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战家。<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应该是阿翔的地魂。”焦二推测,“真是料想不到,地魂如今已经强悍如斯,若是阿翔能将地魂融合,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只可惜你我寻他天魂这么些年,始终毫无头绪。”

    天狱内的情况,通过传音对符一直在向外间传递。

    知道战天翔竟可使出修罗血意剑的大神通,厉家霍家纷纷坐不住了,立刻对战天翔下了必杀令,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修罗天狱。

    “确实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此刻战家家主战承平坐在廊下,气定神闲的捏着几枚灵果投喂鹦鹉,他的容貌保持在三十几岁,是个儒雅的美男子,“有时候我甚至会想,若是让地魂占了阿翔的身体,是不是更好一些。”

    焦二并不认同;“那地魂太过桀骜跋扈,心狠手辣,不合适。而阿翔善良温和,待人以诚,又很会为他人着想,同你曾经很像。”

    “曾经……”战承平的神情有些恍惚。

    曾经他也是个骄傲的人,觉得双修之法对穆氏女不公平,一个人苦苦撑过结丹,直到第一次结婴失败走火入魔……

    他怕了……

    投喂完鹦鹉,战承平抚了抚袖子站起身,“曾经年少无知,不提也罢。我这小儿子可怜,一直是我一块心病,因此一直竭尽所能在暗处护着他,使他远离伤害。他可倒好,不知听谁教唆,说他喜欢的姑娘可能身在修罗天狱,就不管不顾的跑去砸天碑。”

    焦二沉默不语。

    “我为何会生出这么个儿子?”说起此事,战承平就忍不住动怒。

    “阿翔毕竟年轻,只是一时冲动。”

    “所以他就得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既不愿过安稳日子,从今往后我就好生栽培他。”

    两人正说着话,战承平腰间的传音对符震了震。

    他凝神听后面色微微一变。

    焦二问:“何事?”

    “原来修罗天狱内真有异火。”战承平蹙了蹙眉,“还让那小姑娘得了。”

    ****

    简小楼身怀异火的事情彻底暴露了。

    起初她的打算,只是借用红莲伏魔的力量压制住战天鸣的魔气而已。岂料进入神魂天境之后,红莲还是拽的二五八万一样,不听话也就罢了,还催动漫天火雨来喷她。

    简小楼好说歹说拿它没辙,退出后另外想办法,先以子合体术拖住战天鸣。

    随之就听见夜游的声音。

    ――“你为何时时都能遇到危难?”

    简小楼没好气:“因为我不像前辈法力高深,可以在九天之上恣意遨游。”

    ――“我教你一个收服红莲的好法子。”

    简小楼皱眉:“什么法子?”

    ――“你问素和。”

    “……”这特么真是一个好法子!

    ――“呵呵,问我我就说?我凭什么说?她是谁?算老几?”素和的冷笑声传来,听起来心情非常糟糕。

    ――“小楼,你知道素和现在在做什么么?”

    简小楼正在战天鸣体内抵抗魔气,哪有功夫管一只鸟做什么。

    ――“不过我身为长辈,晚辈心有疑问解答一下也是应该的。”素和的态度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和蔼可亲地道,“要收服红莲非常简单,你手中那只八哥鸟不是红莲原本的主人么,我之前就曾说过,本体在,红莲才会存在,本体寂灭,红莲也将消失。”

    “所以呢?”

    ――“你威胁它,若它再不肯从你,你就宰了那只八哥鸟,活剥清蒸油炸什么的。它就一定会乖乖听话,任你予取予求。”

    简小楼无语:“你当它有这么傻?”

    ――“一颗内丹而已,你当是有多聪明?”

    听他说的煞有其事,简小楼还是不敢相信:“可它知道我和小黑感情深厚,并不会宰了小黑。”

    ――“它知道个屁,我怎么跟你这笨蛋就说不通呢,不管红莲在你们那里有多厉害,它就只是一颗内丹而已,连这条蠢龙都不懂人间情爱,它一颗内丹怎么会了解你们人类那般复杂的感情?”

