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继岑行戈被赌场打手围追堵截拉入黑名单之后,碧荒也有幸经历了同样的事情。

    在骰盅揭开,答案揭晓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看着碧荒的眼睛都绿了,镇定如碧荒,只是淡淡的扫了一下周围,既没有对赢得这么多钱表现出狂喜,也没有因为被人威胁性的围着而感到害怕,只是将桌上的所有钱慢条斯理的一点点收拢进了自己的袋子里。

    不着痕迹的和岑行戈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碧荒转身就欲走。

    有将全部家当都输在里面的人见碧荒不过是个娇弱女子,恶从胆边起,伸手就准备抓住她,却在这时从身后爆发出了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你们完蛋了吧!都输了吧!哈哈哈哈哈!”

    碧荒:“……”

    周围人:“……”

    总算是有人想起,他们之所以跟着下了注,不都是因为这个从来不输的所谓常胜将军吗?!

    “呸!什么狗屁常胜将军,要我看,就是个沽名钓誉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刚刚就选大了!”

    “对,都是因为他我们才输了的。”

    “打他,让他把钱给我们赢回来!”

    一时间,所有的怒气有了真正的发泄之处,对比被扣上一个没种欺负女人的名头,按住一个男人,再让他把输的钱都给他们赢回来可要容易多了。

    见到围着碧荒的人走了大半朝着他而去,岑行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挑衅无比的再次出口,“看什么看,我拿刀逼着你们跟我选了吗?输赢无常,胜负难料,赌坊门口写着呢都不认识字怎么的?”

    这仇恨一下子拉得太大了,原本剩下的还想在碧荒这里拦着的人也被挑衅出了火气,转头就朝着岑行戈过去了。

    碧荒看出了岑行戈脸上的自信和嚣张,对比了一下两边力量上的差距,几粒种子被她弹了出去,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岑行戈的领口处,然后她才拿着钱袋子,淡然的踏出了赌坊的门。

    墙角的瘦小男人眼神使了个眼神,然后几个隐藏在暗处肌肉虬扎的汉子对视几眼互相点了点头,从院子后门绕了出去,在碧荒的身后提着棒子木棍就跟了上去。

    这一幕被岑行戈收在了眼里,着急的就想越过人群去碧荒的身边保护她,然而他的周围全都他自己拉来的仇恨值,他一把推开身边的人,“滚开!”

    这一下就像是炸了马蜂窝了,喜欢在赌场混迹的男人大多是些好逸恶劳又生性浮躁的,总之就是些脾气暴躁的,听到这话一拳头就朝着岑行戈砸了过去。

    这一拳头却被焦急愤怒中的岑行戈一把抓在了掌心里,手里往里一捏——

    就是一声惨叫在人群中炸开。

    这惨叫却更是激发了男人骨子里的凶性,几乎是同时几个人围拢朝着岑行戈扑了上去。

    都说双拳难敌四手,岑行戈却在人群里游刃有余的在包围圈里踹开了个缺口,有人气急之下随手拎起棍子就朝着岑行戈后脑砸过去,却在岑行戈后腿旋踢的同时手上一麻,棍子“哐当”一声落了地,砸在自己的身上又是一阵头晕眼花。

    岑行戈冷笑的看着已经有了后退之意的人,“全都给我滚开,否则的话他们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话间他指着的是本是凶狠的攻击上来,却反而被他两下击倒反而躺倒在地上抱着身体的某个部分痛苦口申口今的一圈人。

    躺倒一地口申口今着的人已经足够让人劝退,钱重要,可是命比钱要更重要。

    就在岑行戈踩着一地的“尸体”难掩急切的往外走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伸在他面前拦住了他。

    岑行戈缓缓抬头,冷冽的眼神就对上了一双同样冰寒无比的眼睛。

    “在我的赌场打了人,就想这么轻易的就走了?”

    ……

    碧荒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她。

    脚步声、呼吸声,全部都清晰的经由路边的花草树木传到了她的耳中。

    但她还是淡然的往与岑行戈约定的酒店而去,花草皆为草木,她甚至不用看路就自然的知道怎么走,现在还有半刻就到午时,正是用午膳的时间,若是岑行戈能够在这半刻里解决掉赌坊里的所有人,就能够赶得上饭点。

    至于让碧荒在美食面前等待岑行戈?

