他传音给素和,将事情简短说了一遍,问道:“星晶放置久了会变成毒?”

    “当然不会!”

    “那星晶怎么成了毒?”

    “你问我我问谁?”

    素和这黑锅背的实在冤枉,收了伞想进船舱和简小楼理论理论。自己出了钱不落好不说,还被怀疑成凶手,天理何在啊。

    不过……

    盒子里的毒听上去很像是溶了凤凰胆汁的毒,搞不好还真是他放进去的:“渣龙,你换个角度想一想,倘若盒子里装的不是毒,那条蛇妖不会中毒,小楼不就死定了?”

    夜游渐渐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我们下次再去赤霄,得把盒子里的星晶给换成毒?”

    “好像是。”

    “我该如何解释?”

    “当然是实话实说。”素和其实挺不理解,平时干脆利索的家伙,这次怎么拖泥带水,“你说你瞒着她有什么意思,惹出一堆的麻烦。”

    “实话实说……说她在囚龙山见到的龙骨是我的,那封信也是我写给自己的。在她的世界里,我其实已经死去十万年了……”

    夜游的眼睛暗了暗,刚知道那会儿,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打击”。

    若是小楼对他无意,说也就说了,正是明白她的心意,才更加不敢说。

    不过眼下夜游倒是想通了,既然已经提前预知了结局,就一定要想办法改变结局。

    他的命,不是谁想拿走就能轻易拿走的。

    若是金羽注定会杀了他,那他就先下手为强杀了金羽。

    “小楼,毒的事情同素和无关。”夜游在心里默默组织了下语言,说道,“是时间上出现了偏差,起初素和放进盒子内的的确是星晶,从你口中知悉明修将会出现,我们才会换成了毒。”

    “什么意思?”简小楼听的云山雾罩,不过她终于吃了一颗定心丸,确定素和并不是要杀她,也就放心了。

    所以说他们其实一直都在第九重林,而且就在她身边。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有些匪夷所思。”夜游决定和盘托出,“我去往的赤霄,和你所在赤霄其实……”

    话说半茬,他腰间的六星骨片飞了起来,在两人中间飘来荡去。

    “是海牙子,终于有消息了。”

    夜游指尖在骨片上一点,就听见海牙子的声音透了出来,携着一丝疲惫:“小夜游,找我找的如此着急,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眼前光芒忽闪,一道水幕出现在眼前,海牙子的影像浮现在水幕上。

    简小楼愣了愣:“传讯铃还能这么玩儿?”

    夜游点头:“修为高的确实可以这么玩儿。”

    简小楼嗬了一声,修为这东西果然是个硬头货,能把对讲机一秒变视频。

    不过这条美男鱼的精神状态瞧着不太好,眼圈发黑,蔫蔫坐在椅子上。

    她问:“前辈受伤了?”

    “被雷劈了而已。”海牙子有气无力。

    “你在水底怎么被雷劈?”夜游的眉梢紧紧蹙起,心道敖枭那雷龙是不是又去天海洞寻他麻烦。若是连海牙子都受了伤,也不知阿猊情况如何。

    “我不在秋水潭。”海牙子伸出手,掌心上蕴起一团光,光中浮现出一排排细细密密的字,“看好了,这是魂印戒咒的炼制法门。”

    法门不长,简小楼看了几遍就全记住:“您破解了戒咒?”

    海牙子摇头:“我只是参悟了炼制法门,破解的法子尚未领会,魂印戒咒果然够毒,尤其是杀戒,修为越高惩罚越重……”

    夜游沉默片刻,露出吃惊的神色:“你不会是耗损修为炼制了一枚出来,然后自己给自己下了咒吧?”

    海牙子奇怪:“怎么,有什么不可以?赤霄那些高僧毕生修为也不过三五千年,于我而言并不算什么损耗。何况我不中咒,如何破咒?”

    简小楼震惊的看向海牙子,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见识到。

    这戒咒他们避之不及,海牙子竟然自己给自己下咒?

