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岑行戈不耐烦的敲了敲桌面,“锥帽!”

    掌柜这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眼神鄙视的看着岑行戈,“你要买什么?”

    岑行戈自然看明白了掌柜的眼神,冷冷的回视了过去,他的目光似寒冰所化,变成利刃穿透而来,屋外阳光正盛,可掌柜的在这一瞬间却觉得周身比数九天里还要冷。

    “相公,我们出去吧。”在掌柜快要在岑行戈的气势下瘫软过去的时候,碧荒忽然开了口。

    岑行戈的视线陡然收了回去,看向碧荒的眸底还有一丝未完全收回去的森寒。

    不知为何,碧荒忽然有些不舒服。

    她将这点不舒服归咎在了她作为一棵树,喜欢的自然是灿烂温暖的阳光,所以对于冰冷的一切都过于在意了些。

    她拉着岑行戈的手腕,后者任由碧荒将他拉出了这家成衣铺。

    直到两人都失去了身影,掌柜才目露骇然的彻底瘫在了柜台上。

    他摸了摸脖子,有些发痒,然后就摸出了一把草叶,“什么狗东西!”

    掌柜骂骂咧咧的将草叶扔在了地上,还拿脚搓碾了几下,仿佛是在踩着对他丝毫不客气的岑行戈一般。他发泄着怒气,却没看到自己脖子上一圈红晕正在朝着身体上蔓延开来。

    出了门,岑行戈闷闷不悦的看着碧荒,“娘子你拉我出来做什么,太阳这么晒,我给你买个锥帽遮一遮。”

    “不用了,我喜欢阳光。”

    “……可是你皮肤娇嫩,我担心你会被晒黑。”岑行戈干巴巴的扯出了理由。

    还有街上这么多人眼睛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他白白嫩嫩娇娇软软的娘子才不想给这些臭男人瞧见!

    “不会的。”碧荒拒绝的态度很明确,“而且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

    岑行戈愣了一下,然后就想到了碧荒所说的掌柜的眼神是什么。

    鄙视的目光他其实看得多了,哪怕是钱家村好些人见着他都是这样,高高在上的鄙视着他这个混迹赌场的败家子赌鬼,对此他早已不甚在意。

    外人的眼光如何,又与他何干,因为那都不是真的,只要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够了。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碧荒脸上的关切之色,听着她言辞愤愤的为他抱打不平,或许是阳光太盛,他竟觉得从心口开始热了起来,暖流蔓延至全身,像是他第一次被祖母引导着让内力流通奇经八脉驱散疲意时的舒畅。

    暖得他整个人都像是泡在一汪温泉里面。

    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若不是在外面,他就要抱着自家娘子亲亲她才行。

    太阳渐渐升高,岑行戈可没忘记今天来是做什么的。

    他昨日夜间拉着娘子一起大晚上的出去种地,可不就是为了今天能够到县上来走上一圈。为此他牺牲睡眠冒着被打断腿的风险连夜跟娘子种完了所有的地,累得晚上都只做了一回就抱着娘子睡了。

    当然他这样的想法是万万不敢叫碧荒知道的。

    实际上他一晚上就下田摸了一把种子,顺带跟着碧荒花前月下的走了几步就完事儿了,可他家娘子因为第二天要早起所以拒绝他却是不争的事实。

    更可恶的是用的理由居然不是她会太过劳累,而是怕他会精力不足闪着腰。

    这简直就是对他能力最大的看轻!

    可是气鼓鼓的岑行戈在看到碧荒那双如水般平静的眼眸时就立刻缴械投降化为绕指柔,抱着娘子香香甜甜的睡了。

    娘子都是为他好!

    娘子说的都是对的!

    日常给自己洗脑的岑行戈今天也为娘子的一切行为找到了解释的理由呢。

    “娘子,时候不早了,我们去用饭吧,你有想吃的东西吗?”

    碧荒摇摇头,她连这里有什么吃的都不清楚,更别提想吃的了,“相公你比较熟悉,你带我去就是了。”

    她不挑。

    反正无论什么食物都被以前只喝花露和进行光合作用的时候要强。

    说起来,她的根很久没有在地底汲取过营养了,虽然人类的食物很棒,可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阳光雨露和泥土。

    于是碧荒决定等从县里回去之后趁着相公和祖母睡着了就把根放出来松快一下。

    下了决定之后的碧荒明显愉快了很多,这种愉快带到了脸上,就是明显更为温柔甜软的笑容。

    “相公,你想好了吗?”

    这样甜的笑,还用想什么,当然是——

    哪里最好去哪里!

