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不知战天翔有没有感觉的到,简小楼是一点儿感觉也没有。[$$.mhtxs.]风雨欲来的压力之下,她一直在自己的识海内领悟地藏经的第二套法门——导地术。

    这导地术是一套防御性功法,同她一直修炼的锻体术差不多,也是用以加固肉身,增强肉身抵御能力的。不过作为成长型功法,它拥有另外一项奇特的神通,当身体遭受灵力攻击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自己物体化,肉身变为导体,将对方的力量传导入地面,自己只承受一点点伤害而已。

    她大抵参悟出了一些门径,法诀什么的也都熟稔在心,只差亲自实践一番了。

    听见穆如意的声音,她忙不迭退出自己的意识海。

    此时魔气已经差不多散去,洞天内灵气滚滚,如烟波海浪,上下跌宕。而这些灵气的来源正是战天鸣结丹的山洞。

    嗡嗡,嗡嗡,气浪颤动的频率逐步加快。

    山洞外侧的石壁开始出现细碎的裂纹,是内部灵压过强导致墙体开始崩溃的征兆。

    这些现象无不说明一个事实……

    “天鸣成功结丹了!”

    眼眸亮如星辰闪烁,穆如意涨红着脸激动道,“他成功了!真的成功了!没有依靠我的血火他依然成功了!”

    这些日子天知道她有多担忧!

    如今终于为战天鸣松了一口气,也为自己松了一口气。与他双修虽是自愿的,可谁又真的甘愿天人五衰?

    战天翔也是微微有些怔楞。

    是的,他一贯很厌恶战天鸣的为人处世,非常厌恶。但又不得不承认战天鸣的确很优秀。就算自己的天魂没有缺失,一直是一个正常人,大概也不能像他一样优秀。

    如果战家在自己手中,铁定是要完蛋的。

    也难怪父亲母亲眼里心里都只有他。

    莫说他们俩,连简小楼都有些佩服起战天鸣来了。魔血侵扰心脉,战家的功法还拥有致命缺陷,战天鸣都能抗住重重压力克服心魔成功结成金丹,足见此人心性之坚毅。

    不过……

    成功归成功,该来的始终躲不掉。这股金丹气息之下隐藏的魔气,好似隐匿在深海里的海兽,蛰伏已久,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简小楼拽了拽战天翔的袖筒,指了指石壁。

    那些因灵压而产生的裂纹不仅越来越深,还渐渐变成黑褐色。

    “如意,莫要傻笑了快些过来。”看到那些黑色纹路,战天翔眉间皱成深深的沟壑,召唤出银枪攥入手中,挡在简小楼身前的同时招呼穆如意。

    “怎么了,你的脸色为何如此难看?”穆如意正在激动着,根本没有在意这些,正纳闷之际,突听轰隆一阵爆炸声,她身后的山洞猛然炸开,气浪伴着碎石一瞬将她击飞出去,摔在石壁上又滚落在地。嗓子眼一咕哝,哇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

    发生的太快,战天翔和简小楼想出手都来不及。

    幸好穆如意修为不弱,否则必定重伤。

    “怎么回事?”她撑着防护罩从碎石里爬起来,有些怔忪。

    战天鸣长身玉立缓缓从洞内走了出来,原本柔和的面部线条绷的极为冷硬,双眼毫无焦距,周身灵气和魔气纷乱交织,一副走火入魔的标准状态。

    穆如意惊讶道:“不是都已经克服了功法缺陷成功结丹,怎么还会走火入魔?!”

    战天鸣机械一抬手,虚空扼住她的脖子,轻松便将她抓离地面。

    手指一用力准备捏碎她的骨头!

    “快放开她!”

    锵……!