    “前辈,那没必要自己亲自来吧,可以拿我做实验啊。”

    “还是自我试验最直观。”

    简小楼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精神和神农尝百草有一拼。

    放在现代社会,绝对是名优秀的科学家。

    “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我亲自试过才知道,凭这咒的威力,没个几千几万年,我肯定是破不了的。尤其是色戒,我寻思着更难……”

    海牙子感受了下说谎和开荤,惩罚不会随着次数累加,对于他而言只是小意思。杀戒就不同了,他去捕杀了大量羽妖,感受过僵硬、石化、雷劈,惩罚一次比一次严重。

    但‘色戒’,他连个实验对象都没有。

    相貌虽然年轻,海牙子这岁数在海族仅次于海王应龙,史诗级老太爷。

    让他一把年纪再去谈场恋爱,这本身比诅咒还要恐怖。

    “难易都无妨,眼下并不重要。”恰好简小楼也在,夜游道,“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想要询问你。”

    “你说。”

    “我……

    夜游这话又只是起了个头,飞梭陡然一阵颠簸,浮在半空的六星骨片掉落下来,水幕影像也随之一起消失。

    夜游收回骨片,和简小楼一起走出舱内去到甲板。

    原来飞梭撞进了一处岛屿结界。

    结界将暴风雨阻隔在外,岛上聚集着上万修士,每一个都是黑斗篷遮掩身形修为,扎堆儿凑在一起。

    简小楼的神识探不了那么远:“他们在做什么?”

    “似乎在拍卖什么东西。”每个界域都有自己的习惯,素和也摸不准,看向七绝。

    “他们是在赌石。”七绝解释。

    简小楼所知道的赌石,是赌翡翠。刚被开采出来的时候,翡翠被一层风化皮包裹着,得切割以后才能知道质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

    因此从古至今一直被人竞拍作赌。

    在赌石的道路上,有的倾家荡产,有的则一夜暴富。

    不过翡翠这种东西,在修真界真心不算个啥,区区一块儿下品灵石可以买来一打极品,根本没有为此开黑市作赌的必要。

    素和倒是头一回听说:“赌什么石?”

    七绝反问:“赌七棱以上的星晶,你们四宿没有么?”

    一听七棱星晶,素和一对儿红眸烧了起来,星晶除了是星域世界的货币单位,也为修炼提供必须的灵气。

    三至六棱常见,七至十棱乃是极品。

    素和如今十二阶,正好需要七棱星晶。他手中不过两块儿而已,若非重伤都不舍得用。

    “不知怎么个赌法?”

    “在太真界,七棱以上星晶禁止流通,所有矿脉都集中在几个大宗门手中,但总有黑市可以拿到原石。”七绝说着,又摇摇头,“不过星晶原石从外观上长的都差不多,黑市放出来的原石,五十块中顶多只有一块存在高品质,其余皆是六棱以下,因此购买者完全是凭运气。”

    简小楼琢磨道:“你们修为那么高,还感应不到原石内的星晶品质?”

    “凭我十二阶的修为,最多只能感受到四棱星晶的灵气。”素和伸出四根手指比划比划,“七棱以上,得十九阶以上的修为才有可能感应到,还未必准。”

    “所以黑市赌石,不允许渡劫中期以上修士参与。”七绝补充。

    “修为高果然走哪里都饿不死。”简小楼道。

    “你真会说实话。”素和笑道,“在四宿,南宿佛修界是最富裕的,佛修不杀不抢却富得流油,就是因为他们修为高,可以勘探高阶矿脉,从而得到高品质星晶。再通过消耗星晶提升修为,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简小楼微微蹙眉:“佛宗苦修,还需要消耗星晶?”

    南灵洲山脉众多,但都被保护起来,从来也没开采过,佛宗弟子苦修成才,练气境界的弟子想吃饭还得自己种菜,或者前往婆娑城化缘。

    至于丹药、灵石、符箓,一概被佛宗摒弃。

    因此简小楼修着地藏经,却是个彻头彻尾的伪佛修。

    吃丹药,用符箓,不修佛心,不念佛经,不理会佛宗任何规矩。

    太真是道修世界,七绝也有些不解:“佛者四大皆空,淡泊名利,怎么还聚敛财富?”

