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种田之旅。

    岑行戈还处于发蒙的状态就被碧荒行动力十足的拉着出了房门。

    “吱呀”一声,碧荒不赞同的看向岑行戈,压低了声音道,“小声一点,不要把祖母吵醒了。”

    岑行戈小声的吸了一口冷气,不敢想象再被祖母抓到晚上出去晃荡的结果。

    但是转念一想,他们做的可是正事,是为了村里的民生大计,所行的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伟大事业!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岑行戈路过岑老夫人的房间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他不能打扰一个老年人的睡眠。

    岑行戈做贼的似的蹑手蹑脚的被碧荒拉着走到了田边,偏偏始作俑者一脸镇定毫不慌乱,两个人就这月色看着割去了稻茬还被翻过一次的地。

    “虽然大家都不太相信你说的新种子,但是还是把田地都翻了一遍。”岑行戈喃喃道,虽然也会发生些矛盾,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钱家村的人们其实都是非常善良的。

    “是啊,他们都很好。”碧荒眉眼弯弯,然后假装从袖中掏出了一把种子,一颗一颗的往田里扔。

    “等、等等——”岑行戈呆住了,“你这是做什么?扔的是种子吗?”

    碧荒疑惑的看他一眼,“种地呀,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来种吗?”

    岑行戈张了张嘴,竟有些无言以对。

    他当然知道他和碧荒深夜前来就是为了摸黑种地,或许是对娘子的滤镜开得太厚了,他竟然全然的相信了碧荒,然而瞧着这扔种子随意和漫不经心的模样,他就算是没种过地这几年看的听的也差不多知道水稻是怎么种的了。

    反正不会是碧荒这样仿佛月下漫步一般悠闲懒散。

    但是要让她娘子脚踩泥泞弯腰弓背累得半死,那他更加不愿意了。

    他就该早想到的,他娘子那白白嫩嫩得仿佛一掐就会出水的柔软小手,怎么可能是会插秧的手。

    为了不伤到娘子的自尊心,他斟酌了好半天才委婉的提醒她,“娘子,我昨天看书了,有句诗是这样写的,梅雨晴时插秧鼓,苹风生处采菱歌,你觉得怎么样?”

    碧荒往外扔种子的手顿了一下,迅速的在收拢的知识里搜寻了一阵子,得知这是一个大诗人陆游所做的诗句,她回头看着岑行戈温柔一笑,“相公能用功当然是极好的,祖母听了也该高兴了。”

    然后转头继续扔种子。

    她扔的技术还挺好,每一颗间隔的距离都十分相当,水田里有着浅浅的一层水,在月光下粼粼的闪烁着光芒,像是天上的星子落了下来。

    每扔进去一颗种子,就会有细小的水花溅开,仿若星光刹那绽放。

    好看是挺好的,就是让岑行戈挺发愁的。

    “娘子你知道插秧是何意吗,不如我给你讲讲?”岑行戈言辞恳切,做足了一个好学之人学到一个新知识之后迫不及待和亲近之人分享的样子。

    “插秧,指将秧苗栽插于水田中,而秧苗,则是指水稻之中经过凉水浸泡生出嫩芽后的称谓,娘子可明白了?”

    他俊俏的脸上一双眼睛渴求认同般的看着她,她是知晓于一般人来看,岑行戈这张轮廓分明的帅气是过于锐利了些,锋芒太盛,也就成了寻常人所说的凶恶,但是在她的面前,岑行戈向来是不吝于以最柔软的模样来对待她的。

    于她而言,大部分时候,也包括现在,岑行戈都像是凶狠的恶狼在她面前变成一只眼睛湿漉漉的奶狗,总让她忍不住整个人都柔软了下去。

    她的声音伴着风声,温柔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

    “相公果真非常人,学识之渊博,让碧荒佩服万分。”

    岑行戈的脸色红了红。

    就、就算你这样夸我,也不能掩盖你根本没听懂我疯狂暗示的事实!

    岑行戈泄气的垂下了肩膀,两步走到碧荒的身边伸手握住了碧荒的手,掏了掏……

    掏——

    什么也没掏到!

    他不禁疑惑,“娘子你种子呢?”

    碧荒不动神色的引出一点绿光融入了另一只手的掌心,她伸出手,张开之后满满当当的都是谷粒,“这里呢。”

    岑行戈一把全给抓了过来,放到随身的袋子里,“还有吗?”

    “有。”

    于是又是一把,直到把他随身的袋子装得鼓鼓囊囊的他才咧嘴笑了笑,“娘子你回去睡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碧荒神色复杂的从装满的袋子移到了岑行戈的脸上。

    岑行戈挺了挺胸膛,他就是这样宠娘子、有责任心的好丈夫!

