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一章帝星落因缘始

    夜,亘古黑暗,无尽未知的藏匿者,恐惧的来源。星汉虽灿烂,明月虽皓渺,却也不能耀之万一。燧人氏虽取下一点星火,却也只能照耀尺寸之地,仍对未知无力,恐惧。

    残月大陆,蜀中之地,山脉纵横,险山绝壁无算,难于攀登,人迹罕至。其中尤以蜀山最为奇险,山中群峰如剑,料峭直指苍穹,高傲之气,似欲要将那苍穹刺穿。

    此山之孤傲,只因其间灵气充溢,地脉汇聚,一派龙之将腾气象。

    如此风水宝地又怎会无人查知,其上便有一传承了近千年的道家书院,以这蜀山为名,大气磅礴,人才济济。

    这是一个夜晚,天幕如往昔般漆黑,星汉亦如往昔般灿烂,只不晓为何却隐隐有一丝悸动或是焦躁吧,存在其中。

    眨眼,有一道流光划过了那漆黑天幕,华光耀眼,遮蔽了天地。

    “帝星落,浩劫始。老朽已然无力,值此油尽灯枯之际,只望尔等好自努力,同舟共济,百年之后,能渡过因这场杀孽而来的浩劫。”

    蜀山书院,观星崖,死盯着那流星华光,执掌书院三百余年的仲远真人终是驾鹤西去。

    “呼,哈,……”

    多年,自那耀眼华光消逝不知多少年后,从蜀山之侧的巨木树林中传出了好似孩童打闹的呼喝声音。

    “哥哥,该怎么办啊,我们会被吃掉吗?”

    巨木苍莽古朴,覆盖群山,枯叶丛丛,一角山麓,几株大树似被利刃加身,伤痕累累,但见一个孩童正自瑟瑟,双目紧闭的蹲在一棵树边。

    “筱瞳,你睁眼好好看看行不,不就是一只宠物熊吗!”

    林间仍有一孩童,却是镇定自若,毫无慌乱地立在那里,些许恼怒的话语显示了他的冷静。只是此时,他口中那宠物熊已然人立而起,獠牙毕露,利爪尽出,狠狠朝他拍下,那竟是一头成年黑熊。

    但见熊掌拍来,那男孩就是翻身一跃轻松躲过,便听“轰”一声,男孩身后巨木竟已被那黑熊一掌生生拍倒。一击不中,那黑熊一双圆珠也似的漆黑眼睛一瞪此时正腾空而起的男孩,竟似看出了那男孩身在空中难以避让的破绽,立刻便就着前扑之势前掌扑地撑过,便是转过了身子,后腿猛的踢出,却是尥了个橛子。

    黑熊这一踢委实精妙,紧抓了男孩落地那一瞬的时间差,堪比这人间界的武林高手了。

    此时身子凌空的那个男孩已无法改变姿势,更无法当即换个落脚之地,想来必定会为那黑熊踢个正着。

    转瞬,那男孩落在那一处地方,双脚尚未站稳,就见一双利爪扑面而来,不禁怔了一下,却是眉目一拧,立马双臂一振,急呼一声“扑风”。

    应他这声焦急呼喊,有清风突起,他那一双比之黑熊纤弱了许多的臂膀振动中激起了气流,而这气流仿佛微弱力道却已足够反推着他险险避过了这一劫。

    方站稳脚跟,便听那男孩喊道:“筱瞳,来帮我一把,用定身术把它给我定住!”

