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乌老将失去星光的六星骨片还给简小楼:“多谢多谢。[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

    简小楼试探着问:“您已得到飞升机缘了?”

    乌老喜不自禁:“仙人已为老朽指明方向。”

    “仙人……”简小楼微微一讷,忍不住想笑,看来先知族还是不够厉害,真以为赤霄之外是仙界呢。

    乌老按照“仙人”指示,前往炸掉的仙碑,掘地三尺,果然发现一个玉盒。

    他满面红光的宣布自己将要闭关,吩咐神木族设宴款待简小楼。

    神木族人不明所以,但对于大祭司的命令他们无条件服从,大祭司说她是尊贵的客人,那必然是尊贵的客人。

    毕竟要求神木族守护仙碑的也是大祭司。

    前脚还是阶下囚,后脚就成了座上宾,简小楼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厉剑昭跟着一起沾光,坐在席上满脸莫名:“你究竟给了那侏儒老头什么机缘?”

    简小楼摇摇头,心里同样好奇。

    可这宴席摆了两天两夜,没办法和夜游联系。

    厉剑昭没有刨根究底,在那些五颜六色的果子中挑挑拣拣,也挑不出一个想吃的。抬头瞧瞧围着聚灵树跳舞的神木族人,更是嫌弃的撇撇嘴。

    简小楼心不在焉,夜游他俩来过仙碑,知道自己在这里,应该快要找来了吧。

    每隔一会儿,神识就开始四处乱飘。

    没有感知到夜游的气息,倒是瞟见妖国那两位殿下被人引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位元婴妖修。

    明修徐徐上前向聂荇行礼。

    聂沧海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摔杯而起:“谁许你们进来的!”

    问的是明修,双眼却盯着聂荇。

    聂荇呵斥道:“他们在东海对你施以援手,你就是如此对待恩人的?”

    聂沧海正要说话,琉璃扯了扯他的袖子,摇头。

    聂银珠也狂使眼色:这么多客人在,给爹留点面子啊!

    聂沧海忍气坐下。

    明修和聂荇客套了两句,从袖笼中摸出一枚储物戒递上去:“聂族长,我们此次前来,乃是奉了家父之命,向您求取一样宝物。”

    聂荇司空见惯,毫不客气的接过储物戒。

    戒子里面装有大量来自中央天域的修炼资源。

    简小楼看着一众神木族人面色如常,心里明白以物换物大概是神木族的规矩,想来也是,他们一直被困在太息林地,不缺灵气,但总需要修炼资源。

    嫌弃明修说话太累赘,茂典直接道:“我们需要寿元果王。”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简小楼询问怀幽:“寿元果王是什么?”

    “寿元果这东西,每人只能吃一次,增加五十年寿元。神木族人的体质却不受限制,因为果树是他们的精血培育出来的,一直可以累加到千年。”

    对于活了上万年的怀幽来说,寿元果没有一点儿吸引力,声音冷冷淡淡,“这些寿元果树中偶尔会结出一颗变异果子,吃了可以增加五百年寿元,即使你从前吃过普通寿元果,也是没有妨碍的。”

    简小楼眼睛一亮堂,立刻想到只剩下七十年寿元的百里溪。

    不过以百里世家的财力,若是能够出钱买,不可能拿不到手。

    果然聂荇断然拒绝:“我们手中果王不多,以备不时之需,不会拿来交换。”

    他将储物戒退回去。

    出乎意料,明修收下了,又从袖筒中掏出一枚玉盒:“若是那些东西族长瞧不上,不知此物如何?”

    聂荇动也不动,只摇了摇头:“无论什么宝物我也不会交换,殿下还是请……”

    然而当明修将玉盒打开,聂荇双眸睁大,顿住话语。

    简小楼正坐在聂荇右手侧,一眼瞧见玉盒内的东西,竟是十枚六棱星晶和二十二枚五棱星晶。

    素和手指头缝里漏出一点都比这多的星晶,按照之前商陆所言,可是万金难买的机缘。

    她注意观察聂荇的神色,看他会不会动心。

    聂荇沉默了片刻,拧起眉梢:“如此多的棱石,莫非妖皇又去闯凤凰宫了?”