    战天翔气与神和,一股强劲的护体灵气激发出来,枪走如龙,朝向战天鸣刺去。

    战天鸣如今一切仅凭本能反应,立刻放弃杀死穆如意,改向战天翔进攻。<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简小楼赶紧顶着防护罩冲过去将昏厥的穆如意拖了回来。

    “大哥!”战天翔一面与他周旋,一面镇声说道,“大哥,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你不是时常训斥我做事情总爱半途而废吗,如今你也要半途而废不成!”

    战天鸣毫无反应,双方力量悬殊过大,两三下便将战天翔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被他一掌击飞出去,战天翔只觉得自己一身骨头碎了一半,气**损伤,血气逆行,直冲天灵。

    意识恍惚中,又被战天鸣虚空锁喉,提离地面。

    “喂,快看这里!”

    简小楼见势不妙,以心念催动斩业剑劈向战天鸣。

    三人中她的修为最低,然而斩业剑这一剑斩下,剑气与他周身环绕的魔气相互冲撞,竟然嘶嘶烧出簇簇黑火,将战天鸣给逼退了数步!

    战天鸣周身的黑魔气似乎感受到了恐惧,继而化为暴怒,黑魔气一瞬压过灵气,气凝成剑,以迅雷不及掩耳刺向简小楼!

    完蛋!

    简小楼在心中狂呼,他们没把战天鸣唤醒,反而使得他更癫狂了。

    而且这速度太快力量太强根本挡不住!

    小黑要飞上去被她一把捞回来。

    “软绵绵,对,软绵绵快出来,你主人快要玩儿完了!”

    在此之前简小楼从未使用过软绵绵,一直将它蕴养在识海内,说熟悉也熟悉,说陌生却又陌生,彼此神魂连接需要时间,软绵绵慢吞吞苏醒的时候,气剑已经戳到眼前了!

    猝不及防,一个身影挡在身前。

    只见战天翔张开双臂,连层防护罩都不曾结下,硬生生以肉身将那些气剑全部接下。

    简小楼惊慌失措:“你疯了?!”

    然而战天翔瞧着完全没事的模样。

    非但如此,还连施几诀,扔下道道阵旗将战天鸣定在原地。

    徐徐的,“战天翔”偏过头来,冲着她贱兮兮的一笑,露出四颗尖长獠牙:“贱人,巧的很,咱们又见面了……”

    简小楼愣了愣,深深吸气:“贱人,怎么是你。”

    “我早说过要亲手杀了你,又岂能让你死在别人手中,尤其死在战天鸣手里?”他得意一笑。

    其实心里已经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那蠢货迷迷糊糊中真就这么扑过来挡,若不是他及时接管身体,现在早就被扎成刺猬了!

    简小楼心念一动,撺掇道:“你不是要杀战天鸣么,眼下是个好机会,还不快动手?”

    “哈哈哈。”地魂大笑出声,“我虽然无法掌控身体,但对外界发生的一切全都了如指掌!我原本是想杀了战天鸣,可他如今根本不配我来动手,就让整个东仙看清楚他的真面目,让众人知道我才是真正的战家继承人!”

    怎么回事?

    简小楼直接懵了。

    大长腿明明说地魂只能稍微感知一些他的情绪,如今看来发生在本体上的一切,地魂完全感同身受,所以说地魂又进化了?

    说着地魂几个瞬移向洞口走去。

    “外面全是要杀你的修士,你想去哪里啊?!”

    “杀我?杀我?!哈哈哈哈,就凭那些弱小无知的喽啰?!”听到笑话似的,他又在那张狂大笑,“这蠢货从没干过一件像样的事情,砸天碑到是教我刮目相看,所以说这就是女色的力量?啧啧……说实话,我都不想你死了……”

    他回头眯眼,悠悠看着简小楼,“他们不是揣测战家二公子是深是浅吗,我这就出去大杀四方,杀的那些喽啰全都跪在我脚下苦苦哀求我,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这个战家二公子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人!我是谁?哈哈,我是未来的战家家主,也将会是空前绝后的一任战家主!什么厉家霍家百里家天意盟都给我去死!统统去死!今后我要统一东仙,不,今后我要统一整个中央大陆!”