    哥哥的话似乎有着莫名之力,令他心安。那叫筱瞳的男孩蓦然起身,已不再颤抖,目中似有火苗在燃烧,双手便即合为剑指,瞬息结出了繁复咒印,指向了那一头猛兽,呵气开声:“定!”。

    只这一声,竟真叫那凶恶的黑熊一遏之后不再动弹了。

    这是一对孪生兄弟,哥哥叫苏筱天,表面上是个乖孩子的他,却是个调皮笋子,总会时不时闯出点祸事来叫爹娘擦屁股。

    弟弟筱瞳则与之不同,性格有少许怯懦的他,却是个真真的好孩子,只是对父母和兄长的依赖太重了些。

    蜀山之侧有一村落,名叫“贤愚村”,兄弟二人便住在村中。爹娘在村中开有一间成衣铺,赚取些银两供二人读书。

    村中有家蜀山分院,专责为蜀山发掘和培养资质出众的幼苗,兄弟两已在这分院二年有余,不但打下了些许根基,还精通了剑术和五灵仙术的些许皮毛。

    碰巧今天放假,自以为学业有成的筱天,吃过早饭便拉着弟弟跃跃欲试的闯入了这蜀山山麓。

    “筱瞳,哥就说你能行,这不,只一下就定住了这熊宝宝。”

    筱天似乎是有些激动,筱瞳却只是憨憨的笑道:“呵呵,真的耶,我都没想过呢。”

    平生第一次实战,牛刀小试便捉住了这黑熊,二人高兴的击掌后,又一步一步,轻轻走到了那黑熊身边,这般围绕着黑熊走了数圈之后,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兄弟二人却都是瞪圆了眼睛,慢慢将手伸向了那头刚刚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猛兽。

    面对这只在课本中见过的动物,兄弟两一步,一步,又一步,慢慢靠了过去,似乎是想要摸摸它那一身绒毛。

    心中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也不晓得过了几许时间之后,兄弟二人终于是慢慢来到了那黑熊近前。可当真临近之时,那两双小手却又蓦然顿住了。瞪圆的两双眼睛眈眈于那猛兽,兄弟两又都是干咽了口口水,仿佛是使劲鼓足了勇气,才将小手慢慢放在了黑熊背上。

    “哇,好软和啊!”

    “吼!”

    这欢呼雀跃之声爆发之时却伴随着一声凶恶咆哮,将之冲散。也不知是筱瞳修行不够还是怎的,那黑熊已然是挣脱了束缚,再次人立而起,这起身之力已将二人震得倒飞了出去,却又见黑熊血盆大口大张,立刻紧扑而来,便要将二人噬杀当场。

    “嗯嗯,真不愧是小爷看中的宠物,够强悍。”

    “哥哥,我还不想死啊!”

    带着在这一个生死之间在脑中蹦出的想法,映在兄弟二人瞪圆眼中的只有那血色的长舌,和那一嘴锋利的獠牙。

    “呃,好像死定了!”

    似乎是一片混乱之中,那个过分淡定的小家伙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只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已为时已晚了,只余眼中映出的一点炽白光芒——

    当那兄弟二人闭上双眼的刹那,蓦然有炽白光芒忽现,闪过了那凶兽身体,只听那凶兽惨嚎一声,八尺有余的身子为那剑光一挫,整个人立而起,又僵硬地奔出两步后便萎顿了下去。

    有风韵女子声音响起,道:“你们两个小家伙天资都还不错,只是,方学了个皮毛就想制住这猛兽,还真是有些胡闹呢。”

    与此同时,贤愚村,苏记成衣铺,一位白须老者和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前。

    门前,那中年男子向那白须老者一躬到底,恭谨之至道:“真人还请慢走,明日苏某便带那两个小子前去拜会。”

    那白须老者看了那男子一眼,也没见他如何作势,便有一道剑光冲天而起,虹彩灿烂,载起他遁入了蜀山之中。

    江湖,纷争始然之地,却亦是许多年轻人向往之处。只因为那里汇聚了许多传说中的神器,和实现豪迈梦想的捷径。神兵利器,美人宝藏,在一番血雨腥风后成为豪侠刻下流传千古的传记。

    这一切是多么诱人啊。

    神器,传说中太古大神所使用的兵刃法宝,于神魔圣战之后遗失人世。其存在与否不为人知,但仅是那些关于他们的凄美传说故事便令人们疯狂追逐,追逐那些与之相关的,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器。

