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简小楼话音落了许久,那个老迈的声音始终没有再响起。[.mhtxs. ]应之真四人原本还有些将信将疑,如今基本可以确定的确是魔小葫在捣鬼。

    他们明明在虚空阵法内,魔小葫还能发现他们,实在是不简单啊。

    矮个子魔人先前被勾搭的险些动心,怒道:“一件法宝而已,哪来这么多心眼!”

    高个子魔人道:“快告诉我们你被镇压在何处,我们是来救你的。”

    商陆握住传音对符说了几句,尔后卸下背后的仙大葫。默默念咒,仙大葫缩为一尺来长,被他拿在手中。

    简小楼也肃着脸:“快说!”

    “不说!”小葫恶狠狠地开口,声音不再苍老,极为年轻清脆,“你们这些无耻之徒!什么是来救我的,说的冠冕堂皇,分明就是来抢夺我的!”

    “别闹了成不成,快些交代!”应之真被他给逗笑了,“魔小葫,你原本就是一件法宝,生出灵,会说几句人话,就真的把自己当人看了?!”

    高个子魔人瞥了应之真一眼,有些为他的情商捉急:“你再说下去,咱们一辈子也甭想找着他了。”

    商陆窥探四周,道:“魔葫,你宁愿被镇压也不愿意随我们出去?”

    “我被镇压在此不能动弹,至少脑袋还保持着清醒,比起落在你们手中失去自我意识强上千倍万倍!”魔小葫看到商陆手中任人拿捏的大葫,更是铁了心。

    简小楼压下气恼的情绪,好言相劝:“小葫,你的浊气一直泄露,外面会死很多人……”

    魔小葫打断她的话,“全死光了才好!与我何干?”

    简小楼不由黑了脸,来之前大葫已经交代的十分明白,小葫在魔人手里待久了,杀戮过重,已是戾气缠身,连他这个大哥都不认了,让她多加担待,抢回手里再慢慢教导。

    忍了忍继续劝:“小葫,你应该明白,你在我手中不会失去自我意识……”

    魔小葫又一次打断她:“我讨厌你!清醒着被你驱使,更惨!”

    简小楼彻底怒了:“行!你最好一辈子躲起来,别被我逮到!”

    “哼!”

    “哼你妹!再给我哼一个试试!”

    “哼哼哼哼哼哼……!”

    高个子魔人捏了捏眉心,瞟一眼同小葫吵架的简小楼,有些忍俊不禁的勾起唇角。

    应之真悄声问:“商师兄,大葫感知不到气息?”

    商陆摇摇头:“感知不到。”

    于是几人再一次拿起传音对符。

    简小楼收了斩业剑,靠近那面坑洼不平的石壁,揭下玉牌上的符箓,再一次将手覆在石壁上。刚才就是因为描绘这些纹路,小葫才开了口,没有估算错误的话,小葫应该就在这面墙内。

    掌心晕起一道灵气,重重拍在墙体上,却好像拍进空气之中。

    墙后似乎有只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扯了进去。

    人突然消失。

    像是被石壁给吃掉了。

    应之真大惊失色:“这石壁有蹊跷!”

    “我们长了眼睛,用得着你说?”高个子魔人一直注意着简小楼的一举一动,他上前几步靠近那面墙,学着简小楼的模样出手进攻,随后消失。

    简小楼站稳之后感受了下,这里面灵气充裕,浊气非常轻微。

    但她还是将符箓贴上,回到虚空阵中。

    石壁犹如须弥芥子,内里另有乾坤,不是很大,长宽各有十几丈,却遍地插满了各式各样的剑。正中一柄巨剑石像斜立在剑池内,剑雕上有四个纂刻大字——“天武剑阁。”

    下方一排小字——“剑冢重地,擅入者死。”

    简小楼小心翼翼绕去剑雕背面,同样密密麻麻纂满了字:“太真历一百二十六万年……”

    主要记载了天武剑宗建立的历史,开山祖师的生平功绩。这天武剑宗是星域太真界内的一个剑修宗门,宗门实力排行第几并没有任何记录。

    简小楼读完之后脊背发凉,都以为镇压魔小葫是一件法宝。

    岂料竟是一整个剑冢!

    只可惜她并非剑修,否则在此地顺手收一柄古剑该有多好。

    识海内斩业剑嗡嗡作响,表达着它的不满。

    随后进来的四人亦是陷入震惊,应之真揉揉眼睛:“剑冢?!”