    不可能,不存在的。

    食物都是有保质期的,出锅的那一瞬才是味道最为鲜美的时刻,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味道流逝。

    立誓吃遍这世间所有美食的碧荒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是岑行戈来了没吃的?这不是有钱吗,她可是帮着他赚了好大一趣÷阁呢。

    想到这里碧荒微微一笑,被蒙着面的脸上唯一露出来的一双眼睛里寒气四溢,竟让周围的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草木告诉碧荒的都是最省时间也是最近的路,与此同时也会有各种昏暗狭窄的小巷子出现在她的既定路线里面。

    在碧荒拐进最后一段被两边房屋遮挡着略显昏暗的小巷时,后面跟着的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于是有一部分人快速的往巷子的另一头抄了过去,另一部分的人则是继续跟着碧荒,准备在这地方来个两边包抄。

    虽然在他们的眼里,碧荒这种看着就弱不禁风的女人提着的钱袋已经成了他们唾手可得的东西,可不怕别的就怕这女人跑出去求救吼一嗓子,再横生枝节。

    这都是他们老大交给他们的,做任何事情都要斩草除根,能一次性解决就绝不能拖到第二天。

    而前面包抄而来的人终于是和碧荒面对面的对上了。

    三个大汉一字排开,将本就狭窄的巷子完完全全的堵住了。

    碧荒秀眉轻蹙,声音轻柔,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过路人一般,“能烦请几位让一让吗?”

    为首的大汉黝黑的脸上红了红,这声音真好听……

    但他还是记得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但是一想对面不同于以往能随便砸的臭男人,而是个香香软软声音又好听的姑娘,他不由自主的就柔和了嗓音,“姑娘,你把钱袋子给我们,我们就放你过去。”

    “对!把钱袋子拿过来!否则的话要你好看!”

    比起他柔和下去的声音,他身边的两个就凶恶多了,粗声粗气的开口,威胁意味十足。

    为首的大汉立马表情就变了,恶狠狠的瞪了周围的两个手下,转头看向碧荒的时候竟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手下:???

    “你把手上的钱袋给我们,我们保证不找你麻烦,甚至以后你有了麻烦还能来找我们。”

    “钱袋?”碧荒疑惑的颠了颠头里的钱袋,“可是我把钱袋给你们我的钱就没东西装了。”

    为首大汉被噎了一下,要不是碧荒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无辜,疑惑得又那么真实,他差点以为面前的人是来消遣他的了。

    “不是钱袋子,是钱。”

    “那我更不能给你了。”碧荒摇摇头。

    大汉下意识反问,“为什么?”

    “我若是把钱给了你,那我吃什么?”

    大汉张了张嘴,好像是这个道理,可是……

    他在这里犹豫,手下坐不住了,急得抓着他的手臂晃着,“石哥!你别被这小娘们骗了!我今天早上还见着她和那姓岑的走在一起,他们俩是一伙的!”

    大汉眼神一凛,将手下抓着他的手臂甩了出去,阴涔涔的目光看过去,“你既然早知道,之前为什么不说出来?”

    碧荒不想再看他们内讧,维持着礼貌的笑容,“请问能放我走了吗?”

    “想走,钱留下!”

    这时后面的人也跟着围了上来。

    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对比着碧荒瘦弱娇小的身躯,茫然无辜的眼神,简直就是光天化日之下顶风作案欺负良家妇女!

    至少看在路过的方珏眼中是这样的,他和严陵互相伤害一人喝了一杯放坏了的白毫银针,那腐烂发臭的味道现在都在嘴里萦绕着挥散不去。

    本就心情不好的他看到眼前这一幕立马炸了,想也没想的捞过身边落下的一截应当是被风吹折的树枝就冲了过去。

    “住手!你们想做什么?!”

    严陵还没来记得阻止,就看到方珏冲动的闯了进去,他抽了抽嘴角,跟着进去准备收拾烂摊子。

    “我们要做什么跟你什么关系,小白脸,识相的就别来打扰你爷爷做事!”

    方珏见这些人如此嚣张,顿时怒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岂容你们这等人放肆,若是不放过这位姑娘,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方珏义正言辞的威胁批判只得到了六声同时响起的嗤笑声,就连碧荒都能看明白,眼前的人骨骼娇小下盘无力,只是个瘦弱文人罢了,于是她在人群中轻轻的朝着这个好心的人摇了摇头。

    却被方珏解读为不想连累他所有含泪提醒他。

    此时方珏也认出来了这姑娘就是之前他和严陵在楼上所见着的那位美人,他心中不由得大怒,这美人这样的容貌,要是落入了这些糙汉手中,不知道还会受到什么样的磋磨!

    还有她的相公也不在身边,也不知是不是已经遭受了迫害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