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简小楼和厉剑昭从太息林地返回中央大陆,耗费了七年时间。(.llbiquge.com 乐乐 原本怀幽带着他们两个,速度还算快,中途怀幽不知收到什么讯息,丢下两人匆匆走了。

    大葫虽被神木藤汁液清洗,可消除天道宗印记不是一蹴而就的。怀幽警告简小楼,若是二十年内见不到他弟弟,一定会回来杀了她。

    厉剑昭只有区区金丹初境界,一个人渡东海都有些吃力,再带着简小楼和妙妙,每隔几天必须停下来休息,不然身体吃不消。

    远远地,终于看到大陆的影子——怎么像是东仙?

    简小楼抱着小黑站起身,脚下的毛笔没有箜篌舒服,一个平衡不住快要摔下去:“你怎么跑来东仙了?”

    厉剑昭蹙眉:“小爷是东仙人,不回来东仙要去哪里?”

    “你要回厉家?”

    “小爷是厉家人,当然回厉家。”

    简小楼上下打量他,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听:“厉家将你当条狗,白是非拿你定山脉,你有病吗还想着回去?”

    突然被人揭开疮疤,厉剑昭一瞬间变得凶神恶煞:“家族之所以放弃小爷,是因为我灵脉被毁,如今小爷修为能力更甚从前,必定会在族中东山再起!”

    简小楼搞不懂他的逻辑:“这样唯利是图、毫无亲情可言的家族,你大起大落一番,还不大彻大悟?”

    “你这种底层出身的小门小户懂什么!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规则?!”厉剑昭虚耗过度,脸色蜡黄,大声吼道,“什么狗屁亲情,你以为像我们这样的顶尖家族,真是以‘家’为核心存在的吗?这是一个实力说话的世界,有实力才能活在规则上层,才能拥有权势,获得享用不尽的资源,没实力被人踩在脚下那也是活该!”

    “你看的还真通透啊你,身怀浩然正气,你去灭魔书院还会缺少资源!”

    “拿穷酸儒和我厉家相提并论,你真有想法!”

    妙妙弱弱插了一句:“有话好好说……”

    这段日子总觉得厉剑昭变了不少,简小楼险些都忘记他原本是个人渣了。摆摆手道:“你爱怎样怎样,我才懒得管你。”

    厉剑昭不耐烦的指着港口:“你若想回南灵洲,上了岸自己回去,港口有前往南灵洲的商船!”

    简小楼将小黑装入兽囊,坐下来不吭声了。

    *

    厉剑昭方向感满分,位置把握的很准,抵达之地是距离天意城最近的港口。

    然而港口被结界封锁,才刚靠岸,数千只点了破法诀的箭矢齐刷刷瞄准他们。

    岸上一名身穿战甲的修士大喊:“来者何人!”

    “厉家的人!”厉剑昭从储物袋摸出令牌,虚空扔了过去。

    “可有天意盟发放的通行凭证?!”对方看过令牌仍不放行,“没有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

    “听说东仙规矩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呀。”妙妙低低说了一句,也不知是夸还是贬。

    厉剑昭和简小楼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土生土长的东仙人士,东仙规矩是多,还没有严苛到这种程度。

    纳闷之际,一名金丹修士从远处飞了来:“厉剑昭?”

    尔后像霍迎一样,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你竟然结丹了?!”

    “你是?”厉剑昭想了半天想不起此人是谁。[.mhtxs.]

    “咳咳,我是你十九叔,厉坤。”

    “哦,原来十九叔。”——完全不认识。

    厉家人丁兴旺,莫说旁系,直系子孙都有几百个。厉剑昭只认识上层一些重要人物,还有他失势后特意来踩他几脚的杂碎们,“出了何事,为何连海岸线都戒严?”

    “你有所不知,灭魔书院和盟主因为任卿被抓去定山脉一事,就赔偿问题谈不拢,西仙已经向咱们宣战了……”

    “赔偿?”