    咦,似乎有些道理啊。

    简小楼决定试一试,正准备再次进入神魂天境的时候,想起之前摘葫芦那茬,神色一肃,尊称也不用了:“夜游,你是不是和素和一起去金羽那里偷葫芦了?”

    ――“是他要去,我是被逼的,你搞清楚。”

    ――“哦,我们还在路上飞。”

    “那你们小心一些,量力而行。”简小楼知道怎么劝他都不会听了,在心里默默叹口气,又疑惑道,“不过你手里不是有一面空间挪移镜么,怎么还用得着飞呢?”

    对面突然没了声响。

    简小楼喊了两声得不到回应,于是再次进入神魂天境,按照素和教的威胁红莲。

    没想到那朵十八瓣红莲当真有些畏惧的缩成一团。

    简小楼亮着双眼挺直腰板继续威胁。

    最终结果就是她真以这种奇葩方式收服了红莲,红莲耷拉着十八瓣叶子,化为一盏巴掌大的莲灯融入进她的识海内。

    她成功以业火压制住战天鸣的魔气,事情似乎皆大欢喜圆满解决了。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当她退出战天鸣的肉身,才将小黑装进兽囊,不知为何,身体突然爆炸了一样,红雾如核弹爆发,透过她的每个毛孔喷薄而出。

    整个岩浆瀑布剧烈震动。

    外间正在拼杀的修士全都愣住了。

    “这是重宝现世?”

    “是火种!”

    “有人取得异火火种了?”

    地心之上存在异火是有可能的,这些年各家派人进来修罗天狱,一个是为了处理秘密任务,另一个原因就是寻找异火,只可惜从不曾有人寻见过。

    “是哪一家得到的?!”

    洞天炸开来,岩浆狂喷。

    战天鸣和穆如意都被红雾给炸飞出去。

    魔气被压制过后,战天鸣原本的意识有些模糊,爆炸反而将他给炸清醒过来,惊诧之下连忙施法稳住自身,同时定住慕如意。

    走火入魔战天鸣是有感觉的,不过他只以为是受功法缺陷影响,慌着去找战天翔几人,却只在已经崩溃的山洞里看到简小楼愣愣站着,身上隐隐有些红雾钻进钻出。

    战天鸣微微一怔,异火?

    是在洞天里得的?

    不对,应该一早就有,所以越泽才会抽她魂铸剑。

    无常也是一惊,连忙向百里溪汇报:“家主,简客卿出现了,而且还收服了异火。”

    “异火?”

    百里溪在府中听到这个消息,不由晃了下神。mhtxs. []

    鸢尾倒是双眼发亮:“一直传闻天狱内有异火,不曾想竟是真的。”

    百里溪摇头:“她应该原本就有,只是不知因何缘故突然暴露,这下麻烦大了。”捏了捏太阳**,沉吟许久,她嘱咐无常,“我记得你那里应该还有一颗阴阳转轮丹?”

    无常:“是。”

    “让她吃了。”

    “遵命。”

    鸢尾问:“家主,阴阳转轮丹是什么?”

    百里溪并未回答,简小楼是解开二葫秘密的希望,绝对不能出事。想了想,她站起身微微伸展双臂,鸢尾立刻招呼外间侍女入内,一众侍女娴熟的为她整理衣冠。

    ――“无常,不惜任何代价保护好她,带她出来,我这就前去接应你们。记住,是不惜任何代价。”

    “遵命。”

    无常神色凝重,有多少年不曾听到家主那句“不惜一切代价”了,看来这位简客卿对家主而言非常重要。

    那么他豁出命也要完成任务。

    ――“不过你也得好好的,不许出事。”百里溪又补充一句。

    “……遵命。”

    唇角不自觉微微弯起,无常收了传音对符,定了定心,在众修士踟蹰不敢妄动之际,留下一个副棺让手下们潜伏在内,自己则背着主棺隐身潜进简小楼所在的方位。

    而这厢战家在后方守着战天翔的人,看到战天鸣成功结丹,欣喜大喊:“大公子!”

