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学生时代,贝贝曾经幻想过,会有一个帅哥喜欢自己,但是自己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帅哥等着自己,盼着自己,嗯,自己就是不喜欢他,然后他黯然神伤,自己成为他心中的那朵永恒的白莲花!

    现实是,长到二十多岁,无论是穿越前穿越后,贝贝都没有遇到一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痴心不改的男人。

    以恋爱结婚为前提……

    不可置否,这一瞬间,贝贝怦然心动。

    s市虽然经发达,在全国位于前列,但是人们的思想,并没有随着经济发展而开放多少,包括贝贝在内,还保持着小地方,小思想,女人一定要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

    江云之所以会那么难过,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年轻了。

    渣男出轨了,可以暴揍一顿出气,但是那些逝去的青春,有谁来买单呢?

    展月白说的非常诚恳,他放慢车速,将车停靠在马路一边,专心致志等待时贝贝的答案。

    贝贝没有看展月白,她怕一看展月白就会出现动摇。

    这个人不是良人,太完美的男人自己驾驭不了,这个人优秀到,会让自己自惭形秽。

    归根结底,是贝贝自己没有自信。

    但是对方各方面条件,都让自己非常心动,她要相亲多少次,才会遇到下一个展月白。

    越相亲,人就越没有自信,一次次失败的相亲,见面的男人素质参差不齐,良莠不分,年轻漂亮虽然是资本,但是过了二十五岁,再漂亮的女人,也未免会被人挑剔,现在她还有资本挑剔别人,等再大一些……

    可终究是不甘心,贝贝也想遇到一个让自己一眼就看上,一眼就爱上的人。

    她才二十四岁,她没有任何感情经验,将初恋交给一个相亲认识的男人,贝贝不甘心。

    深吸一口气,贝贝鼓起勇气,“很抱歉,展先生,我现在不能给你答案,毕竟恋爱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冲动之下做得决定,日后也许会后悔,毕竟我们只见了两面……”

    贝贝并没有拒绝的很死,以为以后的事情,谁能知道呢,相亲原本就是这样,说白了,若是没有确定恋爱关系,任何一方,都有权利继续去相看新的对象。

    “那我以后还可以约你出来吗?”展月白深深地看着时贝贝,态度诚恳认真。

    贝贝觉得手心都出汗了,她僵硬地笑了笑,点点头。

    展月白有些失望,同时,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其实,刚才那番话刚说出来,他就有些后悔了,太唐突了,而且太冒失了,对于展月白来说,时贝贝吸引他的也只是外貌而已,虽然男人都希望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做女朋友,做老婆,可是展月白希望,贝贝的头脑和她的外貌一样出色,纵然是一样出色的,到时候两个人的性格能不能契合还是一回事。

    若是今天贝贝答应他,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自己的魅力,但是从另一个方面,何尝不是对方看重自己外在条件?

    展月白和所有男人一样,一边努力提高自己的身价,希望可以借此遇到更多更优秀的女人,另一方面,却害怕这些女人,是冲着自己的外在条件来的。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若是贝贝今天答应下来,那么以为着,她会成为自己的准女友,万一到时候,他发现两个人不合适,分手了岂不是很尴尬?

    这样也不错,双方都给彼此留余地。(. )

    他们母亲关系这么好,今夜这顿饭,绝不会是最后一顿,贝贝没有彻底拒绝,那么下一次,他还可以再约对方出来,进一步相看,对方究竟适不适合自己。

    解决了眼下的事情,展月白松了一口气,不管那个潜在的隐患是谁,都无所谓,毕竟自己已经说出来了这样的话,他可以随时约贝贝出来,没有确定男女关系,彼此给予的空间更多,他也更自在一些。

    说白了,他还是觉得,虽然贝贝很合适,但是也许,他会遇到更合适的。

    不得不说,时贝贝给了展月白很大的信心,让展月白对相亲有了一些期待,也许,除了贝贝,s市某个地方会有更好的。

    重新启动车,展月白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不动声色地套贝贝的话,“你的理由很充分,但是我心里还真的是不太舒服,那样的话也许你听过很多次吧,想到别人也对你说过一样的话,很难过啊。”

    展月白很巧妙的控制了语气,让自己声音听上去很黯然很失落。

    时贝贝干巴巴地笑着,因为她完全听不出来展月白到底是真失落还是假失落:“你想太多了,没有这回事的,说来你是第一个……”

    展月白心里一喜,嘴上却说,“真的?”