    简小楼好想吐血,这一股子“愚蠢的凡人们啊快些匍匐在我脚下颤抖”的神情,中二的她不忍直视,只想拿鞋底子抽他!

    “行了,天还没黑,做什么白日梦?我警告你,你给我老实点儿,不要出去给大长腿惹祸!”

    捻诀施展子午合体术,简小楼肉身化虚飞身上前。地魂早有准备,不与她纠缠逃的飞快。

    心道绝不能让他跑出去,简小楼灵气爆体也是逼近了自身极限,眼看就要附身成功突然背后一凉,竟是战天鸣挣脱了法阵束缚杀气腾腾的扑了上来!

    简小楼刹不住一头撞进战天鸣身体里。

    地魂哈哈大笑着跑了。

    简小楼欲哭无泪,被这兄弟俩折磨的有些想骂娘,真想把穆晚烟绑过来瞧一瞧,让她亲眼看看自己的杰作,将两个亲生儿子折腾成这样,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嘎……”

    脱离了简小楼的束缚,小黑疾飞上前,双翅一个合拢,羽毛炸起,噼里啪啦的火电蛇在羽毛游走。它再猛的张开双翅,一枚拳头大的火电球出现在眼前,翅膀一拍,将火电球拍在他脑袋上。

    哗!

    火光瞬间将战天鸣包围,虽然力量弱小,但简小楼在他肉身内感知到了恐惧。

    对啊!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体内的红莲可是降魔大杀器,如今修为不够,应该不会将战天鸣烧死,说不定可以压住他的魔气。时间紧迫,还得收拾那个中二地魂,没时间多想,简小楼姑且放手一试。

    她默念地藏经先前导言,使自己完全静下心,摒除一切杂念,试图再次窥探自己的神魂天境,那盏不灭莲灯正在那里……

    *****

    洞天内如火如荼的时候,第三层天狱早就乱成一锅粥。

    从二层跑下来的凶兽和原本就存在于三层的兽魔,为了争地盘厮杀的血头血脑。而霍家和厉家混进来的修士根本连战天翔的影子还没看到,就已经折在战家手里不少人,隐藏在修罗天狱内多年的暗桩也被拔了个干净。

    这是百里家的隐士干的。

    这会子他们正躲在无常的棺材里,默默看着外面人和人、人和兽、兽和兽火拼。

    岩浆瀑布附近一块地方,重力影响是最轻的,因此大伙全都聚在此处。

    ——“家主,还是没有寻到简客卿。”无常正通过传音对符向百里溪回报。

    ——“楚封尘人呢?”

    ——“他……他还在二层劈凶兽。”无常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家主吩咐楚封尘是自己人,他心中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事实证明果然是他太天真了,好心好意邀请楚封尘入他棺材内,隐身带他进来,竟然被他鄙视了好半天,说什么大丈夫堂堂正正……

    于是所有人都进来了,只有他一个还在上面牛气哄哄劈凶兽。

    等他浴血奋战杀出一条血路下来三层,估计这里也该散场了。

    百里溪那头果然沉默了下来。

    “哈哈哈……”

    突然一阵张狂的笑声吸引了无常,他眼眸骤亮:“家主,战家二公子独自一人出现了。”

    ——“保护他。”

    无常应诺:“属下遵命。”

    然而大家却一个个抽着嘴角:“无常大人,您确定他用得着我们保护……吗?”

    无常稍稍一看,也是凉凉吸了口气。

    此子明明只有筑基中期境界,为何会给人如此强大的压迫感,只在人群中一个来回,就卸了十几人的灵器。

    “愚蠢的喽啰们,想来杀我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束在脑后的马尾被灵力崩裂开,墨黑长发飞散着,地魂嚣张且傲慢的扔掉手中一沓宝剑和灵器,掏出帕子擦了擦手,“我战天翔站在这里不动让你们杀,你们也没这个本事!”