    真是可惜,五人中没有一个剑修。

    商陆和矮个子魔人忙不迭取出传音对符,却没有半点声音。

    看来剑冢内有什么特殊禁制,隔绝了他们同外界的联系。

    商陆的眼睛里有一丝微光闪过。

    “魔小葫呢?”高个子魔人只关心这个。

    “应该就在剑冢内,找一找吧。”商陆道。

    于是五人散开去找。

    一找就是三天。

    “这些古剑绝大多数都很一般,又被魔小葫的魔气侵染,一些已经失去灵性。”高个子魔人说道,“一些比较极品的,应该已经被人拿走了。不过名剑得遇剑主才有灵性,许是与我们无缘。”

    “这柄剑就不错。”

    简小楼停在剑池角落,指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剑。

    高个子魔人凑过去看:“你怎知?”

    “魔小葫就在这柄剑下。[.mhtxs. ]”简小楼已经听见它“咕噜噜”撸舌头的声音了,“是不是啊小葫,忍的很辛苦吧,是不是想要抱着我舔?嘴巴里说讨厌我,身体却很诚实啊!”

    “滚滚滚,滚远一点!”魔小葫咆哮的声音,就从此剑下方传来。

    另外三人也围过来:“拔剑?”

    “谁拔?

    “一起拔。”

    于是五人围成一个圈,解开符箓,灵气汇聚于手心,再注入剑柄内……

    ****

    “已经过去三日,还是没有找出小葫藏身之地么?”

    缺望向海面那一轮渐圆的明月,同禅灵子传音,“残影,我只余下两日。”

    禅灵子顺着他的视线,也望向那一轮明月,终于问出心中疑惑:“月圆对你究竟有何影响?”

    “我会失去意识。”

    “失去意识?”

    “是的。”缺经过一番思虑,坦诚道,“待我失去意识之时,玉纱夫人会醒过来,她的修为只有金丹初境界,撑不住法阵。”

    禅灵子略微怔忪,不明白他的意思:“你同那位玉纱夫人是怎么一回事?”

    缺探一眼一枯道君:“她本名秦明莎,一枯的弟子。”

    此番前来帮忙,既是看在禅灵子的面上,也是看在一枯的面上。

    他心里清楚,愧对一枯的养育之恩,一直是秦明莎心里的一个结。

    禅灵子眨了眨眼睛:“原来是她。”

    “怎么,你知道?”缺颇感意外,因为他同秦明莎相识时,禅灵子已经遁入空门不理世事,“怀幽告诉你的?”

    “不是。”禅灵子徐徐摇头,“中央天域战乱结束之后,阿芙前来迦叶寺找过我,逼问你的下落,说你为了一名天道宗女弟子,写了休书给她。”

    缺的声音夹杂一丝凉薄:“那个贱人……”

    禅灵子蹙眉:“此事你的不对。”

    即使魔族人百无禁忌,抛妻弃子也是要被唾弃的。

    缺与他的妻子阿芙青梅竹马,感情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从前缺的个性有些风流,也并非真的风流,只是嘴巴贱贱的乐忠于调戏女人,其实心里没有任何**邪的想法。这一点禅灵子可以作证,因为相貌生的有些女相,禅灵子没少被他调戏。

    两人正是因为“调戏”才不打不相识。

    而阿芙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魔,但凡被缺调戏过的女人几乎都被她给杀了,有一日甚至拎着长刀闯进禅灵子的洞府,逼问他是不是女扮男装,非要给他来个验明正身,险些给禅灵子气死。

    尽管如此,两人打打闹闹依旧相互扶持着走过四千年。

    只可惜,四千年相濡以沫,却抵不过与秦明莎的一面之缘。

    “我当年确实对她有些愧疚,除却一柄饮血刀之外,四千年攒下的身家全留给她,自己连一块灵石都没有带走。”在缺看来,他已经仁至义尽,“但我对她的那点愧疚,从她出手击碎秦明莎丹田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底化为乌有。”

    方才禅灵子就觉得哪里不对,秦明莎只有金丹初境界,怎么可能活了五千年而不死。

    思忖片刻,他惊诧道:“秦明莎寿元已尽,你使用了共生魔蛊,将她种进你身体里了?”