    如此一来,他们的胜算就更大了。

    战天鸣探见人堆里被护住、已经昏过去的战天翔,眉梢一蹙,抱着慕如意飞了过去:“二弟怎么回事?”

    “楚封尘打的!”

    “对!是他是他就是他!”

    一众人齐齐指向楚封尘,恨恨地道。

    “我已经道过歉了。”楚封尘正准备去找简小楼,听见这话,他止步回头,“非常抱歉,我不该朝三暮四,见异思迁,我的错。”

    这都什么和什么?

    战天鸣检视过战天翔,知他是因地魂附身导致的精力虚脱,也不知这疯子在说什么。

    却不知楚封尘当真在反省。

    他来天狱原本是为了寻找简小楼,在二层打完凶兽刚下来三层,又恰好看到战天翔施展剑意神通,体内鲜血一瞬就燃了,一时兴奋过了头。

    然而他还没有和简小楼的斩业剑比出一个高低,居然又被血意剑给吸引了,如此三心两意乃是剑道之大忌。正确的步骤是,他得先和斩业剑有个了断,再来和血意剑一较高下。

    这样才对。

    “不过我会再来找他的。”

    楚封尘撂下句话,再向简小楼奔了过去。

    简小楼压了许久才压下这股暴走的火种灵息,她表情很镇定,只默默在心里流下两行宽面条泪,果然这红莲从头至尾就是一个坑爹货,出世就出世,还要搞这么大动静。

    行了,这回除了去迦叶寺当主持之外,真的再没有别的路走,

    而现在能不能活着去迦叶寺都成问题了。

    正想办法如何脱身,眼前虚空中突然伸出一只惨白惨白的手,指尖捏着一颗丹药,传音给她:“简客卿,吃了它。”

    鬼?!简小楼惊了一跳,撑起防护罩就向后跑。

    “莫要害怕,我同你一样也是百里家的人。”那只惨白惨白的手又凭空出现在眼前,挡住她的去路,根本不给她抵抗的机会,硬将丹药塞进她嘴巴里。接着从手蔓延全身,显露出一个一身白衣、金丹中境界的修士,此人五官生的秀美,薄唇血红,面色有些诡异的白,眼眸却是异常有神,背上背着一口烟灰大棺材。

    “无……无常前辈?”

    简小楼从没见过无常,不过却知百里世家有这么一位一等供奉存在,看来是百里溪派来搭救自己的,吊着的心总算是稍稍落下。

    “前辈给我吃的什么?

    “阴阳转轮丹,家主吩咐的。”无常没有解释太多,“咱们走。”

    说着,无常抓住简小楼的肩膀飞离废墟,飞上矮丘。

    而楚封尘也正好赶来:“找你可真是不容易。”

    “你还有脸说,若非你这仆人不靠谱,我能遭这罪?”简小楼想起此事就有些生气,若不是他轻易就被人调虎离山,自己也不会轻易被抓。

    楚封尘自知有错无话可说:“走了。”

    于是无常和楚封尘一左一右,将简小楼夹在中间朝着升降凹石走去。

    他两人都是金丹中期,厉霍两家的人不敢乱动,更何况禀告回各自家族后,得到的命令都是先不理异火火种,除去战天翔才是当务之急。

    简小楼倏地想起地魂,顿住脚步:“战天翔在哪里?”