    “口出狂言!”

    一名金丹修士大喝一声,手中拂尘一甩,直冲他面门攻去。

    天意盟主还是得顾着点儿战家的,不敢放任厉霍两家吃相太难看,因此并没有太多金丹修士被准入修罗天狱。这手拿拂尘的乃是厉家供奉韩通天,金丹中境界修为,是厉霍两家此次出动的人马中修为最高者。

    见他现身且出手,众修士立刻呼应着蜂拥而上,却纷纷被战家人拦下。

    地魂果真站着动也不动,在韩通天的丹力快要逼近时,修罗血意剑凭空出现,无视重力“嗖”的飞上前去。

    修罗血意剑乃战家家传至宝,韩通天心中自然畏惧,但在一个无知小儿手中能发挥什么作用,故而他冷冷一笑:“雕虫小技!”

    拂尘一甩,丝丝光线击出,蚕丝将血意剑缠个结结实实。

    他心中大为得意,将此剑夺走,又是大功一件。

    地魂唇角浮出一抹蔑笑,双掌开阖向前一推,只听嘭的一声,血意剑剑身突然崩溃,化为一团微有凝固的血液,反缠上韩通天手中拂尘,且顺着拂尘攀上他的手腕。

    韩通天错愕了片刻,突然发出一声凄厉悲惨的狂吼:“我的手臂!”

    众修士都被这一声惨叫惊住,眼睁睁看着韩通天以手作刀砍了自己那条被血液包裹住的手臂,连连向后狂退,口中仍在悲呼:“手臂,我的手臂!”

    “哼……”

    地魂五指一抓,血液再度凝结成血意剑,回到他的手中。

    一截残肢白骨啪一声掉落在地。

    原本混乱的场面瞬间就定格了,无常几只蹲在棺材里纷纷瞠目:“家主,怪不得战家会把这位二公子藏起来,他竟能使出血意剑的大神通‘万法俱灭’,这可是十几代前就已经失传了的神通……”

    无常向百里溪汇报时,厉家和霍家的人自然也在汇报。

    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扬出去。

    “这是什么神通!”

    楚封尘的声音突然压了下来,他凌厉的看向地魂,“我曾与你父亲比过剑,他为何从来没有使用过这招?”

    地魂尚未回话,楚封尘已经持着无我剑飞上前,重力似乎对他影响并不大,“来,再使一次,我看我能不能接得住!”

    然而大神通岂是如此容易的,地魂方才为了亮瞎众人双眼使出来已经耗尽灵气:“你滚开,我还有事,没空同你这疯子浪费气力!”

    “你比不比?”

    “不比!”

    “真不比?”

    “不比!你这喽啰能奈我何?!”

    “我打你!”

    无我剑红光大作,楚封尘追着地魂劈了过去,“快给我使出神通,我要试试能否接住!”

    地魂立即横剑去挡,无我和血意在半空咣一声相撞,爆发出剧烈的光波气团,两个人都向后退了几步。地魂虎口剧痛,震的意识海颤动不已。

    糟糕,那蠢货竟被震醒了!

    楚封尘甫一站定,立刻端着剑又上去劈他:“快使出来!”

    地魂恨的牙痒痒,上次是简小楼,这回是这杀千刀的疯子!命魂再没用他也是本体,只要命魂保持清醒,他永远也掌控不了身体,只能愤恨抽身离开意识海。

    于是剑倒地人倒地。

    “二公子?!”

    战家的人惊惶奔上前,这情景凭谁看了,都是楚封尘将他给劈晕了。原本已经占据的优势瞬间失去,战天翔性命堪忧。

    无常无奈的从棺材里跳出去,忍不住问道:“家主,楚封尘真是我们这边的么?”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说一件事……

    本文任何男男关系都是正常的,木有bl情节啊。。。。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