    默了默,缺点头:“我不想她死。”

    “可她已经死了,死去五千年了。”禅灵子难以置信,“缺,你是在逆天。”

    “你我逆天而行的事情做得还少?”

    “应消亡的东西,你将她强留在世间,她就成为一个逆天的存在。”禅灵子悲叹,“共生魔蛊日日噬心,苦不堪言……”

    而且每次共生换体时,都宛如扒去一层皮,崩断一身骨。

    换体者所承受的痛楚,不亚于身在无间炼狱。

    “只要可以留下她,什么苦我都能可以承受。”

    “你可以承受,她呢……”

    禅灵子想起秦明莎南灵洲头号女变态的头衔。

    如今倒是理解了。

    死后不得轮回,被种在他人身体内遭受折磨整整五千年,换成谁恐怕都不会比她强。

    “她……”

    声音透出茫然,缺垂首低低自语,“残影,她为我离经叛道,抛弃她所有的一切,她当年对我说,只要可以同我在一起,死都不怕。如今不必死,还可日日与我相伴,你说,她为何会不开心?”

    “执念惑心,深重到这般地步。”

    禅灵子悲悯的望着他,情绪有些难以自持。

    无法将从前那个洒脱不羁的缺,同眼前此人重合在一起。

    这其中是否也有自己的缘故?

    算算缺与秦明莎相识,正是天运遭受影响之时。

    禅灵子当年放下执念修佛的原因,是为了斩断他们的厄运。

    如今他脱凡而去,他们却仍深陷迷障之中。

    “我似乎想起他是谁了……”

    提起往事,缺脑海里终于渐渐浮出一个有些模糊的脸庞,他看向战天翔,声音穿透禁制:“小兄弟,你是不是东仙战家的人?”

    最近问他这个问题的人有点多,战天翔远远站在海边,收回望向森林的目光。

    尚来不及回答,战英雄突然起身,放下自己帽檐,一双溢满戾气的黑瞳冷冷盯着缺:“是你!”

    这个声音他只听过一次,却永远也无法忘掉!

    缺连他的脸都记不清楚,莫要说声音了,还是御天娇笑了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东仙战家老祖。”

    她从前跟在规元身边,对东仙还是极为熟悉的。

    “你是战英雄?”缺的语气有些淡薄,“当年区区一个筑基,如今已是化神境界,很不错。”

    “你们认识?”一枯道君狐疑着询问战英雄。

    战英雄没有理会一枯道君,拳头攥的咯吱作响,极力保持镇定的模样:“秦明莎人呢,死了没有!”

    一问出口,一枯道君面容凝滞。

    那个勾引他徒弟的魔人,害他颜面尽失心魔缠身的魔人,莫非就是此人?!

    “她很好,不劳你费心。”

    人家既然坦诚相见,缺也将斗篷帽檐缓缓放下,站起身来。战英雄与他有着夺妻之恨,他作为“夺”的一方,从来也没把当年只有筑基的战英雄看进眼里去,“只是我的女人,你竟还一直惦记着,我很不开心。”

    “缺?!”

    一枯道君当年没少同他打交道,也没少吃他的亏。

    御天娇锁着黛眉看向缺,此人她不曾见过,但“天残地缺”在疯魔岛一直都是传奇一样的存在。这些年魔族没少去寻找缺,却一直杳无音信,皆以为他已陨落。

    御天娇起了拉拢之心,犹豫下又放弃。

    这些恃才傲物的老家伙们,连她曾祖父当年都头疼,自己降服不住。

    七星逆转阵动荡不稳,禅灵子有些摸不着北。想起一枯道君说战英雄是他徒婿,秦明莎又是他徒弟,禅灵子微微皱眉,这可真是……

    “我找了你们五千年,真是万幸,你们都还没死!”战英雄抬起手,一柄短刃入手,霹雳电弧游走在短刃上,嘶嘶嘶,两端徐徐延展,拉长为一柄三尺六寸的长剑。

    “冷静!”一枯道君心里的恼恨绝不比战英雄要少,只是眼下若是闹起来,里面的孩子该怎么办,危机尚未解除,必须忍耐!

