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骨片里简小楼仍在挖苦素和。[.mhtxs. ]

    ——“枉我一直忧心着夜游会不会搞破坏,不曾想最先搞破坏的竟是你,我都没发现你比夜游还要熊……”

    素和扫一眼空荡的四周,毛骨悚然:“小楼,你究竟……”

    夜游缓过来之后立刻传音制止他:“先不要说。”

    素和张了张嘴,咽下,传音道:“渣龙,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只在这一处碑上写了字。她说的石碑,想必就是这一块。石碑三丈高没长腿不会跑,说明小楼如今正和我们站在同一个位置上,为何我们看不到她?”

    夜游眼中的困惑不比他少:“小楼通过来二葫来四宿时,别人也是看不到她的。莫非她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看不见?”

    素和连连摇头:“不可能,她来四宿是魂体状态,和鬼族有些类似,看不到正常。如今咱们都是活生生的肉身……”

    “难不成太息林地有什么古怪之处?”

    “渣龙,你没抓住重点。”

    “恩?”

    “重点是我字都没写完……”

    素和转身又蹲下,右手化爪,圆满了“到”,又写好“此一游”。眉头紧锁,和之前暗自窃喜的心情截然相反:“渣龙,你不要骂我乌鸦嘴,我是真有种不祥的预感……”

    夜游稍稍怔了怔,绕去石碑背面。

    干干净净,一个字也没有。

    伸出手,轻轻覆在石碑偏左的一处位置。

    这是一块儿粗燥不平的天然原石,没有经过任何打磨,突起的石刺有些硌手。

    夜游此刻依然可以保持心境平和,手掌化爪,刺啦,挠出五道竖线。

    “小楼,你去看看石碑背面。”

    ——“素和在背面也刻字了?”片刻后,声音拔高,“夜游,这是你干的吧?亏我才夸过你好,你倒是比素和更简单粗暴,直接用爪子挠起来啦?!”

    金瞳逐渐缩紧,夜游的脊背越僵越直。

    爪子还搁在石碑上,人已彻底懵住。

    *

    简小楼口中虽然骂着,却伸手去摸石壁上的抓痕。

    一根爪子竟然可以塞下她两根手指。

    情不自禁就跑了下神。尔后拿这两个闲着无聊四处搞破坏的大妖精也是没辙。

    趁着还没被神木族发现,她想要施法抹去,折腾半天也没成功,彻底无语:“你俩是不是有病,还施法做了保护?”

    骨片对面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回应他。

    好在还能认识到错误,简小楼先撇开这茬,说道:“看来你们已经来过第九重林瞧过聚灵树了,说吧,现在在第几重林?”

    仍然没有声音。

    咦,简小楼瞄一眼骨片,星辉还在啊。

    正狐疑着,远远窥见十几名身穿兽皮的神木族人走了过来,连忙封住六星骨片,解开隔音禁制,走去厉剑昭身边。

    “听闻两位是来膜拜神树的?”其中一名身姿高挑的女子排众而出,衣着与旁不同,应是有些身份地位。

    “膜拜一棵树……”

    厉剑昭盘腿坐在地上,快要笑出声来,被简小楼踢了一脚:“正是。”

    那女子道:“膜拜过了吧,可以离开了。”

    简小楼露出为难之色:“其实我们……”

    那女子眼眸闪过厌恶,向身后瞥了眼,随行的族人立刻捧着一个玉盒上前:“这里是两枚寿元果,拿了东西赶紧走人。”

    态度傲慢无礼,脸上写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点儿龌龊心思”。

    简小楼反感:“不知我们该怎么离开九重林?”

    那女子讥诮道:“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厉剑昭从地上起身,压过那女子一个头,竖着眉毛道:“小爷是你们少族长请进来的,想请小爷出去,也得你们少族长亲自来!你这丑八怪算老几,少在小爷跟前找骂,赶紧滚!”

    女子脸色倏变:“你说谁丑八怪!”

    身后几个神木族人叠声喝道:“大胆,竟敢对我们三小姐无礼!”

    “银珠,他们是我请来的贵客,你在胡闹什么?”聂沧海和琉璃匆匆而来,脸色带着愠怒,“真是越来越没规矩!”

    “哥……”聂银珠缩了下,很畏惧聂沧海的样子,小声嘟囔,“什么贵客,还不是冲着咱家寿元果来的……”

    聂沧海不搭理她,向简小楼和厉剑昭拱了拱手:“家妹娇纵惯了,又不通人情世故,还望两位见谅。”

    简小楼连忙道:“无妨。”

    聂沧海又道:“不过我这就准备离开,两位是否与我同行?”

    简小楼一怔,又走?