    贝贝有些尴尬,“呵呵,是啊。”

    没有人追,还真的是挺尴尬的,话说相亲以来,每每见到的男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就pass掉,还没有坚持到对方告白,已经被自己拖黑了,展月白是唯一一个,第二次见面的。

    昨天,那短暂的见面,应该也算是相亲吧。

    展月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就主动提别的话题,毕竟女孩都很爱面子,自己不能逼得太紧。

    今天这番话,他觉得自己目的已经达到了,在对方心里扎了根,展月白有这个自信,就算贝贝有新的相亲对象,依照自己的条件,绝对能将对方比下去,那么到时候……

    展月白嘴角扬起愉悦的笑容,一路前行。

    ***

    心情愉快的展月白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的奔驰车。

    他的全部精力,大部分用在查看路况,少部分分给了时贝贝。

    后视镜里观察美女,怎么看怎么觉得赏心悦目。

    展月白觉得,下次再努力一把,再送时贝贝回家的时候,地方坐得就不是后座,而是副驾驶。

    根据时贝贝的指路,展月白将车停靠在沃尔玛超市对面的马路上。

    贝贝没有让他将车开到小区里面,展月白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自己有的是机会。

    送走时贝贝,展月白想要启动车子离开。

    然后,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轿车驶进了通往电厂宿舍狭长的巷子,不知为何,对方没有亮着车灯,接着路灯展月白清楚地看到了轿车的标志,奔驰。

    展月白有些奇怪,这种老式小区,竟然还有这样的车。

    他从车窗里重新看向时贝贝,这条巷子并非是一条死胡同,虽然并不宽敞,却可以容纳两辆小车并排行走。

    当大陆堵车的时候,这条巷口是很多轿车的选择。

    女人对车的标识并非和男人一样敏感,遮挡住标志,仅从外表,贝贝看不出来国产平价车和进口豪华车有什么区别。

    因为没有听到汽车启动的声音,贝贝转头,发现马路对面,黑色的奥迪车还在原地,车的主人车窗敞开似乎看着什么,贝贝以为对方在看自己,于是挥手,表示再见。

    展月白看到摆手的贝贝,忍不住笑了,突然,他觉得自己的疑神疑鬼有点可笑,真是电视剧看多了。

    “快回家吧!”展月白对着马路那边喊道。

    贝贝笑了,点点头,踩着高跟鞋,大步走进巷口。

    展月白看到贝贝的背影湮没在巷口漆黑的夜色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将她送进去。

    算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关上车窗,展月白调转方向,脚踩油门,原路返回。

    贝贝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纵然已经是个成人,贝贝还是不习惯过夜生活,她很少十点之后回家,因为这一条巷子并不是非常安全,曾经这里出过抢劫案件。

    抢劫犯专门针对单身的女性下手,s市因为发展速度太快,贫富差距拉大,有段时间,并不太平,抢劫绑架事件层出不穷,后来政府加大治理力度,才慢慢变好的。

    但是就算是知道没有什么大问题,贝贝还是觉得毛毛的。

    贝贝拿出手机,调出电话薄,里面第一个号,赫然是110,贝贝不由自主将手按在按键上,心想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拨打报警电话。

    这条路看着很长,其实离贝贝家并不是很远,走了没有两分钟就到了。

    正打算拐进宿舍楼,贝贝发现,离自己家门口最近的通道被堵住了,一辆轿车赫然停靠在贝贝家那排楼的入口。

    “怎么将车停在这儿了?”贝贝小声嘀咕着。

    打算绕行花坛,走另一条路。

    刚迈出脚没走三步,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玩得怎么样?”

    啊!!!

