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甬道乱成一团,战天翔在运气调息的过程中,对外界仍是有感觉的。[.mhtxs.]至少他听见了简小楼的声音,知道她在同魔人斗法。

    只是他正引导灵气洗涤灵脉,即将完成一个小周天。

    应之真已经通过虚空阵停在他面前。

    周身灵气剧烈波动,战天翔动也不动。

    应之真指尖凝出一枚刀片状的气刃,他的想法很好,趁你病,要你命。当然也不是真的要命,无仇无怨的,杀人夺宝的事情他干不出来,只需划破他的护体灵气抢走剑冢即可。

    至于稳固境界时被击破护体灵气,会给对方造成什么损害,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破!”应之真的动作极快,指刃闪着一道绿光直直向前一戳,然而距离战天翔不过一寸时,只听“啪”的一声,他的左脸霍霍一疼,还没反应过来,右边脸也是霍霍一疼。

    小黑一套连招过去,直接将应之真给扇懵了。

    早在简小楼去帮商陆的时候,已经嘱咐小黑在这里看着战天翔,就是怕有谁趁乱打剑冢的主意。小黑躲在上方石壁的窟窿里,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直死死盯着战天翔,果然看到了这孙子。

    精心保养的细嫩皮肤火辣辣的疼,应之真用手一摸,满手的血。

    新愁旧怨加在一起,应之真当即急怒攻心,祭出灵蛇剑攻向小黑:“我一定要宰了你!”

    小黑扇动翅膀左右忽闪,躲避他释放出来的毒蛇。一连躲过好几条,还抽空在应之真脸上挠了一爪子。应之真最终被它气的暴走,抛了剑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不知准备施展什么法术。

    小黑察觉不妙,遂将双翅一拢。

    咕哝咕哝,鸟嘴一张喷出一簇火苗。

    火苗一接触空气变成一个火球,火球在空气中越滚越大,砸向应之真。

    应之真原本想要释放自己的木元真气,岂料真气催动到一半,只觉得四肢百骸犹如虫蛀,痛的浑身抽搐。究竟怎么回事,这种痛楚又来了,应之真心中骇然,别无他法一瞬松了灵气。

    护体罩瞬间消失,小黑的火球正中他心口,将他击飞出去。

    嘎嘣一声,应之真丹田内有一股气升腾而起,瞬间冲爆他的经脉。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小黑。

    不对……

    应之真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转头指着商陆,颤颤道:“你……”

    “砰砰砰砰砰”,如放鞭炮一样,周身气**接二连三的炸开。

    他的声音完全淹没在爆炸中。

    这厢正抢夺魔小葫的四人惊骇停手,纷纷回头看向应之真。

    商陆一副震惊状:“应师弟!”

    简小楼看到应之真周身的火灵气正是小黑的,心头突的一跳。小黑怎么变强了这么多,大鹏鸟的精魄被它抢到手了?

    吞下的精魄尚在灵府之内,炼化不足千万分之一。小黑绿豆眼里写满迷茫,它的火焰球明明就没有很厉害啊,之前攻击金丹初境界的战天鸣,根本就像挠痒痒一样的。

    应之真周身气**崩散,整个成为一个血人,倒在血泊之中。一双眼睛瞪的极大,瞳孔散乱,也不知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的。轰一声身体自燃,熊熊烈焰烧了起来。

    火光之中,似乎一双猩红的眼睛透出来:“是谁杀了吾儿!”

    “掌门师叔,是迦叶寺简小楼的灵兽!”

    “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过去,应之真的肉身彻底化为一团灰烬,应无为的声音随之消失。

    简小楼愣在那里,脑海里只有这三个字飘来飘去——完蛋了!

    她讨厌透了应之真,从他逼着小黑去死就恨不得杀了他。mhtxs. [乐乐小说]

    然而就像应之真不敢杀简小楼,简小楼也不敢杀他,他是北仙天道宗掌门的儿子,她师父是南灵佛国第一人,谁杀了谁都是捅了马蜂窝。

    “真是天助我也!”矮个子魔人趁乱已经抓到魔小葫,对同伴道,“快抢了商陆的大葫!”

    “不自量力。”商陆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眼眸里迸发出异样的神采,口中冷笑连连,扬手在葫芦上一拍,“收!”

    葫芦口又是一道强光射出,笼罩住那矮个子魔人。

    仿佛有一股吸力,将他扯了过来,连带着魔小葫一起收进葫芦里。

    高个子魔人吃了一惊:“你怎可能操控大葫收人?!”

    商陆拂袖后退,贴在石壁上。一侧身,葫芦口朝向高个子魔人:“确实只有元婴以上的修士才能操控大葫收人,然而很抱歉,我商陆是个例外。”

    此行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完成,他紧绷的心弦终于得以松懈,在浊气中待久了太过难受,准备速战速决结束这一切。大葫猜错了,简小楼也防备错了。他对简小楼没有半分恶意,对宝物也没有任何觊觎之心。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他要应之真死。

    至于他们师兄弟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要一个人死真的需要深仇大恨么?