    聂银珠瞪着眼睛:“哥,你才回来就要走?族里已经设了宴……”

    “我没兴趣。”

    “我刚才听见哥和爹爹似乎在争吵,是因为没经过允许就娶了嫂嫂吗?咱们神木族不与外族通婚,你又是未来族长,爹生气也没错啊。(.llbiquge.com ”

    聂银珠展开双臂挡在他面前,“但爹并不迂腐,我帮着你多哄哄他就是了,还总说我胡闹,你不是更胡闹,一生气就离家出走!”

    “不该你管的不要多问。”聂沧海将她拨去一边,牵着琉璃准备走。

    琉璃却不肯,担忧道:“沧海,你和父亲争吵真的是因为我么?”

    聂沧海摇摇头:“不是。”

    简小楼心中暗暗的想,估计是怀幽之前说的话影响了聂沧海,他就跑去质问他父亲了。

    倒是个正直之人,看来神木族做出的事情他是真不知情。

    兄妹争执之际,一名三十来岁的男人瞬移而来,威严且冷厉:“出去几年果然长了不少能耐,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神木族人立刻行礼:“族长大人!”

    聂荇冷冷道:“你想走可以,这女人必须留下!”

    “想都不要想。”聂沧海神色陡然一变,挡在琉璃身前,同样冷肃着脸,“父亲,不要逼我对您动手。”

    “逆子!”聂瀛怒不可遏。

    简小楼觉着有些怪异,根据聂银珠所言,他们不与外族通婚,儿子一声不吭娶个女人回来,作为父亲暴跳如雷是正常的,但他从聂荇眼中看不到对琉璃的厌恶……

    反而有一簇微光,带着一丝欣喜。

    简小楼实在忍不住,施展红莲破妄术看向琉璃。

    似乎并无异常,只是作为筑基修士,她的灵气力量极强,强到不输给金丹圆满的聂荇。但琉璃并没有隐瞒修为,的确是筑基修士,说明她本身体质特殊。

    简小楼凝眉,不清楚聂沧海知不知道。

    “来人,把少族长两人拿下,关树牢里去!”聂荇一声令下。

    “族长!”一众跟上来的神木族人为难着没有动作。

    聂明珠连忙去劝:“爹,有话好说动什么手啊!”

    聂荇怒道:“你们也打算造反不成!”

    厉剑昭突然传音给简小楼:“看样子要打起来啊,我们怎么办。”

    简小楼思忖道:“我们出手帮聂沧海。”

    “胜算不大,他们人多,这老头子又是金丹圆满。”

    “你傻,他和聂沧海是父子俩,关起来只是不想儿子负气出走罢了。咱们出手帮他儿子代表是他儿子的朋友,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咱们若是站着不动,反而成了外人,搞不好会被迁怒。”

    厉剑昭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

    哎呦,这还是那人渣吗?

    简小楼正觉得厉剑昭越来越上道了,这厮突然祭出一杆毛笔,在他掌心麻溜的转个圈,大喝一声:“痛打落水狗!”

    瞬间风起云涌,灵气凝结成几十根胳膊粗的棍子,迎头敲向那些踟蹰中的神木族人。

    简小楼都惊了,人家还没打起来你他妈出什么手啊!

    这就不是帮忙是挑衅了好吗?!

    果然,包括聂沧海在内一众人全都傻眼。

    他们之中大都筑基修为,哪里顶得住厉剑昭的攻击。

    “哪里来的狂徒!”

    聂荇闪身顶了上去,竟被厉剑昭的浩然正气逼退数步。惊怔了片刻,化解他的灵气之后立刻反攻,掌心一推数百条藤蔓凭空出现,如毒蛇一般飞向厉剑昭。

    简小楼和厉剑昭站在一处,想跑都来不及。

    “还请父亲息怒!”聂沧海实在是没有反应过来,等回神时已经晚了一步。

    厉剑昭忙不迭再划一笔:“瓮中捉鳖!”

    修为差距大,以灵气抵抗是没用的,简小楼连忙从眉心抽出莲灯,一连拨了七八下。

    前几记火焰刀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藤蔓割断,最后一记打了个空,嗖嗖旋转着,竟撞击在石碑上!

    轰!

    那刻有“太息林地”的石碑崩碎成数不尽的碎石!

    除却碎石啪嗒嗒落地声响,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简小楼提着莲灯傻眼,一刻钟前她还嘲讽夜游和素和在文物上乱写乱画没素质,一眨眼她就把文物给炸了……

    “天!”

    “仙碑……仙碑碎了!”

    一众神木族人纷纷跪了下来,趴在地上埋下头,保持一种磕头不起的姿势,包括聂沧海和聂银珠。琉璃愣了愣,也跟着磕头。

    身为族长的聂荇未曾磕头,但也同样跪着。

    爆炸声引来越来越多的神木族人,成百上千,将原本空旷的林地挤的水泄不通,人人都是先哀嚎一声,之后跪下痛哭流涕。

    “仙人曾让我们守护仙碑,如今仙碑碎裂,仙人会不会降下厄运给我们的啊?”

