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周二,一周一次的教职工大会。(. )

    记得以前,教职工大会上,艺体老师都是装饰物,他们就是那空置的椅子,那没用的石膏,那看着比较养眼的俊男美女。

    当然体积庞大,一个顶三的胖子李除外。

    胖子里从庐山写生归来,黑了,壮了,以前他看上去像一坨肉山,但是现在看上去像是一坨结实的肉山。

    目测,胸部似乎,又大了那么半毫米。

    还不到五月份,胖子里已经换上了短袖衬衫,这个衬衫时贝贝见过,胖子李家特制,全世界独一无二,去年的时候,这个衬衫胖子李穿得似乎还大,今年好像有点紧绷了,硕大而浑圆的肚子,最后一颗扣子岌岌可危,透过衬衫,依稀可以看到胖子李胸前的两颗樱桃!

    嗷,他露点了!

    时贝贝眼睛停止乱瞄,秃瓢教导主任废话已经全部讲完,开始讲正事儿。

    以前的时候,这正事儿也是和她没关系的,但是现在不行了……

    “……在上一周,根据督查老师发现,高二有些班级的学生极为不自觉,上课时间,总是上厕所,在走廊里乱跑,严重影响其他班级学生上课,另外,根据高二任课老师反映,某些班级,学生上课睡觉严重,回答问题不积极不主动,作业抄袭现象严重,还有……”秃瓢教导主任叨叨叨说了一通,越来越多的老师转头向贝贝所在的方向看去。

    时老师泪牛满面,为毛主任,您那个某些班级,眼睛非要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呢!

    看着同事或同情怜悯,或幸灾乐祸的眼神,时贝贝真的感觉压力很大。

    以前,没当班主任时,这种情况都不会发生的啊!

    教职工大会以后,秃瓢教导主人会留下时贝贝畅谈人生哲学,自从她当上高二七班艺术班的班主任,每周一次,秃瓢教导主任固定谈天对象就变成了自己。

    这是教职工大会结束之后必定会发生的事情,一般哪个班级学生太过调皮捣蛋,教导主任就会留下那个上周格外“突出”的班级的班主任,自从高二月考分出艺术班之后,贝贝和教导主任的接触就开始频繁起来。

    据说,教导主任年轻时期很是心高气傲,不愿意动用家里的关系,一定要凭借自己的真本事考上公务员,结果,这位其貌不扬的教导主任笔试第一,尤其他写得申论,简直可以当做范文,但是,当教导主任二轮面试的时候,因为长得过于朴实,被刷下来了。

    第一年,教导主任被刷,他第二年重振旗鼓,第二年面试又被刷下来,他再重整河山,第三年……

    没有第三年了,第三年教导主任开了一个公务员考前培训班,重点教申论……

    官话重复太多遍,就是普通老百姓,说话都有新闻联播的调调,听教导主任说话,必须集中精力,从里面摘取他说话的重点,一个不留神,你就会搞不懂他到底说什么,然后他便会再用官话,给你重复一遍,直到你搞清楚为止。(. )

    每次教职工大会结束,贝贝都会有一种冲动,她不要当教师了,她可以去考公务员!

    平时,教导主任留下的都是班主任,今天除了各年级表现“突出”班级班主任,还有一个高二数学老师。

    偶买糕!林月儿!

    鲜少有非班主任的老师被教导主任留下来,时贝贝眨眨眼,她对林月儿留下的原因一点都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啊。

    戳戳贝贝,坐在一旁的高一某班班主任悄声地说道:“那个林小姐要倒楣了。”

    “咋回事儿!”高三某班的班主任凑上来,同样压低了声音。

    时贝贝不说话,因为女主大人正委屈地看着自己,时贝贝稍微良心不安,事实上她还记得林月儿曾经给过自己两个肉包。

    别说是曾经对自己表示友好的林月儿,就算是大街上遇到的普通人被欺负,时贝贝也会觉得不舒服,别说这是圣母,这是一种女人天生的悲天悯人。

    似乎知道点内情的高一某班班主任用自以为很小声,其实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说:“东方家找学校了。”

    教导主任干咳了两声,示意单独谈话大家严肃。

    于是那个高一班主任闭上了嘴巴,两手放在膝盖上,认真听教导主任的教诲,态度诚恳。

    若是她脸上不是写着“我在幸灾乐祸”的话,时贝贝说不定还真以为,她在自我检讨。

    绞尽脑汁,时贝贝也没有想起来身边这个如此讨厌林月儿的老师叫什么名字,教哪门学科。

    时贝贝有时候也很好奇,虽然大家都是天高的老师,算是同事,若不是一个组,又不在一个年级,更不是班主任,老师和老师之间,交集也并不多的。

    林月儿究竟是如何跨年级跨科目,将学校很多老师得罪一遍的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招惹这么多人厌恶的眼光,女主大人也算是很有本事了。

    时贝贝不动声色记住身侧老师的长相,想着待会记住这个老师的名字,虽然时贝贝也不喜欢林月儿,但是却不喜欢那些在人家遇难落井下石,背后说闲话的家伙。

    这个家伙要远离!

