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海船一路驶向太息林地,只在罡风强盛时停下休整,不曾遇到一只海妖兽作乱。[$$.mhtxs.]

    简小楼无伤在身,不用一直待在货仓里,时常在走廊上吹海风。

    碧海蓝天,悠然自得,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即视感。

    寻常海船,底舱该是沉入水中的封闭舱,法船则不一样。说是船,却并不接触水,船底始终距离海面半丈左右。

    她在这头扒着栏杆眺望海面,琉璃在另一头静静站着。

    两人相处将近半年,始终都是点头之交。

    根据简小楼最初的认知,琉璃理应是个话唠,事实证明她错的挺离谱,除了对厉剑昭心灵几句鸡汤,她平时话少、安静。

    气质娴雅,似一朵空谷幽兰。

    不过简小楼觉着她的气息有些不同寻常,有想过以红莲破妄术窥探一二。但她总会想起焦二从前训斥她的话,随便窥视他人的习惯并不好,毕竟每个人都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

    万一再碰上一个能反窥视的,那就尴尬了。

    那时候她刚发现红莲有破妄的能力,逮谁都得照两下。渐渐的,若非真有必要,一般不会拿出来用了,毕竟她并没有什么窥私欲。

    正发着呆,怀幽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竟然一直没想着逃走。”

    简小楼脊背一凉:“前辈的身体无碍了?”

    怀幽走到栏杆前,同她并排站:“我们鬼族没有身体,养好魂就行了。”

    “那您的魂无碍了?”风有些大,简小楼被那些五颜六色的头发丝遮了眼,向一旁挪了挪。弄丢怀幽的破布条衣服以后,他换了一身干净素雅的衣袍,脑袋和身体像是两个人。

    “你师父是不是嘱咐过你,远离我?”

    “并没有。”简小楼淡淡说道,“师父似乎并不担心我落在您手中会有性命之忧,也不知他的自信从何而来……”

    事实上禅灵子叮嘱了她八百遍,怀幽喜怒无常,千万躲着走。

    若是躲不过去,那就顺着他的意思,多说些他喜欢听的话。

    果然怀幽愉悦的勾了勾唇。

    尔后想起什么,他的笑容渐渐隐去:“他们都不喜欢阿溟,不愿意救他,我不怪他们。因为我自己也不喜欢。他的个性非常讨厌,凉薄、冷漠、恣意妄为、无法无天。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包括我在内。但我有什么办法,阿溟是我的亲弟弟,谁都可以唾弃他,讨厌他,唯我不行。”

    简小楼默默听着。

    怀幽带着些许怅惘,续道:“五千多年前,御琴心重伤下落不明,我和阿溟被一枯、一闻、一笑追杀,三人将我们困在一个山岭之内,周围以收魂幡布上诛邪法阵。三个化神加上仙大葫,我们两个没有胜算。阿溟说他有办法逃出去,问我敢不敢和他打赌,我问他赌什么,他就将我打扮成你如今看到的这幅鬼样子,若是我输了,要以这鬼样子示人五千年。”

    “那前辈是怎么逃脱的?”

    “他只说去探探情况,第二日再与我联手杀出去,可他却背着我先下手了。杀了一笑,重伤一枯一闻,破了诛邪法阵,自己也被收进葫芦里……我不知他是如何办到的,但他办到了……”

    怀幽苦笑一声,“他的办法就是死一个活一个,用他的命换我一条生路。但他觉着委屈,也不想让我好过,知道我最在意容貌,于是想出这种办法来折腾我。你说,是不是很讨厌?”

    简小楼有些明白怀幽这么深的执念从何而来了。

    不过她想起一件事情,不自觉问出口:“前辈,你们鬼族连个肉身都没有,怎么娶妻生子?”

    不娶妻生子哪里来的亲兄弟?

    所谓亲兄弟,当血脉同源,他们连血都没有,兄弟个鬼啊?

    怀幽一张脸刷就黑了。

    简小楼是真好奇,前世作为一个生殖泌尿专科的实习医生,自从无常口中知道“鬼”是个种族以后,她就开始好奇了。

    魂体修炼成实体非常不容易,怀幽如今也只是个半实体,太监一样的存在。

    即便突破天人境界,真的修出了实体,外观瞧着再怎样有质感,哪怕八块腹肌器大活好,也不可能会有“种子”,那么鬼族是如何延续下去的?

    “莫非你们鬼族夫妻需要附身在人族男女、或者动物身上,然后以他们的身体进行交|配,借腹生子?”简小楼脑洞大开,“或者你们像植物一样,通过魂体分裂进行无性繁殖?”