    岑行戈摸了摸腰间挂着的钱袋,垂着头沉思了很久才终于打定主意一般抬起头,严肃郑重的看向碧荒。

    “娘子,我需要你!”

    碧荒:?

    ……

    碧荒用一条白帕子遮着脸,皱着眉经过一个又一个身上散发着奇怪味道的人身边,尖叫声呐喊声几乎吼破了嗓子。

    她抬头看了一眼在前方如一条入了水的鱼一般灵活的在人群中穿梭的岑行戈,沉默的跟了上去。

    赌坊角落里一个瘦小的男人正四处巡视的,待他目光落在岑行戈脸上时就是一僵,急急忙忙的往后院跑去,“老大,那姓岑的小子又来了!!”

    自他吼叫的方向转交走来了一个精壮汉子,一身腱子肉被贴身的衣物勾勒出肌肉的痕迹,在他的怀里正搂着个半解衣衫的女子,柔弱无骨般的靠着他在他胸膛上画着圈。

    听到这话那老大眉头就是一皱,“上次派过去拦住他的人在他手里过了几招?”

    瘦小男人脸一皱,苦着脸道:“一招。”

    “一招?”老大眼神一凛,“看来是个有功夫的,那便不能硬来了。既如此,他压哪儿,你让手底下的人也跟着压上去,我就看他还能分得多少钱出去!”

    瘦小男人眼神一喜,夸赞道:“老大果然英明!”

    在岑行戈进入赌坊直往骰子走的时候就已经有好些人注意到他了。

    都是赌坊的常客,岑行戈这个从无败绩的常胜将军自然是被他们记住了,只不过有些日子没见着他了,今天陡然见到,竟是跟着都拥了过去。

    碧荒体验十分不好的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身上无人可见的木灵帮着她推开了好几拨往她身上撞来的人。

    等到碧荒艰难的从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挤到岑行戈所在的位置之时,脸上的表情已经阴沉如水了。

    她性子温和淡然,却不代表着她当真没有丝毫脾气。

    她曾听到岑老夫人多次对岑行戈劝诫不要再踏进赌坊,可她却因为过于迁就他而随着他一同进了这不该进来的地方。

    大庆朝的女子地位并不低,往上三代曾出现过开创盛世的一代女帝,是以看到碧荒这样一个明显的女人进来,虽然有些男人还是目露鄙夷之色,还有的妄图吃点豆腐占点便宜的,都被碧荒默不作声的给收拾了。

    和成衣铺的老板所用方法差不多的,自然界很多植物都属于碰不得的,虽不算是什么严重的毒,但是让人痒个几天却是没问题。

    等到碧荒拨开人群走到里面的时候,就看到岑行戈正翘着腿坐在一张躺椅上,表情和动作都属于让人看了想要揍他的嚣张模样。

    碧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吐出胸口升上来的一口浊气,然后就将视线移到了桌上。

    桌面从中间被分为两部分,用正楷字一边写着大,一边写着小,赌桌上首是一个眉眼带笑十分和气的中年男人,正握着骰盅反扣在桌面上。

    碧荒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人,发现大多数人都盯着中年男人扣在桌面上的骰盅。

    碧荒心里有了一丝疑惑,这么个小东西,值得这么多人为之疯魔?

    正想着,就见几粒每面刻着不同小点的小方块被扔上了空中,然后中年男人手下一抄,骰盅就将所有骰子牢牢的装了进去,碧荒下意识的将一点木灵扔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中年男人以一种十分快速的、几乎只能看到虚影的速度握着骰盅快速的晃动着,然后“啪!”的一声,如之前所看到的一样,将骰盅倒扣在了桌上。

    “买大还是买小,买定离手了啊!”

    碧荒忽然有些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她能够透过木灵看到里面的三个骰子上面的一面分别是两个五点和一个六点,无论以何种意义来说都应该算是大的。

    然后他就看到岑行戈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笑容将手里的银子全部扔在了“小”字上面。

    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人都争先恐后的将钱往“小”字上面扔去,生怕扔晚了开了盘自己没赢到钱。

    碧荒:“……”

    她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进来之前岑行戈跟他说让她假装跟他不认识,并且他扔哪个地方就让碧荒扔另一个就是了。

    在所有人喜气洋洋得意的表情中,碧荒默默的将钱袋子里的岑行戈交给她的所有钱倒在了“大”字的上面。

    一时间所有人都用看傻子的目光将视线落到了碧荒的身上。

    碧荒:“……”

    她简直不忍心看开盘之后会发生的结局了。

    所以说——

    她堂堂一个星球的领主,为什么要陪着她相公在这里做坑蒙拐骗的事情?!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