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岑行戈的眼睛,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说他绝对不会看错的,眼前这个已经抽出一根嫩芽的种子,就是碧荒刚刚扔下去的那一颗。

    因此他才对此感到了十分的不可置信。

    他确信,这颗种子绝对就是他那天他抱着碧荒,两人在如今夜一般美好的月色中,一起在田地里的寻到的。

    就那么仅仅几颗而已,先不说是如何在碧荒的手中变成了充满他整整一口袋的那么多。

    但就时间而来,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当中,更准确的说是光秃秃的从碧荒手里扔下去,再让他捡起来这短短的不超过一刻钟的时间里,种子就已经生出了嫩芽来。

    岑行戈将手里的这颗种子,翻来覆去的看。

    他甚至开始怀疑,他现在其实已经已经睡着了,晚上的一切只是在做梦而已。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手中的这粒种子,这小尖芽还在有恃无恐的往外长,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苗苗不对劲。

    他不信邪,趴下去继续找。

    在沙石众多的田地里,想要准确的捞出一颗不过米粒大小的种子,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即便是岑行戈一身武力外加眼力过人,摸索了老半天之后,也不过是只捞了几颗罢了。

    然而就他所抓上来的这几颗种子,芽尖都已经破开种壁,甚至有涨势良好的已经有朝着秧苗的模样长的趋势了。

    岑行戈满脸懵逼加不可置信。

    就在这时,一道轻柔的声音带着疑惑不解从身后响起,“相公,你在这儿做什么?”

    岑行戈转头一看,就看到碧荒正站在水田旁边,一双好看的眼睛正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而那白嫩柔皙的指尖上正勾着他随脚踢出去的鞋子。

    岑行戈:“……”

    他现在正毫无形象的站在水田里,衣衫凌乱,手脚都是淤泥,满身狼狈,而碧荒依旧光鲜亮丽如旧,在月色下美得像是月宫的仙子下凡。

    岑行戈内心有一阵的羞赧,一种莫名的羞耻感油然而生,他慌乱的把手背在了身后,“娘子你怎么过来了?我这里没事的,你先去忙吧,这么多地呢,得多辛苦。”

    他这样说着,手下却不动声色的将几粒种子塞进了后腰上的暗袋里。

    他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下意识的想要把这些奇怪的种子藏起来。

    碧荒站在田垄上低头弯腰看着他,高度差正巧的让碧荒看上去比他高出一个头,有几缕发丝落在他的脸上,让他不由自主的仰起了头,“可是我已经全部种完了呀。”

    岑行戈愣了一下,“种完了?”

    这么快?

    当然就这么快,实际上在岑行戈说他不舒服的时候碧荒就已经决定在最快的时间内结束这一场荒唐的晚间种地活动了。

    这些种子都是之前在田地里找到的自然变异产生的,经过她的培养变成了现在数量可观的种子,在她的眼里,世间所有草木都能够提取为木灵为她所用。

    所有的种子变成了常人所不能见的绿色小光点,从她的掌心里飘飞出去,落到每一片田地之上,迅速的变成一粒粒饱满圆润的种子,深入土地之中,享受的吸取着田地里的水分和养分,并且在最快的时间内发芽生长。

    这是种子的渴望,也是世间草木之主的期盼。

    碧荒伸出的手落在岑行戈的脸色,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擦了擦,他偏过头,就看到碧荒的指腹上沾着的深褐色的泥土——是从他脸上抹下来的。

    “相公,你还没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你不是肚子疼吗?”

    碧荒的声音一直十分的温柔,就和她人一样,没有一点咄咄逼人的意思存在,可岑行戈还是忍不住心里发虚。

    他轻咳一声,“我这不是关心你,帮你检查一下之前种下去的种子有没有放对位置吗?这黑灯瞎火的,要是种错了地方,等到以后苗苗出来了都长歪了,再想纠正就已经来不及了。”

    碧荒似乎是轻笑了一声,声音很低,又或许是他听错了,“那相公你可看清楚了,是否种错了地方?”

    岑行戈忙不迭的点头,只想从这种诡异的做坏事被抓包的气氛中早点出来。

    天知道他只是不想让娘子以后失望难过!

    “看到了看到了没有错,娘子果真厉害。”

    碧荒的视线,漫不经心的在岑行戈的腰间转了一圈,在岑行戈越来越慌乱却仍要强装镇定的表情下沉默着,最后他笑了一声,如往常一般,柔声道,“不及相公万分之一呢。”

    岑行戈沉默了,他竟听不出娘子的话是讽刺还是真心实意的夸赞!

    当然是夸赞了,他娘子可爱又温柔,怎么会嘲讽他呢!