    贝贝捂住嘴,内心在尖叫,当恐惧到极点的时候,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眼下贝贝就是这种状态,她大脑一片空白,双腿发软,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上。

    “谁……”贝贝心脏狂跳,就像是要从嗓子眼里吐出来,头晕目眩,整个人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她甚至不敢用眼睛看。

    “哈,胆子这么小,还这么晚回家。”尖酸刻薄的语气,声色却出奇的耳熟,贝贝猛地抬起头。

    “咔”一声,停靠在自家楼下入口出的那辆车突然亮起了车灯,照得四面一片澄明,明亮的灯光下,车里坐着赫然是校医白子君。

    惊魂未定,贝贝勃然大怒,语调都拔高了几分:“你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打开车门,白子君从车里钻出来,也许是暗夜的关系,贝贝觉得对方似乎憔悴了不少,不过眼下她没有什么同情心,因为自己差点被对方吓死,更重要在这之前,对方曾给自己打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

    想起之前那通电话,贝贝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那种被偷窥,整个私生活暴漏在别人视线中的感觉并不好。

    白子君倚着轿车,头微微低下,两臂交叉于胸,因为车里灯光的关系,整个人被光线切割成两段,一段是明亮,一段是黑暗。

    毫无疑问,对方的脸,是在一片漆黑之中。

    白子君没有理会时贝贝的质问,他嗤笑了一声,“今天和你约会的那个开奥迪的小白脸是谁,你男朋友?”

    小白脸?时贝贝不知道白子君出于何种心态去诋毁展月白,也许因为总是戴口罩的关系,白子君的脸比绝大多数人都要白,江云还曾经羡慕过白子君的白皮肤,寻思着要是自己天天戴口罩,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效果。

    时贝贝怒极反笑,她就不知道白子君凭什么跟着自己,甚至跑到自己家门口质问自己,“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

    白子君一阵怒火,虽然对方说的是实话,但是被这么毫不留情的指出来,他还是忍不住生气,事实上他今天也不知道自己抽得哪门子的风,但是他就是不爽,他失恋了,找不到女朋友,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凭什么在他情绪低落的时候,有人可以甜甜蜜蜜的约会,大大方方的谈恋爱。

    白子君就是不爽,非常不爽。

    尤其是看到那个约会的是时贝贝,白子君更是浑身不得劲。

    时老师单身这件事情在学校并不是什么秘密,甚至是一个善意的笑话,时贝贝并不避讳自己相亲总是遇人不淑,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她人际交往的一种手段,太漂亮的女人总是会引起同性的反感。

    若是一个外表漂亮的女生,总是很倒楣,很悲催,外貌不如她的,先是产生一种幸灾乐祸的情绪,然后慢慢地消除隔阂,觉得美女也不过是普通人,然后慢慢恢复正常的交流。

    白子君不是一次听到有人感慨,时老师长得这么漂亮,性格也不错,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呢,这运气也太差了吧。

    这种是感慨、是叹息、是得意的口气,白子君不是从一个女老师嘴里听到过。

    从某种意义上,时贝贝的遭遇安慰了白子君,瞧,这个世上有一个比我更惨的。

    但是如今,这个更惨的,现在转运了,有了男朋友,也开始谈恋爱!

    白子君瞬间就嫉妒了。

    这种不能见人的阴暗心思,白子君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他有些心虚,但是口气却依然很强硬很刻薄,“呵,时老师,你也想太多了吧,我恰好也在那家西餐厅吃饭,看到那家伙不像好人,秉着关心同事,我还没吃完饭,就跟了上来,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白子君说得冠冕堂皇,心里暗恨,他简直就是有病,一晚上什么都没吃,五杯柠檬水下去,弄得牙到现在都不舒服。

    时贝贝脸色一僵,白子君说得义正言辞,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对方似乎是好意,之前贝贝就发现了,白子君虽然嘴巴比较贱,但是好像还真没做什么大坏事,莫非对方真的是担心自己,所以才一路跟着自己?