    “你一个小丫头说出这样的话知不知羞耻?”怀幽面皮儿直抽抽,原本感伤的情绪荡然无存

    “我可一点都不小了。”

    两辈子的岁数加一起,将近六十。

    当然比起怀幽五位数的年纪,额,是嫩了点。

    *

    一年后,法船抵达太息林地。

    简小楼早早眺望过去,目光中闪过一抹讶异,说好的林地为何是一座浮空岛?

    让她不由联想起疯魔岛来,只是眼前的太息林地比疯魔岛主岛还要大上十几倍,而且只有一个岛,周围并没有群岛环绕。

    法船逐渐升空,靠稳,船上的主人家先下了船。

    简小楼才知道这艘船竟是妖国的船,从三层下来的全是妖族侍女和护卫,共五十来人,恭敬的立在三名元婴妖修身后。

    而作为陪客的霍迎,带来的侍女和家仆比妖族还多。

    足足得有一千多人,大都是练气修为,神色木然,不知跟来干嘛的。

    随后两名妖修从四层飞了出来,一个锦衣华服,高冠束发。一个则素净的多,一袭简单的蓝袍,没有佩戴任何装饰品。

    华服称呼蓝袍为二哥,但两人的相貌并无相似之处。

    外形都很英俊就是了。

    兽囊里装着妙妙,背上背着箜篌,厉剑昭既不爽又不屑:“瞧见了吧,霍家狗怎么踩着战家狗当上万年老二的,就是依靠这些妖国畜生的扶持!”

    简小楼想起之前被厉家供奉围堵的事情,斜他一眼:“你们厉家和西仙邪宗也很熟。mhtxs. [乐乐小说]”

    厉剑昭暴怒:“邪修好歹是人!”

    简小楼撇了撇嘴:“一丘之貉。”

    琉璃忽然开口:“沧海,那两个妖修什么来头?”

    聂沧海温柔道:“他们是妖皇的二儿子明修、三儿子茂典,前者的本体是吞天蟒,后者的本体是只雷豹子。

    琉璃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简小楼暗道来头真不小。

    托战天翔的福,她对妖国的事情颇有了解。妖皇六七十个儿子里,能排上号的不过五个,最受宠的也就是这两位了。

    一起来到太息林地,还带着霍家的人,也不知想干什么。

    “你们该下船了。”看船的金丹老者的声音突然飘了进来。

    “是。”

    四人下了船,整个太息林地有法阵加持,不可飞行。从他们这个位置,进入林地中央有三条路,简小楼和聂沧海对视一眼,选择跟在那一行妖修背后。

    简小楼的神识一直窥向四面八方,探查夜游和素和的下落。

    以他们的修为,理应先探知到自己才对。

    霍迎转了个身挡住他们的路:“厉剑昭,你们还要不要脸,蹭了一路的船,而今还要蹭我们的保护?想进去欣赏聚灵树就自己杀进去,没本事趁早滚!”

    “路这么宽我们爱走哪里就走哪里,你管得着?!你能走,小爷就不能走了?写你名字了?”厉剑昭指着他骂了起来,“还蹭你保护,你他妈算老几!”

    霍迎那张嘴是骂不过厉剑昭的,分分钟被气的脸红脖子粗:“那就滚去一边!”

    吵闹的声音引得妖国两位殿下驻足。

    明修侧了侧身子,礼貌而矜贵的笑道:“既然目的地是一致的,带他们进去又何妨,霍公子,何必咄咄逼人?”

    这声音简小楼辨认的出,正是邀请他们上船那位。

    太息林地内凶险重重,她原本就打算“蹭”保护,既然主人家开口,她正要答谢,听见茂典道:“二哥,先前你许这些闲杂人等上船,我已经忍住没说什么。如今你还要允他们随行,出门前父亲的交代,你都忘了不成?”

    “三弟,出门在外与人方便,亦是与自己方便……”

    “你认识他们?叫得出名字?万一出了什么变故你是否愿意一力承担?”

    明修正要回话,一旁的元婴妖修躬身道:“二公子……”

    传音不知说了什么,明修的脸色微微一变。

    简小楼心知是蹭不上了,也不想太难堪:“多谢公子好意,我们走另一条路就是。”

    明修抱歉的笑了笑:“再会。”

    茂典望着几人离去,咬了咬牙。

    其实茂典原本是想邀请简小楼与他们同行的,偏偏被他二哥先开了口,偏偏他又有在人前和明修唱反调的病。

    就是看不惯这个阴险歹毒的蛇精,明明一肚子坏水,总特么装作宅心仁厚。

    好像全世界就数他最善良、最纯真、最无辜。

    恶心不恶心?