    “如何冷静!”浊气外泄战英雄漠不关心,他肯来完全是因为一贯在一枯道君前面装孙子。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住,一步离开光柱,雷霆之力骤出,出剑攻向缺。

    缺一弹指,饮血刀入手,横刀一劈,两道撼天之力隔空相撞。

    化神境界的威力不容小觑,寂静的夜空倏然风起云涌。

    两人离阵,两道光柱骤然熄灭。

    一枯道君和御天娇都被光波震飞出去,刷刷又是两道光柱熄灭。

    “真是冤孽!”一枯道君气怒交加,猛然喷出一口血,万万想不到筹谋许久,最后竟败在这里!横竖法阵是救不回来了,他浮尘一甩,也攻向缺,“受死!”

    “搞什么!”

    御天娇铁青着脸,手腕法镯突闪光焰。乌色魔剑迸射而出,她端着剑也跳进了战圈。

    缺不是禅灵子,不曾背弃过疯魔岛,于情于理都该出手相帮。

    在外围护法的元婴修士看到海滩上空光波似云海翻滚,不知发生何事,想要靠近却被一道道威压崩飞,无不在心中喟叹,这就是化神者的力量啊……

    阵中只剩下禅灵子一个人。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切有为法,因果早注定。

    是他们命中当有此一劫,也是自己的一场劫难。

    双手合十,默念经文,禅灵子周身虚幻的莲影渐渐化实,一朵莲花至他灵台飞出去,幻化出一道分|身,再是一朵莲花飞出去,又是一道分|身。

    一连四朵,熄灭的四道光柱再一次恢复光芒。

    他以一人之力撑起整个七星逆轮阵。

    *

    早在战英雄出手之前,已经套了防护罩将战天翔给打飞进海里。

    战天翔不明所以,从海里飞起来时,就看到他祖父几个打了起来,阵法上空那颗光球已经濒临破碎。那是阵眼,阵眼一旦碎裂,整个破虚空大阵便完了。

    战天翔骇然大惊,立刻绕过海滩飞向忘羽森林,披着隐身斗篷冲进封山阵内。

    森林早已成为一片焦土,他闭气飞了许久也没找到藏宝地的入口。

    脑袋开始有些昏沉沉。

    恍惚之中,听见鹰尖啸的鸣叫声。寻着声音找过去,看到小黑正和一只独眼鹰争抢一颗桂圆大、透明的珠子。

    那颗珠子被翅膀拍的跳来飞去。

    战天翔二话不说拍了拍储物袋,眼前即刻浮现出一具黑色重弩。

    侧了侧身,他端着弩微微眯起一只眼睛,瞄准。嘭的一声,箭矢飞出,将那只独眼鹰当胸贯穿。只听凄厉的一声惨叫,独眼鹰流星一般被箭矢带飞出小黑的视线。

    不知是死是活。

    “嘎……”秃毛小黑哆嗦了一下。

    “还不快吃了它。”战天翔指了指那颗珠子,“发什么呆呢?”

    小黑连忙去追精魄,一口吞下。

    浊气侵体浑身不舒服,战天翔道:“小楼人呢?”

    小黑一面炼化那颗精魄,一面带着他前往地坑。战天翔跳入地坑,满地骨粉纷纷扬扬,没看到简小楼,只瞧见一个大窟窿。

    小黑沉进窟窿,战天翔跟着下去,又落在水里。

    洁癖症简直不能忍,先是被喷了一身粉末,再是混进水里,揉一揉都能成面团了。

    顺着甬道行至尽头,再无路可走。小黑停顿在低空,同他大眼瞪小眼。战天翔一转头,注意到石壁上那两个影子。

    同简小楼几人的反应一模一样,吃惊。

    尤其看到一个影子持剑刺进另一个影子的心窝时,脊背紧紧绷了一下。

    “嘎……”小黑叫了一声。

    “怎么了?”战天翔回神。

    小黑飞到对面的石壁,战天翔一看,这石壁有一处浮雕正在发光,呈短剑的形状:“这柄短剑,怎么和影子手里拿的一样?”

    战天翔伸出手摸了摸,咔咔,镶嵌在石壁上的短剑突然飞了出来。

    石质渐渐散去,露出它的本来面貌,是一柄绛色短剑,华光潋滟。在它破墙而出的那一刻,对面石壁上的影子瞬间消失。

    战天翔向后稍退几步,那短剑随着他向前,他蹙了蹙眉:“你想做什么?”