    并不需要。

    如果非要寻一个理由出来,嫉妒应之真的出身与相貌,就足够要他的命。

    ——生就一个脑袋空空的草包,样样不如你,却凭借一副好出身和好皮囊,似滚滚乌云遮尽你所有光芒。你讨厌他,恶心他,他却总是出现在你面前,并且往后十年、百年、甚至几千年都与你同在……

    单是想一想商陆都觉得犹如一场噩梦。

    应之真的存在,对他的修行产生很大影响,因此一直无法静心结丹。他从一个外门弟子拥有今天不容易,应之真是他的心魔,他得斩心魔。

    趁着商陆有一些恍惚,高个子魔人动作极快,贴上符箓遁入虚空阵中。

    商陆并没有追,反而转身将葫芦口朝向小黑:“简师妹,你这只扁毛畜生我要带回师门交差。”

    说着一拍葫芦,“收!”

    强光射出将小黑笼罩,小黑扇动翅膀飞逃,它速度快,因此不似那矮个子魔人眨眼被收。然而飞两步退十步,被收进去也是迟早的事,嘎嘎嘎叫着向简小楼求救。

    “要交代我亲自前往天道宗交代!”简小楼回过神来,莲灯一拨攻向商陆。想要拍拍兽囊收了小黑,腰间空空如许,才想起兽囊被小黑的火焰给烧坏了。

    商陆飞身躲过一记火焰刀:“兹事体大,由不得你!”

    一手操控大葫,一手突然丢出一座玲珑小塔。

    小塔分裂为数个,结成一个罡气罩将简小楼围在正中。

    火焰刀咣咣砸在罡气罩上,飞溅起无数火星子,破开这罡气罩不难,难的是需要时间,她只能去喊战天翔:“大长腿,你能不能听到?先醒一醒啊!”

    小黑嘎嘎拼命挣扎,被拔毛一样,原本就剩下没几根的翎毛又被吸走一大堆。

    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战天翔再也顾不得调息,硬生生将灵气压进丹田里去。先吐出一口血,再收短剑,祭弓|弩,“嗖”,箭矢破空,目标指向商陆手里的葫芦。

    箭矢与葫芦擦出火花,射不穿。

    但将商陆逼退数步,葫芦脱手掉落。

    “小黑你先跑!”战天翔端着弩面沉如水,一副母鸡护犊子的架势。

    “嘎……”往常小黑一贯看他不顺眼,此时心中有些小感动,但它不能说走就走,将询问的目光投向简小楼。

    “跑!”简小楼使了个眼色给它,让它去找百里溪和楚封尘,先想办法躲一躲。

    小黑领悟过来,如一团流火冲出甬道。

    商陆冷道:“逃去天涯海角也没有用,它的气息已经被掌门师叔锁定!”

    “是他先来夺我的东西,小黑是为了我才出手。若真要交代,我去你们天道宗交代!同时你们也得给我东仙战家一个交代,无冤无仇为何出手杀我!”战天翔的脑筋似乎比从前转的快了一些,横竖应之真已经死了,说他出手杀人他也无从反驳不是。

    “就是!”简小楼忙不迭附和。

    真以为应之真为了抢夺剑冢想要杀了战天翔,愈发觉得这人渣死的好。

    商陆不与他们争辩,手掌开合去吸大葫。

    不能被他拿到葫芦,战天翔手中黑色重弩三箭连发,箭尖淬了可射穿防护罩的破法诀,杀伤力极大。商陆不敢硬撑,再一次被逼退几步。

    心中惊讶这人的身手怎么练出来的。

    还能怎么练出来的,从前战天翔在妖国没饭吃,一弓一弩都是拿来打猎用的,除了快准狠没有别的诀窍。

    商陆刚站稳,一杆银枪已经直指他的灵台,两人在甬道内打了起来。

    简小楼终于松了口气,加把劲摧毁罡气罩,灵气消耗过多,浊气入侵心脉,回阵中休整之前,先去把大葫给捡走,还有一个高个子魔人……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高个子魔人乍然现身,快她一步将大葫抢到手中,塞进自己的储物袋,再回到阵中。

    简小楼立刻回去阵内,拨动莲灯:“交出来,否则我要你的命!”

    高个子魔人祭出一柄黑色弯刀:“小鬼,不过几年不见,如今能耐见长,气焰也跟着嚣张起来了啊。”

    “你认识我?”简小楼诧异。

    “呦,这么快就将我忘记了?”高个子魔人冷冷一笑,“学了我的子午合体术,好歹我也算你半个师父。”

    简小楼一怔:“怀、怀幽前辈?”

    怎么可能,在进入藏宝地之前,她就已经使用破妄术窥探过几人,竟窥不出附身状态?

    即便她窥探不出,怀幽在他师父面前也是待了很久的,竟也没有发现?

    怀幽看她一脸疑惑,不由揣度起焦二的身份来,为何被他渡给一些魔气,无论禅灵子还是身怀红莲的简小楼都无法识破他的附身?