    明修微微颔首,悲叹道:“北国如今正值冰封期,火海势弱,此番大有收获。(.llbiquge.com 乐乐只是损失依旧十分惨重,连我父亲也中了些火毒,若不然便亲自前来了。”

    聂荇摸了摸那些星晶,思考了许久,凝眉问:“二殿下确定要换?”

    “确定……”

    看来星晶的影响力果然很大,简小楼连忙问:“聂族长,有星……有这些棱石就可以交换寿元果王么?如果是的话,我可不可以买?”

    明修和聂荇同时愕然。

    一名元婴妖修冷笑:“小丫头,说大话也得分一分场合,你知道这是什么宝物么?”

    为了得到这些棱石,他们妖族陨落多少大能?

    前任妖皇是唯一一个打开凤凰宫第一重门的,可惜一万年过去,至今还困在里面不知死活。

    他们妖国历任妖皇若非总醉心于开启凤凰宫,得到凤凰传承,又岂会被天道宗压着打?

    简小楼作出懵懂的模样:“我不知这是什么,但我师父送了一些给我,我愿意全部拿来交换。”

    那元婴又冷笑:“你师父……”

    厉剑昭插嘴:“少在那里狗眼看人低,她师父可是禅灵子!”

    一众妖修果然惊住,聂荇显然也是听过禅灵子名号的:“简姑娘小小年纪已经筑基中期,要寿元果王做什么?”

    简小楼不能把百里的事情说出来:“有个朋友天人五衰寿元折损,我想买回去送她。”

    聂荇露出为难之色:“但我族只有一颗……”

    聂银珠疑惑着眨眨眼,她怎么记得还有三颗?

    明修看向简小楼:“简姑娘,我家二叔在凤凰宫受了重伤,只余下不到三十年寿元,急需此物续命,不知可否相让?”

    三十年,百里溪是七十年,简小楼询问聂荇:“族长,下一颗寿元果什么时候会有?”

    “这可说不定,或者千年,或者百年。”

    也就是没谱咯,简小楼在心里盘算,百里说自己可以在七十年内结婴,这样寿元就会增加,但是她那身体万一再出什么问题?

    不过明修好歹帮过他们,尽管这些人心狠手辣不是什么好东西。

    聂荇适时来了一句:“既然两位都想要,那就依照赤霄的规矩,价高者得。”

    简小楼看了聂荇一眼,都有些怀疑寿元果王是不是真的只有一颗。

    明修当然也怀疑,但他不敢冒险,将聂荇之前退回的储物戒子递给简小楼:“简姑娘,你放弃与我们相争,这些归你。”

    简小楼摇头:“抱歉啊,我一样很需要这颗果子。”

    聂荇道:“那你出多少?”

    简小楼兜里没钱,在心里把素和供起来,硬着头皮道:“我出两倍。”

    事已至此,明修再掏出一个玉盒:“那我们也出两倍。”

    怕被聂荇刁难,自然不只带了这些。

    简小楼道:“我出三倍。”

    明修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

    简小楼感谢他在海上出手相救,但是一码归一码,为了家主这个坏人她是做定了。

    茂典原本对简小楼还是挺有好感的,如今却从心底生出一丝厌恶,怒声喝道:“是我们先开□□换的,你这半路抬价什么意思,当在参加拍卖会吗?还是不将我妖国放在眼里?!”

    厉剑昭一拍桌子:“买东西是拼财力,不是比谁嗓门大!”

    简小楼附和:“只要你们尚未成交,我便有出价的资格,这不是赤霄的规矩吗?”既然决定要争,也就豁出去了。

    聂荇一手背后默不作声,由得他们争吵。

    摆出一副谁出的价码高,寿元果王就归谁的架势。

    茂典咬牙:“我们出四倍!”