    绛色短剑绕着他飞了一圈,落在他的手边,战天翔犹豫着伸出手,握住剑柄,识海瞬间受到一股剧烈冲击……

    ——“谁写信是用‘你你我我’的,也显得太没水准。”

    ——“那该如何写?”

    ——“我应是‘吾’,你应是‘汝’,形容心爱之人,就该是‘卿’。”

    ——“有什么不同么?”

    ——“当然不同,打个比方,‘我最亲爱的人啊’和‘卿卿’,你觉得哪一个更有水准,更有格调?”

    ——“卿卿…………?”

    “……”

    战天翔抱着头蹲了下去。

    脑子里不断涌现一些纷乱的回音,这些回音时高时低,时远时近,难以捕捉。

    小黑飞在低空,惊悚的看着一团团灵气从短剑内抽离,被战天翔无意识的吸纳,灵气暴涨数倍,从筑基中期提升到后期,又特么提升到圆满……

    小黑嘎嘎嘎,嫉妒羡慕恨,赶紧炼化灵府内那颗灵魄。

    不能落后,落后就要挨打啊!

    ***

    剑冢内。

    五人还在拔剑,此剑重如万钧,一点点抽离剑池极不容易。

    “嗡嗡嗡……”

    “嗡嗡嗡……”

    剑冢内上万柄剑忽然颤动起来,他们不由注入更多的灵气,加快拔剑的速度。

    终于听得轰的一声。

    剑下炸出爆响,看来镇压小葫的封印已被破开。一团黑气喷了出来,化为一个黑毛球团子就朝石剑雕塑上撞。

    嗖一下不见了。

    五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原来离开剑冢的出路就在剑雕上。

    “追!”

    五人贴上符箓冲向剑雕。

    脱离剑冢之后简小楼癔症了下,她从石壁进入剑冢,却是从战天翔手中的短剑出来的。周身灵气缭绕,纷乱不稳,战天翔盘膝坐在地上,眉间深锁,表情极是痛苦。

    进阶速度太过猛烈,灵脉气**难以承受,他正在调息。

    不只简小楼发呆,其余四人对于突然冒出来的战天翔也是惊诧。

    他人不在七星阵中,竟不畏惧浊气走到这里?

    并且还在进阶。

    几人望着他手里的短剑心生疑窦,剑冢就在这柄短剑之中?

    这也是他进阶的原因吧?!

    应之真第一眼看到的是小黑,接开符箓质问:“贱鸟!我家阿烈呢?!”

    其余人顾不得多想,抓住魔小葫要紧。

    “跑去哪里!”商陆顺着甬道追了上去,口中念念有词,手中葫芦口如手电筒一样射出一道强光,笼罩住黑毛球团子。一个红毛球团子从葫芦口噗一声飞了出去,同黑团子撞在一起。

    “该动手了!”合作关系到此就算破裂,矮个子魔人祭出兵刃去抢魔小葫,“速战速决,这浊气真他妈厉害!”

    商陆可以简单操纵大葫,但以他的修为是收不了人的。

    激发大葫收人的神通,至少也得元婴修士才行。

    若不然来一百个筑基魔修都不够他收。

    高个子魔人攻向商陆:“魔圣吩咐过,除了小葫,咱们还要抢大葫。”

    商陆冷笑:“抢走大葫你们魔人也用不来。”

    高个子魔人突然咦哈哈哈的大笑几声,忽又绷住:“咳,至少你们也没得用!”

    “先问问我的红莲!”简小楼揭开符箓,抽出红莲,再不乐意也得保护商陆。同时因为大葫的提醒,她又分出一缕神识防备着商陆。

    应之真忧心他的太息神鹰,恨不得手撕了小黑,但也知道轻重缓急,准备追上去帮忙。商陆却传音给他:“应师弟,这里我和简师妹应付的来,你去把剑冢给抢了。”

    应之真愣了愣:“咱们不是来帮忙的么,为何要抢东西?”

    “太师伯方才吩咐的,剑冢太过重要,咱们宗门剑修可不少,他们佛国又不需要。那人正在入定状态,你自虚空阵出去,抢走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再回来虚空阵,不会有人发现的。届时咱们全都推在魔人身上就是!”

    “好!”

    应之真不疑有他,立刻贴上符箓靠近战天翔。

    作者有话要说:  楚封尘:放下那个剑冢,那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 神豪从垃圾回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