    一直保持安静的夜游淡淡说道:“敛财者不一定爱财。”

    就比如他,对财富资源半分也不在意,却也将赚钱这事儿提上了日程。

    自己把素和当成口袋没什么,总不能拖家带口全指望素和。

    “渣龙你终于上道了一回。”素和眨了下左眼,清清嗓子道,“尽管我不想承认,但金羽在佛缘法会上被东宿修道修刁难时,有句话回的特别漂亮,说佛者必须经过苦修入禅,本身即是着相,道修可以修剑修宝修丹,佛者自然也可以穷修苦修富修,禅心禅心,在于心,而不在于外物。”

    简小楼附和着恩了一声,此话她师父也曾说过。

    如今,素和距离佛族凤凰的道路越来越远,但毕竟是受着熏陶长大的,讲起佛宗头头是道:“纵观四宿周围各个霸主级的修真界,只有四宿的佛族越来越最强。正是因为异人佛尊和金羽这两个佛宗领头人物抛弃了苦修,在资源的帮助下修为精进速度尤其快。同时因为资源丰富,二十几万年以来,拜入佛宗的弟子人数众多。”

    简小楼不赞同:“弟子多,不代表佛道强盛。难保一些心术不正之人,只是为了资源才入佛门。”

    七绝听出一些门道:“是会出现良莠不齐的情况,不过因为基数大,总会出现一些好苗子。在佛道的熏陶上,未必不出大能。”

    “那和被逼着……”

    简小楼想说这和被逼着差不多。

    转念一想她师父就是被强迫的,最终一朝顿悟,成为一名苦修佛。

    而她的便宜老爹金羽,走上了富修的康庄大道,也没见因此而堕落,同样一身正气。

    可见苦修和富修都只是一种手段。

    简小楼禁不住思索起来,如今南灵洲在中央天域四洲中,除了比邪修遍地走的西仙洲强一些,在北仙和东仙面前弱势极为明显。

    首先是北仙,仅仅一个天道宗,两个化神,十几个元婴。

    其次是东仙,如今也是两个化神,元婴无数,四大家族几乎掌握了整个中央大陆的经济命脉。

    南灵洲在修士的水平上,除却她师父以外,没一个上得了台面。

    在资源上,更是一个大写的“穷逼”。

    “素和,我们停在这里做什么?”眼看即将进入一等仙城,夜游还等着去建立传送阵。

    “金梭撞击结界时出了点儿故障,正在自我修复。”素和心里生出计较,“闲着也是闲着,咱们下去瞧瞧赌石吧?”

    夜游一口回绝:“不去。”

    “谁问你意见了,你这天运基本是逢赌必输。”素和重点看向简小楼,目光中带着一丝希冀,“怎样,咱俩一起去看看?”

    “行吧。”

    从未见过修真界赌石,简小楼想去开开眼,等她和夜游分道扬镳,下次再来星域大世界,说不定就是几千年后了。

    七绝从储物戒中摸出两套黑衣:“斗篷借给你们。”

    “你除了修剑,是不是还兼职卖杂货?”素和啧啧道,“一个剑修,随便拿出来三把伞,如今又随手两套斗篷,也不知戒子里是不是还装着油盐酱醋茶?”

    七绝面无表情:“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简小楼接过斗篷也有些感慨,顶着一张和楚封尘一模一样的脸,头脑和性格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七绝又取出一套自己披上:“算了,我陪你们走一趟吧。”

    三人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每隔十几步便竖着一个木桩,木桩上摆放着玉盘,西瓜大的乌黑原石安静的躺在玉盘里。修士们在每一块儿原石前驻足,凝眉思索,反复研究。

    靠运气的同时,这其中也是有些诀窍的。

    “又一块儿七棱星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喧哗。

    “这是什么运气。”

    “第五块了吧?”