    “前辈您跟着我们进来藏宝地,莫非是为了抢夺小葫?”简小楼绷直了脊背,这个老妖怪即使只是附身状态也不好对付啊。

    吸入的浊气开始影响她的意识海,她盘膝坐下,先净化浊气再说。

    “我与你做个交易。”怀幽半蹲下来与简小楼平视,“你帮我放出大葫里的阿溟,大葫小葫全都给你。除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我都尽力为你达成。”

    “可以操纵大葫的是商陆。”简小楼微微凝眉,她同葫芦的关系连她师父都不清楚,怀幽如何知道的?

    “他不行,你可以。”其实怀幽也是将信将疑,不过焦二既然说契机在她身上,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简小楼摇头:“得让前辈失望了,我操控不了。”

    大葫不像二葫一直都是自由身,他在天道宗待的太久,自我意识被死死压制,不能仅凭她心中所想来操纵,得先抹去天道宗留下来的法源才行。

    何况那只鬼修不能放出来。

    她曾听师父提过,念溟是怀幽的亲弟弟,行事没有丝毫底线,活脱脱一个地狱恶鬼,因此她师父同念溟共事几千年,两人半点儿交情也没有。

    想她师父当年乃是疯魔岛第一杀人狂魔,都不屑与念溟交往,就知此恶鬼的恐怖之处。

    “小鬼,你最好考虑清楚。”怀幽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指尖轻轻划过她的喉管,似笑非笑,“我对你的感官还算不错,莫要逼着我出手对付你,我怀幽若是想要对付一个人,那滋味不好受哦。”

    简小楼打了个哆嗦:“前辈,我是真的操控不了!”

    怀幽勾了勾唇,转头看向同商陆斗法的战天翔:“那只小鬼我瞧着有些意思。”

    **

    西宿,天海洞。

    素和一只手化为爪子,在一面光幕上抓抓抓。五丈见宽的光幕以四宿界为中心,向八面延展,正是海牙子所绘制的星域世界地图。

    当然相比星域世界的广袤,地图所绘制的只是很小一部分。

    素和指向西宿北面:“渣龙,目前为止,我就只能锁定这个方位。”

    “你当真确定?”夜游面对地图而站,持怀疑态度。

    “小看人啊,方位都确定不了我还混什么?”素和不满的斜他一眼,爪子在光幕上点了又点,“不过从这里过去是一整片迷乱星海,容易出错,咱们得借道走。再从这里过去,是一处未知混沌界,咱们还得借道……”

    夜游的视线随着他的爪子游走。

    素和其实一早就锁定了方位,但他以为夜游说去赤霄只是一时兴起,加上之前作为一个仆人,他管他这么多:“我的追踪到此地就断了,不过咱们可以先抵达这处界域,你和小楼取得联系,我再进行追踪。”

    夜游蹙了蹙眉:“中间距离不短,我的《空间大挪移术》尚不及火候。”

    “一面走一面学呗,总比一直躲在山海洞强。”素和是只闲不住的鸟,他如今有家归不得,不,在外面野惯了,归得也不想归,“咱们正好一路游历,增长阅历……”

    “也可以。”夜游表示赞同。

    “那咱们何时出发?”素和快要闲出病,“等阿猊吃饱回来就走吧?”

    “这一走可能几十年回不来,我去同海牙子告个别。”

    “渣龙,咱们的日子不好过,顺便‘借’点有用的东西回来啊。”

    素和扒着洞门殷殷嘱咐,他对海牙子的宝贝早就垂涎三尺,然而实在没胆子去抢,那可是条十九阶的人鱼,“千万不要和他客气啊!”

    夜游冷不丁回头睨他一眼,他觉得,这个徒弟已经可以出师了。

    沉入秋水潭。

    听完夜游的打算,海牙子凝眉道:“你当真要去赤霄?”

    “我想知道葬身在赤霄的那尾白龙,同我究竟是何关系。”这确实是夜游一个心结,当初也是因为此事勾起他的兴趣,才促使他从休眠中醒来,“相信那封写给我的信函,可以给我一个答案。”

    “更多是因为那个人族小姑娘吧?”海牙子毫不留情的戳穿他,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我不想告诉你,你的紫色天运正在加剧弱化。”

    “我最近并没有同小楼接触过,可见这天运与她或许无关。”即使有关夜游也没在意过,告别后准备离开。

    海牙子喊住他:“小夜游,魂印戒咒我研究出个大概,你应是属于‘色戒’之惩罚,一旦被种入天运中,只要你二人之间彼此有意,见与不见都会遭受影响。”

    夜游顿住自己的脚步,转过头静静看着他。

    听海牙子继续说下去:“若是你不断了这份念想,我告诉你,你的天运有可能完全崩溃,待那时邪气入侵,你极有可能会疯……”

    “多谢你告诉我。”夜游打断他的话,忽然扯开唇角笑了起来,笑意一直沁入眼底,“再见。”

    头也不回的走人。

    这孩子难道已经被吓傻了?

    海牙子半响回不过神,谢他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龙终于要去赤霄了,大概还有几章就到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