    哪怕娘子入夜前还殴打了他一番。

    但是娘子的打,怎么能叫打呢?

    那叫亲热!

    岑行戈十分骄傲,已经做好了准备听到娘子的花式夸奖和崇拜之音。

    然而碧荒只是无奈且纵容的从他的腰间取下了已经挂好的袋子,“可是若非我亲自动手,这些种子怕是都不能发芽了。”

    岑行戈一呆,这种子发芽还认人的吗??

    “我的种地方式和常人可能有些不一样。”碧荒解释。

    她解开岑行戈的布袋子,倾倒了一些在掌心里,她能够感受得到手心里的种子那磅礴的生命力以及对于成长成株,将全部的果实奉献给人类的渴望。

    她只需要给它们一些小小的帮助,就能够让他们得到实现心愿的力量。

    水稻的正常种植方式她不是不知道,可是有了她的力量,又何必多此一举的再以凉水泡之再等待出芽。

    她知道岑行戈是担心她,于是给了他一个无限安抚意味的笑容,“你放心,我都明白的。”

    岑行戈没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有。

    碧荒垂眸看着这些种子或是花草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温柔和宁静,让他有一种感觉,这世间万物包括他,或许都比不上她掌心的那一粒种子,屋脚的那一点绿意。

    可同样的,她在对着路边随处可见的花草释放善意的同时,也矛盾的会有高高在上漠视一切的感觉出现,也会粗暴的对她向来喜欢的花草,例如那株被碧荒拖在地上花瓣破碎的兰花。

    可无论是哪一种碧荒,都吸引着岑行戈的视线,偶尔一觑的神秘,更是无比牵动着他的心。

    岑行戈叹了一口气,他见碧荒已经一路扔着种子走了很远了,脸色忽然变了变。

    有着千万草木做眼线的碧荒瞬间转过了身,扶住了弯下腰一脸痛苦的岑行戈。

    “相公,你怎么了?”

    岑行戈一把抓住碧荒的手,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神情万分的痛苦,“我、我许是吃坏了肚子了!”

    碧荒被他这痛苦的小表情吓得一慌,心下十分不忍,青芒在指尖跃动,她忍不住伸出手往岑行戈的腰腹探去,“我给你治治?”

    岑行戈眼眸倏然睁大,浮于表面的痛苦一时间都忘了伪装,那地方,是娘子柔软的小手能随意摸的吗!

    黑灯瞎火的野外,这也太刺激了。

    他以一种只有身体柔软到不可思议的时候才能做出的动作巧妙避开了碧荒的手,“不、不用了吧……”

    碧荒有些急,“那我去叫郎中来给你看看。”

    “不用不用!”岑行戈急忙开口想打消碧荒的这个打算,委婉又纠结的小声提醒,“其实这种情况呢,通常,我只需要去蹲一蹲就好了。”

    “蹲一蹲?”碧荒懵了一下,随后忽然想到了这所谓的蹲一蹲是什么,她脸色也变了,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

    “那你快去吧。”

    她曾经在蓝星游历的时候参观过蓝星植物的生长灌溉之法,一向对着世间万物都十分温柔包容的领主大人第一次面色扭曲的离开了蓝星,从此就将这一颗有着万千美食记载的古老星球拉进了黑名单里面。

    等到碧荒面色奇怪的继续往前扔种子以后,岑行戈才松了一口气似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往回跑,探头确定看不到碧荒的身影之后他才把袍子往腰带里一塞,鞋袜一脱就踏进了水田里。

    他不想让娘子等一些日子之后发现田里种子没长出来之后失望,不如他先把种子挖出来处理好再默默的埋回去。

    岑行戈的记忆力很好,他记得碧荒扔下去的种子每一个落点的位置,以碧荒扔种子的力道应当在淤泥的上面浮动着。

    然而——

    岑行戈掏了掏,再指尖往下深入的掏了掏,种子竟然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杳无踪迹。

    岑行戈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到了自家娘子那不同于常人的诡异大力,不会是把种子给砸进了地底下吧??

    那能发芽就奇了怪了!

    岑行戈脸色沉了下去,眼眸深深的盯着被月光点缀得银光闪烁的水面,仿佛穿透了这水层以及下面深深的泥土,看到了可怜巴巴瑟缩在角落不想离开这舒适的泥土小窝的无辜种子。

    他再次出手了!

    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用手指破开水面,插入了淤泥之中,在半个小臂深入泥土之后,他终于准确无误的捉住了那颗被他娘子以大力嵌进去的种子。

    当他把种子拿出来的那一刹那,他低头一看,瞬间就是一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