    “花费三千多六棱,拿到四块儿七棱,一块儿八棱。啧啧,赚大了。”

    简小楼凑上前看,那位“好运气”的修士自黑商手中接过星晶,收进戒子内准备离开。

    有修士劝他:“道友鸿运当头,何不继续?”

    那人头也不回:“囊中羞涩,待下次吧。”

    素和低声道:“聪明人。”

    七绝也道:“聪明人。”

    简小楼明白他们的意思。此人赚的这些星晶,算是给黑市开了个好彩头,黑商尚且可以容忍,可若一直赢下去,小命恐怕难保。

    有赢就有输,四百块儿六棱采买一块原石,有修士连开二十几次,一块儿七棱星晶也没见着,输的惨不忍睹,当场闹了起来,直接就被几个人暴揍一顿撵走了。

    一个浑厚的声音压了下来:“再不守规矩,杀无赦!”

    七绝拧起眉头:“有渡劫初期的修士在,看来背后商家逃不开那几个顶级宗门。”

    素和一愣:“不会恰好是天武剑宗吧?”

    七绝眼眸闪过煞气:“还真有可能,天武剑宗手中也是有矿脉的,道修联盟禁止高等星晶外流,他们背着联盟开黑市,也不是一次两次。”

    一名修士见他们一直围着一块儿原石,忙不迭道:“两位看上了这一块?我也觉着这块儿与众不同,肯定能出好货。”

    “你觉着好你买。”

    素和睨了那“托”一眼,传音给简小楼,“你可感应到了什么?”

    简小楼一怔:“我?”

    “你的凤凰内丹十九阶,渡劫圆满修为,应该可以感受到七棱星晶的灵气。”素和和她商量,“试试看,赔了全算我的,赢了咱俩平分。”

    “能行吗?”

    “试试看呗。”

    简小楼尝试催动红莲,其实高品质星晶对她而言没什么用处,给她一半她也带不走。

    “那行,我试试看。”

    她伸手探在一块原石上,掌心氤氲出红光,感受不到什么气息。于是换了一块,仍旧死气沉沉,一连换了十几块,终于有些异样的感受:“这一块吧。”

    素和立刻出钱买下,许多修士围了上来。

    打开一瞧,是块儿五棱星晶。

    四百六棱星晶就这么没了,简小楼讪讪道:“还要继续吗?”

    素和豪气干云:“继续!”

    简小楼又在原石中挑了一块,素和毫不犹豫的出手买下,打开还是五棱星晶。

    “还要继续?”

    “继续!”

    一连开了九块,统统都是五棱。

    已经引来不少修士围观,他们瞧不见简小楼,只在那里嘲笑素和人傻钱多。

    简小楼扯扯素和的袖子:“再继续你就破产了!”

    素和拍拍她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当是练手,这机会难得,继续继续!”

    简小楼压力山大,手心直冒冷汗,素和现在完全是赌徒心态,万一真破产了她岂不是成了帮凶?她集中魂念力将红莲的力量汇聚于掌心,一点点渗透进原石里的纹理之中……

    “试试这块。”

    素和二话不说买了下来,打开,终于见到第一块儿七棱。

    简小楼松了口气,摸着窍门之后,开十块儿能见着五块七棱星晶。

    再高的八棱星晶她是窥探不出来的,但素和砸进去的本钱已经悉数捞回,即使分给简小楼一半,仍是大赚特赚了的。

    七绝忧心忡忡:“见好就收吧,周围已经杀气腾腾,当心有命赚没命带出去。

    天上掉馅饼,素和舍不得:“怕什么,天武剑宗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他既不怕,简小楼继续感应。

    “这一块儿。”

    “买它。”

    “这两块都买了吧。”

    “……”

    就这么顺着木桩一路走下去,从一开始一半的几率,最后十有七八会中。

    素和此番赚了个盆满钵满,三百多块儿七棱星晶收入囊中,本想再接再厉,可一转头瞧见简小楼周身灵气溃散,看来虚耗过渡,立刻收了心。

    “七绝,咱们准备跑了。”

    *

    夜游独自在飞梭上和海牙子聊天。

    他倚着船舷站着,讲诉此行的遭遇:“是不是不可思议?”