    *

    简小楼他们从丛林穿过走上另一条路,厉剑昭很不耐烦:“你们究竟来这么做什么?”

    这倒是简小楼想问聂沧海的:“我和前辈是来看看聚灵树,不知两位?”

    聂沧海直言不讳:“我家在这里。”

    简小楼愣:“先知族?”

    “先知族如今只剩下七位,而我是神木族的。”聂沧海向另一条道看了一眼,“搭了他们的船,本想带他们一程,有我在,前三重林的木灵们是不会出手的,能省他们不少功夫,可惜他们拒绝了。”

    简小楼狐疑:“我瞧你明明是个人啊。”

    琉璃笑了:“简姑娘以为神木族都是木妖么?”

    简小楼讪讪道:“难道不是么。”

    聂沧海摇头:“我们是人类,只因世代守护聚灵树,才被叫做神木族。”

    “又长见识了。”

    一路穿林而过像在郊游踏青,那些太息林地极度危险的传闻就像假的一样,不过简小楼知道一点都不假。

    在丛林里谁最大,自然是这些高达数十丈的古树。

    目光随便一扫,树上挂满了骷髅,有人有妖。因为灵气充裕的缘故,尸骨不化,也不知被挂了多少年。

    入了夜,如同走在乱坟坡里。

    胆大如厉剑昭,都有些头皮发麻:“喂,还有多远?”

    聂沧海牵着琉璃在前,时不时咬破手指在树上一点:“太息林地共有九重林,聚灵树位于九重正中,我们如今快要走完第三重林。”

    “你刚才说,只能保障前三重林不被攻击?”简小楼问。

    “是的。”聂沧海道,“十二万年前,仙人来此种下聚灵树,一万年后由于灵气暴涨,距离太息林地最近的东海域出现第一只金丹境界的海妖。先祖求请仙人再次归来,仙人收服海妖之后,以仙法将整座太息林地升空,并设下九重林。既是保障外人进不去,也保障我们出不来。”

    简小楼蹙眉:“不许你们出来?”

    聂沧海神色黯淡了下,点头:“是怕我们会背弃聚灵树吧。我们有很多族人,世世代代不曾离开过第九重林。”

    琉璃握了握他的手,眸中噙着一丝心疼。

    聂沧海另一只手在她手背拍了拍,微微扯开唇角。

    一股相濡以沫的淡淡温情弥散开来,简小楼想吃狗粮了,砸吧砸吧嘴:“这仙人的心可真黑,算是哪门子的仙人。”

    “也不是仙人的错,是我们的先祖从仙人那里换取了利益,得到了寿元果的种植秘方,即使不修炼,我们的族人通过食用寿元果,也可活千年不死。”

    聂沧海又看了看另一条路,“除了每万年争夺仙葫,平素总有很多不知死活的修者想来求取寿元果,给一个不行,还想偷摘,偷摘不得便要硬抢。”

    寿元果这宝物简小楼知道,百里溪就曾经吃过。

    一枚可以增加五十年寿元,且只能增加一次。

    对于练气筑基境的修士用处颇大,金丹以上便是杯水车薪。

    怀幽的声音从箜篌里蹦了出来,有些讥诮的意味:“小鬼,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聂沧海一怔:“前辈何意?”

    “自赤霄天变之后六万年,太息林地一直都是一处秘密所在,无人知道聚灵树和荒羽神木藤的事情。仙人种树和三个葫芦,是你们神木族自己传出去的。”

    怀幽呦呵呵呵笑了几声,“目的不就是让大家来争夺么,以杀戮和血腥破坏掉仙人设下的九重林?”

    聂沧海似乎真不知情,呆住。

    怀幽讥讽道:“三个葫芦万年才抢一次,怎样才能一直引人来呢?于是先知族通晓过去未来,神木族拥有寿元果的秘密先后传出。至此,前来太息林地的修士们络绎不绝,大多数都给你们这片林子施了肥。”

    “真是不要脸!”厉剑昭鄙视聂沧海。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简小楼想不通。

    “你是猪投胎的吧!”厉剑昭在简小楼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先前不是都说了,仙人困住神木族不准他们出来,你看聂沧海不就出来了?他们神木族拥有最长的寿命,又得仙人机缘,岂会甘心偏居一隅守着一棵破树!”