    简小楼立刻跟上:“我出五倍。”

    “即便是禅剑佛尊,手中真有这么多棱石?”明修提出了质疑,简小楼给出的价码,已经是他们此次从凤凰宫外得到棱石数目的一半了。

    “我既敢出价,自然是有。”简小楼没底气,只能挺直腰板。

    “简姑娘,聂族长。”明修向他们拱了拱手,斟酌道,“可否缓一缓,我们诚心求取果王,只是再高的价码,我需向父亲禀告一声,无法擅自做主。”

    聂荇无所谓,简小楼不想等。

    反正无论他出什么价码,自己一定要比他更高,哪怕以后砸锅卖铁给素和为奴为婢。

    却听怀幽说道:“答应他。”

    简小楼明白他的意思,正好趁机留下来。她并不想放出念溟那只恶鬼,但抹去大葫法源这件事也是她想做的。

    等抹去了法源,放不放人还是她说了算。

    简小楼点点头道:“那我等你询问,只是不要太久了。”

    “一个月即可。”

    “行。”

    明修离去时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还微微笑了笑。

    明明是在笑,却令简小楼毛骨悚然。

    她知道自己把他给得罪狠了。

    他心里大概后悔死了为什么会在海上出手相救。

    这事确实干的不光彩。

    比起百里,他二叔确实更需要寿元果王,但简小楼自私的选择忽视掉。在她心里,人和人存在等级,亲人是一等,朋友是二等,其他人都得为此让步。

    ****

    作为上宾,简小楼被安排进一个宽阔的树屋暂居。

    刚安顿下来聂沧海就找上了门。

    “聂兄有事?”简小楼请他入内,有些意外琉璃没有出现,这夫妻俩明明就是连体婴。

    “我……我有些事想要询问怀幽前辈。”聂沧海神色郁郁。

    简小楼曲起指节扣了扣箜篌:“前辈,找你的。”

    怀幽不耐烦道:“是想问我在林子里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聂沧海摇头:“晚辈相信是真的。”

    “那你还问什么?”

    “晚辈有一事不明,晚辈此前离家,是奉我父亲之命前去西海寻找灵族传人……”

    “你是说琉璃。”

    “恩,琉璃正是灵族一脉单传的圣女。因为九重林遭受破坏,聚灵树的灵气也已经耗损殆尽,我父亲希望我能够娶到她,今后留在神木族内……”

    简小楼一阵恶寒:“所以你是出于目的才娶她的?”

    聂沧海垂了垂眼眸:“起初接近她确实动机不纯,后来我是真心喜欢她,于是向她坦白了我的来意,没有丝毫隐瞒,她是自愿嫁给我的。”

    简小楼松了口气,还好。

    要不然这个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箜篌响起几个音符:“所以你想不明白,既然九重林是你们神木族自己破坏的,你父亲为何还要你娶个灵女回来修复?”

    聂沧海沉重的点头:“这不合逻辑。”

    “那我就不清楚了。”怀幽解释不了,“太息林地内除了聚灵树,或许还隐藏着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秘密?”聂沧海冥思苦想,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有个疑问。”简小楼在林子里就想问,“前辈,你说神木族破坏仙人设下的九重林,是为了离开太息林地,如今不是已经可以出去了……”

    “不能。”聂沧海手掌一摊,现出一颗亮晶晶的明珠,“先祖们世代生活在第九重林,生活在聚灵树周围,呼吸的都是最精纯的灵气。经年累月,体质渐渐发生了变化,对外界浊气几乎没有抵抗能力。唯有带着这颗珠子,才能去往外界,可这珠子只有一颗。”

    简小楼有些懂了,所以需要一点点打开九重林,让浊气逐渐渗透进来,先适应了……

    聂沧海没能从怀幽处解惑,失望离开。

    简小楼出去送他,然后偷跑到聚灵树旁边,拿出六星骨片在锁链上划拉了两下,划出星辉之后,没有听到任何音讯。

    “夜游?”

    一连喊了好几声。

    ――“我在。”

    简小楼听着声音有些不对,无精打采才睡醒一样,她就有些生气。

    自从来到太息林地,她就一直想着怎样去寻找他。

    神识始终留在外界搜索没有停止过。可他倒好,和素和像是来观光旅游,明知她人在仙碑,却连着两天不出现。

    太息林地统共这么大,用走的两天也能走到了。

    简小楼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色戒”是不是搞错了,夜游有一丁点儿喜欢她的样子吗?