    无常看一眼楚封尘:“楚道友逼着他比剑,他不从,被楚道友打昏了。”

    楚封尘的脸色有些难看,为何一个个都来数落他,好不容易才将这事儿给忘记了。

    “打晕了?!”简小楼放出神识探过去,果然在战家的阵营里看到战天翔,此时他已经醒过来了,应该是刚刚醒来的,抱着头坐在地上,似乎头很痛的样子。

    可能是感受到什么,他抬眸看向简小楼。

    单看这有些呆呆的眼神就知道是本人,简小楼终于舒了口气,心道这疯子总算干了一件好事,她传音过去:“大长腿,我异火暴露先离开了,你千万小心一些,我们外面见。”

    “异火暴露了?”战天翔迷瞪了下,才醒过来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恩,你保重啊。”简小楼觉得挺对不住他的,一直以来总待她那么好,如今还因为自己被抓来天狱受刑五年,惹上一群仇家追杀上门。

    这也是她拼了老命压制战天鸣魔气的原因。

    当然导致异火暴露这纯属意外。

    “你不要担心,我这里有无常前辈和楚封尘前辈,而且百里溪已经赶来修罗天狱外接我了,我没事的。”

    “那疯子靠谱?无常又是谁?”

    “百里世家一等供奉,很厉害的。”

    战天翔挣扎着站起身,脚下一个趔趄,被身侧人扶住。看一眼她身边的无常,一身阴煞之气丝毫不逊于楚封尘的剑气,也就稍稍放了心。

    两个筑基境界传音,金丹境能够探知,于是两人谁都没有太多话。

    战天翔默默目送她离去,尔后才将视线移去正同一名金丹修士斗法的战天鸣身上,看他也平安无事心中一松。

    战天翔没有上前帮忙,而是走到一旁打坐恢复。

    其实只要简小楼和战天鸣的事情全都解决,这些来杀他的修士他并不在意。

    修罗天狱内可不止一些二阶妖兽和兽魔,真将他给惹急了,就以血气召唤出岩浆下的四阶炎妖和精火兽来。

    或许因为自己活着太不容易,战天翔对于生命总是怀有一份敬畏之心。

    他鲜少出手杀人,但对于想杀自己的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这边简小楼三人已经快要接近升降凹石,重力感越来越强,速度越来越慢,遇上挡路的兽魔楚封尘一剑就给劈了。

    简小楼的修为同他们相差太远,稍有不慎就在后面。

    无常为了保护她一直刻意放慢脚步。

    楚封尘在前开路,回头质问无常:“你为何不将她装进你的棺材里?”

    简小楼心里一咯噔,不,她拒绝。

    岂料无常尴尬了下,清清嗓子,略有些赧然的道:“抱歉,我曾答应过一名女子,我的棺材除她之外,任何女子都不许进来。”

    简小楼吞了口唾沫,也不知是哪位女子如此重口味。

    终于走到凹石处,却并没有进入凹石,无常抓住她的肩膀,三人就这么直直飞了上去。简小楼才知道原来并非凹石可以摆脱重力,而是这处位置。

    进入二层,血腥味扑鼻而来,犄角旮旯内堆满凶兽尸体,有的已经开始发臭。

    随后进入一层,无常对楚封尘道:“楚兄,我是隐身进来的,还得隐身出去,简客卿就麻烦你带去外面了,我就随在你们身后。”

    楚封尘应了一声。

    出门时被看守官给拦住:“楚前辈,上头有令不准我等为难您,您一个人进去咱们容忍了,可这狱中犯人岂能随意带出去?”

    “但我并非犯人啊。”简小楼抢先开口,“你们压人下狱得有名册吧,大人不妨瞧瞧有没有我的气息留册。”

    看守官怔了下,抽她一缕灵息,摸出玉简核对了下,确实没有。

    “那你是如何进去的?”

    简小楼早已想好说辞,她将灵气全都汇聚在舌头上:“我之前被厉家一位客卿抓了,将我装进兽囊内,此人被你们抓了入狱,又死在下面,我就出来了。我还想问呢,罪人下狱不都要卸甲的吗,为何厉家的人不必卸,战家的人就得卸呢,咦,你们是不是收了厉家好处?”