    但若要行走于江湖路上,则必须择一兵刃以为防身。

    而兵刃,常见者无过于刀剑。

    剑,百兵之君子,风雅大方,开阖有致,有王者之度;刀,世人谓之多阴毒狡诈之势,乃贼人之道。

    于是乎月影大陆上,几乎所有以正道之士自居者皆宠于剑而鄙于刀,以至于剑横行天下,而对于那传说中九大神剑的疯狂追寻更是弥漫了九州。

    说到正道,当今世上应当是以掌门太清真人所执掌的蜀山书院为尊了。

    蜀山书院,自元微真人创建至今已有千余年之久,中间历经了元微真人、仲远真人、和现任太清真人三代掌门。

    千年之间,蜀山书院人才辈出,道行突破地元而冲入天元者比比皆是,更传闻已有人进入了那上下万年也无人能登的天道境界。

    能有如此骄人成绩,自然离不开书院对幼苗的精挑细选。便在蜀山脚下,蜿蜒山路之侧有一小小村落,名作“贤愚村”,书院在村中建有一分院,专责选拔资质出众的孩童。

    翌日

    蜀山山麓那一片苍莽山林之间,沿那村落之侧蜿蜒山路而去便弯进了山麓里一条林荫小道,顺其而上,不多久便见有几个人正在路上匆匆行路,那是两个孩童、一个老人和一个中年男子。

    行路中,远远地便听那个中年男子疑惑道:“真人为何带我等至此?”

    与他神色不同,那老人却是不急不徐道:“来找他们的师父,顺便看看他们两是否有缘。”

    老人话音方落,便听那似乎是稍大一点的孩童道:“真人**,我们是亲兄弟,应该是很有缘的吧。”

    又听那老人漠然道:“那也不一定。”

    人说曲径能通幽处,幽处自是幽静不占这世间俗气。

    这山间一条小径,狭窄蜿蜒而曲折,两侧更是青葱郁郁的站着因天地大能而生出的各种树木。

    不知何来的清风阵阵袭来,激得翠玉般叶儿婆娑作响里,又卷得一些参杂的枯叶落下地来,零零落落的铺散了一径路上,娑娑,恍若空灵绝响。

    自远古生长至今的苍劲树木这般轻语婆娑,似也感染了正走在这落英遍迹的小径上的人们。

    自老者那一句亦可亦否的说话之后,几人已在这幽静的小径上走了许久时间,似受了周遭氛围的影响,却是没再有过交谈,只是安静的走着,走着。

    弯曲小径不住向上延伸,曲曲折折如盘蛇一般不知不觉绕到了一片密林之前,而脚下小径似也已到了尽头。

    这片密林,说是密林,细数起来却只有寥寥五棵大树。只是这五颗大树却是大到了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趣÷阁直而上却看不到青天白日,只因百丈之上其枝叶茂密繁盛、团团簇簇已遮蔽了天光;主干之粗细,单是近在众人眼前的一棵,大约数百人也不能将之合抱。枝干伸延长至地面插入土中,便又长出了新苗,如此琳琳落落,其间最新的一株也已有十数丈之高,数十人合抱粗细。

    当这密林之前,那中年男子四下张望一阵后,似乎是疑惑更深,回头向那白须老者,正要说些什么。然而那白须老者却像是已看出了他心思,呵呵笑道:“苏老板请放心,老夫还没穷到要拐卖小孩来贴补书院支出的地步。”

    那中年男子一怔,尴尬的憨笑了两声,摸着头道:“哈,真人您说笑了。您堂堂蜀山掌门,又怎会有这样作为。嘿,我只是觉得我们走了这么久,也该到了吧。”

    这时但听那稍大一点的孩童轻声朝旁边那孩童说道:“筱瞳,听见没,爹说这老头好像要把我们卖了换钱花。”

    筱瞳哎了一声,道:“哥,爹,爹是在开,开玩笑吧。这老头可是书院院长啊,就咱眼前那些大树随便砍一颗做成木材也得值,”说着就竖起一双小手数起来,“一、二、三、四、五……”直数到十根手指掰成了拳头才有些迷糊的说道:“好多钱呢。”