    教导主任似乎有意留下林月儿单独说话,于是先和几个班主任谈心,他先和高一和高三留下的班主任说了一下,两个班都是卫生方面,不值得一提的小问题。

    随后,教导主任重点落到时贝贝身上,他扯了一通,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班学习纪律卫生都有问题!

    一个班级,学习不好,纪律不好,卫生不好,时贝贝真的不知道,这个班级还有哪里好。(. )

    教导主任看着时贝贝面色不佳,随即意识到自己说的过分了,然后又说道:“你们班的老师不错。”

    算是间接性表扬了时贝贝。

    时贝贝面色稍好了一些,说完一通,教导主任就赶人了。

    他确确实实是打算留下林月儿好好谈谈。

    待贝贝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教导主任的声音,“林老师,最近学生家长……”

    “哈,我没说错吧。”走廊里,女老师得意的声音响起,她对着时贝贝挤眉瞪眼,似乎两个人关系很好。

    时贝贝讪讪地笑着,并不回答。

    根据教导主任刚才的谈话,这个老师叫刘梅梅,贝贝不记得当初看书的时候有这号人物,估计不是书中的隐藏人物,就是小炮灰。

    女老师似乎对时贝贝的反应很失望,倒是高三留下的男老师很好奇,“人家倒楣,你怎么这么开心。”

    女老师不屑地嗤笑,眼睛瞟向后方会议室,目光里满是羡慕嫉妒恨,标准恶毒女配的架势,“我最讨厌勾三搭四的女人,和东方泓交往,还霸占着北堂靖,你说是不是,时老师?”

    嘠?

    和我有什么关系,不对,北堂靖?

    这个刘老师为什么特意提出北堂靖?!

    时贝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位刘老师,女老师被时贝贝露骨的眼神看得有些恼羞成怒,她跺跺脚,飞快的离开会议室的走廊。

    不会吧……

    时贝贝心里尖叫,难道这位女老师喜欢北堂靖!!!

    电光火石间,时贝贝又想起原书悲剧的设定,学校里喜欢北堂靖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老师啊。

    除了原书女配,还有很多很多的老师!

    哦哦哦,这不科学!!!

    所谓说曹操,曹操到!

    正想着北堂靖的事情,结果时贝贝在走廊里,真的看到了北堂靖。

    与此同时,北堂靖也看到了时贝贝,四目相对,本能的贝贝低头看表。

    扬眉,若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个时间,学生们应该还在上课。

    和很多学生见到老师跟老鼠见到猫不同,北堂靖看到时贝贝,表情那叫一个淡定,淡定到时贝贝自己都要挠墙了,臭小孩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好不好!!!

    暗暗告诉自己,拿出老师的威严来,时贝贝深吸一口气,蹙眉,大步走向站在原地一脸苦大仇深的北堂靖面前。

    为了保持老师的尊严,时贝贝站在比北堂靖高的阶梯。

    站在台阶上的时老师成了居高临下俯视北堂靖,偶也,这种感觉真好。

    暗爽的时老师板着脸,看着自己班的学生:

    “北堂靖,为什么不去上课。”

    北堂靖不理睬时贝贝,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时贝贝是空气。

    若是偶像剧,北堂靖这样的学生大概就是非常受欢迎的桀骜不驯的男猪角了!

    但是现实里,这样的孩子特么特别想让人糊他一脸大姨妈好不好!

    你倒是吱一声啊!

    时贝贝内心在尖叫,老师的尊严受到了侵犯,内心的小人在咆哮,将这个不遵守纪律的学生拖出去痛打三十大板!

    “北堂靖,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应该在教室。”时老师决定换一种说法。

    北堂靖依旧沉默。

    时贝贝要挠墙了,死小孩给点反应啊。

    翻了一个白眼,锲而不舍的时老师又退让了一步,“北堂靖,能告诉老师,为什么在这吗?”

