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少主,事情都已办妥。”

    “好,摆架昆仑山。”

    从无尽的黑暗中传来的这两个声音,便如这浓墨般黑暗,阴暗嘶哑。

    剑光交错,漫天飞雪中不时开出血红的花朵。飞剑、法宝,豪光迸射,这昆仑覆雪的南山山麓已变为了残酷杀场,数十昆仑弟子围成一圈,正将两名女子和一个女孩包围。

    有风雪轻轻刮过那女孩已是苍白脸颊,轻拂起了她遮挡了眼眸的几缕发丝。

    那一双明亮的眸子啊,清亮如秋水波光,真恍若一潭清水,泛着涟漪微波,落在了那眼里,柔情似水又妩媚多情,此时却是坚定勇敢的扫过了眼前那一圈敌人。

    冰冷风雪里,只是这一眼仿佛深不见底的清澈光芒,却已令那些或有意或无意与之接触了的昆仑弟子们陷入了深深迷惘,怔立当场,任周遭风雪如何吹打却也不肯动弹分毫。

    眼见那些昆仑弟子不知为何而陷入了恍惚之中,漏洞百出,那女孩身边两名女子眼中精光一亮,瞬间已是拔剑在手便要扑将上去。

    正当此时,却听有一声正气凛然声音从人群深处传来,道:“大胆妖狐,竟敢侵入我昆仑山脉,还不放下武器,速速受死。”

    这一声凛然正气竟作出了佛门狮吼之象,从那一点处爆发开去,在震落了周遭数棵巨大松树上满满的落雪后,同时也惊醒了那一众昆仑弟子。

    寒风冷雪里,那两名女子停下了动作,也不见那女孩可曾作答,却是轻轻抖动了那恍若无骨的小手,便有一条白鞭凭空而现,扬起了落雪,划过了天空,只听临空里三响,突有一股真气炸裂,若合符节。

    挥出,便不时有金铁交鸣之声传出,又有鞭影缭乱,晃人眼目。

    只是这眨眼时间里,昆仑数十人的包围圈中功力稍弱者立时便皮开肉绽,骨断筋折。

    鞭影来去匆匆,轻松伤了十数个昆仑弟子,可一圈人群里竟无人得见。那女孩一击若斯,已令她眼前一众昆仑五代弟子生出了怯意,或拉、或扶着那些受伤之人往后退去。

    (好厉害的狐媚之术,好狠的手段,这小妖精还未成年便有这等功力,实不可小视。而她身边那两名侍婢显然也不简单,今日若任之逃走日后必成天下大患。)

    “大家稳住,那妖女手中乃是飞雪鞭,有莫测之力,大家退后,让我来会会她。”

    这喊话声音,与先前作出狮吼之象的声音如出一辙。而这喊话之人在这一众昆仑五代弟子中似乎颇富威望,此言一出,方才还在退却的众昆仑门人便立刻安定了下来,在将重伤之人送往后方的同时,已稳定了心中怯意,再次站稳了脚跟,将那风雪中仿佛孤单而无力的三人重新围住。

    那声音消去之后,便有一人排开众人,昂首走出,就听有人恭敬唤道:“明池师兄。”

    “明池,”听到这个名字,那女孩左边的侍婢眼光稍动,仿佛是心有动摇。

    这细微的感情变化却也没能躲过那女孩的眼睛,便听她问道:“春桃姐,你知道这个人?”

    那女子,也就是春桃,回头看着那女孩,沉重的点头默认后,说道:“明池,这个人乃昆仑五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昆仑唯一一位四代长老道清的高徒,想来刚才喊话之人大约便也是他了。”

    顿了一下,春桃继续说道:“此人虽然也只是昆仑五代弟子,但他不但剑术精湛,且道行之深已隐有三花聚顶之势。又自幼博览群书,识得诸般神兵利器。想必少主手中飞雪之鞭已被他认出,否则以此人之谨慎绝不会这般轻易现身。”

    说完这些,春桃又看往右方那女子,道:“夏桑,那明池绝对是个棘手的人物,我们一定要小心保护好少主。”

    也不听夏桑回答,只见她坚定地点了头。

    也就是此时,明池一步踏将上前,将一众师兄弟们挡在了身后。

    (先前那女孩只一鞭就伤了我方十数人,虽然我倚仗护身真气之坚固轻松挡下,却也只看到数道鞭影掠过,看不清实体所在。那长鞭雪白又若透明,又有如此威力,若我没猜错当是那飞雪魔鞭了。若是贸然围攻,我方必会大有损伤。只是那女孩似乎是修为不够,还未能完全发挥那魔鞭之力,这样的话倒不如由我一人独挑那女孩,其余众人合围另外两名女子。好,就如此这般……)