    如此两个小孩,正是昨日大战黑熊的苏家兄弟,而他们身边那中年男子想必就是二人的父亲了,只是没想到那胡须雪白之人竟然就是那名动天下的太清真人。

    此时,太清真人已是停下了脚步,也不去理会那两个小孩的谈论,向那中年男子道:“苏老板,就是这里了。”便回首朝前方密林轻唤了一声,道:“祭雪,你看上的那两个小家伙我给你带来了。”

    只是这一声轻唤,传了出去,竟已激得那一片参天密林猛烈摇晃起来,在纷乱嘈杂的哗啦声中落下纷繁如席般巨大叶子。

    只轻唤已成雄浑苍劲之音,得见太清真人这份神通,那兄弟二人以及二人的父亲皆是目瞪口呆,震惊得下巴几乎都要掉到地上的模样。

    这一声,传出许久后方才有娇笑声音蓦然响起,道:“呵,有劳师叔了。”

    随这声音而来,一人凭空而现,长发飘飘,柳眉凤眼,却是个风姿绰约的女子。

    看着这凭空而现的女子,那对兄弟先前的惊讶之色立时尽皆消去,却是怪眼一翻,带了疑惑,齐声声说道:“哎咦,阿姨,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听到兄弟二人这声唤,便见那叫祭雪的女子秀眉微蹙又松,巧笑嫣然道:“呵呵,你们兄弟两还真可爱呢!”这般说着已是来到了他们身前,却是抬手便狠狠给了二人一记暴栗,道:“我有那么老吗,小朋友,记住喽,以后就叫我姐姐好了。”

    似是看不过祭雪所为,太清真人轻甩了一下袍袖,道:“好了,祭雪,作为掌剑使者,你怎么仍旧跟小孩似的。”

    只是他这话方说了半截,便又听那两个童声传来,只听筱天道:“掌剑使,好拉风的名字撒,那是什么?”

    又听筱瞳道:“课本里没有,也许,也许是吃的吧。”

    听筱天、筱瞳如此口无遮拦,祭雪便是一声暴喝,道:“你们两个小鬼给我闭嘴!”转手又赏了兄弟两一人一颗“栗子”,显然是怒了,柳眉一挑,道:“小朋友,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可以去问别人,千万不要乱猜,否则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奖励哦。”

    祭雪依然是巧笑嫣然,可兄弟两头上却是一阵发红,那栗子分明又涨了两分。

    (老夫都不敢惹这位师侄,这两个小娃娃还真是……)

    “咳。”太清真人佯咳一声,道:“祭雪,莫再胡闹,身为掌剑使,说说你选中他们的原因吧。”

    问及选中这对兄弟上山的原因,祭雪那嬉笑表情忽然变了严肃,言语间更是万分郑重,道:“回禀师叔,并不是我选中了他们,而是他们选择了这兄弟二人。”

    “什么!”太清真人眉间肃然,显然是惊讶非轻。

    那兄弟两好奇心最重,顾不得头上已烧红的“栗子”,立刻便凑上前去,问道:“他们是谁啊?又为什么选择我们啊?”

    祭雪微微一笑,蹲下身子,举手把在兄弟二人头顶,故作神秘道:“这个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但是现在你们已是我的徒弟,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

    此时,却见太清真人捋过他胸前雪白长须,幽幽好似感慨般说道:“百年已过,但愿他们的选择能助我等度过这场浩劫吧。”

    月影大陆,极西之地,昆仑山脉。

    “掌教真人,南山有妖物侵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召唤美漫角色:我在魔法世界称霸 鄙人精修水法丹术,不善争斗 假的金丝雀的新书 刚出生的我就背上拯救世界的重任 洪荒:天道克星 给你一巴掌,足以慰风尘 魔王仙侠记 养成!一碗鸡汤将未来女帝拐回家 清风仙缘 开局契约一只金翅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