    “这种事情并非第一次发生。”海牙子默默听完,并没有露出惊诧的表情,“时间与时间,空间与空间之间,是存在裂隙的。这裂隙化为时光兽,每隔几万年就会现身一次,出来溜达个二三十年,时常造成一些错乱,或许恰好被你给赶上了。不过等它回归裂隙,一切都将恢复正常。”

    夜游金眸微闪,也就是说再等十几年,他将无法通过骨片和小楼取得联系了。

    水幕中,海牙子伸出手指了指他:“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夜游拢起眉,思忖道:“寻找我会死去的原因,提前解决。只要我不断修炼,提升修为,活个十几万年并非难事。”

    海牙子微微叹气,有些怜悯的意味儿:“小夜游,其实你不必去追查你的死因,只要你不再前往赤霄,这一切可以规避掉。然而有件事情你须得明白,你若不死,世间不会有简小楼此人存在,懂不懂?”

    夜游脊背一僵:“为何?”

    “你不死,赤霄将不再是你所知道的赤霄。不再有囚龙山,不再有龙骨,不再有人拿着你的骨片唤醒你……”

    “但我已经醒了。”

    “所以一切可以由你改变,毕竟你是作为最初的‘因’存在,这个‘因’一旦改变,‘果’自然会改变。你还是你,只是未来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你的意思是……我若不死,因果改变,小楼将会消失?”

    “她会投胎去往别处,展开另一段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夜游迷惘道:“倘若她不出现,那是何人将我唤醒的?”

    海牙子捏捏眉心:“你莫要指望我能解答,这是一个轮回无解之题。由于缘的存在,使‘因’生出不同的‘果’,‘果’又影响新的‘因’,此为“缘起”。倒过来说,缘若灭,又使一个轮回寂灭……”

    夜游已经彻底糊涂,懵怔着半响不知该说什么。

    “简而言之,你二人分别站在因果两端,要么你继续活着,她存在于你的记忆中。要么你死后她出现,你活在她的记忆中……”

    海牙子将语速放缓,以一种易懂的方式又徐徐解释了一遍,“总之你和她是没有结局的,趁早收心放手。今后过好你的日子,彻底中断这个轮回,她自有她的归处。”

    夜游逐渐领会他的意思,垂下头,摩挲着储物戒。

    所以今后他们的交集只剩下一个葫芦。

    偏偏他又手贱将金羽的聚灵树给毁了,如今葫芦只剩下四十年可活。

    四十年后,只余下生死不相见……

    影像断了很久,夜游仍旧失神的站在那里。

    “快走快走!”

    素和三人落在甲板上,素和心急火燎的操控金梭,宛如离弦之箭冲出岛屿结界。

    金梭背后跟了一长排修士,足有三十几人。

    七绝天素长剑在手,已经做好大杀一场的准备。

    简小楼不住回头:“快快快!”

    “小楼,你随我进来。”

    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切,夜游转身进了船舱。简小楼跟了进去,目视他从戒子中取出二葫,冷冷淡淡地道,“你之前不是说要回去,走吧。”

    简小楼扫一眼葫芦:“你还没解释清楚毒的事情。”

    “不是解释过了么,当时我们就在附近,看到明修出现所以隔空换成了毒。”夜游不等她询问,“总之我们没有害你的意思,你只需记得这一点即可。”

    简小楼不再细问:“好,我记下了。”

    她掐了个诀准备自二葫离开,听夜游道:“小楼,白龙那封信我不要了,你回去之后不想留就扔了吧。”

    简小楼怔了怔:“白龙前辈是你什么人,你不想知道了?”