    心中终于谋定,明池却也不拖沓,但见剑光三闪,一道冷锋寒光已直取那女孩,瞬间便从春桃、夏桑二人之间穿了过去。

    一剑,正抵在那女孩手中飞雪鞭上,力道之深沉,那女孩虽有奋力抵抗,却仍是在漫天飞雪中被他逼出了三丈有余。

    破开了那似是三人一体的阵势,明池便即急声喊道:“这个女孩我来对付,你们去将那两个妖女杀了。”

    被明池剑上力道扬起而飘飞的弥漫积雪遮挡了那女孩容颜,却分明有一声嫣然巧笑破雪传了出来,那白雪之后看不到的容颜仿佛露出了几分颜色。

    然后那嫣然笑意带了清晰的不屑,那是一声讥笑,便听那女孩仿佛森冷声音传来,道:“清修之人,一开口便是杀戮,修何心?修何道?”

    随着这一声不屑讥笑,便有一道掌影穿透了半空飞舞落雪而来,而这飞舞落雪又为之沉重力道震散凌乱了。

    厚重手掌突然破雪而出,那女孩却也不乱,亦是举掌迎了上去,欲与眼前仿佛铁壁也似的一片肉掌决个上下。

    但她那幼小手掌仍是太稚嫩了,方与那饱含了真气便是铁壁铜墙一般肉掌接触,立时为之震飞出去数丈之后,方落在了一片积雪中。

    强忍住一身疼痛,勉力从那一堆积雪里站了起来。便见那明池收掌立在她眼前那处地方,又听见了他恍若正气凛凛声音,在说些什么,却都听不清楚了。

    “哼,区区妖孽,竟也敢在我昆仑放肆,受死吧!”

    道罢,明池已仗剑飞身刺了过去。

    眼里看到的,便只是那个飞扑而来的男子了。

    “强敌!不是我所能应对的!。”口中虽倔强,但她心中却清楚眼前这比他高出二尺有余的汉子,功力之深厚已绝非自己所能应对。

    可是却有什么在心中,竟是那样倔强,以至于她还是倔强的将那雪鞭挥出。

    只听一声爆响,长鞭卷住了剑影,余劲未歇,又有一声爆响传出,白鞭已卷起无边雪浪,涌起了怒潮,滔滔冲过。

    女孩明白,自己借这飞雪鞭之力,打出如此强招已殊为不易,自己已尽了全力。但她心中却更加清楚,就算这招击中那男子也只能是拖延时间罢了。突然有些倦了,后悔了,但却不能露在脸上。

    果不其然,身处雪浪之中,明池右手连结了数个咒印,便突然有赤焰喷出,顷刻将冰雪融化,随即出掌,只一击便又将女孩拍飞。

    红的血,白的雪,都在飘舞,美丽却也残酷。

    “少主!”

    见那女孩负伤,春桃夏桑心下一阵慌乱,想要立刻赶去保护那女孩,可还不待她们行动,本就紧紧将她们围住的包围圈瞬间又紧了几分。

    虽然身陷重围,但春桃夏桑却仍是心系那女孩。擅自陪她出门已是过错,如今更见她受到伤害,心中更是不安。二人一守一攻,左冲右突,拼命寻找着敌人的薄弱点,尽着一切可能要赶往女孩身边。只是昆仑弟子又岂是泛泛,一时已被逼得自顾不暇。

    一片阴森黑暗里,先前那两个声音又复响起。

    “少主,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了,那无疑就是向昆仑宣战啊!”

    “没问题,昆仑那帮老牛鼻子是不会为了区区数十个杂碎就先开打的,走吧。”

    身陷重围,那两名侍婢从没想过只是一时的放任和宠溺,便让她们不惜用生命去守护的人受到如此重创。

    自责,在疼惜和担忧中涌起,焦急悔恨,剑狂舞,想立刻赶往她的身边,却如何也不能冲出重围。于是,焦急转了焦躁,心神已无法宁定,于是再次露出了破绽,便有剑光处处飞过之后,鲜红的血液突然喷涌在了正落得厚重的恍若纯白画幕的雪舞霜天之间。

    (这都是我的错,因为我,春桃姐和夏桑姐才会受到伤害!这都怪我!)