    “一派胡言。”看守官恼怒的一拂袖,本想出手教训她,但瞧一眼楚封尘,他又不敢。

    “好吧,那你来解释一下我是怎样进去的。”简小楼两手一摊,“若无人抓我,我区区一个筑基初期,竟然混进了天狱,倘若上面追究下来,究竟是谁之过?”

    好利索的一张嘴!

    看守官瞠目了好一会,发现自己无言以对,心中生出一个念头,和楚封尘在一起,说不准也是第一剑宗的人,还是不要招惹了。

    “走。”

    楚封尘抱着剑,两人扬长而去。

    简小楼一转脸,就开始咕哝咕哝咽下去一口口的鲜血,舌头疼的她脑壳有些发麻。她筑基以后终于可以说谎话了,只是付出的代价有些惨痛。

    甫一出洞门,楚封尘突然一掌拍在简小楼后背,将她拍飞出去。

    简小楼摔在地上,正想骂他发什么疯,却听嘭嘭两声,一道刺目的金钟罩从天而降,正砸在自己先前站立的地方。

    楚封尘被罩了个结实。

    “南无阿弥陀佛。”一名蓝袍和尚从天而降,落在两人正中,“楚施主,贫僧得罪了。”

    “xxxx……”

    楚封尘寒着脸在罩子内骂了句什么。

    简小楼在罩子外是听不出的,只见他扬剑开始劈,无我劈在金钟罩上,金光耀目。

    简小楼盯着和尚上下打量:“禅师是?”

    “小施主,随贫僧走吧。”

    蓝袍和尚并未报上姓名,袖中甩出一道光芒锁链,却在半空被无常拦下:“南武禅师,许久不见,真没想到你如今竟成了厉家的座上宾,”

    原来是来抓她的坏和尚,简小楼赶紧躲在无常的棺材后面,只露出一个头,

    南武禅师微微一笑,尽显慈悲:“渡苍生,哪里不是渡?”

    无常脸上浮出一抹厌恶:“然而我百里家的人,就不劳禅师费心了。”

    南武禅师又是微微一笑,背后刷刷刷下饺子似的落下来七名金丹修士,五男两女,其中一个冷笑道:“不给,那就唯有抢了。”

    “来的还挺快。”无常红唇一勾,从简小楼这个角度看,颇有些传说中“邪魅”的意味,“八个打我一个,真是给足我面子,”

    不只八个,连简小楼都可以感觉到,周围灵息涌动,还有不少高阶修士藏在暗处。

    是不是厉家的人就不清楚了。

    一名妖娆女邪修掩唇笑道:“鬼面无常,西仙洲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我们谁敢轻视你,可惜呀,厉家招揽你多年,你却偏偏入了百里家。”

    “轰……!”

    几人正在说话,背后楚封尘竟将金钟罩给破开了,举着剑杀气腾腾的指向南武禅师:“秃驴,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

    南武禅师笑容一僵,知道金钟罩迟早会碎,可这才多久?

    “莫再废话,抢人!”

    战况一触即发,突有一道银铃般的声音从半空压下:“诸位前辈,还请稍安勿躁。”

    这声音简小楼辨识的出,是那位排场极大的岳念兮。

    果然,这念兮仙子又如当日出现在火炼宗一般特拉风的从天而降,微微笑道,“晚辈奉盟主之命,将简小楼带回天意盟接受调查。”

    此话一出,下方众修士果然都顿住了。

    简小楼心口一震,莫非闯入地心灵门的事情被发现了?

    或者连天意盟主也看中了她的异火?

    无常问道:“不知我家客卿犯了何事?”

    岳念兮淡淡道:“莫名出现在修罗天狱内,不值得调查么?”

    “你们盟主未免太闲,莫名出现的人可不只她一个。”楚封尘才不管三七二十,上前招呼简小楼一声,“走了。”

    “大胆。”岳念兮身后的小婢厉声喝道,“竟敢在背后讥讽盟主!你可知罪!”