    时贝贝觉得,若是北堂靖再不回答,她就要疯了。

    “等月儿。”北堂靖撇过头,闷闷地说道。

    月儿,月儿,这个天高还有那个月儿让北堂靖挂在心上。

    深呼吸,吸气呼气,时贝贝看着北堂靖的眼神就像是看失足少年,“北堂靖,林老师还在里面,待会才能出来,你现在要做的是上课。”

    北堂靖再一次将时贝贝当做空气。

    啊啊啊啊啊!!!

    时老师快要被学生气炸了,死小孩不是调|教好了吗?怎么又变成这副死样子了,难道这就是原书不可逆?!!!

    时老师要绝望了,于是她终于忍无可忍,拿出了杀手锏,“北堂靖,若是你再不去上课,我就到校长那投诉林老师骚扰我的学生,作为一个班主任,我绝对不容许我的学生在我面前堂而皇之的逃课!”

    北堂靖瞪着时贝贝,仿佛下一刻他就要掏枪干掉自己的老师。

    终于,他回应了时贝贝,“你敢!”

    北堂靖因为气恼,腮帮微微有些鼓,看上去略有了学生的味道。

    时老师根本不吃这一套,这些日子,天天和这批学校最调皮捣蛋的学生在一起,她已经差不多摸清楚她们的底线了,时老师微笑,“北堂靖,你家里把你送到我的班上,只要我是你一天班主任,我就要管你一天,除非哪天你不再是我的学生,相信,那一天我绝对不管你,现在,立刻,马上去上课,要不然,就跟我去校长办公室!”

    说到最后,时老师终于忍无可忍发飙了!

    突然拔高的声音,甚至盖过了楼上和林月儿谈话的教导主任。

    谈话声戛然而止,随后,教导主任和林月儿一前一后出来,目瞪口呆看着怒发冲冠的时贝贝。

    “时老师,怎么回事?”教导主任皱眉。

    “阿靖……”林月儿可怜巴巴地唤道。

    这一刻,时贝贝真的无比讨厌林月儿,你妹啊,住嘴好不好!

    好吧,时贝贝承认她迁怒了,但是她就是觉得可惜,北堂靖专业课这么有天赋的一个学生,日后也许会考上国内一流美术学院,去国外深造取得更高的成就。

    或许,他家里给了他更好的出路,但是自己努力的,和家庭给予的是不一样的。

    作为老师,贝贝希望是前者。

    北堂靖皱眉,眼神阴郁的看着时贝贝,时贝贝怒视北堂靖,两人的气氛瞬间剑拔弩张起来。

    “时老师,您先回去吧,北堂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教导主任和稀泥,其实这一幕,他挺感慨的,看着时老师的目光异常柔和,眼前这一幕,似乎和自己年轻时一些画面重合了,同样桀骜不驯的学生,同样负责任的老师,只不过自己换成了时贝贝。

    作为教育工作者,时老师认真负责是好事儿,不过北堂靖……

    教导主任皱着眉头,他真心不觉得北堂靖这样家庭出身的学生是可以劝得动的。

    或许,应该告诉这个年轻的女老师,认清事实,年轻人,有冲劲有干劲是好的,不过现实同样重要。

    北堂靖,在任何一个老师眼中,都不是可以招惹的,他愿意做什么就随他去吧。

    教导主任已经想好了下次教职工大会,找时老师谈话的主题。

    北堂靖看了一眼红着眼圈的林月儿,又看了一眼眼前怒视自己的女老师。

    他从女老师的眼中看到了失望。

    这一刻,北堂靖突然想起了父亲,每次自己做错什么事情的时候,父亲都会很失望地看着自己。

    那种感觉,并不舒服。

    就像是现在,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他呆在教室,也听不懂老师讲得内容,老师少他一个学生,多他一个学生,根本不在乎,他不明白,那些老师不在乎,为什么这个时老师要这么在乎。

    北堂靖抿着嘴,沉默不语。

    老实说,时贝贝很失望,也很无奈,每个老师都有自己偏爱的学生,北堂靖专业课好,美术组的老师,无论是孙露袁素,又或者是她自己,都很看好北堂靖,认为这是一个好苗子。

    可是若是好苗子自己不争气,那真的没有办法。

    放弃吗?

    让他就此在学校晃荡,和别的老师一样再也不去管他?

    时老师犹豫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幽幽响起,打断时贝贝的思绪:

    “找校长……时老师,找我有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奉上,大家晚安,快去睡觉,快去睡觉,抽打大家!!

    大家五一有神马安排吗?

    嗷嗷,我要带着我妈妈出去玩~~~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