    “他们狮子大开口,半个东仙的资源都得赔进去。”

    厉坤一面讲述东仙如今的局势,一面在箭矢的瞄准之下接引他们进入港口,态度和蔼中带着些许恭维。

    厉坤也是金丹,但他已经四百多岁,和厉剑昭年少成名比不起。

    厉剑昭当年在厉家呼风唤雨时,厉坤连和他说句话的资格都没有,还曾被他冲撞过。后来他被废掉灵根沦为厉家弃卒,厉坤有一次见着也想踩两脚,又懒得同一个小辈计较,也就揭过去了。

    如今真是庆幸自己当年没有多事,不依靠家族供养三十几岁结成金丹,厉剑昭此番回来必定更胜从前,他得趁此良机拉近关系。

    厉剑昭听罢不屑一顾:“西仙连个化神都没有,一群穷酸儒,依小爷看也就是打打嘴炮。”

    简小楼快走几步,瞥他一眼:“你还真小瞧了西仙。”

    说起西仙绝对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四分儒修、三分道修、三分邪修,称得上是中央天域最乱的地方。儒道之争,邪邪之争,正邪之争,无休无止。然而一旦西仙和外界起了冲突,三方立刻团结一致拧成一股绳,枪口一致对外——想来也有获得资源均分的利益缘故。

    厉坤不住点头:“西仙疯起来,连实力最强的北仙都敢打。如今天道宗一闻道君前来调停,暂时稳住局面,还不知结果如何。”

    怎么哪哪都有天道宗,大白天的简小楼浑身冒冷汗:“一闻道君不是正在闭关么?”

    厉坤客客气气地道:“新近才出关,得知咱们与西仙局势紧张,立刻赶来的。”

    所以天道宗其实是世界警察?

    眼看着即将进入天意城,简小楼迈不动腿了。她身上还背着应之真的命案,实在不宜在天道宗眼皮子底下晃荡,只是现在全城戒严想要离开真不容易。

    思来想去,取出一块敛息纱覆在脸上,传音给厉剑昭和妙妙,不要泄露她的身份。

    几人进入天意城中,途径一家茶楼,楼上楼下人声鼎沸。

    “他们是在下注。”厉坤见厉剑昭多看了两眼,忙不迭解释道,“盟主为了应对与西仙之间的战事,同时也觉得有必要培养一支强有力的、适应战争的队伍,特在天意盟内成立点将堂,摆开点将台选拔成员,已经持续一年了……”

    “点将堂堂主是谁?”

    “堂主人选未定,要求甚多,出身三等世家以上,百岁以下的金丹修士,统共也没剩下几个了。百里世家弃权,因此人选必定是从咱们厉家和霍家、战家选出来……已经比过几场了,咱们厉家只剩下六公子厉元青,所以你回来的恰是时候……”

    厉元青……厉剑昭眯了眯眼睛,那个把南邻从他身边抢走,踩他踩的最重的贱人,居然也结丹了。

    厉坤察言观色,又补充一句:“族老们如今很是器重他呢。”

    厉剑昭冷冷嗤笑,继续健步如飞。

    厉坤笑了笑:“不过比起来点将堂堂主花落谁家,如今众人更感兴趣的,是战家下一任家主是谁。”

    “下一任战家主除了战天鸣还能是谁?”尽管厉剑昭非常讨厌战天鸣,但战家这一代中,也就属他是个人物。

    “你忘了他还有亲弟弟,之前砸了天碑,被盟主判罚进修罗天域的战天翔。”厉坤提醒道,“那位可是个狠角色,两兄弟现在闹得满城风雨,战家家主之位,看来要在点将台上产生了……”

    简小楼和厉剑昭听完之后俱是一怔,连妙妙都瞪圆了眼睛。

    厉剑昭知道战天翔逃狱的事情,也没有拆穿,惊诧道:“战天翔那个傻子是不是疯了?他结丹了?”

    “他比你还小几岁,战家可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后辈。咱们的族老们为此颇为伤神,幸亏如今你回来了……”厉坤点到即止。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简小楼停住脚步,传音:“厉剑昭,咱们就此别过。”

    厉剑昭头也不回:“告诉战天翔,点将台上小爷不会手下留情的。”

    没有回应他,简小楼拐弯进了一条胡同。

    她一离开厉坤立刻察觉,不动声色。

    好一会儿妙妙才发现人不见了,怔忪问道:“咦,姐姐呢?”

    厉剑昭偏头骂她:“你的反射弧敢不敢再长一点?”