    此话真将楚封尘给问住了,他纳闷道:“莫非只能当着他的面讥讽?”

    那小婢脸一黑,又要说什么,被岳念兮一眼瞥回去:“楚前辈,兹事体大,还望您配合。”

    “我不配合。”

    “您这是让晚辈难做。”

    “我不认识你,你难做不难做与我何干?”

    岳念兮美艳的小脸终于渐渐垮了,身为盟主关门弟子,人人巴结奉承不及,还从未有人如此顶撞过她。即使此人是令所有人头疼的疯子,在她面前也不该放肆。

    简小楼默默给楚封尘点赞。

    有时候觉得他讨厌的要死,有时候又特别佩服他。

    僵持之中,百里溪姗姗来迟。

    简小楼原本以为百里溪说来接她,会是心急火燎急匆匆而来,结果这排场竟比岳念兮还要大。二十几只丈长彩羽鸟开路,仙车伴着清风徐徐而来,仙车两侧八名侍女长袖舒展,各个美艳不可方物。

    仙车停在众人上空,侍女从两侧挑开帘子。

    百里溪衣带纷飞,轻轻摇着羽毛扇,宛如神邸一样从天而降。瞬间一个“男人”就将念兮仙子的风头抢的渣的不剩。

    一众见过没见过百里溪的人,都不免动容。

    岳念兮瞧着无所谓的模样,落落大方的上前行礼:“百里叔叔。”

    百里溪顶着一张面瘫脸,微微点头示意:“听闻盟主要抓我府上客卿?”

    岳念兮忙道:“只是带回去调查,还望百里叔叔给侄女个方便。”

    “不是很方便。”

    “百里叔叔……”

    岳念兮呆住了。

    百里溪对简小楼招招手,简小楼立刻弓着腰跑上前,打算抱紧家主的金大腿。

    岂料百里溪突然将她打横抱起,依旧面瘫脸:“她除了是我府上客卿,还是我百里溪的女人,如今腹中更是怀着我的骨血,我怕有人对她不利,才一直施法遮掩着。”说着吹了口气,一道白光从简小楼身上抽离,一派封印被解除的模样,“盟主也知我百里氏人丁单薄,偏在此时抓我内子,莫非是想让我百里家绝后不成?”

    此言一出,除了无常之外,在场和隐身的众人全都有些摸不着北。

    一时间无数道金丹灵识向简小楼扫去,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的确有孕在身,此言非虚。

    这下轮到简小楼懵了,恍惚间看到无常给她使了一个眼色,才想起来之前吃下的那枚丹药。

    百里溪看向岳念兮:“当然,盟主的令百里不敢不从,人给你也行,可你能保障我百里家未来家主的平安么?”

    岳念兮吸了口气,蹲身行礼:“百里叔叔慢走。”

    百里溪的目光向四周一扫,唇角微微一翘:“觊觎异火的人还真不少,不过先得过我百里溪这一关,且自行掂量着。”

    言罢,抱着人掠空而起。侍女撩帘,她躬身入内。

    彩羽鸟在上空盘旋一圈,调转方向,拉着仙车折返天意城。无常已经消失不见人,楚封尘在原地愣了下,御空追了上去。

    ****

    天狱第三层。

    战天翔的人打坐调息,可心根本就静不下来。无时无刻不在忧心简小楼是否已经离开了天狱,会不会遭到堵截,百里溪来了没有……

    又担心百里溪对小楼这么好,是不是也觊觎她的异火?

    该怎样保护她?

    胡思乱想,好想出去。

    此时战天鸣已经完全掌控形势,对方散的散,逃的逃,本想斩草除根,家臣却拿着传音对符向他低语几声。

    “你说什么?”战天鸣半响回不了神,“确定?”