    夜游平静道:“我孤儿出身,恣意惯了,亲人这个概念太过模糊,我不想被一些无谓的恩怨情仇绑住手脚。”

    “那好,我将信埋在赤霄那棵聚灵树下,你何时改变主意,自己去取。”

    “恩……等返回四宿,我会把二葫还给金羽。”

    “行。”

    “你……保重。”

    “你也保重。”

    简小楼第二次掐起诀,夜游突然抓住她的手。

    作为魂体状态,简小楼的手死人一般毫无温度,夜游的手却比她还要冰冷:“小楼,怪我没有本事,也没有勇气……今后,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可以与你携手并肩之人……很遗憾,那个人不是我……”

    “承你吉言。”

    该说的简小楼早已说过了,再没有别的废话,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

    第三次掐诀,身形一缩进入葫芦里。

    夜游恍惚中又去抓,却只抓到一缕灵息。

    夜游其实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不知自己做的对不对,他只是将心比心……就让她以为自己是个畏惧诅咒的懦夫,早一些死心,如此才能心安理得的忘记自己,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

    而囚龙山那具龙骨,只是与她毫不相干的一副骨骸……

    “总算甩掉他们了!”素和喘着气进来,瞧见夜游抱着葫芦独自站着,“小楼呢?”

    夜游沉默不语。

    素和走去他面前,从戒子里摸出一个星晶袋,绳子被他打了个结,挂在葫芦嘴上:“这是我们赌石赢来的七棱星晶,我答应分给小楼一半,她说她带不走,让我转交给你,说是谢谢你十年来的提点照顾……你龙生中的第一笔巨额财富,竟是个女人赚来的。你说,她是有多担心你今后会穷到饿死?”

    *

    简小楼顺着葫芦回到太息林地。

    睁着眼睛发了会呆,尔后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人生中第一场情缘就这么断了,她还没有矫情够,眨眼就被甩了。

    果然玛丽苏是种病,别人对自己有几分好感,她就自我膨胀的要上天了。

    如今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彻底将她给打醒过来。

    简小楼抹干净眼泪,不住嘲笑自己。醒醒吧,别再想着去依靠谁了。这个世道,一个在悬崖上走钢丝的人,不嫌弃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她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玉盒,将那封信放置入内。一咬牙,把脖子上的六星骨片也取了下来,一起装了进去,并给盒子设下三重封印。

    一个月后。

    怀幽穿透锁链结界进去采摘叶子时,顺手将玉盒给埋入聚灵树下。

    简小楼远远在一旁看着,脸上已经瞧不出什么情绪。

    吸收完大鹏灵魄,比从前长大一倍的三阶八哥鸟在她肩膀站着,两只眼睛直直盯着聚灵树。

    简小楼挽了挽袖口:“小黑,我最大的金手指已经没了。”

    小黑的脖子咕哝咕哝,吐出几个音节:“没关系……”

    “再看一眼你的树吧,等会儿就要离开了。不过你真的不记得你是谁了么?”

    小黑扁了扁眼睛:“不记得了。”

    简小楼摸摸它的脑袋:“忘就忘了吧,反正我们一直都是相依为命过日子。我发誓,从今后我会努力成长起来保护你,不过你也别闲着,也要努力成长起来保护我。”

    “好。”

    *

    人走了之后,焦二独自出现在聚灵树下,将简小楼埋进去的东西又给挖了出来。

    他解除封印打开玉盒,取出信笺。

    抽出神识探了进去,还是和从前一样被反弹回来。

    焦二面具下那张脸有些郁郁,十万年了,他已经等得非常不耐烦,是时候做点事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没有更新,这还是前几天写的一大半,又加了一小半改了改错字先发出来。

    往后几天估计更新也不会稳定,蠢作者身体吃不消,需要休养。

    之前姨妈推迟将近半个月,因为从来都有月经不调的毛病,推迟一两个月都是家常便饭,所以没在意,想着等超过二十天不来再去瞧瞧是不是怀二胎了。

    然而第十六天的时候,姨妈来了。

    一来八天没走,人快虚的站不住,就去医院看看怎么回事。

    结果不是来姨妈……

    好了,小月子也是月子,我去躺着了。/(tot)/~~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