    妙妙吐了吐舌头,猜测简小楼是去找战天翔了。越走越人越少,已经临近天意盟,进入四大家族的居住地范围。她小巧的鼻头耸动耸动,嗅到了同类的味道。

    神识放出去,窥探到另一条道上有两辆麒麟马车。

    马车后方拖着两个大铁笼子,每个笼子里关了十几个像她一样的小妖精,都被缚仙绳捆住双手,抱成一团可怜兮兮的。

    妙妙打了个寒颤,一迭声道:“恩公恩公!”

    厉剑昭修为比她高出两个大层次,早就看到了。这些小妖精全是要送去霍府给霍迎的,他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所以才特别恶心霍迎。

    妙妙揪住他的衣服:“恩公,救救她们吧!”

    厉剑昭下意识的顿了顿脚步。

    厉坤微微拧眉:“这里是禁区。”

    四大家族的居住地,禁武区。

    “恩公恩公……”

    “少啰嗦!”厉剑昭甩开她,烦躁不堪,“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车又一车的妖精送进去,小爷救了这一车,还有下一车,以后什么都不干了,天天坐在霍家后门口吗?”

    妙妙抱住他的手臂:“恩公您是个好人啊,遇不到的就算了,既然遇到了怎么能坐视不理呢,好像当初救下妙妙……”

    “要小爷说多少遍才能听懂?小爷从来没想过救你!”听见“好人”二字,厉剑昭无端端暴躁,他吃这么多的苦,拼死结丹,就是为了炼化浩然正气为己所用,不再受其牵制,“你有本事自己去救,没本事就给小爷闭嘴!”

    厉剑昭再次甩开她,冷着脸继续大步向前。

    妙妙没有追上来。

    厉剑昭犹豫着想要回头,但一直走到厉家大门口,始终控制住自己没有回头。

    他仰脸望向府邸匾额,黝黑的眼眸极为沉静。

    他终于回来了。

    以胜利者的姿态,那些欺辱过他的,欠了他的,他将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只是,他怎么一点儿都不觉得开心呢。

    *

    从小路抄去战家,简小楼总觉得有人在暗中跟踪她。

    这种感受是从和厉剑昭分开以后才有的,也不知究竟哪一路人马,希望不是天道宗。不敢停下脚步,一路闷头走,一直到战家后门才算是松了口气。

    后门四排十六个守卫,简小楼上前道:“烦劳通报一下你们二公子……”

    “果然是你。”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见过大公子。”一众守卫纷纷行礼。

    简小楼转过头,果然是许久未见的战天鸣。

    看来一路跟踪自己之人正是他,估计是先看到了厉剑昭,才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她身上。

    “随我进来。”

    “多谢。”

    简小楼随着战天鸣从后门入了战府,顺着游廊向东面走去。

    战天鸣在前一言不发,她跟在后面张了几次嘴,才问道:“战天翔是怎么一回事,我听说他当着天意盟主的面,众目睽睽之下邀你上点将台?究竟是和你抢点将堂堂主的位置,还是战家家主?”

    战天鸣倏然顿住脚步,稍稍侧目,目光冷的似冰冻过:“我正想问你,此事背后可有你的功劳?”

    “我之前去了太息林地,已有十来年不曾见过他了。”简小楼就怕战天鸣误会,澄清道,“这一点厉剑昭可以作证,霍迎也可以作证。”

    “当真同你没有关系?”战天鸣冷凝的眼底出现一丝裂隙,“不是你让他来和我抢的?”

    简小楼一摊手:“我有什么目的,当战家的家主夫人吗?抱歉,我对你弟弟真的一丁点儿意思都没有。而且你弟弟的个性你很了解,是那种为了女人说翻脸就翻脸的人?”

    “我现在真不了解。”战天鸣微微苦笑了一声,透着一股子无奈,“阿翔此次回来,同从前有些变化。我完全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是不是地魂跑出来了?”

    “父亲说不是……你若能问出什么原因,还请你告诉我……他若真想做家主,私下里同我说,我让给他就是了,为何非得邀我上点将台决一生死?”

    简小楼不会怀疑战天翔吃错药了,必定有事发生。

    战天鸣带着她七拐八拐,穿过一道拱门,进入一个小花园。

    走到这里,简小楼已经有些熟悉感。

    “进去吧。”战天鸣停在外面,又嘱咐一句,“你小心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只能这么短短的写了,为了不做一个风一吹就倒下的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 神豪从垃圾回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