    趴伏在雪地里,那些飞舞过眼角的血花,鲜艳如此,叫女孩的心,酸痛,仿佛是被一双手揪着,痛啊;涌起了无法自拔的内疚,望着飘雪中那两张被殷红鲜血点缀的脸庞啊,似乎整个世界都要离她而去了。

    这般时候,却有一句话冲上了她心头,想要呼喊给她们听到。

    便喊了出来,几近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春桃姐,夏桑姐,”倔强的小脸已然为落下的泪水淌满,“也许现在不是时候,但我还是想要对你们说…”女孩顿了一下,似乎是一时不知该如何表达了,却又突然呼吼道:“对不起,要不是我执意要来昆仑玩,你们就不会被这么多人包围,也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都是,都是我太任性,都、都怪我,都怪我。”

    细嫩的尖呼回荡在这空旷残忍雪地里,震动着谁的心灵,最后却都只余下啜泣了。

    脚下的白雪已变了血红,两条手臂安静的躺在那里。春桃,夏桑,虽躲过了致命的剑锋,却都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现下站着都已十分困难的她们,听到那女孩的哭诉却都笑了,在死神面前绽放了笑靥,如此美丽决绝。

    “琴儿,身为妖界少主,你怎么可以随便哭泣呢。”

    很想这么教训那个刁蛮任性的小丫头吧,但此时她们却都没有这么做,都在笑,真心的、开心的笑着。因为那个没出息的丫头突然会关心别人了,不再只是自己,心中仿佛终于有了慰藉。

    时光追溯到三个时辰前

    妖界

    “春桃姐,夏桑姐,听说昆仑的景色很赞的,就带我去一次嘛,就一会,娘绝不会知道的,况且有你们在一定很安全的。”

    “琴儿,都三个时辰了,你消停会行不,听尊主的话,昆仑是个很危险的地方,你最好乖乖呆在家里,这次我们可不会再迁就你了。”

    那叫琴儿的女孩苦苦央求却未能如愿,当下便扁了嘴,悻悻转身离去。

    “春桃,这孩子今天有点不太对啊,若是平常定会抱着你不肯撒手的,今儿却自顾自走了,真是奇了怪了。”

    “嗯,是有点,不过这样不是很好吗。”

    也许她们能将这个话题延续,能瞥见女孩嘴角的那丝坏笑,也许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一个时辰后

    “不好了,春桃,琴儿不见了!”

    惊慌失措,却又在瞬间明白了那任性丫头的去向,心如飞箭,惶恐不安,要立刻去到她身边。

    回到现在

    “夏桑,你准备好了吗?”

    突兀的话语,夏桑却将头轻点,二人眼眸中竟都已写满了决绝,同时闭绝了自身气息。

    那样决绝仿佛视死如归的眼神将昆仑众人震慑,悄悄竟有一点渺小之感跃然于他们心窝。

    (琴儿,我们好想看着你长大,好想亲手为你穿上嫁衣,好想就这样陪在你身边,直到永远。真可惜,这一切都不能实现了。琴儿,我们走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开心的活下去。)

    这许多不能实现的愿望,在那声哭喊之后似乎也不再遗憾了,因为她们的心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女孩的未来。

    心在低诉,眼眸淡淡却有泪光涌动,伴着一双轻吟,“神龙血遁大法!”

    良久,也许只是一瞬,这个瞬间永恒刻入了女孩已变得空洞洞的眸中,和着泪水。

    这一瞬,穿界门訇然中开,从无边的黑暗深处传来了冰冷的寒暄,“牛鼻子们,准备好登上仙界的直通车了吗。”

    听到如此问候,明池立时眉间怒起,便是踏上一步,望着那穿界门,喝道:“来者何人,竟敢如此放肆!”

    门内虚无黑暗,不得回答,只是突有一声尖锐呼啸蓦然洞出,疾风般掠过,划出沉沉黑芒,印在了明池胸口,将他轰飞,在那一路血液喷薄中忽有暗哑之声传来,嚣张至极,道:“蝼蚁之辈竟敢对我家少主如此无礼,该死。”

    “是谁?”

    “救援吗?”

    血遁之术尚未发动,穿界门却已打开,这已令春桃、夏桑惊讶。而更加震撼之事却在顷刻发生,那修为精深的明池竟为来人一击几欲毙命。

    来者是谁?为何出手如此狠辣?是敌是友?

    然而还不待她们细想,昆仑众人已是乱作一团,二人便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尽全力纵身冲出了重围,将琴儿拉入了怀中。

    恰在此时,从那中开的黑暗门里走出了三个人来,中间一个黑衣少年,气度不凡,两个亦是一身黑衣的高大汉子随在左右。

    就见其中一个汉子望向三人,又向中间少年说道:“果如少主所料,在此的正是妖界少主月琴。”

    之后,便听那少年道:“嗯,这下事情就好办了,给我全部杀光就行了。如此,蜀山那边便也不会再安宁了吧。”

    霍然,风雪更盛,卷起了血液,将大地染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召唤美漫角色:我在魔法世界称霸 鄙人精修水法丹术,不善争斗 假的金丝雀的新书 刚出生的我就背上拯救世界的重任 洪荒:天道克星 给你一巴掌,足以慰风尘 魔王仙侠记 养成!一碗鸡汤将未来女帝拐回家 清风仙缘 开局契约一只金翅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