    聂沧海的脸开始有些白了:“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箜篌在宁静的夜里响起几个音符,“你们当妖国那两位殿下为何要带着霍迎,霍迎又为何带着一千多个人修?那些人修全是霍家精心挑选的,灵脉中具有金元素。金克木,是用来喂树的。树灵杀的金元素修士越多,仙人留下的气息越弱。这个血祭的阴毒法子,也是从你们神木族传出来的。”

    简小楼深吸一口气,收回她原先对神木族的同情。

    脸上的血色一瞬被抽空,聂沧海丢开琉璃的手,祭出一柄木剑向另一条道上跑。

    “沧海!”琉璃慌张的追了上去。

    “走!”简小楼也祭出斩业剑。

    厉剑昭站在那里不动:“要去你去,小爷可没心情管闲事!那些祭品你没看见都被下蛊成了傀儡,根本救不回来好吗!”

    话还没说完简小楼已经跑远了。

    “臭小子,依我看,你还不如跟上去。”怀幽轻描淡写地道。

    “不去!”

    “那边明修和茂典已经杀出一条血路,最是安全不过。再看这边,聂沧海那小子一走,没有他的血,木灵很快就会苏醒,你自己扛?”

    “喂喂,你们跑那么快干吗,等等小爷啊!”

    厉剑昭撒腿就跑。

    简小楼追着聂沧海,从三重林进入四重林,再从四重林进入五重林,一路上就像穿越进了恐怖片中,黑黢黢的天,滴答滴答滴血的声音,她尽量控制自己不去看挂在树上的尸体。

    最后在第八重林停下。

    霍迎带来的人已经死了一半,另一半应该是为了离开所用。

    而且这些人比起之前的木然,已经处于痴呆状态,看来灵魂都被妖修给吸走了,成为一具具可以行走的尸体。

    简小楼攥了攥手心,简直残忍的令人发指。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聂沧海怒视着明修和茂典,“凭你们的修为,完全可以杀进去!”

    “我们亦是无奈之举。”明修露出一副痛惜的表情,似乎他尽力劝阻了,却做不得主。

    “厉剑昭!”霍迎的眼睛就只盯着他,“不是让你滚了吗!不是说不蹭我们的路吗!你这窝囊废!”

    这一路过来厉剑昭也是有些惊怔,霍家真是狠毒,可转念一想他们厉家压在霍家头上,比霍家还狠毒。

    厉剑昭在厉家可以呼风唤雨的时候,年纪并不大,从未接触过族中核心事物。

    只知道以他的身份,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他杀过不少人,侍从们都说杀的好,一直认为这个世道弱肉强食,他高高在上可以随意掌控那些蝼蚁的生死。

    时至今日,发现比起这些真正狠毒的人,自己从前根本就是个幼稚的孩子。

    人命不该如此轻贱。

    这是他一次次死里逃生的感悟。

    厉剑昭魔怔着恍然惊醒,天啊,他在胡思乱些什么,立刻冷眼睨着霍迎:“小爷还是那句话,小爷想走那一条道就走哪一条道,关你这霍家狗屁事!”

    “少族长!”

    前方被藤蔓闭合的九重林开启一道口子,十几名男子跑了出来,将聂沧海团团围住,极为兴奋,“少族长您终于回来了!”

    明修几妖惊了一惊,这与他们同路而来的修士竟是神木族的少族长!

    三元婴妖修脸上流露出无限遗憾,若一早知道,岂能让他们居于货仓?招待好了此人,可比进献任何异宝都来的有用!

    简小楼和厉剑昭也是微微有些吃惊。

    知道他出身神木族,不曾想还是族长的儿子。

    “琉璃,走了。”聂沧海牵住琉璃的手,面无表情的进入藤蔓门,驻足,招呼简小楼两人入内,同时指着明修一伙妖族修士,冷冷道,“玷污我太息圣地,不许他们进来。”

    “这……”一名神木族人为难道,“少族长,依照规矩,能来第八重林外叩门的,咱们应当邀请入内……”

    “我说不许便不许。”

    聂沧海不容置喙的交代一声,沉着脸大步离去。

    简小楼也赶紧拽着厉剑昭跟了上去。

    身后的藤蔓再度交织,大门关闭。

    第九重林和前八重截然不同,四处飞舞着萤火虫,树木分布并不密集,隔很远才有一株。但一株大树二十个人合抱不及。树盖上坐落着粗糙的小屋,看来神木族人和先知族人都是住在树上的。

    行了约有两个时辰,神木族人见到聂沧海纷纷出来请安问好。

    可见他在族中威望之高。

    最后停在一处空地上,聂沧海道:“简姑娘,琉璃,这就是聚灵树。”

    简小楼懵怔了下,和琉璃双双抬头。

    只见四条铁链围着的土坑里,埋着一株约有两丈高的小树,搁在外面两丈高的树真的不小了,但在周围数十丈高的大树映衬下,实在是小的可怜。

    厉剑昭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这就是当年仙人栽下的神树?整个赤霄界的灵气供给源头?!”