    “如何是好,族长,这可如何是好?”

    “究竟是谁损毁了仙碑?!”

    简小楼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发现这祸闯的比想象中严重许多。

    厉剑昭推了她一把:“你还傻站着干什么,等死吗?跑啊!”

    “抓住他们!”聂荇怒道,“损毁仙碑,这个罪过必须他们来承担!”

    “族长说的对!”

    愤怒的神木族人纷纷起身,将简小楼和厉剑昭团团围住,“将他们献给树灵,让他们以生命作为供奉,方可平息仙人之怒!”

    “快去禀告大祭司!”

    “对,通知大家准备祭祀!”

    聂沧海拦下他们:“父亲,这只是一个意外!”

    聂荇指了指聚灵树,神情冷漠:“无论故意还是无心,他们都触怒了仙人,必须付出代价!”

    “真是一群愚不可及的傻蛋,什么仙碑,不就一块石碑!”厉剑昭拿着朱笔指指点点,“仙人在哪里,你们把他喊出来,小爷同他理论!”

    “厉兄!”聂沧海真是头疼了,又去求情,“父亲……”

    聂荇打断他:“不要以为我残忍,带他们去见大祭司,且听大祭司如何说!”

    简小楼沉了沉眸,已经做好杀出去的准备,他们还有怀幽。

    怀幽却传音:“先束手就擒,稍后在想办法。”

    她微微愕然:“为何?”

    怀幽道:“神木族一个元婴也没有,但先知族却是他们的供奉。其中先知族长,一个人称乌老的家伙,乃是神木族大祭司,化神大圆满修为。除了你师父,他是这赤霄修为最高的人。”

    简小楼吸了口气,化神大圆满,只差一步就能前往星域大世界了。

    眼尾一扫瞧见厉剑昭打算出招,立刻按下他握笔的手……

    *

    两人被缚仙绳五花大绑着,向一处幽静的树林走去。

    这片林子大概不是谁都可以入内的,普通族民自觉在林外等候,跟进去的只有几十个人而已。

    最后停在一座木屋前。

    众人跪下之后,聂荇才缓缓下跪:“乌老……”

    木屋内许久才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淡漠的,毫无感□□彩:“什么事?”

    聂荇悲叹道:“仙碑不慎损毁……”

    “什么?!”聂荇话还没说完,那声音突然就激动起来,“仙碑损毁了?!”

    “是……”

    “啪”,门被重重推开,一个白发小老头奔了出来,面带喜色,“真的损毁了,是谁损毁的!”

    一众小辈见到大祭司竟然赤脚就出来了,纷纷一惊。

    而且有些摸不着头脑,仙碑损毁,怎么大祭司很兴奋的样子?

    聂荇怔怔指了指简小楼:“正是此女。”

    乌老两眼放光的看向简小楼,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仿佛要将她看穿。

    简小楼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前辈,晚辈不是故意的。”

    “没事,砸的好!”乌老突然仰天大笑起来,“是你,原来是你,哈哈哈,老夫等那仙缘等了两万年,终于等到了你!”

    “仙缘……”聂荇眼睛一亮。

    不等众人回神,乌老已经抓着简小楼瞬移回木屋内。

    砰,简小楼身上的绳子碎成齑粉。

    正莫名其妙,乌老仰着头笑嘻嘻地道:“小姑娘,这里没有外人,你且告诉我,你手中是不是有一个可以同仙界联络的宝物?”

    简小楼心口抽紧,传闻先知族知晓过去未来,连这也知道?

    “前辈您在说笑么,晚辈怎么会有……”

    “你有。”

    乌老十分笃定,微微眯起眼睛,和蔼道,“小姑娘尽管放心,老朽并非想要占为己有,只是借来一用,必定归还。事关老朽飞升机缘,还望小姑娘可以成全啊!”

    简小楼默了默,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是想向夜游求教如何破界离开赤霄,前往星域大世界?

    倒也称得上飞升机缘。

    只是这先知族能掐会算到这程度,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乌老并不打算威胁她,双手抱拳搁在胸口,饱含希望的眼睛一直眨啊眨。

    简小楼咬着下唇。

    怎么办?

    眼下这种情况,似乎只能拿出来了。

    想和夜游联系就联系吧,反正夜游和素和就在太息林地,还怕骨片被人给抢走么,引来这两个祸害,看看谁倒霉。

    简小楼思虑罢,将脖子上六星骨片取下来,挥手解开禁制。

    骨片内立刻透出声音:“小楼,你那里出事了?”

    “我没事,先知族乌老前辈想同你聊几句。”

    简小楼将骨片递给乌老。

    乌老深深吸气,毕恭毕敬的伸出双手捧过骨片,在周身设下隔音禁制。

    把简小楼隔在外面。

    *

    听他言罢,夜游的眉头紧紧蹙起:“先知族?”