    “那,那你也不能停在我家楼下吓唬我啊,开个车灯会死人吗?”贝贝声音小下去好多,现在她心脏还是有些不舒服,手里汗津津的,额头上也是冷汗。

    “哼!”白子君不屑地嗤笑,心里却在窃喜,时贝贝这个白痴女人竟然相信了自己那番话。

    紧接着,又有一些不舒服,作为一个成年人,这么牵强的理由竟然也可以相信,真的是白痴。

    时贝贝不知道白子君这一会儿心思转了一个山路十八弯,嗫嚅着嘴唇,最终小声说道:“谢谢了,我是个成人,不用这样的,无论如何,谢谢你了。”

    白子君心里瞬间舒坦了,虽然他看不到时贝贝的表情,但是通过声音,他还是可以想象的到,对方一定是诚惶诚恐,点头哈腰,如临大敌。

    弯起嘴角,白子君觉得牙也没那么酸了,他扬起下巴,“既然你已经平安到家了,那我也放心了。”

    一番话说得真像那么一回事儿,连白子君自己都差点相信,他真的是出于对同事的关心,一路尾随,一路护送的活雷锋。

    打算上车走人,白子君突然又想起什么,停住了钻车门的动作,他抬起头,看着时贝贝,“今天和你约会的那小子看起来贼眉鼠眼不像是好人,别被骗了!”

    贼眉鼠眼?

    贝贝嘴角抽搐,这年头要是“贼眉鼠眼”都是展月白这个档次的,那么贝贝真的不介意老天赐给她一个“贼眉鼠眼”的男朋友!

    虽然展月白并非是自己的男朋友,但是为了自己的声誉,贝贝觉得还是解释一下好,“他家和我家认识,白校医你想太多了。”

    家里认识?难道是青梅竹马?

    既然是青梅竹马的话,那怎么以前不再一起,难道对方有女朋友最近分手了才来找时贝贝?

    白子君觉得自己真相了。

    想到时贝贝被当做了备胎,白子君心里怪怪的,有些怜惜,又有些舒心。

    他就说嘛,这个世上倒楣的怎么就他一个!

    被自己脑补彻底误导的白校医踏实下来,男人都了解男人,既然是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没有擦出火花,那么将来也很难擦出火花了。

    想着白校医看向时贝贝的方向,“赶紧回家吧,既然你平安到家,我就放心了。”

    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时贝贝总觉得哪里不对,她从来不觉得白子君是个热心肠的,难道以前都是自己的偏见,其实他真的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心人?

    怎么可能!

    不欲再想对方的事情,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快步走向自家所在的楼栋,用钥匙打开防护大门,时贝贝对白子君摆摆手,轻声说了一句“再见”,快速消失在楼梯口。

    白子君看到楼道的感应灯随着大门关闭亮起,听着对方上楼梯的脚步声,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看样子真是病得不轻了。白子君暗自想着。

    他麻利钻进车,关上门,敞开的车窗,依稀听到楼道内传出的开锁声,紧随其后的是防盗门关闭的声音。

    白子君听了一会儿,按键关车门,开始倒车。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我快死了,电锯,电锯,电钻电钻,现在明明没有那个声音了,我脑子里还是“嗡――”

    出现幻听了鸟!!!

    嗷嗷嗷,我要说一件事,妹纸们没有从淘宝里买过jj币吧,淘宝有几个无良卖家,盗号卖jj币,jj官方为了遏制这种行为,无论对方来源渠道如何,四月份以后jj能查到的转账jj币,从哪个账号转出去的,再从哪个账号转回来,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搞不明白。

    但是已经哟普好多读者的后台出现了jj币负数的情况

    从淘宝买过jj币的读者,最近多留心一下后台,还有最近不要从淘宝再买便宜的jj币了。

    若是购买,也请到信任的淘宝卖家那购买。

    无论是看正版的还是看盗版的妹纸,都注意一下,虽然大家账号里不一定有那么多钱,但是十块二十的也挺膈应的。

    还有,盗号的妹纸,人在做天在看,为了那么几十块钱,几百块钱,昧着良心盗号神马的最可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