    “千真万确。”聂沧海摸了摸琉璃的头发,“只不过如今灵气已经快要殆尽,赤霄早就不再需要它了。”

    一旁的族人催促:“少族长,族长还在等着您。”

    聂沧海点点头:“三……两位先在此地欣赏,我去去就来。”

    等他牵着琉璃离开,聚灵树旁一个人也没有留下,厉剑昭靠近神树想要摸一摸,一碰到铁链瞬间被电的浑身颤抖。

    简小楼连忙掐了个诀,将他打飞出去。

    “怪不得没人看守!”厉剑昭整条手臂都黑了,冲着聂沧海的背影骂道,“有防护也不提早说一声!”

    “让你贱!”

    “想摸摸看怎么了,不过一棵树,又不是女人,还拦着!”

    厉剑昭哆嗦着走去一边坐下调息。

    简小楼立在树下,认真打量这棵聚灵树,比起金羽那棵,这棵树真是小的可怜,看来小黑并没有培养太久,这棵树就种在这里了。

    再看树干上缠绕的荒羽神木藤,只有小拇指粗细。

    怪不得赤霄有聚灵树滋养,灵气还是如此稀薄。

    “小鬼,你这鸟是怎么回事?”怀幽倏然传音给她,“怎么在我兽囊里上蹿下跳的,很焦躁的样子。”

    “它是鸟么,喜欢树。”她也传音,“前辈,我没办法靠近神木藤,取不到叶子。”

    “你想办法留在神木族,待我伤好之后,我来取。”

    “好的。”顿了顿,“前辈,有没有高阶修士暗中窥探我们?”

    “刚进来时有,现在已经没了。”

    简小楼宽了心,怀幽畏惧红莲,是穿透不了她的隔音禁制的。她在须珈山上时和夜游交谈,他躲在暗处都没听到。

    身上的火魂晶已经没有了,她取下六星骨片,靠近锁链划了一道。

    嘶嘶。

    擦出一连串火星子。

    挥手设下隔音禁制,骨片果然逐渐跳跃出星光。

    ——“小楼,你到了?”

    “是啊,我到了。”

    简小楼微微叹息一声,随后不自觉的翘起唇角。一路跋山涉水,为了见一面也是挺不容易的。她和夜游真的很像网友面基,情缘奔现。

    只是其他情缘顶多隔着几个省,再甚者隔了几个国。

    他们之间却隔着几个银河系。

    ——“你在哪里?”

    “神木族的领地内,你们呢。”

    ——“我们在博古族中。”

    “那是什么族,我怎么……”简小楼正想说自己从未听过,眼神一漫,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在聚灵树右侧的锁链旁边立着一块石碑,碑上写着“太息林地”四个字。

    但在底座上还有一行小字。

    她脸一黑:“素和你也太缺德了!”

    *

    素和蹲在地上,猛然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怔了下:“我怎么了?”

    ——“没素质,在太息林地的石碑上乱写乱画!”

    素和一脸心虚的站起身:“谁乱写乱画了?”

    ——“还说没有,我都看到了,画了一条猪头龙尾的怪物,还写着‘渣龙到此一游’!”

    素和满脸惊怔:“你从哪里看到的?!”

    ——“别说是夜游自己干的。”

    夜游眉梢微微一挑,好整以暇的看向素和:“怪不得你一直在那里偷笑。”

    素和惊怔过后,望一眼自己的“杰作”,睁大眼睛问:“你是现在看到的?”

    ——“废话,我就站在这块石碑前。”

    素和的手有些抖,招呼夜游过来。

    夜游不搭理他。

    素和又招招手,脸色苍白,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让我过去干什么,看你的杰作么?”夜游觉得无聊,也不会因此而生气,但他还是过去了,走去石碑前垂目一看,果然在石碑底座看到一坨奇怪的东西,还有一行字,“渣龙到……”

    “此一游”还没来得及写,甚至连“到”字也只写了一半。

    夜游和素和对望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同样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作者有话要说:  四十万字刚好到这里,符合我的预期,然后大家不是早就猜出来了~

    女主和夜游素和的时间轴不同,之间相差十二万八千年。

    种种原因等等会由海牙子博士统一进行解答哈~

    ps,为毛会觉得虐,明明没什么虐点。这其实就是个“网恋有风险,奔现需谨慎”的故事啊,作者本本he,从来都是大团圆结局~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