    “千真万确。“

    战天鸣沉眸片刻,脸色忽然阴的吓人。

    他飞到战天翔身边:“二弟,我有事对你说。”

    “大哥。”战天翔从地上起来,先道,“关于小楼身怀异火一事,是不是只要我娶他,咱们战家就会保护她?”

    “你娶她?”战天鸣的脸快要阴出水了。

    “是。”

    战天鸣冷笑:“你愿娶,人家可未必瞧的上你,她可真本事,短短时日竟就爬上了百里溪的床,还有了她的种。”

    战天翔一时不明白,战天鸣就讲给他听。

    于是战天翔就遭雷劈了一样,愣在那里不动了。

    ******

    简小楼此刻的心情,比遭雷劈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到旁的法子。”百里溪坐在仙车内,神色无奈,“东仙资源实在匮乏,异火这种东西贪慕者众多。”

    “晚辈明白。”虽然百里溪是因为二葫,但简小楼依然很感激她,不但忙着来救自己,还在第一时间转移了她的家人。不过她不可能一直待在百里溪身边寸步不离,“家主,晚辈求您件事儿。”

    “你说。”

    “能不能派个速度快些、靠得住的前辈,去一趟南灵佛国迦叶寺给禅灵子递个消息,就说我异火暴露,在东仙待不下去了,请他派几个靠谱点的过来接我。”

    百里溪头一次露出吃惊的神色:“你认识禅剑佛尊?”

    简小楼一声叹息:“我倒希望我不认识,不知该感激他们还是憎恨他们,总之,眼下只有那些和尚可以救我了。”

    百里溪睫毛微颤:“我曾听闻迦叶寺的御魔之宝不灭莲灯似乎丢了……”

    都到这个份上,简小楼索性认了:“恩,我体内的异火,就是那盏该死的不灭莲。也是我倒霉,这莲灯转世在我体内,我成了它的主人。”

    说着,她从灵台抽出一抹莲影,展示给百里溪看,“于是禅灵子一直想要收我为徒,说服我去做姑子,去迦叶寺当主持……”

    百里溪愣了愣,蓦地笑出了声:“我早知你不简单,却不曾还有如此荒诞奇妙的经历……如此我也就放心了,我且派无常亲自走一趟,一定不会泄露风声。”

    “可是家主……”简小楼有些羞愧,“我尚未破解二葫的神通。”

    百里溪的笑容逐渐淡在脸上,随后道:“还有一些时间,你只需尽力,我费心助你确是因为二葫,但真若解不开也不会因此而怪罪你,不必忧心。”

    简小楼点点头。

    沉默中,百里溪轻轻抚了抚肚子,脑海里酝酿出一个念头。

    回到百里府之后,简小楼从客卿住处搬到了百里溪的洞府,身为奴仆,楚封尘也得一起跟过去。

    他站在院中榕树下,瞧见百里溪走出来,冷冷看着她。

    百里溪对他视而不见,岂料从他身边经过时,听见他道:“无耻的禽兽!”

    百里溪脚步一滞:“我怎就禽兽了?”

    “她才多大点的孩子你都不放过。”楚封尘抱着剑,蔑她一眼道,“你说你是不是禽兽。”

    百里溪微微蹙眉,不理他,继续走。

    楚封尘抱剑跟在她身后:“人都说你百里溪脸白心黑,居然还是个禽兽。”

    百里溪依旧不理他,继续走。

    楚封尘却在后面禽兽禽兽禽兽禽兽个没完。

    “楚封尘。”忍无可忍的百里溪顿住脚步,偏过半个头,“睡个十七八的姑娘算什么禽兽,我还干过更禽兽的事情,你想不想知道?”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不拍戏我就得回家继承亿万资产 我不想当巨星 高手下山祸害师姐 沙漠绿洲部落,谁为王 我的二哈后妈 凡渡 非人联盟 军火之王,我给国家送装备 都市无敌逆天邪少 万族:开局发生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