    “你在哪里?是你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你?”

    ――“我……我先来东海底逛一逛。”

    “东海底?”

    简小楼怔了怔,顿时一种被戏弄的感觉袭上心头,忍不住发脾气,“夜游,你究竟来做什么的,信还要不要了?!”

    *

    夜游还在石碑底座坐着,两指捏着骨片,不知如何回答。

    素和起身走到他面前,传音:“渣龙,还是说实话吧,根本瞒不住的,早说晚说都得说。”

    ――“怎么不说话?当我很多时间陪着你玩游戏是不是?”

    “你有没有良心?”眼看夜游招架不住,素和接过话,“我们一路从四宿跑过来就为逗着你玩,我们是有多闲,还是你有多好玩,知不知道……”

    夜游凉飕飕瞥他一眼。

    素和只能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夜游缓了缓,说道:“小楼,其实我们两个伤势未愈,又遇到了一些波折,所以先躲藏了起来。”

    ――“是不是被树灵伤了?”

    夜游不清楚树灵是什么:“是。”

    ――“都说了九重林危险重重,不让你们乱跑。”顿了顿,“伤的重不重,为何还要躲起来?”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素和被她问的心烦,“多等几天你会死吗?”

    ――“好吧,是我急躁了,还不是因为……对了素和,我有件事求你。”

    “说。”

    ――“你能不能借我点儿星晶……”

    听她说完寿元果王的事情,素和拍了拍额头,无可奈何:“姑奶奶,星晶我有,但我给不了你啊。”

    ――“一个月你们还好不了?”

    素和对着夜游一摊手,苦恼:“现在该怎么办?”

    夜游看看石碑:“你先前不是埋了件羽衣进去?”

    素和指了指石碑旁边:“按照小楼说的,这里是我们栽种聚灵树苗的地方,星晶安置在聚灵树旁边,十几年还行,十几万年一定会被聚灵树给吸收干净。”

    夜游蹙起眉:“放入玉盒内保存也不行?”

    “不行。”

    夜游站起身,神识向四周探了探。

    目前只能确定十几万年后这一块儿石碑还在,将星晶埋在其他地方,难保不被后人给挖出来。

    该怎样处置,才能确保只有小楼可以拿到手。

    ――“素和,我写借条给你,回头飞升去了大世界,我会赚钱还给你。再不然让我师父偿还,他已经飞升了。只是他和夜游一样穷,恐怕短时间也还不起。”

    素和:“……”

    ――“也是我命不好,小黑明明是我的,凤凰宫却在妖国。好不容易找到了白龙的埋骨之地,穷的我都替他心酸……再看看你和夜游,是不是普遍凤凰要比龙富裕啊……”

    素和从前听到这话,八成会得意的炫耀几句。

    如今却只是偷偷瞄了夜游几眼。

    夜游苦笑,他究竟是有多穷?

    如果囚龙山那条龙真是自己的话,除却一把没用的枯骨,传讯铃、书信和一片鳞,他什么都没有。连金羽都留下了一朵十八瓣莲和一整座凤凰宫,他竟然什么都没有。

    两万多年后,至少也是十九阶的修为,依然这么穷?

    夜游想想确实有些心酸,看来,得把“赚钱”给搬上日程了。

    不对。

    夜游心中生出一丝疑惑。

    他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即便日后真的没有累积财富,他的《小星域全书》去哪里了?

    这套法宝是滴血认主过的,除非他自己取出来,否则只能等到死后才可以分离。

    也就是说在小楼出现以前,已经有人去过埋骨之地,偷走了他的东西。

    看来他得把宝物和尸骨分开埋葬……

    夜游想着想着有些迷惘,奇怪,他究竟在想着什么?

    已经认定了自己会死,开始筹谋后事了?

    他难道不该想着如何改变这一切?

    正如素和所说,没有路,也应该走出一条路来。

    夜游想通了这一点,整个人精神了许多:“我想想办法,小楼你先等一等。”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不拍戏我就得回家继承亿万资产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