    ——“是的,仙人。我们先知族在遇到仙人之前,曾叫博古族。仙人命我们照看聚灵树,曾说有一日会有一人损坏仙碑,那人手中拥有可以和仙界联络的仙器。而我们先知族的传人,需向仙人传递一个讯息……”

    夜游和素和又对望一眼,原来博古族就是先知族。

    冷静下来之后,夜游基本可以确定,他和简小楼之间似乎存在一个时间差,只是差了多久无从得知。

    夜游沉沉问:“是何讯息?”

    ——“仙碑被损坏的那一日,是四宿历三百四十万年。”

    素和立刻掰着手指数数,震惊抬头,传音道:“渣龙,如今是四宿厉三百二十七万左右,我原以为差个几年,竟然差了十几万年?!十几万年,这是还没有仙人种树、赤霄天变之前的那个荒古赤霄啊!”

    夜游紧紧绷着唇线,脸上不辨神色,攥着骨片的手却咯吱作响。

    素和慌忙将骨片给抢了来:“再捏就给你捏碎了!”

    ——“仙人?”

    素和震惊虽震惊,还能保持清醒:“除了这一句,还有什么?”

    ——“还有三个词。”

    “哦,你说来听听。”

    ——“时光兽,空玄界,碧海笙箫。”

    素和愣了愣:“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打哑谜吗?”

    ——“仙人息怒,晚辈的先祖们并没有留下太多讯息,这应该是仙人的意思,可能怕泄露太多天机,引发什么变故……”

    素和烦躁:“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

    ——“回仙人,没有什么了。”顿了顿,“余下还说晚辈传递消息之后,将会从仙人您这里得到一个飞升机缘。”

    “飞升机缘?你如今是何修为?”

    ——“化神圆满。”

    素和嘴角直抽抽,比他的修为还高,却来问他讨机缘。

    敛目思索,从储物戒中摸出一件薄如蝉翼的羽毛衣,一手将石碑腾空,将羽毛衣放入玉盒埋在石碑下方:“你去炸掉的石碑处,下方埋着一件宝物,你飞升时取出穿上……”

    ——“多谢仙人!”

    “不得为难简小楼,也不得泄露她可以与仙界联系的秘密。”

    ——“谨遵仙人之命!”

    素和收了骨片,默默发了会呆,讪讪笑道:“渣龙,还有比这更玄妙的事情么,我们通过你的传讯铃,居然和一个十几万年之后才出生的人联系上了,而且还见过面……

    夜游不言不语。

    “原来流传在赤霄的‘仙人’竟是我俩啊。莫非赤霄的聚灵树,就是你从金羽聚灵树上拗下来的小树苗?”素和的面部表情从未如此丰富过,啼笑皆非,“那么,两万年后引发赤霄天边的那一龙一凤又是谁?葬在囚龙山的白龙,还给你留了一封信……”

    突然就哑了,霍然看向夜游,“那条白龙难道是你?!”

    夜游背靠着石碑坐在底座上,阖着眼睛:“素和,你让我静一静……”

    素和像是没听见,仍然喋喋不休,不说就要心慌而死:“肯定是了,小楼手中那枚六星骨片,没准儿就是你这枚,所以只能联系上你!”

    “你让我静一静……”

    “静什么静,两万多年以后你会死啊渣龙!杀你的凤凰是谁,十八瓣红莲,十九阶凤凰,难不成是金羽?对对,肯定是金羽!”

    夜游一拂袖,一道灵气扫向素和:“你让我静一静!!”

    修为被压制住,素和不留意被他打飞出去,痛的半响站不起来,张口就想骂人,但他骂不出口。

    不管境遇如何,他从来也没见过夜游发脾气。

    这是第一次。

    毕竟摊上这种事情,换成他估计都要疯了。

    “好,你静一静。”

    素和捂着胸口咳出一口血,走到石碑背后,也坐了下来。

    脑袋靠在石碑上,望着赤霄浑浊的天空。

    两人各自靠着一面石碑,从白天坐到黑夜,又从黑夜坐到第二天黑夜。

    终于听见夜游一声苦笑:“素和,我突然觉着自己未来的路,似乎很难走。”

    “没事,还有我。”

    素和没有回头,一条胳膊绕过石碑拍了拍他的胳膊:“当年在放逐领域,我一度以为我死定了,后来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我相信凭我们的能力,哪怕没有路,我们也可以走出一条路。”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看评论被吓到了,一片喊虐好恐怖。

    之前一直都在透露,一点点推进,大家不是都猜到了嘛,我写着都没觉得虐。好吧基友骂过我了,我承认之前做这个设定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心酸╮(╯▽╰)╭

    最后谢谢打赏的小天使们~

    虽然元宵节马上就要过去了,还是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