    岑行戈已经做好了背着因为劳累而昏睡的娘子,独自一个人劳累在田埂上一整晚的准备。

    但是没想到的是,就这走几步路的时间,他家娘子就两次已经把所有的田地给搞定了,虽然这个完成度的真实性还有待商榷,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两个人是能够回家休息了。

    而且由于时间还不算太晚,他们还能美美的睡一觉做一些该做的运动第二天精神抖擞的起床去县上。

    回去的路非常的顺利,因为陈老夫人已经睡着了,直到回了房间,关上门,岑行戈提起来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就起来收拾好自己了,然后就和正准备去厨房做早饭的岑老夫人撞了个正着。

    陈老夫人眉毛一竖,岑行戈顿时就是一慌。

    “做什么去?起这么早。”

    碧荒在他旁边捏了捏他的掌心,岑行戈的勇气顿时回升,他嘿嘿一笑的走近岑老夫人身边,“那当然是去种地了,昨天都说好了。再说我和娘子在一起呢,祖母您就不要担心我了。”

    “我担心你,我只恨不得打断你的腿,怕你管不住自己又跑去赌。”

    岑行戈眼睛顿时张大了,“祖母您怎么这样,老是怀疑我,我是那样的人吗?!对了今天种完地之后我再带着娘子去镇上转一圈。有娘子跟着我你总该信我了吧?我带她去买点儿脂粉首饰衣服,这么多天了,娘子的衣服就这么几件来回穿,咱家虽然穷也不能能亏待了她不是。”

    实际上碧荒的衣服除了成亲的那天做的喜服,就只有这身上的一套,只是木灵会变幻成不同的饰物,对自己柜子里几件衣服都不清楚的岑行戈,自然也不会知道柜子里所谓碧荒的衣服,就只是木灵变上去掩人耳目的而已。

    岑行戈佯装不满,眼里的期待却怎么也掩饰不住,他道:“我一个大男人不清楚这些,怎么祖母您也不提一提,对了祖母您有什么想要的吗?我给您带回来。”说到后面已经是全然的欣喜了。

    这大概是无论哪个时代的男人内心共同的隐秘欢喜,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穿着他买的衣服,用着他买的胭脂,欢喜度比给自己买东西要高上不知道多少倍。

    就连植物星的雄株在雌株身上散发着属于他的花粉味道时都能够嘚瑟个好几天。

    岑老夫人嗔他一眼,“我这把老骨头还要什么胭脂水粉的,你们俩平平安安的,你把你家娘子好好的给我带回来就是了。”说着她偏头看了碧荒一眼,碧荒眼角微弯,笑得温柔又恬静。

    岑老夫人凑近岑行戈的耳边,语重心长的压低了声音,“你注意着点,这镇上鱼龙混杂的,可不比咱们钱家村民风淳朴,就碧荒那张脸,你可得注意点。这世上,真正有本事的人不屑于做强取豪夺的事情,可那镇上,自以为是拿身份压人的可不少。”

    岑行戈摆摆手,对这点一点也不担心,虽然他没感觉到,但是他娘子绝对有一身的好功夫,说不准就是返璞归真比他还厉害,再不济她肯定也能使毒啊药的,而且就她的那身力气,真有登徒子,他还怕娘子到时候没收住手杀了人,他还得想想怎么安慰他善良又软糯的娘子呢。

    “哎呀,祖母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我这身武功都是出自您的真传,您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您自己对不对?就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有谁能打得过我。”

    岑老夫人冷漠的呵呵一笑,“我是怕你到时候没个轻重把人给打死了,把事情闹大了。你不是不想回去吗?那就收敛着,别到时候哪天你被带进去了,我还得去捞呢,或者哪天传到京里去,你看过来逮你的人会有多少?”

    岑行戈郁闷了,“祖母您就不能盼点我好吗?”

    岑老夫人无限鄙视,“那你有哪点好吗?”

    “我当然是哪里都好。”岑行戈无比自信,回头叫了一声碧荒,“娘子,你觉得我好吗?”

    碧荒站在他们身后几步的距离,闻言弯了弯唇角,“相公自然是极好的。”

    岑行戈嘚瑟无比的看向岑老夫人,一脸的“瞧见了吧,说我是极好的”的模样。

    岑老夫人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背对他走向碧荒,“行了行了知道了。吃完饭早点去田里干活去,既然已经答应好了,村子的人也都信任你们,那就不要让他们失望的。”

    “可是祖母,我们地已经种完了呀。”

    岑老夫人一愣,岑行戈一呆。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汇集在一起,岑行戈嗷了一声,拔腿就跑!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